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 敏士不敏靴中失火 勤政議政老相寵衰


  張廷玉跪在前面,龍龍鐘鐘磕著頭,顫聲說道:“皇上如此說,奴才們慚愧死了,無地自容……請暫息雷霆之怒,容奴才奏陳。皇上當日決策并無失誤,据奴才看,張廣泗或許生了畏敵保名的念頭。慶复功臣之后,其實是個書生,有虛驕心,無實戰之力。据朱綱所奏,天兵并不是敗了,是師老無功。戰不胜非士卒不勇,過在將軍。請皇上召回慶、張二人交部議罪,另選能將前往金川。莎羅奔不過倚仗金川地勢險峻,又有煙瘴之气、沼澤之地作屏障負隅延命而已。國家命一上將重振旗鼓,必能克敵傳捷的……”鄂爾泰卻道:“奴才看過慶复和張廣泗奏來的所有折子。莎羅奔雖在大金川行為不規,但并無反叛朝廷之心。几次上書請求招安。以奴才見識,如果他确實并無异心,招安也是可行之道。”
  “招安?”乾隆冷笑一聲,“因打不下來,所以招安——這是鄂爾泰說的話?朝廷兩度出師花的錢呢?還有朝廷的面子呢?”他三言兩語就打啞了鄂爾泰。鄂爾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雍正年間,他曾大力主張云貴改土歸流,激起苗變。后又力主鎮壓,弄得苗寨村村起火寨寨冒煙。官軍一敗再敗之后,他又主張招安,弄得朝野沸騰,幸而在雍正跟前圣眷未衰,僅落了個革職留任的處分。如今江山易主,代有新人涌現,他又老病纏身,怎敢再度膛這汪渾水?思量著,皇帝的話又不能不回,遂起身深深一躬,說道:“皇上責臣,臣心服口服。但奴才的意見不敢隱飾:這個仗已經反复打了几年,官軍以十倍之眾,耗數省之力,收效甚微。慶复是個文士材料儿,且不必說;那張廣泗平定苗疆打得干淨利落,似乎不是無能之輩,怎么就反复打不下來?可見大小金川一帶地理、气候有其特別之處。再打下去,不知又要耗多長時間,多少錢糧。即使平定了金川,朝廷也已吃了虧。奴才原在苗疆的戰事上有干罪戾,不敢輕易言和的,但這是真實想法,奴才不敢韜晦欺君。”
  乾隆听著沉吟不語,他忽然覺得有點气餒。金川只是四川一隅,派了大學士和最能打仗的上將,耗時閱年耗銀數百万卻打不下來,除了鄂爾泰所舉的理由,也真的難有別的解釋。但若以天朝之尊,屈心含垢地招安,這口气也真難咽。他紋絲不動地端坐著反复思量良久,垂下眼瞼透了一口气,又倔強地抬起了頭,卻仍然沒有說話。
  “皇上。”在難耐的沉默中,訥親一提袍角跪了下去,叩頭說道:“奴才以為罷戰言和連想都不能想!”也許他覺得自己太沖動。略一頓放低了聲音,“羅奔莎本是個地處一隅的豪強,官府制約不住。征討大金川的本意是要确保上下瞻對入藏道路的暢通。循著這個本意,一定要拿下這個地方儿!現在的情勢是我軍得天時,卻不信地利与人和。慶复為欽差大臣,對蕩平金川毫無信心;張廣泗雖能打仗,卻屈居慶复之下,他本驕縱自大,目中無人,自然不肯努力。看來這是個將帥不和的局面!奴才今日請纓,愿意身臨前敵,求主子撤回慶張二人,專任奴才,以一年為期,若不能蕩平金川,即以軍法治奴才妄言之罪。”他說得臉色漲紅,伏地叩頭有聲。
  傅琣b旁几次躍躍欲試想說話,卻被訥親搶了先,反倒平靜下來,想起岳鐘鹿介紹的金川情勢,更覺訥親此舉冒失。正思量自己該如何說話,對面張廷玉在椅中欠身說道:“奴才以為罷兵言和是沒有道理的。慶复是皇上心腹大臣,打瞻對謊報班滾已死,他就有罪。這次去是戴罪立功,卻毫無建樹。他寫折子說張廣泗不听調度,張廣泗又說他調度乖方畏敵如虎,孰是孰非不去說它,將相不和怎么打仗?奴才以為應該調回慶复,留張廣泗一人專權,限期掃平金川,似乎妥當些。”鄂爾泰本來已拿定主意不再發言,此刻忍不住,又道:“張廣泗自苗疆一戰過后,驕縱跋扈,以名將自居,其實以后,他沒有再打什么好仗。審視山西黑查山一役,若不是傅硭鬋_果敢,五千軍馬要全軍覆沒在惡虎灘!看來,他還是不及我們滿洲漢子。奴才以為既然要打,還是要有必胜之策。臣愿舉荐博甯停N軍前往代替!”
