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情愛黑洞(二)


    性愛有時可以是靈魂的赤裸坦陳;有時也可以成為遮蓋靈魂的一塊破
  布。被性愛升華了的情感高峰,往往會讓一個女人,完全徹底地放棄了自
  己。而在經歷這种高貴与深刻的同時,正埋伏著悲劇与危險。它不但可以
  毀滅當事人,也有可能毀滅其他人。

  黎吻雪自然只有傾盡心血,守著賴波在當時及現時對她立下的鐵的承諾。
  到了1995年年底的前后,黎吻雪終以“黑三角”境遇中女人特有的敏感,察覺到一种极其可怕的信息——她賴以依仗的事業有成的男人賴波,有意無意地在疏遠她!
  這話緣起何處?
  緣起床頭。不是常說——愛之舟的傾覆,最先總是在床上“触礁”的嗎?
  是的,近些日子來,她和他在一起時,感覺中的那“生命高峰”不再是那么輝煌、那么燦爛、那么令她陶醉了……
  蜷縮著坐在鐵柵后低凳上的黎吻雪,仰臉看著我,說著她心頭最隱秘的話。
  她那紋得极精致的下眼線和那兩條細黑的峨眉,使這一刻浮現在眼里的絕望,顯得格外凄哀可怕。
  她說記者,我是將我的身家性命,我一切的一切,都交付出去了呀!
  是呀,被性愛升華了的情感高峰,往往會讓一個女人,完全徹底地放棄了自己。而在經歷這种高貴与深刻的同時,正埋伏著悲劇与危險。它不但可以毀滅當事人,也有可能毀滅其他人。
  我在黎吻雪顯露的那种絕望背后,仿佛已讀到某种血腥……
  她對我說,在后來的日子里,我的感覺漸漸得到證實,但是賴波卻一口否定。他說我瞎猜多疑,說他這輩子唯一的選擇就是我,他怎么能再回到那個叫馬月的女人身邊?他說他一如既往地熱烈地愛著我。
  記者,我當時听了,我情愿因我的多疑,而被他打得頭破血流、皮開肉綻。我為他做牛做馬誓不言悔。但是他沒有打我,他從來就不會粗魯動手。他還是那么好聲好气。
  他還藏有我的鑰匙,他可以隨時隨地進入我的世界。
  我為他敞開了自己,卻同時又拒絕父母好友為我張羅的許多許多次机會……
  我認為天平的一端放上了愛情,另一端唯有放上——生命!
  哦,听黎吻雪這一說,我的心,在一瞬間有种惊懼。
  要知道她,對愛的這份血性剛烈,并不僅僅是口頭上的一句空話而已。
  我想對黎吻雪說,生命并不是愛情的全部,生命應該是人生的載体,世界上原本還有很多很多出色的男人,生活中還有許多許多你沒有去領略的美好的風景;
  我想對黎吻雪說,你生活著的那個世界太狹小太陰暗了;我甚至想說,你應該設法留一點點給你自己,哪怕是一條窄窄的縫,只要夠你轉過身來就行。
  但我終究沒有說。
  面對著她案卷中已變成歷史的記錄,我想說的話,只能寫給親愛的讀者們了。尤其是女性讀者,記住:在任何時候,千万別忘了留一份給自己;在任何不幸到來時,千万別忘了生活中還有其他更美好的站台,在等著你。
  現在讓我們轉過身來,再一次面對我的采訪對象。
  黎吻雪說,我的不安惊恐与日俱增,賴波來我這里過夜的日子越來越少了。而且,即使是來,也只匆匆一刻就离去了。他一味說工作忙工作煩心,有時我知道他和我的“事”,純粹是在“履行”某种形式。
  性愛有時可以是靈魂的赤裸坦陳;有時也可以成為遮蓋靈魂的一塊破布。
  我說黎吻雪,你明白之后是隨時可以懸崖勒馬的呀!
  她說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陷在深深的感情泥沼里無法自拔了。
  我看著黎吻雪說,你就守在自己這個陰暗的小世界里,拼命傾斜著自己去迎合他?
  她說是的。他不常來我這里了,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但我還是說服自己,一定要理解一個男人對事業的追求,整天窩在家里、精通針頭線腦的男人絕對不是好男人。所以,我對他并無責難,我只是默默地靜靜地死死地守著他對我的承諾。
  直至過年前的一個深夜,我在寒冷的冬夜終于等來了賴波。雖然我曾仿惶曾動搖過信心,但是當他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我還是欣喜不已……我像小孩過節一樣快樂……正當我們准備熄燈休息時,跟他“好久沒有了關系”的馬月突然罵上門來。
  我惊愕。馬月她言詞之粗俗令我瞠目結舌。
  從他倆气沖沖的對話中,我听出了一點名堂,話中的蛛絲馬跡告訴我,可能,他倆想重修舊好……
  記者,當時,我一下子意識到了自己所處的險惡境地,真是又惊又气又急又惱又羞。
  我被眼前的事,逼到了人生的懸崖峭壁之上,真是進亦難退亦難。我當然希望賴波對此事,有一個解釋,也對我們的將來說個打算出來。
  事后我捉住了一個机會,与賴波推心置腹地談了一次。我說我不為難你,你真不想离婚,就明确給我一個答复。
  但是他斬釘截鐵地向我表示,一定要与馬月离婚,与我結婚。我天真地認為好事多磨,有情人終成眷屬。
  沒過几天就到了年關。一天,他對我說,他必須在大年夜飛北京某地催討債務,春節不休息了。我的心里酸酸的,但是又無法不同意他去。他知道我很看重男人的事業,他是瞅准了我的心眼才這么說的。
  久久期待的節日歡聚落空,我一個人茫然不知所措。在鞭炮聲聲的新春佳節里,我被痛苦的思念苦苦煎熬著……
  終于,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找了電話,向北京某地打出了長途電話,欲向他傾訴我的思念之苦。
  然而對方明确無誤地告訴我,春節全部關門,無討債一說……這怎么可能呢?這怎么可能呢?我几乎癱坐在地上,真正是欲哭無淚。
  接著,我瘋了一般,用電話打了他在北京的全部關系點,回答是令我絕望的。
  記者,你們不知道……我可怜的一顆心在滴血,我跪在嚴冬的長夜里,凄絕地向蒼天祈禱著……就這樣,我一個人哀哀怨怨地度過了新春佳節的不眠之夜。
  那么過了春節,他來找過你嗎?
