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韋詠妮被余以森逼進了絕路。
  她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
  不是把服飾店賣掉遠走他國,就是留在台灣,留在余以森的手掌里活活餓死。
  但她哪條路都不選,她走第三條。
  一條要余以森痛苦一輩子的絕路。
  自從她無法由雷士霆那里得到更新的情報后,她暗地里另請了一位大名的私家偵探,不出三天,她就得到對付余以森的利器。
  她沒想到他會愛上一個黃毛丫頭。
  她瞪著照片中笑意盎然的商婷,無法理解他竟會看上這种女孩。
  論姿色,商婷沒她艷麗;論身材,她魔鬼般的身段鮮少有人比得上;而最重要的一點是她擁有余家的骨肉,在這點上她占了很大的优勢。
  照片中的女孩根本沒一處比得上她。余以森遲早會到她的身邊,而現在她的所做所為不過是讓他早點回來。
  她約了商婷,打算好好談談,必要時她可以聲淚俱下,讓那黃毛丫頭甘愿退讓。
  那時候,余以森不想回來都不行。
  她就不相信一個乳臭未干的小丫頭會比得過她韋詠妮。
  現在她就坐在咖啡店里,冷靜的等著商婷的到來。她對自己頗具信心。
  余以森很快就會回到她身邊。
  然后她看見了商婷。
  一個清清爽爽的女孩子抱著課本走進來,瓜子臉上的表情充滿讓人看了舒服的愉悅,半月似的眼眸笑起來甜美可人,尤其飽滿小巧的嘴唇不用特別修飾……
  韋詠妮不得不承認,眼前的女孩的确比照片上更為可愛,漂亮或許稱不上,卻有股讓人看了心曠神怡的莫名感覺;她突然感受到年輕就是一大本錢,對眼前這女孩而言,素淨的打扮最适合她。
  而接近三十歲的韋詠妮卻需要化妝品掩飾開始老化的肌膚。即使如此,她仍不認為商婷比得上她,韋詠妮這樣告訴自己。
  她看見商婷的眼光游移,直到暫停留在她這桌時,她朝商婷沉靜的笑了笑,商婷才快步走過來。
  “是你約我?”
  韋詠妮點頭,示意她坐下。“你想喝些什么?”她隨意問道,存心顯露她的不在意。
  “咖啡。”她答得爽快。“我不認識你。”
  韋詠妮露出個表面的笑空。“在昨天以前,我也不認識你,但現在因為共同的男人而讓我們認識了,你不認為我們有緣份嗎?”她說完后,為商婷叫一杯咖啡。
  商婷對于她的目的仍不了解。“你……”
  “我叫韋詠妮,是余以森的女朋友,也可以算是未婚妻。”她打算一開始就來下馬威。
  “原來是為了余以森。”商婷松口气,她原以為是為了邵慕堯。
  韋詠妮觀察到她的表情。“你不在乎?”她有些吃惊、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但她不允許自己表露出來。
  “為什么要在乎?”商婷笑了,笑得心無城府。“我跟余以森之間的關系僅止于他是我同學的大哥。”
  韋詠妮不相信。“就這樣?他風度翩翩,很多小女生都忍不住被他吸引。”
  “他是花花大少,我沒興趣。”
  “你說慌。”韋詠妮毫不考慮就否定她。
  商婷聳聳肩,只要不扯到邵慕堯,她就輕松。“我沒理由說謊,沒人規定你愛上的男人,全世界的女孩也必須愛上吧!”
  “我沒愛上余以森!”韋詠妮強烈的否認。
  這回,輪到商婷微微吃惊了。“你不愛他,會是他的女朋友、未婚妻?”
  韋詠妮冷笑一聲。“這世界不是只有愛情,小丫頭。在某些情況下,女人并不只為了愛情而結婚。”
  “或許,但你卻愛他。”商婷柔聲道。她看得出韋詠妮對余以森有感情。
  韋詠妮沒再否認,她懶得在這話題上多作文章。
  她唯一目的,是讓商婷自動离開余以森。
  “你愿意离開他?”
  商婷失笑。“离開?韋小姐,你誤會了。余大哥跟我之間純粹是朋友關系,談不上离開不离開。”
  “那你是不愿意离開他了?”韋詠妮的臉色沉了下來。
  “我說過,我跟他之間的關系……”
  韋詠妮冷冷打斷她:“你敢說不愛他?”
