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一 敲山震虎捉拿逃犯 化整為零匿跡江湖


  棠儿正在和內務府內監司堂官魏華理論。她是送睞妮子進宮選秀的,卻被魏華擋在御花園外。本來,這魏華是庄親王家的包衣奴才。睞妮子母女在魏家飽受欺凌十几年,若一旦進宮發跡了,后果不堪設想。因此魏清泰太太專門跑到允祿府見庄親王福晉,說黃氏在府時許多不是,又說她們被攆出去這些年,過的是神女生涯,“如今不知怎的巴結了六爺,要送他們入宮。小狐媚子要真帶個肚子,万歲爺會落個什么好名聲呢?”如此這般說了許多女人見識,惹得庄親王福晉心里光火,吩咐內務府“秀女已經足額。無論是誰,一概不再選進”。因此,魏華在這里擋住了棠儿,口气雖然和藹,門卻封得死死的:“六奶奶明鑒,皇家事事都有制度。實在是足額了,奴才做不得主。庄王爺說,皇上有旨意,今年選秀是不得已儿,宁可名額不足,斷不可再增。奴才這是奉王命辦差,奶奶只要和十六王爺說好,奴才再沒說的……”但無論他怎樣客气,棠儿當眾被頂回來,面子上仍挂不住,在一群侍衛太監面前尷尬得滿面通紅。見乾隆過來,心里既是喜出望外,又有無名的悲哀,竟然淚水瀅瀅,不無幽怨地睨了一眼乾隆,伏地低聲道:“臣妾恭見主子!”訥親曾听說過棠儿和乾隆的風言風語,見此情態,忙道:“奴才先進去料理料理!”說完便抽身溜進園子里。
  “唔,”乾隆听了棠儿陳說,掃一眼跪在棠儿身后的睞妮子,問魏華道:“你叫魏華?魏清泰的儿子?”
  “是。”魏華連連碰頭道。
  “今年秀女名額多少?”
  “回主子,二百四十名。”
  “都自愿?”
  “是!”魏華又叩頭,“都自愿!誰不愿親近龍澤,侍候主子呢?”
  “朕要查出有不自愿的呢?”
  乾隆噴地一笑,說道:“你這殺才,忒把朕看得世事不通!這些秀女都是旗下簪纓之族的嬌姑娘,哪個在家不是養尊處优?不是規矩管著,誰肯把女儿送宮里當使喚丫頭?前天朕去老佛爺那儿請安,有几個命婦還正求老佛爺免征她們的獨生女儿呢!”他還想訓斥,見魏華嚇得面如土色,遂安慰道:“不過你說的‘都自愿’,也是應說的話。所以朕不罪你。送這孩子進去!待選后确是家中离不開的,減退出去一名就是。”魏華喏喏連聲,擦著滿頭大汗磕頭起去。
  棠儿自覺臉面掙足,滿意地抿嘴儿一笑,抬眼正和乾隆四目相對,羞得又低下了頭。乾隆見她要辭,心里不無依戀,像忽然想起什么事,說道:“棠儿,跟朕來,朕問你几件事!”棠儿下意識地左右顧盼一下,跟著乾隆進了園子,在一株老檜樹蔭下站定,嬌嗔道:“這么多人,皇上又不怕閒話了!什么事儿呢?”
  “怕什么?人多才光明正大呢!有人問,就說朕問你給娘娘許的什么愿,要還不起,從內廷里賞出來。”棠儿一想,這的确是擺得上桌面的事,紅著臉要啐,又止住了,提著袍角跪下。
  兩個人自傅痗i軍机處,再也沒有單獨相處過。此刻天青云淡,老樹婆娑,一對分手的戀人一立一跪、脈脈含情,心中都有千言万語,卻一時不知從何說起。良久,乾隆才道:“你气色還好。”
  “這是托皇上的福气。”
  “康儿呢?身子骨儿結實?”