  找過的。我問了他,他說在一個你不知道的新開發的鄉郊工作。無法与你聯系。
  我說你又相信了?她點著頭說是的。
  是的,她不相信就沒有路走了,世界上的女人,就怕陷入男人的這种溫柔井。一失足成千古恨這句醒世格言,難道不也是指失足在這個溫柔井嗎?
  世界上的女人啊,為什么不可以找根樹枝攀上山去;尋條小船下得海去,或者隨隨便便轉個向,都可以在大街細巷踏出條路來的呀!
  黎吻雪繼續對我說,所發生的一切的一切,我都平平靜靜地放進我的身子里面。沒有聲張,我也無權聲張。法律保護的是馬月而不是我。
  可是隨之四起的“輿論”,包括侮辱与謾罵,都沸沸揚揚地落到我頭上。沒有一個人相信我的話。我名正言順地成了插足他家的第三者,但是,我的家庭是被誰拆散的呢……
  我說這個時候,你倒想起你的家庭了?
  她說我是對不起我的丈夫的,我欺騙了他。今天的下場就是我的報應。
  她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一副珵亮的手銬,聲音哀哀的。又說,當時事到這番田地,我面前就剩_條路了,就是早點与賴波把結婚一事辦了,第三者之說就會煙消云散了。我只有嫁給他,才能將我“洗干淨”。
  那么后來事情怎么說激化就激化了呢?
  她說那一天是1995年3月4日,也就是出事情的前四天,夜里我躺下不久,賴波就用鑰匙自己開門進來了。他已有好長日子沒來我這小屋了。
  我滿心歡喜又滿怀委屈地向他訴說……
  他好像有點不耐煩,但還是向我信誓旦旦。我說這么多天來,我在輿論的包圍之中,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你難道就忙成這樣?
  他說好了好了,我曉得了。他和往常一樣用手捋捋我的頭,就与我睡下了……
  我万万沒有料到,我這夜和他一起体驗“生命高峰”之后,我這輩子就算過完了……她沉下頭,黑亮的頭發溜溜地滑下來,聲音里充滿了無限傷感。
  或許,這就是女人天性中的悲劇——
  總想將自己的頭,依靠在一個男人堅實的胸前;總想小鳥依依般,跟在一個偉岸的身影后走;總想將自己的全部,消融在男人的臂彎里。
  似乎唯有如此,女人才感到活得實在、活得踏實、活得真切,也活得無悔無怨了。
  你黎吻雪,縱有天大的委屈天大的苦楚天大的怨尤,一旦你躺進他充滿甜言蜜語的燃燒著欲望的气息中,你就再一次放棄了天大的自己。
  黎吻雪說,你說的是。我就是這樣的女人,只不過事情過后,我又開始惶惶不安,沒有他我好像已無法活下去了。
  我怕面對周圍的姐妹們和為我憂心忡忡的親人們。

    那含攝著悲劇与渴望的內在沖突,已經造成了一种強大的壓抑,一种
  遠遠比性關系更強烈更深入更廣泛的心靈的需求,使她在某种困境中左沖
  右突,狠命尋找著一條可以自圓其說的通道……
  可怜的小女孩哪里知道,這一天,她的世界末日到了!

  我為了大著膽子往前走,我拼命捕捉著有關賴波分分毫毫的信息,生怕一個小小的懈怠,賴波就被什么人,一口叼去。
  接下去的三天,賴波又不見了蹤影。
  孤寂的春夜里,我無法成眠。我想賴波那儿的事,如果有個万一,我這里的一副殘局又該如何收拾?
  她說到這里,一雙白嫩細巧的手,從大四棉襖的胸襟邊沿伸了出來,朝我無奈地攤了攤。
  我知道,黎吻雪那含攝著悲劇与渴望的內在沖突,已經造成了一种強大的壓抑,一种遠遠比性關系更強烈更深入更廣泛的心靈的需求,使她在某种困境中左沖右突,狠命尋找著一條可以自圓其說的通道。
  我問從3月4日那一夜之后,賴波就一直沒來過?
  她說是的。雖然只是短短的四天,但我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覺。
  我盡量克制著自己,表面上嘻嘻哈哈不露半分。
  3月8日早晨,是一個太平常的日子。一早起來,我就收到了他打來的電話,賴波說今天是三八婦女節,我向你致以節日的祝賀,你快樂點。
  我當時真可謂心花怒放,在茫茫人海能遇上這樣的男人,真是福分。我想問他今天晚上是否來,可我的話還未出口,那頭就說我太忙,可能又要出差……他話未說完,我就感到一种悲涼。從頭頂心一直到腳后跟。
  我反复在想,他是在出差嗎?他是這么忙嗎?
  他以前忙的每件事情我都了如指掌,現在他……如与我隔著一片霧,他會否有了另外的女人?左思右想不可能;那么他會否与妻子重歸于好?想想也不會。賴波是個守信用的好男人,要不,他也不會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基層工作人員,一步一個腳印走到掌有全局勞資調配權的處長的位置上。
  這樣昏昏沉沉過了一天。臨到下班時,我想又要回那個令人窒息、孤寂難耐的房間了,心里不愿意,突然就竄出個念頭來:
  孩子不會說謊,何不去靈靈那儿問問情況。
  這個想法一上來,我心里就一松……
  我問你心里有什么好松的?
  她說讓靈靈來證明她爸爸是出差了,工作确實很忙。我也好放下心來了。
  我就守在靈靈的學校門口。小靈靈放學出門看見我,就飛快地向我奔來。
  她小小年紀,哪里知道人世間的恩恩怨怨呢?
  她說大媽媽我真想你。小靈靈一直喚我大媽媽的。
  小靈靈還快樂地告訴我說,我們已經搬新房子了,你怎么現在不來了?現在爸爸媽媽也不吵架了,你知道嗎,我真是開心呀!過年的時候,我們一家還出去玩了,住在溫州的度假村……爸爸還分到了新的房子,真大真漂亮……爸爸現在天天回家來吃晚飯,給我講故事,我還在新房子里拍了好多的照片,全都夾在一本大的相冊里了,你快來我們家看呀……
  這個天真快樂幸福的女孩,哪里知道今天將是她生命的盡頭了呢?