  “我是不愛余大哥。”商婷答得毫不猶豫,換來韋詠妮不信的瞠目。“我不知道該如何表示,你才相信我。不過,我真的沒把余大哥當作情人看待。”
  “可是他對你的感情就不一樣了!”韋詠妮恨恨道。
  商婷皺起眉,回想起書房那一幕。“或許他對我有些感情,不過,既然韋小姐是他的未婚妻,他應該更愛你才是。”
  韋詠妮因她的這句話,臉色更難看了。
  “你以為你這么說,我就會相信你了?我不是剛出社會的黃毛丫頭,如果你沒對余以森有情,他怎會對你有意呢?”
  商婷皺皺鼻,不知該對她這句侮辱反唇相稽,或是就此作罷。
  她選擇后者。
  “韋小姐,或許是你多慮了。余大哥對待我有如妹妹。”她平靜的回答。
  “如果是妹妹就好了,怕只怕你想篡位。”
  商婷生气了。“我說過,我對余大哥不感興趣,就算我要愛一個人,我也只會愛一個男人……”忽地,她住口不言,對自己突來的口無遮攔相當吃惊。
  但她更因一時的坦承,發現一項事實。
  “老天!”她喃喃道,沉浸于自己的新發現。
  韋詠妮不安的瞥視商婷,完全捉不住她的思緒。
  她只好使出最后利器。“你知道我有他的孩子了,已經八個月大,你想搶走他是不可能的人。”她故意投下顆炸彈,存心想讓商婷知難而退。
  商婷仍震惊于自己的發現。在剛才一時脫口而出的話語中,她腦海里很明顯的浮出一個名字貜羆}堯。
  她不會愛上余以森,只會愛上邵慕堯。
  老天!她根本已經愛上邵慕堯了。難怪那天她听了邵慕堯的告白后,心思一片混亂,不敢正視他的眼神;難怪她心情起浮不定,對他告白既感心喜又覺恐慌。
  原來早在近一年的時間里,她已經愛上邵慕堯而不自知。
  想到這里,她仿佛解開心中大結,而忍不住輕松的笑了。
  她喜歡這個念頭。
  愛上邵慕堯。
  韋詠妮盯著她的表情。“我有余以森的孩子,值得你高興嗎?”她怀疑地問。
  商婷眨眨眼,被她一句問話震回現實。
  她的眼光首次注意到韋詠妮穿了件掩飾身材的衣服,然后看見她特意隱藏在桌面下的隆起腹部。
  她朝韋詠妮抱以一笑。“恭禧你們。如果可能,將來別忘了請我喝喜酒。”她露出小虎牙,仍為愛上邵慕堯的事實而雀躍不已。
  韋詠妮皺起眉。她真的不了解坐在她面前的女孩。
  她似乎完全真誠的祝福他們。
  這令韋詠妮困惑許久。
  “你真的祝福我們?”韋詠妮遲疑問道。
  商婷肯定的點頭。“我希望天下有情人終成著屬。”
  “可惜,我們不是有情。”韋詠妮自嘲一笑。她終于相信商婷不愛余以森,也因此她在商婷面前解下心防。
  “不是有情人?”商婷皺起眉。“你不是怀了他的孩子?”
  “天底下未婚媽媽很多,不缺我一個!”韋詠妮話中充滿恨意。“你以為有了孩子,就能綁住余以森的心?那簡直是天方夜譚!他是見一個愛一個的男人,不會為一個女人停佇腳步。”
  “你可以跟他誠心談談。”
  “誠心談談?”她一逕的冷笑。“現在他的一顆心全放在你身上,根本無暇听我說上一句,他甚至想赶盡殺絕,逼我拿掉孩子遠走他鄉。”
  商婷覺得不可思議。“余大哥沒這么狠吧?”
  “在心愛女孩面前,他當然不會露出冷酷的一面。”
  “需要我幫你嗎?”