  傅琱艅蝓衝辿p鼎沸之水,血一下子奔涌上來,脖子漲得通紅——他做夢也想不到鄂爾泰會對自己如此知音,也想不到會在乾隆面前舉荐自己為將!但他這几年在外在內辦差极多,閱歷与日俱增,鄂爾泰此舉倒引起他的警惕心,略一想已是明白:鄂爾泰已知金川難打,要扔一個紅炭圓儿給自己!但這紅炭圓也确實誘人,他也确實想吞……傅琣麂銴艅蝴傅剉F轤似的,一時不知說什么好,咬著下嘴唇只是微笑。
  “傅琚A”乾隆此刻心气已平,轉臉問道:“西林相舉荐你,你敢不敢去呀?”
  “奴才有何不敢?”傅琩I著地撩袍跪下,亢聲說道:“奴才久已有志于此。佐明主為良臣,出將入相,哪個不愿如此?不過,奴才自經黑查山一役,再觀慶复、張廣泗用兵,已經知道為將之難。慎思而勇決,疑定而志堅,知己而知彼,不躁不驕不移,是奴才這次出兵的宗旨,敬請皇上下旨!”
  乾隆看看傅琚A又看看訥親,滿意地點頭笑道:“很好。都愿意替朕分憂,這就好!不過,現在你們都不能去。一來政務上頭的事還要偏勞你們二位,二來朕還要再看看慶、張兩個。他們兩個對上下瞻對和金川軍事責任重大。若要治罪就不是革職流徙了事的,就是朕要包容,也要天下人看得過。朕心里現在對他們又恨又無可奈何,再給他們個机會,仍是瀆職辜恩,朕也仁至義盡了,他們自己也沒話可說了。”他說的語气很輕淡,但几個大臣听著卻心里發顫。這是最后一個“机會”,等于明示軍机處,他是絕不姑息這兩個人的了。正胡思亂想,乾隆又對紀昀說道:“你侍候筆墨。朕口述,你潤色,用廷寄諭旨發給慶复和張廣泗,批复他們四月初三的折子。”
  “是!”紀昀一直跪在一邊聆听這次御前會議,一邊仔細琢磨著每個人的話,揣測著他們每個人不同的心境,听乾隆叫他,忙收神答應一聲。王仁、王義兩個太監捧過文房四寶,又搬來一張矮案,他跪著援筆在手,听乾隆徐徐說道:“寫給他們——四月初三折子已經拜讀了,此种陳詞濫調听得多了,人要害病的!前后興兵數年,勞師糜餉,耗國家百万帑金,攻那么几個破堡子,燒几間農舍,也都寫折子來報捷,還要扯上高琚C高琤嶀F軍餉,自有應得之罪,他或許還能給朕找回來!你們的罪又該如何議處?朕還要在西疆与策凌阿拉布坦較量,雖未必指望他二位‘名臣名將’,也要他們作個樣子。打胜了,朕自然不吝厚祿高爵,打敗了,朝廷也是有規矩的!朕于他們解衣衣之,推食食之,他們能忍心令朕顏面掃地?不但國法不能保其身家性命,即國法有容,他們又有什么面目立于世間?”他說著,紀昀濡筆疾書。寫完,將一張墨汁淋漓的宣紙捧起,略吹了吹,雙手捧著由高大庸接過呈上。乾隆看看,覺得行文客气了點,但他方才就是這种語气,遂點了點頭,提起朱筆在后邊加了一句“慎之慎之,朕再与爾等六月光陰,過此不能再待矣!”將旨稿交給高大庸,道:“立刻交軍机處謄清,六百里加緊送四川行營,各省巡撫、總督、六部九卿人手一份存照!”