  馬上將變成魔鬼的黎吻雪,她自己當時也不知道。
  黎吻雪接著對我說,我听小靈靈這么一說,猶如五雷轟頂、晴天一個霹靂,心中的悲哀与憤怒,几乎將我置于死地,我腦海中浮現的是往昔的一幕幕……
  我心中明白了——我受騙了!
  我只覺得我的世界末日到了,我的心如絞、如割、如碎……
  連我現在告訴你這些話時,我的心仿佛還在滴血。
  我要找到他,我要揭穿他偽君子的面目,我要他給我一個說法,我要与他同歸于盡!复仇的火焰在我胸中升騰……
  但是到哪里去找賴波呢?他不來我又怎么說,小靈靈這時已放下書包,坐在我房間里的沙發上。
  我忽然躍身一起,一個罪惡的念頭如毒蛇般竄了出來——我從我的床頭小瓶里,倒出了全部的安眠藥,大約有三四十粒。這是我每夜用來對付失眠的藥,我將它統統倒進一瓶雪碧飲料里。
  我對小靈靈說,大媽媽給你喝飲料好嗎?
  小靈靈說好的,就“咕嚨咕嚨”一口气喝下去了。
  這個時候是下午六時半。我心里想孩子不回家,你賴波總要找吧,找到我這里來,我就可以尋你算賬了。
  想想真是气人,你們一家人在青云里逍遙自在,我黎吻雪為你們傾家蕩產在地獄里煎熬,還說去北京郊外討債呢,說得有鼻子有眼。
  我分分秒秒如熱鍋上的螞蟻在等,等你拿了新房子的鑰匙与我過好日子……現在你倒好,跟老婆和好如初,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過了一會儿,靈靈說,大媽媽我頭暈。
  我說頭暈你就在沙發上躺一會儿吧。
  這些年來,我不知給小靈靈做過多少次飯,酸的、甜的、辣的、成的……你賴波從心底里愛孩子,我也就為你而愛她……
  事至如今,我可沒有心思了。我要奪你所愛,并且押在我這里,逼著你來……
  我問黎吻雪,賴波后來來了沒有呢?你這是把小人當人質,不可以的呀!
  她說我那時顧不了那么多了。
  記者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難受,從六點半起,我就期待著有人破門而入,那樣,我就可以像發瘋一樣,揪住他的胸口問個究竟,再狠狠地罵個痛快!……
  但是,我的門口什么動靜也沒有。
  按例六點半再找不到小人,就要當一回事來對待了,這是最遲的時刻了,該找的地方都應該去找過,我想我對賴波來說是這么重要的一個人,他首先應該找到我這里的。
  但是,他沒有來;等天色徹底黑下來,鐘在“嘀嘀嗒嗒”地走,四周響起的鍋碗瓢盆聲,也漸次消失了,我的門外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就這樣,九點……九點半……十點……
  我想起了他第一次向我示愛的情境……
  我想起了我們第一次偷嘗人間禁果……
  第一次隨他出差到外地去尋歡,還有他說的生生死死共白頭……
  我想他肯定會來的,或許他今天正好出去開會吃晚飯,可能這會儿正心急火燎地朝我這里赶呢!想到這里,我起身走過去,替小靈靈蓋了一條被子,又回到了桌子邊等……
  但是,我總有一种可怕的預感,這死气沉沉的屋子,陰森森叫人心寒;叫人想起被人無端地調走的我的老房子……
  我等——等——等——
  我想我等到深夜十二點鐘,你這個愛女如命的賴波總要出現了吧……再遲就不可能了!你沒有把我當成你心目中重要一員,且先不去說它;你碰到生活中這等奇事、大事、難事,不把我黎吻雪當成你貼心的人,不來与我商量,也不去說它;我是知道你從心里愛這個你領養大的小靈靈的,靈靈是你生命中的生命,那么現在小靈靈不見了,失蹤了,你賴波真有難言之隱,也該到我這個与你休戚与共的人的屋里來找一找呀!
  我回頭看著黑暗中的床……
  我沒有開房間中的大日光燈。小桌上如豆的燭光燈凄凄切切悲悲戚戚。我想你賴波在四十几個小時前還在這張床上睡過,現在怎么就忽然翻臉絕情到不認人了呢?

