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銀兔儿這回是偷跑成功了。可她不開心,真的不開心,尤其回憶起展無极那一臉的震惊,眼眶就忍不住一紅,掉下眼淚來。
  “真是討厭,跟他生活不過几天,怎么如此牽挂他?”她站在大街上,自言自語道,還回頭瞧瞧他有沒有追來。
  只見那大街上稀稀疏疏的老百姓沒一個是她熟識的,不免有些失望。
  “我失望些什么呢?他不追來是再好也不過了,我一個人自由自在多好,愛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也不必看他臉色,是不?”她偏著頭想了想,竟開始自問自答起來。”不對不對,我喜歡他,喜歡与他一起生活,瞧我才离開他沒多久,就想念他想念得緊,如此一來,豈不表明了一件事──与他在一塊才能快樂,沒有他,我銀兔儿什么地方也不想去──那可不成。”銀兔儿气呼呼地再道:“他不要我了,就因為我是白子園里的人,既是如此,我再纏著他,只怕他也不再理我……”
  真是煩死人了!自從遇上展無极后,她的情感一直起起伏伏的,摸不透也瞧不出個所以然來。對展無极嘛,她一向是比喜歡更喜歡,但總是說不出那股更甚喜歡的感覺究竟是什么?
  她撫了撫小嘴,想起展無极的親吻,不覺臉一紅,心頭說不出的迷醉;若是那日再有机會,一定要滿足好奇心,瞧瞧是不是每回接吻都有那心醉神迷的甜蜜感覺……思此及,她小嘴不免委屈的扁了扁,低語:“就怕他再也不想見我了呢!”話才說完,忽地“轟”的一聲,山搖地動,銀兔儿差點站不住腳,連忙奔到牆角邊蹲下。
  “地在動,地又動啦!”那來往的老百姓尖叫著,深怕自個儿成為這天災的受害者,忙著找那躲避之地,你擠我,我擠你,就怕沒占到安全位置。
  銀兔儿厭惡地瞧著這人性自私的景象,看來看去,還是白子園好,外頭世界的人又自私又貪婪──不過話說回來,她自個儿也是既自私又貪婪的人儿,不然為何想嫁給展無极,罔顧他的生命安全呢?
  “原來我比他們更自私、更貪心呢!”但她就是忍不住想念展無极嘛!
  她偏著頭,蹲在牆角,努力的掙扎工會儿,終于禁不住感情的呼喚,猛然起身往回跑去。那地不知何時停止動了,前頭人群吵吵嚷嚷的,銀兔儿才知先前她經過的一家鋪子倒塌了,瓦礫石磚遍布──
  “原來不是地動,是展家鋪子讓人給毀了。”
  “毀了?無緣無故怎么會給毀了?”
  “展家生意多如過江之鯽,三百六十五行哪一行沒展家的分儿。定是有人看得眼紅,才會毀了展記爆竹店。”
  “怎生個毀法?竟能讓一棟屋子給毀成這樣,讓几百個工人拿巨斧砍的?”
  那工人扮相的中年漢子嘿了二聲,并不答話,反而改口道:
  “想來那鋪里的人壓在石頭地下,不死也難了。”
  “是啊!就可怜那好心的公子想及時救出鋪里的人,卻也一塊被埋在石磚下,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中年漢子又嘿了几聲,大聲道:
  “你以為他真是好心嗎?我見過他,他是展家大公子展無极,展記爆竹是展家的生意,他自然要救。”
  銀兔儿聞言一怔,那寒意直從頭頂灌下,上前忙拉著那中年漢子,問道:
  “你說無极大叔埋在石磚下?”
  他古怪他瞧著她慌張的小臉,道:
  “這位小姑娘,你問這干什么?与展無极有何關系?”