  韋詠妮再度吃惊了。“你愿意幫我?”她不敢相信。
  商婷一笑。“為什么不?光是憑我們同是女性,我就應幫你。”她打半趣道。
  韋詠妮看看眼前充滿溫暖笑容的女孩,似乎有些了解余以森輕易地愛上她的原因。
  驀地,一個想法飛過她的腦際,她想恢复像商婷這般純真、善良的女孩,不為余以森,而為自己。
  她想為自己活得開開心,像商婷這樣心無城府……那一定是十分快樂的生活…
  …韋詠妮忍不住向往著。
  商婷打斷她的思緒。“你放心,有時間我會找余大哥談談,你盡管等著我的好消息。我不允許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孩子無動于衷,還有你,他應該負責的。”
  韋詠妮歎口气道:“如果這么簡單就好了。”她的怨恨似乎稍減了些。
  如果余以森真肯回到她身邊,她也不愿計較過去的事。
  “一切會沒問題的,韋姊,全都包在我身上。”
  “韋姊?”韋詠妮突然覺得自己很慚愧。“我不值得你幫忙。”原先高亢的聲音低了不少。
  “誰說的?既然我們都愛上男人,自然也該互相幫忙。”
  韋詠妮訝然的看著她,發現自己永遠都抓不住商婷的心思。
  “你不是不愛余以森……”
  “我愛的是另一男人。”商婷深吸口气,為自己打气。“如果沒碰上韋姊,我還被自己目蒙在鼓里呢!”
  韋詠妮不由得隨著她陽光般的笑容而泛出笑意。
  她終于能理解余以森為什么會愛上商婷了。
  如今,她唯一慶幸的是商婷對余以森并沒感覺,而現在她們站在同一陣線。
  頭一次,她心中沒有仇恨,只盼望余以森能回心轉意。
  她愿意盡所有的力量挽留他的心。
  商婷穿了一襲洋裝回到邵家。
  她第一眼就看見老古張大著嘴,久久無法合攏。
  商婷微蹙著眉。“我以為你你會很高興呢!老古。”她特意拖長語調,以顯示她的不滿。
  “不!”老古搖晃著腦袋瓜,恢复神智。他斟酌著字句:“我的确很高興婷小姐能打扮成完美的淑女樣,只不過,我……相當的惊訝。”他小心地不讓眼睛在她身上四處打轉。
  他沒想到商婷竟然會有如此改變。
  “惊訝到說不出話來?”商婷微微笑道,轉身一繞,長裙飄揚起來。“還不錯吧?”
  老古猛點頭。雖然商婷穿著洋裝,透露出淑女的气質,不過,他倒挺怀念當初穿著牛仔褲在邵家四處閒逛的女孩。
  “慕堯呢?”她刻意裝出溫柔的嗓音。
  這讓老古以為听錯了。
  但他還是盡本分的告訴她邵慕堯的去處。“少爺去机場送行了。”
  “送行?”商婷想起江蘭、邵振軒必須赶赴美國。“亞柏也去了?”
  “亞柏為什么要去……”老古一覺失言,馬上彌補過過來:“亞柏當時有事,所以由少爺送行。”他得意自己的急智。
  “原來如此。”就算她對老古的態度有疑問,她也好心的沒問出口。
  老古突然想起一件事。“婷小姐,今天余先生來過。”
  “余大哥?”
  老古點點頭,小心的看著她。“他帶著一束鮮花來拜訪婷小姐。”
  商婷只是若有所思的點頭。“我知道了。”
  老古楞了楞,沒想到她的回答只有如此。
  他原以為無法從邵慕堯身上挖出什么消息,起碼也可從商婷嘴里套出口風。
  商婷好笑的看著他。“你以為可以從我身上獲知最新情報?”住在邵家的日子里,她了解老古是相當多話而且對于搜集消息相當感興趣的老人。
  老古歎口气:“人老了,也不中用了,連點消息都探听不到,沒辦法滿足好奇心。”
  “這是從老古嘴里說出來的話?”商婷笑望著他。“我以為青春是人掌握的,只要你常保赤子之心,就會一直年輕下去,即使斑斑白發也阻止不了。而我認識的老古正是如此。”
  老古眼一亮,他的身子不自覺的挺直。“我也這么認為!”他吹噓道。
  “這表示你不會再繼續挖一些內幕消息了?”邵慕堯懶洋洋的靠在門邊。“慕堯!”她朝迎面而來的邵慕堯一個擁抱,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啞然的看著她的舉動。他以為這种奢移的擁抱再也享受不到,沒想到……
  顯然商婷改變了想法。
  這令他很高興。
  商婷的一舉一動對他已成習慣。
  但……他想起她叫他……
  他看看老古,再看看商婷。“婷婷?”