    我想我大概是最后一天看著天亮了吧,我不能活了。我會被手槍在我
  的后腦勺上打個洞……血流出來我就死了……死就死吧,我活著也已經沒
  有意思了。

  我渾身冰涼冰涼。人索索發抖……我想我再給你半小時。
  半小時你駕車可以赶許多許多路到這里來的……你來得及的……
  我不知自己要做什么,我只覺半小時后,他再不來,我就要死了,就要大禍臨頭了……
  我等、等、等——忽然,我渾身上下像有無數火苗竄出來,我受不了,我要崩潰了……結果十二點鐘一到,我就拿起一只沙發墊子,隔著被子朝被子下的小靈靈臉上狠命蓋去。
  我雙手按住不動。
  這時,我滿腔仇恨和悲憤,完完全全從我的這雙罪惡的手中發泄出去了……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大約過了五分鐘,我看見她的腳一動。我突然嚇了一跳,立即退后一步看,接著,她不動了。
  這個時候,就看見有水從沙發上流下來。流在地上濕濕的一攤……
  當時我還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就伸進去一摸,結果熱熱的,我發現是尿!這時我毛骨悚然,一顆心在狂烈抖動。
  過了一會儿,我又緊上一步,想將她抱起來。可是她的身子怎么也堅不起來,整個人東倒西歪的。我喚她的名字,小靈靈,小靈靈……可是她緊閉著眼睛,沒有任何反應。而身体就是朝下沉、沉、沉……四肢朝下也軟軟地垂著,一點也沒有知覺了……
  難道小靈靈死了?不!不不!我怕极了,我的手腳抖得哆哆嗦嗦不知如何是好。我不相信剛才還好好的人,怎么就一下子這樣了?這時,她沉沉的身子從我的手中滑落下去了,蜷縮著朝前癱在地上……
  我又慌又亂,我想,她難道就這樣死了?赶快送醫院吧……可是怎么送?誰送?只有我去送。我,我……又怎么去送呢?我不是凶手嗎?不,我怎么能是凶手呀?我平時是多么愛她的呀……
  這時我的腦子忽然清醒了,一個聲音清晰無比地對我自己說——你無辦法了!你無辦法了……我知道我一個人是無法送她上醫院的,我想哭,但當時眼淚竟一滴也沒有了。
  我就在前面房里坐了整整一夜……
  外面又是凄風又是苦雨,有落葉枯枝折斷的聲音,有玻璃窗搖動的聲音……夜漫漫漫漫夜,這一夜長得竟如一個世紀。
  我覺得世界的末日到了。世界的末日真的凄凄惶惶地到了……自搬進這里住后,我就覺得自己像住進了墳墓一樣。現在這里,終究成了我的墳墓……
  黎吻雪几近自語地在訴說,眼睛凝視著監房的一角。頭上有光澤的黑發滑下了長長的一絡,遮住了她的右眼。
  她說我就這樣一動也不動地一直坐著。沒有吃也沒有喝。好不容易熬到早上,眼巴巴地看著天一點點亮了。我想我大概是最后一天看著天亮了吧,我不能活了。我會被手槍在我的后腦勺上打個洞……血流出來我就死了……死就死吧,我活著也已經沒有意思了,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了,看呀,到現在他還根本連影子也沒有……可是現在……我,我該怎么辦呢?我就這樣一直坐著嗎?不!那我……我“嚇絲絲”地走過去,才輕輕一碰,小靈靈她整個人就像一塊石頭一樣,整個地一動!哇,我嚇得倒退了三步!這……這是否就是人……人已發硬了?!肯定沒有可能再救活了?不好了不好了!出了人命大事了,人命關天呀,老天哪,叫我怎么辦呀?
  等到天一點點大亮,耀眼的光線已經透過窗玻璃,將柜子的角角落落照亮時,我才真正知道天下什么叫真正的無助,忽然想起一句不搭界的話——生老病死誰替得?
  我曉得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來幫我了,賴波你現在來了也沒有用了,你會接死我的……這時,我又想到,再過几個小時,台灣八十多歲的姑媽又將在她的老家動身去飛机場了,飛机很快的,兩個多小時就到上海,到了上海還要來我的家里住。娘家的人全都商量好了,我是离婚的,我能干,我會將老人侍候得舒舒服服的……所以,這件事可万万不能讓家里的人曉得。不讓人曉得的唯一辦法就是將眼前的這事“擼”掉,天大的事,等姑媽走了再說吧。
  反正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將“小人”先弄出去……
  我想說黎吻雪你的膽子竟然這樣大,你的心腸居然這樣狠;我想說你好好一個聰明人,居然會做出這樣滅絕人性的愚蠢又罪惡的事來……但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另外一句話——
  我說黎吻雪,這一夜你自己的女儿在哪里呢?
  她抬起蒼白的臉告訴我說,女儿在讀書。她是在學校住讀的,這一天不回家……出事的第二天,女儿要回到家里來。我無法想象這樣的一件事能讓她知道,我想我不能、絕對不能讓女儿知道這件事,嚇坏了她可怎么是好……因為我不想連累、不想禍殃任何人,所以我一定要想辦法……度過眼下的一關。
  一個人在屋里伯一陣、惊一陣,失魂落魄地想來想去,就是想不出辦法。
  突然我頭一抬,看見大櫥頂上的箱子……我的心一動,有辦法了!我想就這么辦吧。
  于是我便下了樓。在大約下午三點的時候,我叫了一輛小車,直開靜安寺的一家百貨公司。到了那儿,車門一開,我就快快進去,在柜台前抬頭看,相中了一只有輪子的箱子。我只要大就可以了,別的一概無所謂。
  我哪像我平時那樣挑剔呀,用手指著一只最大的買了下來。
  營業員講!24元。我付了錢立即就走人。
  我不想在外多露一分鐘的面。叫了輛出租車直奔家里。
  拖著箱子,進門時,我不覺心中又害怕得要命。腦子里只響著一個聲音:
  黎吻雪,你閣下大禍了!你殺了人!——現在你既然做了這种事体,就只有再做下去了……
  于是,我只得走進去,在“她”頭上將蓋在她身上的那條棉被中的棉胎,一點一點給退出來;再將被套留下包好“她”,再用盡身上全部力气,將她放進箱子里……心里一邊嚇,一邊又感到太對不起她了……好不容易將她“安”好,見箱里還有一只角是空的,我就將她的書包放了進去。
  放進去后我又將書包取了出來,當時我的心情是很复雜的。
  我說出來,世界上的人或許要笑我了,笑什么?笑我貓哭老鼠……記者,其實,我真的想留一個紀念。我曾經將小靈靈一點點一點點帶大,對她還是很有感情的。連書包里的鉛筆盒橡皮等都是我給她買的,發下的新書還是我在單位找了紙給她包的呢!她身上的好多東西也都是我買的。可是,我現在做了什么事呢……
  她在“什么事”上用了很特別的悔恨不及的語調,听了真叫人毛骨悚然。停了一下她又說,我……我……我不配……將書包留作紀念……說到這里,她的身子一陣顫抖,聲音哽咽著,眼里滿是淚水,她用一塊白得刺眼的手絹,擦著眼睛。
  采訪至此,我注意到,這是黎吻雪在我面前的第一次流淚。在整個采訪過程中,她的情緒一直處在相當平靜的狀態。這种情境盡管讓人感到意外,但是卻是真實的。
  當時,我在心里想,你黎吻雪竟然還想留一個“紀念”,什么叫紀念,你知道不知道?紀念的本身——是需要一個生命的載体的,難道……你犯了人命大案,還想安享自己的生命?將陰世的一個可怜的冤魂,置放于你行走在陽間的生命的案頭?