  銀兔儿不等他回話,小小的個頭直往人群里鑽,想瞧瞧那展無极是不是真理在石磚之下,不覺那中年漢子沈思地盯了她的背影半晌,握緊手里金光閃閃的墜子,回頭便迅速跑走了。
  銀兔儿一擠到前頭,瞧見那景象,駭然极了。
  須知,展記鋪子一向就比其他屋子高出不少,又不曾偷工減料,如今倒塌,自然不必形容那壯觀的殘破場面,只能說,就算壓死十來個人都沒問題。
  銀兔儿的小臉遽變,一雙眼睛盯住那瓦礫,喃喃道:“他沒事的,他不會死的…….她用力擦了擦紅通通的眼睛,想止住那淚水,偏偏還是忍不住留下淚來。
  她心想:這不公平,無极大叔都還沒娶她呢,怎會早逝?他不會死,也不該死。哇地一聲,她大哭出聲,一思及展無极的尸首埋在瓦礫堆中,心頭便傳來一陣陣的椎心痛楚,像是要奪去她的呼吸似的,卻又殘忍地只給她半口气,讓她喘不過气來。
  曾几何時,她有過這般感受了?爹爹和三位哥哥去世時,她年紀尚小,不知死別之苦,但三年前娘親撤手西歐,她難過得大病三天,差點去陪娘親,若不是三位嫂嫂衣不解帶的照顧她,這會儿還有銀兔儿的存在嗎?
  這時失去展無极的痛苦就好似當年遽失娘親的苦,那股痛苦像要把她撕裂般,讓她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倘若展無极真死了──就讓她陪著他一塊去好了。
  “小姑娘,你臉色不好,是不是──你的親人在里頭?”身旁的人好心問道。她豈止臉色不好,簡直是灰白而沒生气,像是一切知覺都封閉了似的。
  “小姑娘,人死不能復生,若你的親人真在里頭,你也別大難過。”另一名漢子溫言道,忍不住關切一下。
  人死不能復生?
  銀兔儿一怔,脫口啞聲道:“無极大叔沒死,他沒死!”她叫道,面對的是眾人的同情,卻又帶著一絲惊异。
  她跳起來,像是恢復了生机,用力抹去臉蛋上的淚痕,大聲叫道:“沒人見到尸体,万万不能斷言他死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各位大叔想必都已听過這句話,若是你們好心,請幫銀兔儿將瓦礫石磚搬開,說不定里頭的人尚有一絲气息。”說到這里,忽地想起先前山搖地動,人性自私的一面,再開口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各位大叔能逃過此劫,一定都是大善人,才有如此福報,可銀兔儿不能白要各位大叔幫忙,凡幫銀兔儿搬開這些石磚,不論人是死是活,銀兔儿愿給每人十兩銀子,以報各位大叔的盛情。”
  那眾人皆私語起來。這小佳人簡直不知絕望為何物,竟想從石磚堆下找出活人來。不過,銀兔儿話一放出,本來好心的漢子就要助她,連那些打算散去的男人也停下腳步,十兩銀子耶,平常上酒館只須花個几文錢,十兩銀子可以吃上好几月呢!
  沒一會儿功夫,就見三十來個大漢頂著太陽,听著銀兔儿的吩咐,分批搬開那些瓦磚。就連銀兔儿也拚命的搬些小石磚,直到此時,她才好恨自己,生為女儿身,沒什么力气也就罷了,偏偏左拳根本沒法子搬石塊,只能用右手撿些小的,若是慢了一步,展無极不及救治,那該如何是好?
  “這究竟怎么回是”半刻鐘后,展有容接獲通報,連忙趕來。他本來是和女扮男裝的迎姬吃飯的,哪知獲知展家鋪子被毀,連忙拉著迎姬趕來,不覺駭然。
  這分明是被炸的。目前火藥還未普及,展家舖子怎會被炸?尤其一瞧見那無极擄來的小姑娘赤手搬著石塊,心頭閃過不祥,忙跨步抓住她斑斑血絲的右手,問道:
  “里頭有人?”
  銀兔儿一瞧是他,喜道:“你來正好!快來幫忙,多一個人多一線生机,無极大叔埋在石塊下。”
  展有容臉色一變,急道:“無极在里頭?”那,不是-線生机也沒?