  “有什么事嗎?慕堯。”
  “慕堯?”他不敢置堆,就連老古也睜大眼睛,站在一旁。
  商婷點點頭。“你不介意我叫你慕堯吧!我們只不過差几歲而已,沒必要表哥、表妹這樣叫吧?”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不是他表妹。
  “當然可以……”他顯然有些應付不過來。“不過,你怎么突然有這种想法?”
  她聳聳肩。“一時心血來潮。剛開始你或許不習慣,但久了不習慣了。”
  邵慕堯不相信她只是心血來潮,而他也無從反駁,只得由著她愛怎么叫就怎么叫。
  不過,不可否認的,他很高興商婷這樣的改變……
  他注意在他冥思擋儿,她正以期待的眼光盯著他。
  他楞了會,眼光調向老古,再看向她。“婷婷?”
  “嗯?”
  “你今天的課還好吧?”他擔心的問。
  “還不錯”除了馮邦那段插曲外,她默默答道。但她很快又振起精神,希望邵慕堯注意到她的改變。
  她是特地為他而改變的。
  邵慕堯不太明白為什么她的眼光始終期盼的凝視著他,仿佛她希望他注意到什么……
  他眼一亮,看見她淡藍的洋裝。一時的惊訝几乎令他說不出話來。
  她在邵家住了一年,他從未見過她特意打扮自己。
  而這只有一個原因。
  余以森開始展開反攻勢,而為她顯然也頗有其意。
  他的濃眉忍不住皺了起來。
  “慕堯?”她試探的呼喚。
  邵慕堯先把不情愿的老古使喚開后,才轉身面對商婷。
  他發現她叫得十分順口。
  “余以森今天來過?”他的笑容沒了。
  “他是來過。”她不解他的問話。
  他長歎口气。“婷婷,我知道余以森的魅力很少女人逃得過,但我也跟你談過,他天性風流,只怕不會專心……”
  “我不會愛上他。”她不耐的打斷他,暗罵他是“木頭人。”
  他再度楞了一下。“既然如此……”
  “我高興,行了吧?”她翻翻白眼,撩起長裙坐在沙發上。“不解風情!”她低聲罵咒。邵慕堯靠過來。“婷婷,你剛才在自言自語些什么?”
  “沒有!”她大聲回答,然后心中掠過一計。她拍拍身邊的位置,讓他坐下。
  “慕堯,我有點問題想問你。”
  “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邵慕堯對她沒半點防心。尤其是今天,他半強迫式的赶父母上飛机,免得他們插手這件事后,他少了一個負擔,少了一個像老古一般的大嘴巴。
  也因此,他松了口气,不再擔心母親是否會天外飛來一筆,扯他后腿。
  “不后悔?”商婷詭异一笑。“我們相處這么久,還沒談過你的愛情世界呢?”
  “你什么時候有興趣想知道這些?”他皺起眉。
  “現在。你不愿深談是因為沒有心愛的女孩?”她存心逗他。
  既然知道自己愛上了邵慕堯,就不准備放棄他。
  “不!我有。”他的回答一反她的預料。
  她以為他會當著她的面掩飾。
  “你有!”她的一顆心噗通的跳起來。“我認識嗎?”
  他想了想。“你也認識。”他回答得倒挺鎮定。
  商婷暗喜起來。“我們共同認識的女孩不多。我有榮幸知道是哪位嗎?”
  邵慕堯深地地看了她一眼。“目前不便透露,或許將來有机會會介紹給你認識。”
  她有些失望。“你可曾對她表白過?”
  “沒有。”
  “就這樣?”
  邵慕堯看著她。“你希望我向她表白?”
  “為什么不?”她臉紅道:“既然愛她,就應該說出來讓她知道。”
  “目前時机不宜。”
  “讓人搶走了再說?”她气惱道。
  “我不會讓別的男人搶走她,只是現在時机未到。”他古怪的瞥她一眼。“你這么熱衷我和你未來表嫂的事?”
  她抿緊嘴。“我只是不希望像你這种木頭人因為一時的不解風情,而放過了她!”
  “原來你為我擔心?”