  我注視著她,听她繼續向我喃喃道:
  ……后來我不敢馬上弄出去。我飛散的魂魄,無法聚攏來,面對這一已經發生的事實……但是我終究得面對。我魂不守舍地一直等、等、等,等到晚上九點半……黎吻雪擦著眼淚,繼續告訴我那一天里發生的事情。
  也許,她平常做事很講究持續性和完整性。盡管“這事”可謂惊心動魄罪惡滔天,但是她斷斷續續,總是順著次序圍繞主題向我回憶追敘。我几次甚至不忍再听下去,可終究也沒去打斷她。
  因為,死亡与性一樣,在生物層面上具有巨大的神秘性。這种神秘性對人類經驗具有最高的意義。這意義于我,自然也有一种誘惑。它們兩者都跟創造与毀滅具有最大的關聯性,無怪乎,在社會生活諸如性愛与死亡之間,竟以如此复雜的方式糾纏著。
  我的思路又走遠了,讓我們再回到原題上。
  窗外風雨如晦,聲聲是黎吻雪的喪鐘;門外夜色如墨,處處是黎吻雪的末路。
  她說她膽戰心惊地下樓,出得門外站在路邊攔了一輛黑色的小車,并与司机講好要請他搬一重物。司机一口承應,跟著她上樓來。
  待司机隨她進房門后,將那“重物”一拎說,“介重(這么重),啥東西?”黎吻雪一听,嚇得兩腿直打哆嗦。但是司机說歸說,搬歸搬,還是不由她解釋就將那箱子拖出去了。
  ……黎吻雪說,當時我的心緊張得差點跳出來,手中攥緊的一張百元大鈔,都被冷汗濕透了。事情總算這樣過去,我就隨即同司机一起下了樓。
  司机將那箱子朝后車肚一放,“啪”地下了蓋子。
  我的心稍稍停下來。
  司机又鑽進了車子,兩手握著方向盤,聲音輕輕地問我,去哪里?
  我一時語塞,答不上話來。但是我很快就鎮靜下來,我說你開到……開到……我講了半天也說不出個地方來。
  司机說你先說個方向,我先開起來再講。
  我說謝謝你謝謝你。我從他的表情揣摸,他一定是以為我發生了什么不幸。他的內心有點同情我。我的心再度沉靜下來,放心多了。
  我說你就朝東郊的方向開好了……
  后來開著開著,開到一個什么地方時,我看看路邊有很多樹木,路人很少,光線又特別陰暗,我就講,差不多在這里了,你在這里停下來好了,謝謝你。
  司机放緩速度,開了車廂內的燈,好心地對我說:
  你不要急,你將地址拿出來看一下,我送你到門口好了,不要緊的。
  我一見燈光大亮,心里不知為什么特別怕。
  我慌慌地說,就是這里就是這個地方。我真怕他要送我到什么地方,事情就麻煩了。我說給你100元,不要發票了,也不要找了,謝謝你了……
  司机真是個好司机,他笑著對我說,謝謝你,真希望你下次再乘我的車。
  我在黑暗的花壇邊,守著那“東西’”……看著司机倒好車,再開走。等他開得很遠很遠時,我看看前前后后沒有人,就扔下那“東西”,馬上离開那地方,伸手又叫了一輛小車,慌慌忙忙朝回家的路上去了。
  我心里一塊大石頭落地了!
  我想等天亮肯定有人會發現,再講吧……這一日一夜發生的事,也許是讓我太累了,回到家里后,竟然睡著了几個小時。
  但是一覺醒來,想到這個事時,就不覺渾身冒冷汗。我惶惶不安,心惊肉跳。
  我想我今天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去上班了。于是我挂了一個電話給小姐妹,請她代我請假。反正我有每月一次的例假可請,事實上我也正是來例假。
  這個時候,姑媽的飛机差不多快到了。我想,一切還得像個樣子做下去。按預先的約定是住在我家的,于是我赶緊整理房間……
  最讓我触目惊心的是地上的那攤尿液。
  我不敢看那個地方。
  這時電話鈴突然響了。空蕩蕩房間里這巨大的聲音,真是把我嚇得屁滾尿流。
  但是我還是讓自己靜下心來。我伸手去接電話。
  一听,竟是他的聲音,是賴波的電話來了……我不知是該歡喜還是該悲哀,我想哭,但是卻沒有眼淚。
  黎吻雪的訴說不緊不慢,口齒清楚思路不亂。‘
  她說賴波總算來電話了。他說原本講好由他駕車去机場接姑媽的,現在因為忙,手里有點事,告訴我今天他不去机場接了。
  我忙問賴波對你講起他女儿失蹤的事嗎?
  她把頭一搖,眼光朝下一瞥以一种极其失望的神態告訴我說,賴波他竟然“一字未提”。不由我對他說什么,就把電話挂斷了……

    當媽媽不在意的時候,我就定定地看著媽媽、借机會依著媽媽的身子
  ……這時,我就覺得自己飄浮不定的靈魂,好像有种回歸感和安全感。我
  想我的身子就是從媽媽的身体里出來,到了這個世界上……我真想重新回
  到我出世的地方!我不要到這個世界上來。

  黎吻雪沉著頭雙手抱胸,神情頹唐地坐在那儿。過了一會,又想著什么似地抬起頭來遺憾地對我說:
  記者我告訴你,為小人的事,最早尋到我的不是賴波,而是刑警803。
  在出事的第三天,當地的派出所就叫我去了。
  一路上,我硬叫自己平靜下來,問啥答啥。不要怕得讓人給看出了破綻。我是一定要回家來的。這几天,家中沒有我可不行!如問到那天我的去向,我就說我在家里來例假休息,反正我家那個墳墓一樣的地方,与任何人都是不搭界的。
  警方當然也很客气,大約是還沒有拿到證据,后來就被我混過去了。
  我們的這個姑媽,每次來上海,都是我們家的特號大事。全家人天天要上我這儿來看望她老人家的,我怎么可以不在呢。(我想說黎吻雪,世界上還有什么事,比得上你自己犯下的這事大呢?)