  “是!”
  大約坐得太久,乾隆挪動了一下身子,又轉臉對張廷玉和鄂爾泰笑道:“今儿勞你們神了。本不想惊動你們的。有許多大事都要商量,你們怕是累了。”說著便吩咐人給兩個老宰相進參湯。二人正遜謝間,忽然御座下侍候的几個太監面面相覷,像是有點心神不定似地張望環顧,乾隆臉一沉,說道:“作什么怪相?”高大庸忙道:“回主子,有股子焦糊味儿,像是什么東西燒著了似的。”乾隆正要喝斥,話未出口便頓住了——他也嗅到了,似乎誰在燒一塊破布,還夾著一股說不清的臭味儿。一個小太監眼尖,指著紀昀叫道:“皇上,紀昀身上冒煙儿!”乾隆看時,果然一縷青煙從紀昀袍下冒出來,忙問道:“你怎么了?”
  “回主子!”紀昀早已覺得不對,右靴子此刻已經燃了起來,炙得滿眼是淚,只不敢失禮,慌慌張張叩頭道:“興許是奴才靴子走了水!”說著一撂袍子,一股濃濃的煙霧,立即騰騰而起,他立即想起其中的原由,忙叩頭解釋道:“進來見駕前在軍机處抽煙……”乾隆見他疼得語不成聲,不待他說完,大笑著揮手,“別說了,赶緊出去收拾——給他拿雙新靴子,打盆水!也不知多長時間沒有洗腳,臭得滿殿都是!”紀昀巴不得這一聲,爬起身快步趨出,一屁股坐在丹墀石階上,緊忙脫靴子。太監宮女侍立在外頭,眼見他將冒著煙的臭襪子爛靴墊儿亂拽胡扔,無人不掩鼻偷笑。原來他在軍机處抽煙,見傅琩咧荂A忙熄火將大銅煙鍋子塞進靴頁子里。他只是個軍机章京,想著一會儿就退出來,誰知今日叫他陪著議事,煙鍋子里的余火慢慢燃了起來,鬧了這么一出笑話。
  但這樣一來,拘謹死板的奏對格局變得松緩活泛了。乾隆听紀昀說了原由,格格笑個不停,又問:“沒有燒著吧?炙傷是很疼的。”紀昀疼得倒抽冷气,卻笑道:“不妨事。不誤給主子當差。”乾隆這時才想起對朱綱道:“這會議与你無干,你可以跪安了。你這次調京,沒有人告狀,不要疑這個疑那個,是朕的裁度。原來云南鬧水患,你修治洱海還是有功勞的。從前你整治過楊名時,朕原是要流放你去黑龍江的。還是楊名時替你說話,說你懂錢糧、會治水。洱海能治好,就是給云南人辦一件大好事。現在名時已經謝世,想起他的話,朕不忍再加罪給你,你改任戶部尚書,其實這是重用。生出怨气來,對不住朕,也對不住死了的名時——你好生想想——你哭什么?敢是不服么?”
  “回万歲……”朱綱滿臉挂淚,早已离座伏地,連連叩頭道,“奴才是心里感愧……楊名時是君子,奴才是個小人……”乾隆頓了一下,歎道:“君子与小人,其實只一念之差。執性修德者即為君子,貪利亂性者就是小人。生而為圣賢的能有几人呢?你曉得這一層,已經接近君子了。俞鴻圖激于義憤、循之天良,在朝會上直言力抗諸王,彼時他是大丈夫,真君子。此乃朕親眼所見。后來出外任,愛錢了,就變成小人,終于自罹殺身之禍。郭繡在山東貪賄不法,經圣祖開啟良知,清水洗地,斷指告天,終于成一代名臣,卻又是一類模范,思量思量其中道理吧!”
  朱綱行禮蹭蹭退了出去。乾隆正想說話,見傅琝b著臉木偶似地痴坐,便問:“你在想什么?”