  “才沒呢!”她眼一亮,心竹一計。“你是因為不好意思跟她表白吧?”
  邵慕堯淡淡一笑。“你這這么清楚?”
  她猛點頭。“不如蠽A暫把我當你心目中的對象來表白,順便練習一下台詞什么之類的,免得將來告白活像個木頭人。”她臉蛋微通紅起來。
  邵慕堯看著她,不吭一聲。
  “婷婷,你……知道了些什么嗎?”
  “我應該知道些什么?”她笑望他。“也許你愿意告訴我?”
  他評估似的打量她。“婷婷,我母……我是說,譚伯母沒私下找人談過話嗎?”
  “有。她說你天生沉默不多話,希望我在你追求未來表嫂的時候能助你一臂之力。”
  “她真這樣跟你說?”邵慕堯皺起眉,不知道母親又在搞什么花樣。
  “你不信我?”
  他不禁歎息。“當然信。”
  “所以龤谷o充滿希望的看著他。
  “婷婷,你要我怎么做,你直說好了。”
  “你照辦不誤?”
  “只要我做得到。”他略有保留。
  她滿意的點頭。“你一定做得到。為了實踐我對譚伯母的承諾,不如你現在把我當你意中人表白吧。”
  “有何不可?”
  商婷一楞,沒料到他答得如此爽快。
  “你真愿意?”她怀疑自己听錯。
  邵慕堯含笑點頭。“你似乎很吃惊?”
  “不……”她突然臉紅心跳起來。
  邵慕堯拉起她的手,忽地嚴肅起來,深邃的眼眸鎖住她的眼睛。
  “嫁給我。”他心平气和的滿足她的期待。
  她睜著眼睛望著他好一會儿,才領悟到他已經說完。
  “就驤o爧芊H”
  她簡直不敢相信她愛的告白竟然是如此的馫@無情調!
  他甚至連最基本的話都沒出口。
  如果不是她偷听到書房里的表白,她會以為邵慕堯根本沒半點愛她的心。不!
  即使是現在她仍感受不到他的真心。
  想到這里,她的不滿明顯的在臉上。
  邵慕堯小心的看著她。“婷婷,你不滿意?”
  “不是太滿意。不過對象不是我,我也無權置評。”
  邵慕堯注意到她賭气的臉,歎口气。在某些時候,他還是不解商婷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認為我應該怎么說?”他無奈的補上一句:“你應該知道我不擅言詞,不太會說一些甜言蜜語。”
  她想想有理,告訴他:“你應該說‘我愛我,如果有人敢跟我搶你,我會毫遲疑的阻止你接受其他男人追求。’”她希望他能斷然阻止余以森的追求,而不是公平競爭。
  邵慕堯看著她,好半晌不吭聲。
  “你不喜這類的愛情告白?”商婷注意到他似乎有股爆笑的沖動。
  “不是不喜歡。”他小心的斟酌字句:“但你不認為過于流俗嗎?”他不敢告訴她,這簡直是肉麻當有趣。
  她的臉板了起來。“而你那三個字未免太現實了點吧!”
  “我從不說謊話。我的确是有想娶她當老婆的意愿。”他理所當然的說道,顯然認為他沒有什么不對。
  “那么,你必須先說動她。”商婷几乎為他的堅持而气惱起來。她勉強耐住性子。“慕堯,你不認為一些動听的話能軟化女人的心嗎?”
  “那么,我就跟余以森沒兩樣了。”邵慕堯不懂她的心。
  商婷猛地站起來。“這完全跟余以森的甜蜜語不同。邵慕堯,有時候女人也是需要哄的!你不把你內心的真話表現出來,她怎么會清楚、怎會知道呢?你這個大白痴!”