  等我离開那個派出所時,警察走近我,對我說,我們有可能隨時找你了解情況,你如果有線索,也請隨時向我們提供。
  我連連點著頭說,好,好,我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當時我心里只想离開這里早一秒好一秒……我也為我自己的行為深深吃惊。要問我當時心里的想法,便只是一片空白。
  ……記者,你問我為什么要將姑媽來的事看得如此之重?要曉得我的姑媽今年已九十多歲了。她每年飛這里兩次,她說這是最后一次了。老人家的事情,全家人全托付在我身上,我當然要服侍好,因為在小輩中,我算最能干的人了。
  說到“能干”,她又朝我凄然一笑,算是自嘲。
  我知道這案子歷經艱難的兩個月,才告偵破。在這兩個月中,她在哪里呢?她又做了些什么?于是我又問,黎吻雪,我知道你逍遙法外兩個月,這兩個月你又是怎么過來的呢?
  她閉了閉眼睛复又睜開,搖搖頭對我說,這真不是人過的日子……整日提心吊膽、惊恐不安,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我也算受夠了……有時內心里實在伯,我就到媽媽家去。
  在媽媽家里,當媽媽不在意的時候,我就定定地看著媽媽、借机會依著媽媽的身子……這時,我就覺得好像有种回歸感和安全感。我想著我這個人的身子就是從媽媽的身体里出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如果有可能,我真是想重新回到媽媽的身体里呵!我不要到這個世界上來……這种念頭真怪,活了四十年,我還是第一次有這种感覺,我也不知是為了什么。
  有次大約被媽媽發現,覺得我有點走神,她叫了我兩聲:雪雪,雪雪!
  我嚇了一跳。神思馬上從那個迷迷沌沌的世界中回來。
  可是,面對媽媽慈祥的臉,我又不知說什么好;于是,我就又回去,回到那個叫做家的墳墓一樣的地方。
  有時与姑媽說話,自知前言不對后語。反正姑媽年齡也大了,糊得過去。有時又莫名其妙打電話叫媽媽來,馬上來。但撥通了電話,媽媽說,雪雪雪雪你叫我做啥時,我話到嘴邊又縮了回去……
  上班時我克制自己,一點也不能流露出慌慌張張的情緒,我盡量殺滅那一夜的惡夢,只想我是化費了多少心血將她養大的,多少次幫她看作業本、簽字;給她燒好的吃、給她做裙子、領她出去吃點心,現在她不知怎樣沒有了,我也會流淚傷心……可是過了一會儿,我又知道是——自己把她弄死了,靈靈真是太無辜太“作孽”了,想想自己真是不要活在世界上了!想不出自己居然會這樣傷天害理去“坏”孩子,為什么不去“坏”賴波呢!小人是無辜的,甚至我可以老實講,除去我失去理智發瘋的那一刻,我真是從心里對她好的……不,記者,我再講這些屁話還有什么意思呢?!
  她大概看出了我心里的不屑和疑惑,停了一會儿說,我知道世界上不會有人相信我的話了,我落到這樣的地步,也只想說說而已。我不想減輕我的罪孽。她用手向后擼擼頭發,垂下頭不再言語。
  稍過一刻,她抬眼看看我又說,姑媽在我家時,常常与我叨到深夜。談她家里的事、她小時候的事、她從前的事、還有伯伯父親的事……這時,我會感到暖暖的親情,平平常常快快樂樂;我想人活在世界上為什么要自找這么多的气惱呢?我又為什么一定要找個男人過日子呢?
  ……可是,我忽然又會莫名其妙地恐懼起來……我体會到什么叫作——魂不附体了。姑媽自然不知我的內心。她哪里知道沙發上忽然會變出許多雙小靈靈一樣的黑洞洞的眼睛,盯著我;忽然又會伸出多少只小手臂朝我要東西……我鎮定自己,喝一口滾燙的濃茶,搖搖頭對自己說,沒事沒事,等老姑媽走了以后再說吧。
  我看著姑媽慈祥和藹滿是皺紋的臉,我怎么可以告訴她,就在這間房間的沙發上,我活活地殺死了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呢!老姑媽一輩子吃素念佛,如果被她知道了,她真會嚇得死去的!這真是我的罪過了呀!我不能說!無論如何,我要等到她老人家离去的一天再作打算。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我的心理負擔一天重似一天,真是惶惶不可終日。
  我在痛苦中彷徨,我在自首与保密之間徘徊,我到底該怎么辦!
  自首,我肯定會去自首的,但是什么時候去自首呢?眼下,我要服侍老人家,肯定不是時候……記者,你說得對,或許這也是我的一种托詞而已,也可以說是想回避。畢竟,這是需要一种异乎尋常的勇气的。
  最后我決定,還是等姑媽回去之后再去自首吧。
  于是就等姑媽動身的這一天。但是,在姑媽臨走前的一天,姑媽在街上忽然碰到一個美國來的老朋友。她們從年輕姑娘時就分手了,從此誰也不知道誰的下落。在她們的一生快要走到終點時,老天讓她們碰一下頭。于是,一切都已准備就緒的老姑媽,作出了一個令她自己也吃惊的決定,要我立即幫她改變歸程日期,去簽轉延期的飛机票。
  她決定在二十天之后再走。當時我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詛咒,一時樂得要命,一時又恨得要死。我惶惶,惶惶。反正我不知怎樣才好……想到這個事,我簡直不相信是自己干的,好像是一場惡夢一樣,可是夢怎么會是真的呢……
  我見黎吻雪在往日的回憶里重重复复、自言自語,就沒有去打斷她。一個人大凡到了這個份上,都會回憶自己一生中印象最強烈的事的。
  她說有時看到警車,就以為是來抓我的,走路的腳步也會“抖忽”起來;有時警車開過了,我就想我該否馬上追去,自己主動去找他們呢?
  記者,我對你說實話……我還抱著僥幸、抱著幻想呢。而且不知為什么,我的心中老是還想著賴波,一廂情愿地算計著,往后我和賴波及女儿,重新組成一個三人之家后,我們還是可以好好過日子的……因為賴波還是很愛我的女儿的,我和他的感情還是相當有基礎的……可是這些想法閃過,心里又是一片墨黑。眼前又是一片悲涼。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在出事的兩個星期后,賴波來找過我一次。在這之前我約過他,他說忙沒來。
  我說黎吻雪,他約你出來談了些啥?
