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三生


  湖南某,能記前生三世。一世為令尹,闈場入帘。有名士興于唐被黜落,憤懣而卒,至陰司執卷訟之。此狀一投,其同病死者以千万計,推興為首,聚散成群。某被攝去對質。閻王問曰:“爾既衡文,何得黜佳士而進凡庸?”某辨曰:“上有總裁,某不過奉行之耳。”閻羅即發一簽,往拘主司。勾至,閻羅即述某言。主司曰:“某不過總其大成;雖有佳章,而房官不荐,吾何由見之?”閻羅曰:“此不得相諉,其失一也,例合答。”方將施刑,興不滿志,戛然大號;兩墀諸鬼,万聲鳴和。閻羅問故,興抗言曰:“笞罪太輕,是必掘其雙睛,以為不識文字之報。”閻羅不肯,眾呼益厲。閻羅曰:“彼非不欲得佳文,特其所見鄙耳。”眾又請剖其心。閻羅不得已,使人褫去袍服,以白刃劙胸,兩人瀝血鳴嘶。眾始大快,皆曰:“吾輩抑郁泉下,未有能一伸此气者;今得興先生,怨气都消矣。”哄然而散。
  某受剖已,押投陝西為庶人子。年二十余,值土寇大作,陷入盜中。有兵巡道往平賊,俘擄其眾,某亦在中。心猶自揣非賊,冀可辯釋。及見堂上官亦年二十余,細視則興也。惊曰:“吾合休矣!”既而俘者盡釋,惟某后至,不容置辨,立斬之。某至陰司投狀訟興。閻羅不即拘,待其祿盡。
  遲之三十年興方至,面質之。興以草菅人命罰作畜。稽某所為,曾撻其父母,其罪維均。某恐后世再報,請為大畜。閻羅判為大犬,興為小犬。某生于順天府市肆中。一日臥街頭,适有客自南攜金毛犬來,大如狸。某視之,興也。心易其小,齕之。小犬咬其喉下,系綴如鈴。大犬擺扑嗥竄,市人解之不得。兩犬俱斃。
  并至陰司,互有爭論。閻羅曰:“冤冤相報,何時可已?今為若解之。”乃判興來世為某婿。某生慶云,二十八舉于鄉。生一女,嫻靜娟好,世族爭委禽焉;皆不許。過臨郡,值學使發落諸生,其第一卷李生;即興也。遂挽至旅舍优待之。問其家适無偶,遂訂姻好。人皆謂怜才,而不知其有夙因也。及完娶,相得甚歡。然婿恃才輒侮翁,盚j歲不一至其門。翁亦耐之。后婿中歲淹蹇,苦不得售,翁為百計營謀,始得連捷。從此和好如父子焉。
  异史氏曰:“一被黜而三世不解,怨毒之甚至此哉!閻羅之調停固善;然墀下千万眾,如此紛紛,毋亦天下之愛婿,皆冥中之悲鳴號動者耶?”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