  他連忙捉住個人,吩咐他趕回展家老屋,凡是能動手動腳者,一律迅速過來幫忙。他一吩咐完,便捲起袖子,同銀兔儿搬起石塊來,完全忘了迎姬的存在。
  直到日落西山,那石塊堆清了大半,仍是沒見到半個人影,連長櫃專用的櫃台都露出個頭來。那櫃台与別家櫃台有所不同,是堅硬的大理石製成,眾人一見它尚完好的倒在地上,不覺嘖嘖稱奇,展有容靈机一動,忙道:“無极小子命不該絕。”連忙叫二、三個漢子使勁搬開櫃台,在櫃台下的地扳有一突起圓環,展有容用力扳開,一塊地扳掀了起來,露出黑漆漆的地窖。“爆竹生意多是危險,為防人偷,米嚲賣爆竹的鋪子都有一個地窖,專放製作中的爆竹,若是無极及時想到,或許能避過一劫。”他當下要來了油燈,想下地道一瞧。
  “我也要去!”銀兔儿忙拉著展有容,免得他真拋下她。
  他遲疑一番,明白銀兔儿對無极的重要性,點了點頭,率先下地道。
  銀兔儿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腦袋瓜子不住的反覆想著:万一地窖沒人,那該如何是好?想到最后,連踏一梯再下一梯,那心髒都停了半晌才跳動著,就怕見不到展無极。
  下了地道,那油燈閃亮地掃過米嚲角落,未久,他們在地窖里發現了昏迷不醒的掌櫃与那展無极。
           ※        ※         ※
  若有人在一個月前問展無极,一生之中最重要之事究竟為何?他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尋到金鎖;但自從死鮪上銀兔儿之后,那金鎖便不再重要了,即使那中年漢子奪去那金鑰匙,他也未曾眨眼──
  太陽穴一陣遽痛,迫使他醒了過來。他還活著嗎?
  他從客棧追出去后,路經展家鋪子,瞧見一名中年漢子拿著火藥進鋪子里。他是展家人,知道那火藥的威力有多可怕,當下立即奔進去,要那漢子交出火藥,哪知那人想以火藥与他的金鑰匙交換,且當著他的面點燃引線,趁他滅火之際,搶走金鑰匙。而那引線极短,他若是疾步奔出,尚可留下一命,偏偏又不忍見那早已昏厥的掌櫃一命嗚呼,只得回奔抱起掌櫃,才拉起地窖入口,那身后的火藥轟地一聲爆裂,將他兩震進地窖,就此不省人事。
  如今,他究竟是死。是活。忽地感覺左手掌心握有軟軟-物,好似──
  他側身一看,惊詫莫名。銀兔儿竟躺在他身邊,一臉倦容,像是剛睡不久,她的小手緊緊握住他的巨掌,像是生怕他隨時會离開似的。
  他錯過了什么嗎。如果他還沒記錯的話,他和銀兔儿尚未成親,而她卻躺在他的床上?
  她是自動躺上床的?他浮起笑意。她這一生恐怕是嫁他嫁定了。
  正要起來,忽地背部一陣劇痛,讓他未及防備,便呻吟出聲,吵醒了銀兔儿。
  她揉了揉雙眼,一瞧見他醒過來,大喜道:“無极大叔,你可醒了!”眼淚忍不住流下來。
  展無极輕喟一聲,輕柔的拭去她臉蛋上的淚痕,笑道:
  “我正等著解釋。”
  銀兔儿睜著一雙茫然的美目,道:
  “解釋什么?”
  “解釋為何你趁著我昏迷不醒之時,毀我清白的名譽。”
  銀兔儿不解地盯著他,心想:難不成他的腦子給撞坏了?
  “我可沒毀你清白的名譽。無极大叔,莫非你是撞到頭了?”正要伸手去探他的前額,哪知他輕輕一扯,她整個人跌入他的怀里。
  “這不就是毀了我的清白了嗎?”他笑道。
  她臉一紅,淚珠子不禁又流了下來,哇地一聲,她竟不避嫌的摟住他,大哭起來。
  展無极是莫名所以,卻又見不得她掉淚。一時之間只得哄著她,說來可笑,他一生之中只哄過人三次,偏偏對象都是她,這不是命中注定是什么?注定他活該讓她擒住,活該他的心被她偷走。
  他只好輕拍她的背,哄道:“別哭,別哭,再哭就成了個淚人儿,到時還有誰敢娶你?”他自個儿因說出這些話而有些臉紅了呢!
  他生來就是嚴肅多于幽默的人,哪知今日一遇上銀兔儿,那些陌生情感皆要重頭再試一次。遇上她,該是他的幸?還是不幸?