  說完,她就气沖沖的上樓,連回頭听他道歉的余地都不留。
  樓下的邵慕堯完全被她弄糊涂了。他看著她用力摔上房門。
  “我要她嫁給我,給她一輩子的幸福,難道這不對嗎?”他摸不透少女心思。
  他皺起眉。也許他該向余以森討教討教几招,雖然他怀疑身為情敵的余以森會樂于授教于他……倏地,他想起一件事。
  今晚,商婷的舉動特別怪异,尤其是頻頻追問他是否有意中人,還對他的告白頗有微詞,他的心里泛起不祥的預感。
  也許她該死的知道了某些事……
  他的眼解瞄到老古正從廚房探出個頭,顯然對客廳里發生的事相當有興趣。他狠狠地瞪了急忙縮回頭的老古一眼。
  突然,他發現周遭一切都如此不順利。
  他終于卸下了溫文儒雅的面具,一句詛咒從他嘴里溜出去。
  “該死的這一切!”他咒罵道。
  商婷再次受到馮邦的騷扰,死纏不放的他有愈演愈烈之勢。
  視而不見、听而不聞已經阻止不了他的追纏。
  她只有逃。
  一直逃到馮邦找不到為止。他可以在街堵她、在學校堵她,就是不曾在邵家門前纏過她,因為他怕邵慕堯,這是商婷所做的結論。所以現在除了跟邵慕堯偶爾的出去,她鮮少离開過邵家,甚至連到學校的意愿也不高,如果不是剩下半年的時間就畢業了,她或許會因為馮邦的糾纏而休學。
  今天,她運气不錯,躲過了馮邦的痴纏。中午出校門時,卻撞上余以森。
  他一見到她,就露出洁白牙齒,朝她走過來。
  “嗨!圓圓。”
  “圓圓?”商婷訝异的看著他。“余大哥……”
  “你可以叫我以森,今天你看起來气色不錯。有沒有空和我到對面的餐館吃飯?我請客。”他展出風流倜儻的笑容。
  商婷想了想,點點頭,換來余以森特大號的微笑。
  隨后,他們到對面餐館,叫了兩份快餐,兩個人就坐在靠窗的座位。
  “圓圓,等你下課后,我再請吃晚餐,保證是燭光晚餐,完全有別于現在。”
  “我沒興趣。”她剛受完馮邦纏人的功夫,不想再經歷一次。
  余以森的眼神淡了下來。“一點机會都不給我?我發誓我沒惡意的。”
  “我听見了你和慕堯在書房的談話。”
  余以森先是一惊,然后注意到她的用語。“你叫他慕堯?”
  “你听得很清楚。”
  余以森不是傻瓜。“顯然我晚了一步。你喜歡他?”
  “我愛他。”她難得嚴肅。
  余以森不放棄。“我還有机會。”他咧嘴一笑。“人的心是會變的。”
  “不包括我。”商婷歎口气。“其實你人不錯,也算個好男人。”
  “只是比不過邵慕堯?”
  “不!你們兩人個性不同,無從比較。我愛他的全部。”商婷沒害羞的樣子。
  他眉一皺。“我可以改。”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果你是為我而勉強改變個性,將來你只會痛苦。”
  “你以為你見到的就是全部的邵慕堯?”余以森懊惱她一點机會都不給他。“你知不知道他原來的樣子?不苟言笑,几乎活像個木頭人,你跟他生活在一起根本毫無情趣可言。”
  商婷偏著頭望著他。“跟你在一起就會有情趣、有幸福可言?不!我會擔心每一分每一秒,擔心你是否在外面拈花惹草。”
  “那是因為過去我沒有一個心愛的女孩,但現在不同了。我可以為我所愛的女孩定下心。”
  “或許。不過對象不是我。”
  余以森看著她。“公平競爭是當初大家說好的,沒想到邵慕堯先我一步。”“不!他沒告訴我有關那天你們談論的事,完全是我恰巧听見的,而我愛他的事實,他不知道。余大哥,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喜歡上我,不過這世界上還有更值得你愛的女人。”他別有用意說道。
  “如果感情的事能說變就變,那也不用煩惱什么了。”他后悔以前的花心。“如果你想把我推給別的女人,完全是白費心机。”
  “她不是別的女人,是你未來孩子的母親。”商婷投下一顆炸彈。
  他楞了楞,隨即笑道:“你在開玩笑?”他想掩飾真相。
  余以森明白她已經知道一切。
  “我以為余大哥雖然花,但仍是個坦率的男人。”她銳利地看他一眼。
  他苦笑。“如果我在自己心愛女孩的面前承認,無异是簽下一張死亡證書。你想我有這么笨嗎?”
  “不!余大哥不笨,所以更應該為自己做的事負責。”她想為韋詠妮爭取。
  “你是因為知道這件事,所以不愿意愛我?”余以森有些頹喪。
  她搖搖頭。“就算沒韋姊這件事,我還是會選擇慕堯。”
  “你是什么時候發現愛上他的?”