  “結實!”說起福康安,棠儿眼中閃著喜悅的光,又怕別人看出來,抑制著興奮的心情,卻止不住絮絮叨叨說起來:“皇上賞的長命金鎖,娘娘賞的鐲子都戴上了!兩只小手又白又綿,小胳膊儿像藕節儿似的。兩只小眼睛黑豆似的,虎靈靈的。愛煞個人!已經在觀音菩薩跟前記了名儿,我還請西藏密宗活佛給孩子推了格儿,也是位极人臣的大造化命。我怕他出痘儿,听人說蒙古人能點痘儿,一橫心就點了,孩子發熱整整七天,我嚇得抱著一步不离,心想:他要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她眼中閃著驕傲的光:“我抱著他到觀音廟里受記,旁邊的閒人看了他,說他是個小哪吒,還有人說是菩薩跟前的金童!上回高畬a媳婦見了,相了相,說跟——”她突然意識到說失了口——高琱狺H說福康安長得像皇上——這怎么能說出來呢。
  乾隆卻不甚在意,見訥親在遠處張望,歎了一口气,說道:“你好,孩子好,朕就放心了。去吧……缺什么,叫傅皒糪蚖“a……”
  “是。”棠儿用极低的聲音,向乾隆福了一福,“皇上也要多保重……”這時,便听遠處高大庸扯著嗓門吆呼:“老佛爺駕到!”棠儿只得匆匆辭了出去。
  劉統勳出京七天就到了邯鄲府。正是五月端陽的前一日,邯鄲城里戶戶門前挂長青之艾,家家貯留春之水,虎符香袋蘭馥香麝,都忙著包粽子,灌雄黃酒,一群群光屁股小孩在釜陽河岸采青茶、耨車前草,跳進清流里打扑騰,呈現出一派太平祥和的景象。劉統勳騎快騾赶路,饒是身健体壯,畢竟已年過四旬了,連日來沒明沒夜地赶道儿,顛得四肢百骸都像要零碎了似的,兩股間都磨掉了油皮,火辣辣地痛。在驛館里歇了一個時辰,勉強起來吃了一碗粥,便立刻命黃滾:“今晚要見高琚A去邯鄲府知會一聲,叫他們一齊過來,立刻舖開人馬大搜查!”黃滾雖然年過七十,一輩子打熬出來的筋骨,一點也不覺著倦累,笑著回道:“標下跟了半輩子官,沒有見過大人這樣辦事的——昨儿滾單過來,米知府還吃了一惊,說北京离這里足有一千三百里,怎么也得走十天半個月,這么快就來了。小儿跟著高大人,這會子不知從馬頭赶回來了沒有!”
  “馬頭?”劉統勳臉色一沉,他不明白高甯陘陘\還死守著馬頭,其實連“守株待兔”也算不上,想發作几句,又咽了回去,默然不語。他隨身帶有一個小奚奴,叫小興儿,專門為他侍候書房,卻是十分伶俐,好奇,愛新鮮。來到邯鄲,便四處亂竄。他跑進來傻乎乎說道:“阿爺!人家說叢台落日好看。真的那么好看,您瞧瞧!”劉統勳不言聲,搖著芭蕉扇隔窗看時,果然真個好景致。只見几處重樓高矗在晚霞中,翹翅飛檐掩映著一叢叢濃綠的垂柳,剪影似的在危樓堞雉間搖曳,夕陽好像不甘心自己的沉淪,隱在地平線后,用自己的余暉,將一層層海浪樣的云塊映得殷紅,將大地、房屋、叢台照得像鍍了一層赤金。飛歸的倦鳥,翩翩起落的昏鴉,鳴噪著在暗紅的霞光中盤旋,給這暮色平添了几分令人悵惘的情調。劉統勳看得出神,黝黑透紅的臉上竟挂出一絲笑容。
  “卑職米孝祖給大人請安!”