  “奴才在想主子方才的話……”傅琣ㄕ^复道:“方才奴才去劉統勳府,家里擺設、佣人,比不上鄉里一個殷實人家。奴才自己似乎太奢侈了——別將來也變成個小人,豈不荒唐?”
  眾人听了,都是臉上一笑即收。訥親自問節儉清廉,心地坦然。看自鳴鐘時,已過午初,還有許多正經事沒有說,身子一躬正要說話,乾隆指著杌子道:“你們也都坐下說話吧!”他自己卻起身下座,在殿中徐徐踱步疏散筋骨。擺著手道:“談公務吧!”
  “是!”訥親正襟危坐,打開記事折儿,說了几處外任州府官調轉的事,又講云南邊隅有几個縣,多年沒有主官赴任,縣里只有一兩個老衙役主持政務,法政、民政弄得一塌糊涂。接著又談前年鬧災府縣,去年丰收,今年又是大熟,恢复征賦外,軍机處還想把去年免征的錢糧收回四成,以補軍用,充盈藩庫。還要說盧焯的案子,乾隆卻擺了擺手,說道:“今日不議案件。盧焯的事不關民政。”傅琱磻韋陌滿A說道:“主子,這事關乎民政的一一他摘了頂子,在百姓里還是威望很高。老百姓有口謠‘云南有個楊青天,我們福建有盧焯,如今貪官遍地跑,偏將盧焯下大牢。不信抄盡文武僚,看是誰家積財少?”審盧焯時,一万四千老百姓圍住臬司衙門。砍倒了纛旗,砸爛了堂鼓,福州城商人罷市,鐵工叫歇1。城門領帶兵彈壓,兵士們都是本地人,站著看熱鬧。最后還是放出盧焯本人出來相勸,人們才都退了。從福建過來的人說,當地縉紳正商議叩閽告狀,用万民傘護送盧焯押解進京。處置不當,要激起民變的。”
  乾隆听見“民變”二字,停住了腳步,皺眉想了想,問道:“衡臣,盧焯是你的門生,此人到底操守如何?”張廷玉輕咳一聲,說道:“奴才与盧某并無深交,但此人干練,辦事勤勞肯吃苦因此甚得人心民望。他這次貪案發作,倒不在旁證多,是他自造了證据,反而證死了他。他收了楊景震轉來的五万銀票,嘉湖道查訪到楊景震受賄劣跡,已經有密奏呈了總督德沛,盧某怕案發牽連自己,用八百里加緊提本參劾楊某。這是官場上慣用的老手段。不足為奇。此一舉足證劉吳龍沒有誣攀盧焯。誠如今日万歲訓誨,君子小人之間僅一念之差。盧焯從前雖好,這次自蹈法网,也無可奈何。”乾隆仰著臉看著殿頂的藻井,許久長歎一聲:他其實十分喜愛盧焯。他也不相信那個滿手老茧,在河工上被晒得又黑又瘦的盧焯,怎么一下子變成了收受銀兩、貪墨不法的盧焯。深有感触地緩緩說道:“真不可思議!盧嬸、鄂善、庄友恭,朕是想讓他們在水利上給朕辦些事的。黃河、淮河、潛運、太湖淤塞……有多少事啊!朕怎么就物色不來陳潢、靳輔那樣有操守的能員干吏?”
  “万歲!”訥親沉思著說道,“鄂善、庄友恭還是好的嘛。就是盧焯,案子也并沒有了結。奴才還有些想頭;抄盧焯的家時只抄出四百多兩銀子,五万銀子原封也沒動,他又有折子彈劾楊某。如果盧焯愛錢,他原在尖山壩河工上,每日過手銀子上万兩,要撈個二三十万豈不便當?”傅琱]在沉思,說道:“据我看來,盧焯貪賄還是有的。他得民心,是他還肯辦些實事。如今官場上,無官不貪,無事不行賄,只是有些人手段高明,我們捉不到證据而已,那些受賄官儿
  1叫歇:在現代,即罷工。肥了,還一點實事不給老百姓辦。這樣比起來,盧焯還算好的。不然,哪有那么多民眾起來替姓盧的叫屈?”