  現在他對邵慕堯充滿妒意。
  “在書房那次。我不為你的告白而動心,卻為他簡單的三個字弄得心慌意亂,如果我再不了解自己的心意就太愚蠢了。”
  “我是自掘墳墓。”他搖頭,一逕地苦笑。
  “這表示你愿意和韋姊重修舊好?”
  “是她求你說情的?”
  “不,是我自愿的。她肚里有你的親生骨肉,你忍心拋棄她、還有你未來的孩子?”
  “我不愛她。”
  “你是個成熟有擔當的男人,就算你不愛她,你也該負起責任。再說,感情是可以靠培養的。”
  余以森握緊拳頭。“我可不希望我的枕邊人是個心机深沉的女人。韋詠妮或許有花般的容貌,但她心如蝎,是個可怕的女人!”
  “韋姊答應改了。”
  他嘲弄一笑。“誠如你所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你真不愿意給她机會?”
  “你愿意給我机會嗎?”他反問。
  商婷皺起眉頭。“過去韋詠妮或許汲汲于報复,不過這全是基于她愛你之故。”
  “這种女人才更可怕!圓圓,她到底給了你什么好處或是欺騙你什么,讓我這么盡力為她說情?”
  “我只是覺得像韋詠妮姊這么好的人不應該被拋棄。”
  “那么全天底下沒有一個人該被拋棄了。”他滿臉自嘲。
  沒辦法贏得商婷的心已經讓他夠頹喪的了,他不需要再來一個和事佬撮合他与韋詠妮。
  商婷生气了。“你有沒有良心?”
  “剛被自己心愛的女孩拋棄的男人是沒有良心可言。”
  “余大哥,我對你真的很抱歉,但感情的事真的不能勉強……”
  “對,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強。我跟她之間不可能。”余以森專注的看著她。“我也不會放棄你。”
  “你真是冥頑不化!”她用力的吐出這几個字。
  “彼此彼此。”他突然變得真誠起來。“圓圓,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愛上一個女孩,過去我承認我是風流、花心,但那并不能代表我不專情,只要你肯給我一個机會,我可以證明一切。”他想覆上她手,被她及時抽出來。
  他的悵然全在臉上。
  “對不起。這些話你可以跟韋姊說。”商婷必須斷然拒絕他。
  他突然爆發了。“我只不過做錯了一件事,難道我就必須為此付出一輩子的代价?我不管她是否會把孩子生下來,但我可以給她錢。無論她要多少,我都可以給她,只要她遠离我,不要再找你來為她說話!你知道不知道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孩在面前說別的女人好話,就只為了把我推銷出去,這种心情有多痛苦、多難過?你了解嗎?了解嗎?”
  “余大哥……”
  “一件錯事讓我失去心愛的人,值得嗎?”他閉上眼睛,仿佛十分痛苦。
  商婷為他的話感動了,不過她不愛他是個事實。她不想瞞騙他,也不想給他一線希望。
  她站起來。“總之,我祝福你跟韋姊有個圓滿的結局。”
  “我不會放棄你的!即使無法娶到你,我也不會把韋詠妮列入妻子人選之一。”
  “話不要說得太滿。余大哥。”商婷歎息地看他一眼,就离開了。
  她必須讓余以森好好想想。
  “停車!”
  以萌一聲尖銳的叫聲讓雷士霆及時煞住了車。
  他抱怨的停住車,看向她。“以萌,你知不知道突然停車是件很危險的事……”他注意到以萌根本沒在听他說話,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外頭的某一點。
  “出了什么事?”他關切地問。
  “我看見馮邦了。”她低聲說道,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馮邦?”雷士霆一听見他的名字,滿腔的怒火立刻寫在他臉上。
  他气沖沖的想下車,急忙被以萌拉住了。
  “喂!你想做什么!”
  “痛毆他!”
  “我不准!”她大聲說道。
  雷士霆回頭古怪地看她一眼。“怕他受傷?”
  “怕你受傷。”她突然推開他,自顧自的雙臂環胸瞪著前方,不再看他。
  雷士霆看得出她為這句愚蠢的問話而生气了。
  或許從前的余以萌會讓這些怒气壓下來,但現在的余以萌則否。
  他自覺慚愧的關上車門。“對不起,萌,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有意的。”
  他急忙舉起手。“我發誓我……”
  “男人發誓就像家常便飯一樣,算不得數。”
  “你打算怎么辦?”