  身邊一個人輕輕說道。劉統勳怔了一下,這才意識到邯鄲知府來了,轉過臉打量米孝祖。只見他穿著八蟒五爪袍子,外頭套著的白鷴補服浸濕了几道汗漬,官帽檐下滿頭是汗,濃眉下一雙淤泡眼,唇上留著一道“一”字形的髭須,倒也顯得精干利落。他正給自己打千儿遞手本。劉統勳笑了一下,虛抬抬手道:“老兄手本不用遞了,我久仰你大名了。怎么這些糟心事都赶上你了呢?”說著便命入座上茶。
  米孝祖歎了一聲。劉統勳說的不為無因。乾隆二年他在陝州縣令任上,視察監獄時被囚犯扣作人質。這本是前任官失察的責任,他卻因此得了個“奉職粗疏”的考語,停俸一年。好容易在京里省里營運,到米脂縣又當知縣。因調劑軍糧有功,升任邯鄲知府,卻又遇上境內出這樣的盜案。即便破了案,也要落個失察的罪名。劉統勳如是說,他只好自認倒霉,在椅上一欠身,說道:“昨日已經派人請高轉運使了。這條道難走一點。”劉統勳點點頭,當即切入正題,問道:“案子出來四十多天了。現在有沒有頭緒?先說說看,我好心中有數。”米孝祖笑道:“大人來了就好了。案發后,高大人來邯鄲一次就回了馬頭,以后一直沒有過來。他在馬頭捉了一批涉案人。我呢,在全境也逮了不少可疑人。還沒有會同審案。”
  “那你們都干些什么!?”劉統勳不見高琩荂A已經心中不快,听米孝祖這一說,頓時气不打一處來,按捺了又按捺,盡量用平緩的聲气說道:“這么大案子,開國以來也不曾有過,圣上气得夜不能眠,你們一味在這里磨蹭!再說,一個案子兩頭破,你們各干各的,這也叫聞所未聞。難道皇上不派我來,竟就不准備破案了不成?”正說話間,便听院外馬蹄聲得得,驛丞和來人在寒暄請安。米孝祖忙道:“高大人來了——”想站起身來迎接,看劉統勳穩坐不動,臉色鐵青,他也沒敢動。接著便听高琣b外邊吩咐:“那兩壇子雄黃酒小心著些,不要碰破了封皮,是貢給貴主儿的。這個小壇子放在石階上,我有用處。——天霸,叫他們把食盒子抬到廚房去,該溫的就再溫一溫。”說完,便風塵仆仆搓著手笑著進來,一見劉統勳便道:“延清,好容易把你給等來了!一路辛苦——”他突然發現屋里气氛不對,劉統勳和米孝祖端坐不動,面無表情,遂問道:“你們這是怎的了?”
  劉統勳默默端坐一會,才站起身來,將手一讓,米孝祖立刻退后几步。劉統勳冷冷地說道:“高琚A劉某是奉旨前來查案的欽差!”高痗i來時風風火火,咋咋呼呼的,原想把气氛搞得活泛一點,好說話。其實,他心里揣著個兔子,很怵這位名震朝野的“活包公”。此時見劉統勳拉下了臉,心里格登一下,臉色已變得蒼白,無可奈何地咽一口唾沫,提著袍角跪了下去。米孝祖、黃滾、黃天霸并內外隨從也都跟著就俯伏在地,高睇熏Y高聲道:
  “奴才高畬末倅o安!”
  “圣躬安!”
  “万歲,万万歲!”
  三跪九叩畢正要起身,劉統勳又道:“慢著,皇上有問你的話。”
  “……万歲!”
  劉統勳舔舔嘴唇,看一眼高琚A干巴巴地問道:“皇上問你,軍餉車中攜帶藥物是怎么回事?”