  “你摩昀我了!我還以為……還以為你會死呢!”一回想起事情的經過,她不免打起哆嗦,直往他怀里鑽,倒也忘了男女授受不親之事,只想抱著他、貼著他,感受他的存在,她才敢相信他仍是活著的。
  展無极自然是享受這軟玉溫香,沒道理不享的嘛,但一思及那場爆炸,不禁眼一沈,道:“那不是意外,是有人想搶金鑰匙,才使計用火藥想炸死我。”幸而銀兔儿當時未跟著他,否則現下豈不遭波及?
  銀兔儿用他的衣衫胡亂抹去眼淚,好奇的抬起頭,問道:“他搶去了嗎?”既然他生命已無大礙,她也沒什么好擔心的了,自然又冒起那大過旺盛的好奇之心。
  展無极笑容极淡,想起那跟了他十年的金鑰匙,道:
  “既然尋不到金鎖,那金鑰匙對我也是無用。當時,只能在掌櫃与那金鑰匙擇一,若是你,你會選擇哪個?”
  銀兔儿認真地想了想,皺皺小鼻,甜笑道:
  “兩個都要。我既要掌櫃活著,也要那金鑰匙。”
  展無极對于她的答案只有搖頭的分,他苦笑地輕點她小巧的鼻子,道:“魚与熊掌不可兼得。救得了掌櫃,搶不回金鑰匙,若執著于金鑰匙,卻也白白失了一條人命。”
  銀兔儿吐吐舌,笑道:
  “誰說搶不回金鑰匙的!我會救那掌櫃的,事后再搶回金鑰匙。”
  “那人你我皆不識得。”
  “不識得那又如何?我問你,你若是那人,搶了人家的金鑰匙,會有何目的?”
  “自然是要解開金鎖之謎,但金鎖下落至今未明……”
  銀兔儿的小臉得意极了。
  “那就是了。倘若一日有人發出風聲,說那金鎖已找到,而你已有了金鑰匙,你會怎么做?”
  展無极聞言,不覺恍悟,大笑出聲,又因扯動背部的傷,眉頭一皺,苦笑道:“好個銀兔儿!可你想過沒,為引來那搶去金鑰匙的人而設下這陷阱,難道不怕引來其他覬覦金鎖之人?”
  “那正好!乾脆來個一网打盡,免得夜長夢長,無极大叔,你說是不是?”銀兔儿的眼珠子俏皮一轉,掩嘴偷笑起來。
  “你笑些什么?”展無极愛瞧她的笑容,天真無邪卻又女儿嬌態畢露,好似正含苞待放的花儿,讓人瞧不生厭,就想獨自珍藏起來。
  “我笑──你慘了。”她指著桌上那碗苦藥,笑嘻嘻道:“這是先前大夫吩咐,病人清醒后定要喝下去的;若是嫌苦不喝,那就由大夫的助手捏他鼻子,灌下去嘍!你說,你要前者呢?還是后者?”嬌俏的小臉閃著期待。
  展無极目不轉睛的瞧著她的笑顏,柔聲笑道:
  “我可沒瞧見大夫的助手。”
  “有啊!有啊!就是我銀兔儿。”銀兔儿瞧他沒答覆,笑得可開心了,連忙要爬下床拿藥湯灌他,忽地听見外頭有聲音──
  “憑什么我不能進去?”
  完了,那不是大嫂的聲音嗎?銀兔儿這才想起在爆炸現場,也有大嫂迎姬在,那時她沒空理她,只顧著救展無极;當時,大嫂沒阻止她救人,如今──如今是清算大統帳的時候了。
  “完了,完了,這回輪我慘了。”銀兔儿慌慌張張的又爬回他的身邊,道:“這回我不被罵死也會被打死。”她哭喪著一張小臉,爬進他的棉被里,將自個儿里得像肉棕似的,再露個小臉,警告他:“待會儿她進來,你可別告訴她,我在這里唷!”說完,便連頭也縮進棉被里。
  展無极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從頭到尾看著她可笑的舉動,若有所思的對“那團肉棕”道:“在門外吆喝的是你的家人?”