  “回家。”
  “回家?不行。我好不容易才約你出來一次,我可不想白白放過這次机會,誰知還要多久你才會肯再點一次頭。”就算以萌要罵他,他也愿意忍受下來,只除了回家。
  她瞪一眼。“听起來滿難纏的?”
  “是有點。”他一看見她的表情,立刻懊惱剛才說的話。
  “既然我難纏,你可以另外找別的女人,反正天底下女人多的是。”她賭气道。
  自從遇上雷士霆,她的個性完全變了樣,變得容易表露感情。
  “可惜能讓我鐘情的只有一個女孩,她叫余以萌。”她歎口气,從來沒想到自己會是怕老婆型的,不過只要能贏得美人笑,他也不乎這些了。
  “花言巧語。”
  “萌,其實你也不能怪我吃醋,你應該知道我這瓶醋是為誰吃的。”
  “我不知道。”她連看也不看他一眼,但嘴角已微有笑意。
  雷士霆夸張的搖著頭。“既然你想讓我說出來,我當然會如你愿,只要你別再整……別生气就行了。”
  “我等著听。”
  他歎口气。“我愛你,萌。”
  她忍住笑意。“听起來似乎不情不愿。”
  “萌!”
  “好吧!算我原諒你。”
  “感謝你大人大量,這表示你不打算回家了。”
  “難得來基隆一趟,回去也挺可惜的,就陪你好了。”她故意寬宏的說道。
  “早知如此,當初我應該去追商婷,說不定她還比較好搞些。”他喃喃自語。
  “你說什么?”
  “沒什么……起碼讓我揍馮邦兩拳吧?”他試探的問道,開始摩拳擦掌起來。
  “你還介意?”她的臉黯淡下來。
  “不!”雷士霆注意到她的表情,露出個微笑。“我很慶幸他拋棄了你。”他遭了個白眼,但繼續說下去:“就因為他拋棄了你,我才有机會認識你。不過,我無法容忍他把你傷得那么深。”
  “那只是過去。”以萌靠向他的肩膀。“現在我的傷已經痊愈,你知道我的藥引子是什么嗎?”她溫柔的問。
  “是什么?”她傻楞楞道。
  “傻瓜,是你!是你把我帶出陰霾,現在馮邦對我而言,只是個擦身而過的同校學生。”
  “但你仍為他尖叫。”他頗不是滋味。
  余以萌几乎想拿磚塊敲醒他的腦袋,她狠狠地推開他。
  “你這個大白痴,如果我還愛他,我就不會跟你出來玩了。你以為我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女孩嗎?還是怕我舊情复燃?”
  “憑他那副樣?”雷士霆冷哼一聲,頗為自負的回答:“他的魅力還不及我。”
  “那你還擔心什么?”
  “我……算我天生妒意強,行了吧?”
  “勉強。”她尚可接受。“不過,馮邦……”
  “三句不离他。”他抱怨。
  “雷士霆!”
  “當我沒說過。”他不是為自己,是為圓圓。最近她老遭馮邦的糾纏。
  “我以為他纏的是你。”“我也覺得不對勁。在過去,他連圓圓長什么樣都不太清楚,現在卻窮追不舍,害得圓圓連課都不想上了。剛才我見他在倉庫四周晃頭晃腦,不知道在搞什么,所以才叫你停車。”
  雷士霆一听,自覺有錯。“對不起,萌,他現在……”
  “早走了。不知道他纏著圓圓,到底有什么目的?”
  “還不是為了錢。”雷士霆冷笑一聲。“只要任何一個男人發現這件事,誰都會一馬當先的沖到商婷面前……”他看見以萌困惑的看著他。他尷尬地笑一笑,暗罵自己的失言。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萌問道。
  “我是開玩笑,你別當真……”他的聲音漸弱。
  “如果你想要跟我約會,你最好一五一十的說清楚,否則我們就回家。”她兩手插腰大聲的說道。
  雷士霆還能說什么?為了贏得余以萌的心,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誰叫他注定天生怕老婆。
  他只有違背男人間的承諾。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