  “請大人代奏!”高琣b這件事上自覺沒有私意,叩頭說道:“因奉旨密運四川,一路恐招人眼目。奴才便裝成藥販子當幌子,還可就便給軍中送點藥材。不想還是叫賊識破了。總是奴才辦事不力,疏于思慮,這就是罪。”
  劉統勳點點頭,又道:“南京有人彈劾你游悠秦淮,狎妓好色,遲遲不肯成行,可是有的?你有無在妓院泄露軍情机密?身為朝廷大員,又為國戚,為何如此無恥?”這一問問得高琩咫F真魂,像是晴空里響了一個炸雷,立時惊得他臉色慘白,呆愣著多時,方才收神鎮定,叩下頭去,結結巴巴地答道:“奴才确……确有不檢點處,游秦淮碰上熟人,拉上在妓館听唱儿的事是有的,并不敢嫖妓奸宿……奴才是知法度的,混跡青樓已經自知不該,豈敢泄露軍國机密?奴才接到押餉指令,并沒敢在南京滯留,只停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赶著往石家庄來,奴才的隨從,還有兩江總督尹繼善、金陵布政使他們都知道,求主子明察!”他咳嗽一聲,話變得流暢了些:“但奴才心里實是大意,想著走的是太平路,輕慢了差使,并沒有晝夜兼程到差辦事,以至于為賊所乘,如今懊悔已遲,此罪通天,正不知天如何發落奴才這不成器的東西,待破案之后,求主子將奴才交部議處,重重治罪,以為后來之戒!”他說著,嗓子已變得哽咽,伏地連連叩頭。黃天霸是見慣了高硭E事漫不經心樣子的。他沒想到乾隆對自己的舅子也是如此不客气,高硠衙葬蒏腄A嚇得面無人色,他似乎也領略了乾隆的嚴威,本來已經伏得很低的頭又向下低了一下。劉統勳一個下馬威打掉了高琲瘍瑭a气,想起乾隆說的“高睋椄O可用之才,在于人的駕馭”的話,也就沒有過分地刁難,轉緩了口气,說道:“高大人請起,劉某只是奉旨問話。”
  “是……”高琱胜其力地爬了起來。又向劉統勳打了一躬,兀自站著發怔。劉統勳沒想到他被乾隆几句問話就嚇得掉了魂,笑著撫慰道:“虧你還是打過仗、拿過賊的人,就這么個草雞膽量?我在湖廣江夏縣令任上,大堤決潰。圣祖爺下旨叫我帶著黃枷辦事,堵不住決口要將我就地正法!要是你還不癱了,還能帶民工修堤?打起精神來,不要這個熊樣子!找回餉銀,捉到‘一技花’,不但可以將功折罪,或者另得主子褒揚也未可知。”說罷又讓座,并命黃滾父子也坐。黃滾再三謙謝,只斜簽著身子坐下。黃滾轉過身子喝斥黃天霸:“小畜生,好生站著侍候——下去我還有話問你!”劉統勳知道他還要行家法,忙道:“黃老先生,我向你討個情儿,免了你的家法。我還指著天霸幫我辦事呢!”黃滾這才無話。
  高祰a魂初定,臉上才露了笑容,揩著頭上的細汗,將知會周匝各府縣堵截道路,查拿可疑人出入的情形,說了一遍,又道:“在馬頭大驛道西玉米地里找回了鏢車和藥材。有一車藥材里還卷著二百五十兩黃金沒有帶走。可見‘一技花’劫鏢之后,十分匆忙倉皇。有人報說案發的當夜有人在西大溝刨土,我派人去看,果然有新土,就地刨出了三千兩銀子。這些天我差不多把馬頭給犁了一遍。可一兩銀子也起不出來了!延清,六十多万銀子有四万斤重呀,她吞不進肚里,也帶不遠。她就是土行孫,走了人也走不了銀子吶!”米孝祖道:“領高大人的憲命,卑職全衙門已是傾巢出動了。‘一技花’想把銀子帶出境那是不可能的。但邯鄲地方這么大,總不能都‘犁過來’。所有的酒肆、旅店、車馬干店、廟宇寺觀,還有秦樓楚館,都安排了眼線——我想要真能捉住一個,也許就好辦了。”
  “不是捉一個。是要一网打盡!”劉統勳加重語气。他一直靜听不語,心里暗自佩服乾隆的判斷。這群人果真是把勁都用到了“找還失銀”上了。他又冷冷說道:“我听來只有這一句話還算入心。現在六十五万兩銀子其實是‘餌’,‘一枝花’費老大工夫弄到手,不會輕易拋開不管。銀子,也許是埋起來了,也許窩在邯鄲同党家。這么漫撤网,只能像海底撈針,弄得久了我們人財兩空!我既來了,此案要以我為主。”他粗重地透一口气,端茶喝了一大口,將茶杯重重墩在桌子上,几個人忙在椅中欠身稱是。劉統勳道:“我听了听,你們的辦法是明松暗緊。如果無的放矢,‘暗’也不‘緊’。從今晚開始,我要攪一攪這個邯鄲府,連所轄各縣在內,每夜連查兩次到三次戶口,有可疑人立刻帶走審訊,廟堂觀宇,所有能住人的地方也照此辦理——把‘一枝花’逼得不能存身,逼到野地里去,逼得買糧食、進飯店也提心吊膽!”他伸出一個指頭,又伸出第二個,說道:“你那個衙門的衙役就未必靠得住。你回去立即召集訓話,就說姓劉的來了,查出衙中有人通敵,三日之內投案有功。否則,連旨都不用請,我在邯鄲要大開殺戒!”他又伸出一個指頭,“黃滾、黃天霸,你們要与此地豪門大戶打交道,用江湖這條線盤底尋查,誰能助朝廷找出線索,將來結案時,在奏折里保舉入仕;冥頑不化的,与賊匪勾結的,自然要抄家滅門——這种事光繞圈儿不成。捉住一條線索,像捉魚一樣,又要小心又要狠心,沒有撈不上來的!”