  這又是一番道理。殿中君臣听得個個發怔。乾隆突然大笑,說道:“傅老六真獨出心裁!吏治剛剛經過雍正爺整頓,到朕手几年,就糟到這份儿上了?朕不信!——今儿不議這事。鎖拿盧焯進京,朕親自問他!”說完,他立即又對自己的自信生了疑,臉上似悲似喜地沉吟一會,慢悠悠地踱著步子回到御座上,說道:“朝廷原說受災的府縣蠲免錢糧,決不要再收什么三成四成的了,仍舊免了。繳足今年的就成了。糧食多了,米麥价錢太低,會谷賤傷農,讓從戶部撥出銀子來買,可以平穩糧价。還有多的,可以建義倉,幫窮人存糧備荒。真到荒年,又可省下賑濟銀子——這是李衛在江南行之有效的辦法,要推到各省。這一條軍机處詳議一下,寫出明發詔諭頒行天下。糧食多時不要打窮百姓的主意,你讓他有點積余,可置田,置農具,算到底這個帳朝廷算不虧。至于云南邊遠的几個縣派不下去主官,那是因為那些地方荒僻,知照云南巡撫,凡派往這些縣治的官員,養廉銀子加厚一倍。曉之以義,動之以利,總有人去的。”
  “主子,”訥親一本正經的臉上綻出笑容,“這些縣治并不是沒有主官,康熙爺手里給他們加俸一倍,雍正爺又加一倍,拿了養廉銀到任上走一道,回省城當寓公,等著再選。已經成了規矩了!”乾隆听了不禁勃然變色,想想又覺無可奈何,冷笑一聲道:“朕竟不知你們干什么吃的!貴州、四川也有這么几個縣,居然不設流官!拿著四倍的俸祿在省城吃喝嫖賭,花天酒地地玩儿……傳旨給這几個省,圣旨到日,這些官員仍然滯留在省的,一律革職拿問!就地在本省教諭、訓導。委派官員去這些冷僻衙門,跟他們講明兩年一換,回來調轉优缺!”鄂爾泰在旁咳嗽一聲,說道:“從前就是這樣做的,給多少錢也不及他的命要緊,總歸不肯去就是了。我在云、貴几次和他們面談,他們也老實不客气地跟我講,那地方連流放犯人都不去,我們好歹也是朝廷命官,白白送命去么?也确有他們的難處,外地人去了水土不服,沾染時气,受毒瘴之害的十有五六,僥幸任滿回來的,有不少終身病殘。但這些地方長期以來有官無守,為害不小,緬王就是看准了這一層,几次侵入境內。幸虧邊境一帶瘴霧不多,駐軍又是當地人。要不然,比西藏還要棘手呢!”
  乾隆抿著嘴唇想了想,問道:“要不要在土著人中就地選拔?沒有政府時日久了不得了。”傅盚D:“這一層奴才想過,如用土著人,時日久了,就會變成土司,等于給后世人添麻煩,似乎也不甚妥當。”
  “主上。”張廷玉許多日子沒有像這樣久坐議事了,直了直變得佝僂的腰,咳嗽著說道,“這是几代几朝都想不出好辦法的事,能否從容一點,著六部九卿的官員們著意思量,各上條陳,集思廣益,豈不更好?”