  她說那一天傍晚,我与他兜了一大圈,晚飯都沒有吃。后來到了他的家坐了下來。不是他的新分配后裝修的三房一廳,而是他的娘家。不知為什么,到這個地方,我的心里很舒坦。往日的感覺又回到我身上。我當時心里在想,就是在這個地方后面的廚房間里,我們開始了整整十年的生死戀情。
  那天,我一見到他,就發覺他人瘦了好多,面色很憔悴,嘴唇還有點發紫。可能心髒又犯過病了……我真心地說你自己的身体當心點,事情也已經是這樣了,你再傷心也沒有用了,今后你還要過日子的。
  我說話的口气异常平靜。我自己也听不出破綻來。
  他從隨身帶的包里取出一只不袗的杯子,喝了口茶。我估計自出事后,這個家里,已經很久不住人了。我曉得平時他這里是常來的,這里离市中心近。
  在黎吻雪說著這些話時,我心里再次為女人悲哀,前一陣她對賴波的怨恨,這時已蕩然無存了。她的話語中透露著對賴波的殷殷關切和某种滿足,或許因為——賴波終于又約了她,某种痴心的期待及妄想瞬間又斑斕起來。(另外一個層面是,作為一個殘害孩子的凶手,在見到被害人家屬時的這种鎮靜,我這里不另化篇幅了,自有法律會追究。)
  黎吻雪說我們坐定之后,賴波就很溫和地看著我。
  這一瞬更使我想起以往的歲月,當時我的心情變得很好,想听听他自己對今后的打算。(還幻想著沉浸在痴情中的她,當時根本就不知道賴波約她,原來是警方的意思呢。)
  這個時候我很想對黎吻雪大喝一聲:你知道你犯下的罪孽嗎!一個冤死的靈魂還懸在那里呢,你竟還奢望有什么“打算”?但我動了動坐久了的身子,終于還是沒有作如此指責。對于已經囚在深牆尺方之地的她,我還是作些如實的記錄,這樣會顯得更有价值些。
  黎吻雪喝了一口早已冰涼的水看著我說,賴波講:
  我知心知肺的人吻雪啊,這個事我認為真正是一個大謎呀,我賴波這輩子沒有這樣的仇人,今朝,你倒幫我來分析分析看……
  黎吻雪說完這句話停了下來。
  我就講你們先前在外面兜了一大圈,還沒有涉及正題?
  她說是的,我曉得他心里是難過透了。前一陣,每當我想到他會難過得活不下去時,我就會感到痛快感到心里平衡了許多。可是一旦我們倆又面對面時,我就又覺得對不起他了。而且想如果是靈靈還在的話,我們不是又很幸福又很快樂了嗎?所以我沒有問,他也沒有說。大家涵養很好的樣子。
  黎吻雪的兩只手縮在披在身上的那件大國襖里。說話時,那大襖跟著一動一動的。
  她說這時,賴波很誠意地看著我等我說話。
  我避開他的目光,不知可否地歎一聲……
  接著,他的聲音變得更加溫柔起來,他說吻雪啊,我這一輩子中最最對不起的人是你;我欠的是你,虧的是你。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我都不欠,莫非——這件事……會是你?
  我說黎吻雪,你听賴波這一說,心中怕不怕?
  她說我心里一點也不怕,當時當刻浮在我心頭最大的一件事——還是我与他的事。他好聲好气待我,我就滿足得什么都好說了。
  我問你當時就承認了?
  黎吻雪抬臉望著我。好一陣后,朝我搖搖頭。
  我想,她到底還是沒有說穿。求生畢竟是一個人的本能吧,這自然包括黎吻雪在內。
  我問,黎吻雪那后來的事怎樣了,賴波怎么說?
  她講,他好像很体諒我的樣子說,如果這事是你干的,反正小人也沒有了,再講你也不是存心的……如果你今朝承認了,我也絕不會對任何人說……,這是老天對我的報應、對我的懲罰,你馬上去拿把刀來,把我也殺死算了……
  靜默了几分鐘。
  我對賴波說,照你這么推測下來,小人肯定是我殺的……我問你,你小人失蹤的當天,你為什么不尋到我的家里來?!你為什么不打只電話來与我分析分析,你為什么不把我作為你最親近的人來問問我?如果你當天就來問了,尋了,那么事情也就好交待了……現在你再來問我,我“那能”(怎么)曉得呢……記者,這時我心里在想,如果你賴波當夜尋不到人,尋到我這里來問,那么小人送醫院去救還是來得及的。但是那日,我對他還是矢口不說,更沒道出事情的真相。
  ……后來到了五月八日,也就是出事体整整兩個月的那一天早上六點半,我送女儿上學。剛剛到房門口,突然門外站著兩男一女的陌生人。
  我的心狂跳著,耳邊只響起一個聲音——辰光(時間)到了!辰光終于到了!
  我要求上一趟廁所并換一套衣服,他們很和气地同意了。但是那女的要我把廁所的門打開……
  我一到公安局里,几乎沒有一絲猶豫,就馬上一古腦儿將事情過程,和盤托了出來。我一邊哭、一邊講,真是奇怪,我猶如遇著親人般地,把我在這些年中受的委屈苦難、受的無處可說的壓抑,統統竹筒子倒豆一顆都不剩!
  几個小時下來,我說完了,就像立時三刻吐出了一口悶气,卸下了肩頭壓著的千斤重擔,精神負擔沒了,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輕松……那個時候隨便他們送我到哪儿去,我都情愿,哪怕馬上上刑場,我也感到一身輕松。只是我無法再承受這精神壓力了。我住在頂樓,搬來才半年,相互之間都不認識的,女儿住讀,父母也不大往來,而警察要我講三月八日的這一日的去向,我如果不說,破案也許再會要一些日子的,可是我頂不住了,心理承受已到了极限,我宁可不活,也不想再“屏”下去了。
  我說黎吻雪,任何再可怕的結局到了結局時,也就不再可怕了,是不是?