  “是!”
  几個人一齊起身答道。
  “高大人,”劉統勳不動聲色,臉頰上的肌肉抽搐著,“案子是在馬頭發的,你們住店,店有舖保;他們騙藥的地方,房有房主;可疑人難道不收案審理?馬頭是個不小的鎮子,又是三不管地面,這些地方的鎮長、巡檢和三教九流、江湖豪客沒有不來往的——你審問過沒有?”高琱黖衖y想了想,說道:“那些可疑人都已送來邯鄲待審,鎮長、巡捕曾帶我們在馬頭搜檢財物。”“那么他們自己一定不是可疑的人了。”劉統勳一笑說道:“他們叫什么名字?我寫請帖,請他們來邯鄲,今晚就用快馬送去。”高琣V驛卒催要筆硯,黃天霸說:“鎮長叫沙明祥,巡捕叫殷富貴。”
  乘著小興儿磨墨,劉統勳又問黃天霸,“震岳,你与此地江湖上有沒有相識朋友?”黃天霸听劉統勳叫自己的字,立時興奮得滿面紅光,忙回話道:“是——有的。回車巷朱紹祖,原來在京里走鏢。當年他父親朱三畏跟著他祖父押一路古董,在山東叫竇爾敦的寨子劫了。是我爺爺出面請兩造吃了和合酒,放了鏢車。這事過去快二十年了——我那時才十几歲,事過境遷,怕人家不認得了,又跟著高大人在馬頭尋贓,所以沒有過去拜望。”黃滾冷笑道:“你這畜生!枉在鏢道儿上走十几年,原來只會和人打架——這种事他能忘,他敢忘?”劉統勳笑著擺手止住了他的話,“久聞你黃家家法大,一路上老黃滾直想用鞭子抽你!黃老先生,已經失了,你光生气有什么用?這樣吧,用驛站的官轎,這會子就送你們爺們去回車巷,去拜訪朱家的門子。”
  “朱紹祖已經金盆洗手。如今開著几個大商號,經營綢緞、茶葉。”黃天霸道:“他未必肯插手江湖上的事。”
  劉統勳見磨好了墨,援筆在手,思索了一陣,卻不用全紅請帖,竟在白紙上寫:
  沙兄明祥:謹于五月初五日晚,聊備菲酌,敬請光臨,并
  請攜殷先生富貴同行
                刑部尚書,天下督捕劉統勳恭筆
  寫完遞給驛卒,道:“告訴你們驛丞,用快馬送馬頭,今夜送到!”這才轉臉對黃天霸笑道:“他家大業大更好。你家幫過他的忙,他理應也來幫忙——金盆洗手再出山的也有的是。也不是逼他出來,是請他邀集此地三教九流里的頭面人物,出來認識認識。想撂開手,辦完這事,他還當他的富家翁。”從外面傳來一片篩鑼聲,里保扯著嗓子在遠處吆呼,“府尊大人有令……今晚邯鄲全境戒嚴……有在別家寄宿者,要備好舖保……”劉統勳道:“米孝祖辦事還算快。請黃先生父子這就動身吧!”
  高睋晹b坐著發怔,他原估計劉統勳至少還要三四天才能到邯鄲,沒想到劉統勳竟是不要命地赶道儿,來得這么早。一來到邯鄲,就四面開花地處置起來。和自己的一套路子全然不一樣。他既敲山震虎、打草惊蛇地大鬧,又有細密微妙的安排。高琣麻I像在夢里,頭也看暈了,眼也看花了。劉統勳還以為他在冥思苦索破案方略,笑道:“高國舅,還在犯尋思吶!別想了,我料三日之內,就能捉到几條線索的——拿人才是第一要務!你怎么胡想,指望在馬頭把銀子‘犁’出來呢?”他舒緩地伸欠了一下喝一杯涼茶,開始舖紙,援筆。高琱ㄧT問道:“你還不累,還有什么公務?”