  “不然還會有誰?”悶悶的聲音傳來,充滿不滿。“說來說去還是你的不對。你若沒沖進那鋪子里,我又豈會救你?不救你,又為何被她發現?現在可好,我定會被捉回去,先用家法壓我,再餓我個兩三頓,你說,錯是不是在你?”銀兔儿實在受不了躲在棉被里,沒-會儿的功夫就呼吸困難,可還是得忍受住,万一大嫂真闖進來怎么辦?
  展無极不會告密吧。好歹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她又將他看作夠義气的同伙,他自然不該洩密才是吧?
  “無极大叔,你可不能告訴她,我在這儿哦!”銀兔儿想想不妥,又露出個小臉警告他,順便呼吸一下新鮮空气。
  展無极微微一笑,拭了拭她發汗通紅的臉蛋,道:“我不,『說』,行了吧?”
  銀兔儿滿意地點點頭。虧她聰明一世,卻糊塗一時,沒發覺他語句中的漏洞,連忙又縮回棉被里,將自個儿里得密不通風的。
  在那門外,展有容勸道:
  “無极未醒,你進去又何用?”
  “他醒不醒關我何事?先前見那姓展的要死不活,我才讓小銀子照顧他,如今大夫既說他無大礙,孤男寡女就不該再共處-室,若是讓人知道了,銀兔儿還能嫁人嗎?”“碰”地一聲,門便被踹開了。
  出現在門口的,自是那气沖沖的白家大嫂李迎姬。她本是來興師問罪的,一瞧屋內只有展無极狀似悠閒的躺在床上,不覺一怔。半天前,她可是親眼見到那銀兔儿像跟屁蟲似的繞著大夫團團轉,又吩咐下人抓藥,又固執己見的非要握著他的手不放,像是生怕一眨眼,他就會消失了似的。迫于無奈,她才讓這一男一女共處一室,而如今──屋內卻只有展無极。
  李迎姬冷笑一番,道:
  “銀兔儿不在也好,免得又生阻撓。展家公子,咱們閒話莫說,你強擄銀兔儿究竟是何用心?”
  “閃下是誰?有權管銀兔儿的事嗎?”
  展無极那沈穩不變檔˙度讓李迎姬激賞。她哪知銀兔儿正躲在棉被里,悄悄地捏著他的大腿,好似在說──你還在那里閒話家常,先把大嫂趕出去,不然我快憋死了。
  “在下李迎弟,是銀兔儿的……大哥。”
  “你姓李,她姓白,怎會是大哥?”大腿又被捏了一下,展無极不禁失笑,好奇這丫頭究竟能忍到何時?
  “我──我是白家收養的螟蛉儿,先父既死,我恢復本姓有何不可?”迎姬細細打量他的人,忽地痛下決心道:“你是商人?”
  “正是。”
  “尚未娶親?”
  展無极微微一笑,道:“我已有意中人,就差登門提親。”
  迎姬快人快語道:
  “白家不須多貴重的聘金,不過從今以后,若有人敢犯白家,展公子可會出頭?”
  “當然。”他的大腿又被狠狠的捏了一把,那銀兔儿快悶死了。
  他們究竟在說些什么?那些惡人硬闖白子園,是白家的事,又關展無极何事了?是她銀兔儿忽然變笨,還是他們的對話大過艱深難懂?若不是為了避開大嫂,她早冒出頭問他們個清楚了。
  迎姬仍是有所顧忌,遲疑道:“白家多年以來男丁單薄,別說難得留下一儿,就連白家女婿──”話還是要先說清楚得好。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那是他們的命,不是白家人的錯。”
  “好!不過尚有一事你須答應。”迎姬眼露不捨的道:“雖說常回娘家是個忌諱,但你須答應,一年之內須讓她回去五、六次,園里的丫頭、嫂子都會想念她的。”
  展無极連眉頭都不皺一下,點頭道:“這是應當。”
  迎姬大喜,道:“好,好,就沖著你這句話,成交──不,是將銀兔儿嫁給你!”商場的話說習慣了,差點把銀兔儿當貨品賣出去似的。
  事實上,銀兔儿真的以為她被賣了,而且還賣得很乾淨。
  她終于忍不住了,掀起棉被,露出不滿的小臉,當著展有染洈黈V的面,一字一語的大喊:
  “我──不──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