  她閉著眼睛沉著气,點了點頭。
  這時窗外有一陣風吹過。几根枯枝在監窗外搖了搖,西下的夕照漸次淡了下去。灰灰的監房里更是暗了下來。
  陪我采訪的女警官要去忙收工開飯的事了。我收起筆記本站了起來。
  黎吻雪也站了起來,帶銬的一雙手無力地垂在身前。
  我說黎吻雪,我還會再來的。我相信你還是有希望的,女儿等著你,你家里的親人也等著你。
  這時女警官問她,你揭發檢舉的材料寫好了嗎,她點點頭說在寫,他(賴波)有好多好多的經濟問題,我知道的。
  女警官說,那好,你定定心心寫,根据法律,如果檢舉有功,可以給你帶來希望。
  我在黎吻雪忐忑不安的神態中,還真希望她能揭發出什么重要的線索來,但愿這能給她帶來生的希望。

    我妹妹要面子,馬月也要面子,這就成全了這個男人。他先拆散了我
  妹妹的家庭不算,這十年來又要情人又要妻子,為了他隨時隨地可以尋歡
  作樂……

  1996年1月門日,夜七點五十分。
  接電話的是黎吻雪的姐姐黎親雪。
  知道我是《法制報》的記者時,忙不迭地說,是否為黎吻雪的事?電視台播出以后,知道檢察院法院都非常重視這個案子。我們全家都相信法律的公正判決。
  在黎親雪說及“公正判決”的聲音中,我還是听出了在希望渴望后面的那份悲涼与無奈。
  我問現在黎吻雪的女儿情況好嗎?
  她說正由媽媽陪著、帶著,還可以。
  我說賴波這人你一定很熟悉吧……
  她講當然。近十年來,我家所有人每年在媽媽家團聚時,他每次都到場的。最后一次就是出事前的那個小年夜。我晚上七點到媽媽家時,他已到了。他還舉杯和我碰酒,說干了馬上要赶飛机去北京催債,我妹妹在一旁郁郁寡歡。
  事實上賴波他是欺騙了我妹妹。我妹妹平時做事沉著有條理,話不多工作能力強。這十多年來,由原來的車間工人,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步上來做打字員,又做了資料文書。十年前賴波看中了我妹妹,或者說是我妹妹懂得了愛情后,就全身心地投入了他的怀抱……從此事情就沒有好過。
  我妹妹要面子,馬月也要面子,這就成全了這個賴波:他先拆散了我妹妹的家庭不算,這十年來又要情人又要妻子,為了他隨時隨地可以尋歡作樂,另外,又可以有個不化錢的保姆,他又想著法子謀著計策,讓妹妹住到他的家里去。
  妹妹在電視台記者采訪時說,她在這家庭里是特殊的成員。其實呢,我可怜的妹妹哪里曉得,她是賴波家里“倒貼的老保姆一只”(倒貼:意為自己掏錢;一只:意為一個)!他的小靈靈領養回來后,馬月并不是十分喜歡的,我認為這也正常,不去說它了;可我妹妹就忙了,洗澡、剪頭發、買鞋子、穿衣服等等,全是我妹妹的事了。
  如果他們兩夫妻不在家,加上我妹妹有事,這小人就被妹妹送過來由我娘帶,小人成了我妹妹的責任了!賴波的娘過世,也是由我妹妹去操辦,從給老人揩身穿壽衣到辦豆腐飯,都是我妹妹的份。這公平嗎?
  由我妹妹幫他在家撐著,賴波在外面就可以無后顧之憂,步步高升,錢包也鼓了起來。有次我就不客气地与他開玩笑說,你不要衣服名牌皮鞋名牌,以前穿的中山裝保暖鞋放放好,万一“跌”下來,舊衣服還好穿穿。
  我說黎親雪,你為什么會對他說這些話呢?難道你曉得后來的事?
  她說,不,我怎么知道后來發生的事?我只是看妹妹离婚這么多年等他,而他又遲遲不与馬月离婚,与我妹妹不清不白地混在一起,外面都風言風語很長日子了,妹妹又這么死心塌地跟他,我是憂呀,給他一點點意思听听。
  我說黎親雪,他現在倒真從高處跌下來了。
  她說記者,你真該將這件婚外戀的悲劇好好寫上一篇,現在社會上情人呀,第三者呀,搞得多少個好好的家庭,家破人亡!這种男人表面上道貌岸然,骨子里男盜女娼,真叫人恨透了!
  記者,話是這么說,可我妹妹已經慘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明顯沮喪起來。說妹妹去犯這种事,也實在讓我們吃惊,她与賴波之間這么深的恩恩怨怨,我們只是在法庭上才知道的。妹妹從來沒有向我們透露過一絲絲真相,否則我們全家怎么也要勸妹妹回頭走,再講她做了這种傷天害理的事,如果我們知道,說什么也要勸她去自首呀。
  小人出事的第二天,我到過妹妹家,听妹妹說賴波的小靈靈給人家“弄”掉了,我當時脫口而出:
  是你弄的?
  她矢口否認說,我怎么會去做這种事呢。說大約賴波在經濟上与人結怨,別人報复他的吧。記者你看,万万沒有想到結果真會是她!唉……
  我說黎親雪,你父母親現在的情況如何?這個打擊對老人來說真是太大了。
  她說還有啥好說的喲,父母親過去是干過公安的,曉得案情的性質,哭死撞死也沒有用。只可怜她自己的一個女儿,一出事就對我說,要去尋爸爸,說要爸爸去想辦法救媽媽出來……
  我听了,心不禁為之一酸,世間親情何价?
  我妹夫真大老實了,其實人不比賴波差的,長得又長又大神神气气的,我妹妹真是腦子出了什么問題,迷上了這么一個人!十年大好光陰,竟然暗地里全送給了這個男人賴波……
  去年7月20日。我妹妹案子開庭。按例,賴波肯定也要到庭的,但是,他竟然沒有來。說這一天要去法院,与馬月去辦离婚手續。但他們夫妻倆又作為被害人的家屬,寫給法庭一張條子,意思是對凶手要嚴懲不貸,血債要用血來還!
  我擱下電話,思緒起伏,立即打開采訪本,作如下記錄:

  黎吻雪是殺害無辜的一個殘忍的凶手。作為受害人的父母,提出這要求是完全合乎情理的,凶手應該受到法律的嚴懲;然而受害人的養父——賴波,作為曾經是凶手十年中的情夫(或者稱情人或者稱第三者或者稱姘夫,隨社會的寬容度接納。)問題就不僅僅是一句“血債要用血來還”,就可以一了百了的。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shuku.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