  “唉……還有個不累的?”劉統勳用手按按酸困得發木的腰,“請坐這邊來,這把椅子能靠一靠,我和你要聯合寫一道折子給皇上,將處置情形報上去。”
  “等著有消息再上報,不是更好些?”
  “皇上著急。”劉統勳道,“我們要先打個保票,請皇上解解心焦。”
  高睇Q舔嘴唇,沒有言聲。
  易瑛和唐荷、韓梅、雷劍、嚴菊五個人已經遠走高飛。她走前和燕入云、皇甫水強、胡印中計議了一番——几十號人都守在邯鄲,太招眼了。若都走,又擔心几十万兩銀子無人照管。因此在劫銀的第三天,易瑛便命將兩千多兩黃金分給八十余名兄弟,各人又盡力帶了些銀子分散由黃河故道、彰德府南下,商定在濟源會齊,重造桐柏營盤。留下三個男子,精精干干在邯鄲黃粱夢看守銀子,等著朝廷緝捕松了,風聲過去再來搬運。他們扮作還愿香客,在黃粱夢鎮上租用了一整套院子,每天輪流派一個人到邯鄲探听消息,兩個人到呂祖廟里早午晚各上一爐香,給廟里道士布施二十兩銀子,回來就看守埋在院北柏樹林子里銀子。房主是燕入云昔日獨自拉竿儿時的金蘭弟兄叫劉得洋,人十分精明干練,那柏林也是他家的產業,新墳和祖塋混成一片——在“新墳”上用草皮苔蘚糊上,再澆上水,也真和百年老墳一模似樣。那鎮上鎮長、鎮吏、巡捕、里甲長上上下下都使了銀子使得恰到好處,誰來管他們的閒帳!因此,安安逸逸住了半個多月,連一點破相也沒帶出來。
  五月初四,輪到皇甫水強進城探風。直到起更,他才騎騾子赶回來,一進院門,見佣的兩個婆子正在廚下淘糯米、洗粽葉、染雞蛋,滿院飄的雄黃酒气味。他忙將騾子拴在飲馬槽邊,匆匆進了上房,卻不見燕入云的影子,又赶過西廂南房,卻見胡印中脫得赤條條的,只穿一條短褲在炕上呼呼大睡。皇甫水強拍了拍他叫道:“老胡,醒醒——這屋里酒、屁味混在一處熏死人,虧你睡得著!”
  “唔?唔!”
  “劉統勳那個老雜毛來了!”
  “劉……統勳?”
  “和你說不明白,燕大哥——燕入云呢?”
  胡印中這才醒過來,用略帶迷惘和疑惑的目光看看皇甫水強,半晌,冷冷一笑,說道:“吳仙姑叫走了。半晌里就去了。燕大哥,哼!他离了女人能過?”皇甫水強跌腳儿道:“瞎!這人!——劉統勳是刑部尚書,專門沖著案子來了!今下晚一到邯鄲,立刻叫高大舅子,還有邯鄲米老板去驛站。衙門里的人全都集合了,邯鄲全境從今晚開始戒嚴、捱戶查人問事儿!——這個燕——大哥,早晚一天得吃女人的虧!”
  “我吃——吃哪、哪個女人的虧?”
  二人正說話,燕人云闖了進來。他倒還清醒,只是眼圈上布滿了血絲,腳下有些飄飄忽忽,兩手把著門框,用頭把門頂開,就那么站在門口,看一看皇甫水強,又瞥一瞥胡印中,“連……吳花妮這樣子的女……女人,你們也吃……吃醋?床頭底下有一……一箱子銀子,想嫖,你……你們也去!”