  乾隆迅速瞟了一眼張廷玉,心頭掠過一絲不快,不知怎的,几個月來,他不像從前那樣對張廷玉一片親情,總覺得張廷玉的病不至于就沉重得不能理事,有點倚老賣老似的。此刻看來那滿臉的倦容也似乎是做出來的。因此,越發生出一份厭憎。他不冷不熱地笑道:“這不是正在集思廣益的么?朕詢問你們,正為心中有數,焉有不征詢六部意見之理?”張廷玉作了一輩子宰相,什么話音听不出來?身子一顫,立刻意識到自己說走了嘴,忙打起精神躬身一揖,說道:“奴才昏聵了,求主子恕過!”乾隆見他緊張,倒覺不過意的,笑著擺手道:“老相國,朕也沒說什么嘛。因為朕近日就要出巡,大事要有個眉目,你們在北京辦事,見人也有個遵循。沒有別的意思。”
  話雖如此,有此小小不快,眾人都沒了談興。良久,鄂爾泰才道:“天气已經見熱。主子平常又喜涼畏熱,奴才以為過了秋分,主子再出去為宜。”
  “朕原打算四月初就成行的,只是皇后病著,不忍遠离。”乾隆舒緩地說道,“原打算慶复他們打下金川,朕南巡江南,誰知他們就是打不下來!老百姓的事單听官員說不行。照他們說的,人人吃飽,個個穿暖,居有室,出有車,都活在天堂里頭似的!下去看看有好處,一是知道了民情實況,二來也知道這些只曉得摟錢的手們怎么糊弄朝廷。天熱之后朕要帶皇后去承德避暑山庄,秋天還要去木蘭狩獵,會蒙古諸王,該辦的事不能再向后推了。如果有事就不能出去,朕只好永遠坐在這椅子上听政了。”說罷叫過卜智卜信兩個太監,命他們在天街給張廷玉鄂爾泰備轎,笑道:“說是賜你們紫禁城騎馬,但你們謙遜著不敢真騎。老天拔地的,也上不了鞍了,今儿給個特典,用轎送你們出去。”
  張廷玉顫巍巍站起來,說道:“奴才真的是老不中用了。十年前,世宗爺在暢春園駐駕,天天不到四更就起來,騎馬走几十里,赶去請安辦事。如今說不成,似乎一夜之間就不成了。奴才現在四五天才能進來請一次安,心里很過意不去。”
  “你們都是出力几十年的人了,朕還和你們計較這些?”乾隆笑著用手挽著張廷玉徐步出殿,看著鄂爾泰說道:“誰都有老的時候嘛!要能著,就多走動走動,疏散一下筋骨;要是掙扎不動,叫儿子進來代你們請安,朕也能及時知道你們身子骨儿結實不結實。”一直攙到殿外滴水檐下,又握著鄂爾泰的手,道了几句寒溫,目送太監們攙扶著他們出去。良久,卻無端又歎息一聲。傅痤奶T人這才跪安。乾隆一邊抬手叫起,一邊笑道:“紀曉嵐,今日殿前當眾腳下失火,可謂文壇一大奇聞。——炙燒得傷了沒有?”紀昀笑著回道:“奴才三跳兩跳就出了殿,現在想著真不可思議!腳踝的皮膚被灼焦了一些,太監給了些薄荷油涂了,要緊是絕不要緊的,恐怕要當兩天鐵拐李呢……”說得眾人都笑了起來。訥親又道:“奴才進來時分,已安排內務府把秀女們帶進來,都跪在御花園月台邊等著皇上挑選呢——奴才沒想著議事議到這會子才散。皇上是現在去,還是用過膳再去?”乾隆道:“這會子就去吧!卜仁去稟老佛爺一聲,請她老人家過目,先選——傅琠M紀昀忙你們的去,有訥親陪著就成!”
  傅琠M紀昀辭了出去。乾隆看看那日頭,光芒刺目,一陣陣風扑上來,熱烘烘的,當即除掉台冠,脫掉瑞罩和金龍褂解去腰間琊琺繡帶,換了一條明黃軟緞帶子。頃刻之間,變成了一個飄逸瀟洒的公子哥儿——將辮子向腦后一甩,說道:“走吧!”
  于是君臣二人一同出來,沿永巷向北徐徐散步。此時正是當午,永巷里連一點避日的地方也沒有,二人被晒得發熱流汗,但永巷的風不小,汗隨出隨干,并不覺得气悶。訥親跟隨在乾隆身側,說道:“天已經熱了。這風在宮里穿堂過廈,還算是涼的。主子,您不耐熱,我們都知道。私下議過几次,還是想請主子暫緩出行。”說罷一歎。
  這是真心誠意的勸阻,言語中充滿溫馨和体貼,乾隆心里一陣感動。也歎息一聲,說道:“你們的心朕是知道的,必定想著,世宗爺足不出北京一步,天下不是也治得很好的吧?殊不知朕和先帝有所不同。先帝即位時已經年近天命,朕還年輕——他年輕時常年都在外邊辦差,熟知民情。這是一條不能比。再就是世宗朝鬧家務,今儿要八王議政,明儿又有人稱兵亂宮,不出去是不得已儿,朕手里這种事稀少。朕的性子和圣祖爺仿佛,愛動不愛靜——你看朕盤膝一坐就是兩個時辰,那是‘功夫’,父母訓誨,師傅教導出來的,不是朕的本性。出去見見外頭民風民俗,宦場吏情,又可飽覽山河湖川,于朕适性養身大有補益。所以朕決意要出去巡視一下。圣祖爺六次南巡,只要天增朕年,朕至少也要出巡三次、四次吧?”他看了看天,又道:“這天气不算什么,收了麥,還有几場雨,一時也熱不到哪里去。朕還想帶你一道去呢,你要怕熱,就留在京里。”訥親沒想到就地被將了一軍,不禁一怔,忙道:“皇上這話奴才如何承受得起?奴才自投身為吏,受兩世不次之恩,自皇上在東宮時已經心許為家臣。死尚且不懼,何況其熱?”