  “燕大哥,你少點疑心!”皇甫水強將一碗薄荷涼茶塞到他手里,“我是心里發急。劉延清親自到邯鄲查案來了!”胡印中卻道:“皇甫哥也沒委屈了你。走這种道儿,就是不能沾惹女人。”
  燕入云端著茶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他已經無心和這個別腳的胡印中抬杠,他搖搖頭,心里還是一片茫然,喝了那碗涼茶才好了一點,進門打火點著了燈,用手撥那燈芯,這才說道:“他來了關屁的松緊!我們買的引子1,是正經硬貨,沒半點虛假,認得我們的人都跟著易總舵南下了。條子2藏得嚴嚴實實,紋絲不動還在那里。這個地方,劉得洋上上下下好人緣儿——我們是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
  “我心里還是不踏實。”胡印中道:“在這里一住就快二十天了。別人不說,劉得洋到底靠得靠不得?”皇甫水強道:“得洋這人聰明,從來沒失過風。他這么一大家子,出賣我們也得掂量掂量。倒是這里的鎮長、鎮吏們,會不會對我們起疑心?我們花銀子花得太隨手了。”
  三個人搜索枯腸地分析,仍舊不得要領。一時間詞竭無話,都坐著發愣。燕入云是個頭儿,自思不能毫無主見,被人小瞧了去,發一陣子悶,說道:“從今天起,我們不再上香,也不出門,觀觀動靜儿再說。真不成,我們——”他左右看看,“滅了這里的口,三十六計走為上。憑我們的功夫,空身子還怕逃不出去?那條子本就是劫的。拾來的麥子磨成的面,洒落了,去他的蛋!”胡印中一拍腿道:“你這話,除了殺劉得洋,我都沒說的。姓劉的只要不賣我們,為什么要殺人家?”皇甫水強也道:“依我說,不殺人也不放火,也不要觀什么動靜儿,拍拍屁股一走了事。我們先頭做大事,也沒指著銀子。如今有了這點銀子,守著就离不了了?”
  1引子:即身份證件文書。
  2條子:黑話,指劫來的餉銀。
  燕入云的臉色白中泛青,手指頭捏得格巴作響。他追隨易瑛六七年,与其說是“從義”,根儿上是為愛著易瑛。易瑛雖比他大十歲,但易瑛面容嬌嫩如二十多歲。他多次傾訴衷腸,易瑛總是若即若离的,勸他不要以儿女私情誤了漢家复興大計。不知怎的,這次和易瑛分手,他覺得永無再見机會了。在邯鄲翠紅樓認識了一個女子小青儿后,易瑛的形象儿在心中越來越模糊。存了個另起爐灶的心。所以這批銀子對他有著更大的誘惑。但這話無論如何不能對面前這兩個人講。思量著一笑,說道:“不殺就不殺。我又和他沒仇!不過,銀子是總舵和我們千辛万苦弄來的,是复興基業的本錢,不能輕易丟失!我們身份沒泄露就走,將來見了總舵不好交待。”眾人听了俱各無話。
  但這一夜他們誰也沒能安眠。二更天,里長帶著甲長來查戶口,燕入云打發他們二兩銀子,又送了几只雞給他們消夜,這倒是常有的,也不以為意;過了一個更次,鎮典史帶著里長敲門打戶又來查,惊得三人一齊起身。鎮典史平素也极相熟的,一副笑彌勒面孔,今儿卻板得一本正經,查看了引子又用筆記了下來,帶了五兩酒資揚長而去。這一折騰便有些异樣,皇甫水強和胡印中都搬到了上房,竊竊計議了半個時辰,仍毫無頭緒。熄燈靠牆假寐了不到一個時辰,又听外邊大門被人敲得山響,遠近的狗也叫得慘人,滿鎮都似陷入了恐怖不安之中!
  “失風了!”胡印中一個惊怔,反手從席下抽出刀來,躍起身來側耳靜听。皇甫水強一手提刀,隔著窗借且縷朦朧夜色覷看動靜。燕入云卻不似二人那樣張惶,趿鞋披衣“吱呀”一聲開了門,站在檐下問道:“誰呀?”
  “是我!”外邊傳來劉得洋的聲气,“縣里刑名房戴總爺來了,查戶口!”
  “等一等!我打著火!”燕入云大聲答道,又咕噥著說:“今晚真出邪了!”一邊進屋,小聲對二人道:“你們回自己房里。我不叫別過來。听著像是沒事,要預備著廝殺。”他打著火,又摸了摸枕下的寶刀,慢吞吞向大門走去。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