  “這是張飛的話。他不怕冷,你不怕熱。真有意思。”乾隆一笑,一邊娓娓而言:“你和傅琱]是一冷一熱。傅甯O熱性人,你面儿上冷,忠君這一條朕深信不疑。他到這一步,一是國舅;二是也真有能耐有忠心,你呢,也憑兩條,一是朕在東宮就信任;二是辦事認真,不怕瑣碎,廉洁自律,從不苟取一物。從熙雍兩朝至今,朕仔細看了,無論大小臣工,滿洲人節操上還是胜了漢人一籌。”
  他這樣一說,訥親立刻想到方才金殿晤對。乾隆話語中待張廷玉已見冷淡。他与張廷玉情誼平淡,但對張廷玉兢兢業業侍候三代主子,累得燈干油盡,是十分敬佩的。如今老了,乾隆帶出嫌棄之意,又說到“操守”上,也真叫人心涼。未免有點免死狐悲、物傷其類的感歎。他不能不替張廷玉說句公道話。囁嚅了一陣,訥親方道:“漢人有些積習确是令人可厭,像張廷玉這樣的真沒几個。我和傅痟縐p地議過,前代的熊賜履,高士奇和張廷玉比,才學、聲望都比張廷玉高,卻都吃了能善始不能慎終的虧,我和傅痝ㄓㄛO懶人,退回去几年,兩個人不及他一個人做得多。他就是認一條理:埋頭做事!現在不成了,人老了百哀齊至,人老還會變小的,想事做事不比從前,想身后的事比想眼前的事多了……”
  “你不要瞎想亂疑。”乾隆噴地一笑。“朕是因為事情多,忙不過來,心里著急。心里恨不得再有個新張廷玉出來呢!”
  “紀昀如何?”
  “紀昀,”乾隆沉吟著說道:“是個文學之士。宰相要气有气量、耐煩,能籠絡各方人才,懂經濟之道,通用人之理,紀昀似乎夠不上。他性情詼諧活泛,缺少宰相器量。”
  訥親不再言聲,只低頭想心思跟著走路。乾隆見他沉默,微微側頭問道:“你在想什么?”
  “奴才在想……”訥親抬起血色不足的臉,微笑道:“要是能永遠就這么跟著主子走路說話,該有多好!記得有一日主子在雍和宮東書房,奴才從淮安回來,主子問,‘那里水災怎么樣?奴才說:‘怀山襄陵。’又問:‘老百姓呢?’奴才說:‘如喪考妣。’主子大罵奴才是個木頭人儿,毫無意思。上次和紀昀談天,他也說:‘人無風趣官多貴,案有琴書家必貧。’文章憎命,那是半點不假。上回傅睋棡﹛A曹寅的孫子在寫一部叫做《紅樓夢》的稗官小說,寫得极好,家卻窮得無隔宿之糧。我說那是他的命,還惹得傅琱ㄟ矽部C”
  乾隆听見《紅樓夢》三字,想起怡親王弘曉也曾提起過這部書,遂說道:“稗官野史不入大乘之道。但真寫得出色,也与世風人心大有關聯。几時尋一部抄本來給朕看……”正說著,他突然止住了,因為他看見了棠儿,正在御花園門口和內務府堂官趙明義說話。遂招著手儿道:“棠儿,怎么今儿有這么好的興致,要游御花園?”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