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九 說鹽政錢度惊池魚 思軍務阿桂履薄冰


  許久,紀昀才從惊怔中惊醒過來。到處鬧災,官員婪索,吏治上貪案迭出,宮鬧中皇后欠安,嬪妃爭寵,又連著病死兩個固倫公主。乾隆本就窩著一肚皮的無名。金川之役原也想不過是“潰敗”,現在竟是個全軍覆沒的光景,乾隆大發雷霆是毫不奇怪的。他立刻想到,今晚在祿慶樓与宴的,就有順天府的同知雷瓊、步軍統領衙門也有几個堂官在場。如果追究起來,錢度官位低、阿桂新回京,自己是軍机大臣,自然難逃一頓訓斥……思量著,問道:“六爺,您這么難過,我心里很愧,皇上忙著軍國治安,救窮濟貧,我卻在這邊和一群下三濫們吃酒。我對不起皇上,也對不住六爺您啊!”和珅在旁侍立,他是心思清明天分极高的人,立即領悟這是紀昀為自己開脫玩的手腕,他見傅琤倣R下來,忙擰了一把涼毛巾遞上去。傅琱@邊揩臉,抽顫著聲气說道:“我失態了。倒不為怕皇上降處分,設身處地,臣下辜負皇上大多了,難怪皇上震怒!”

  “皇上還有什么旨意?”錢度卻惦著修圓明園的事。桂清就是他的朋友,前日還送來三千兩冰敬,沒有拆封放在柜子里。桂清出事,免不了要審,攀咬出來也是不得了,錢度思量著,心里也著忙,因又問:“六爺請帶兵,皇上恩允了沒有?”傅盚D:“皇上沒理我,拔腳就走。到殿門口站住,看著外頭的雨,好半晌才說,‘你去知會劉統勳、岳鐘麟、阿桂,明天遞牌子到養心殿議事,著劉統勳下海捕文書,緝拿逃將兆惠和海蘭察;下旨:著和親王弘晝查看張廷玉家產,收繳從前發給他的詔諭和御賜物品!,說完頭也不回就走了。”

  一陣涼風在院中忽地掠起,挾著雨點襲在窗戶上,窗紙立刻浸濕,無聲地鼓脹了一下,接著,隱隱約約亮了几下閃,便傳來鼙鼓似的沉雷滾動聲。在一明一滅的電閃中,几個人面色都很難看,紀昀打破了沉默,又問道:“怎么不叫汪由敦進去?張廷玉又是怎么回事?”傅琝v了搖頭,咬著下嘴唇沉吟著道:“這件事我也不曉得。張廷玉鬧配享,皇上心里有些厭他是真的,已經勸下去了,不知為什么又叼登出來,連汪由敦也卷了進來……這事明日遞牌子請見,看情形辦吧——我來見你們,一是知會阿桂明日進去,二是問問曉嵐,《四庫全書》征書的事,現在到底各省動作如何。你和我都要心里有數。錢度原是我明日下朝要見的,既在這里,就更好了,也有几件事要問,要辦。”見錢度要起身答話,傅睌\擺手,說道:“不要鬧規矩了。一是海關厘金,糧漕鹽漕、去年的秋賦,戶部實收多少,比往年如何,有沒有虧空,填了虧空還有多少余額;二是賑災,到底多少糧食夠用,庫存能動用的,各地義倉能用多少,還有軍糧儲備情形。你不要說起來沒完,粗報個大体就成——听說榆林大糧庫一下子霉掉五万石谷子,可是有的?”

  “榆林大庫我去查看過。”錢度一听就笑了,“陳谷子爛芝麻,谷子是最耐存放的。榆林最是酷旱干燥的地方儿,糧庫不但高大結實,通風也极好。怎么會‘霉了谷子’?連康熙爺西征時的存糧,風化得一捻就碎,卻仍是不霉。沒准儿是哪個混帳行子填了他的虧空,捏個由頭糊弄朝廷罷了!”

  “這件事要查!”傅矞B角青筋抽動了一下,“戶部和兵部武庫司去人!——你接著說。”

  錢度在椅上一欠身,庄重他說道:“海關厘金收項各年不等。今年蚕絲、漆器、紗綾、柳條、綾机、黃白絲、木棉、閃緞、絹綢出口多,是因為蘇杭宁的織机比去年加了一倍,桑葉儿丰收,像瓷器、方竹這類的就尋常。收項計在兩千五百多万兩銀子、七十多万斤銅。比去年多了三成……”他真個熟悉情事,從絲价、瓷器、藥材、食物、茶葉輸出輸入進項收益,俱都如數家珍,饒是簡約著匯報,也說了一頓飯時辰。又道,“至于各省虧空,戶部沒有奉旨,不能一一徹查。這里只能算和六爺私地議論,我到陝西實地查過西安藩庫,銀子和帳面短差約有五十万,或許更多一點。陝西是個窮省,要照這個例子去推想,天下虧空總數我估約在兩千万到三千万兩這個檔口。和雍正爺手里那是沒法比了,比起康熙爺倦勤時候,還是要好得多。”

  三千万不是個小數。張廷玉在康熙四十二年听到戶部報說各省虧空計銀一千五百万,雙腿一軟便癱坐了下去。世易時移,如今這個數目已經嚇不住人,朝廷每年歲入近五千万兩,貼補著几年就填平了,所以眾人并不吃惊。阿桂笑道:“我們主子太仁德了,年年蠲免錢糧,逢災無論大小,只管賑濟。不然,這點子帳算得什么!”紀昀抽著煙,吞云吐霧說道:“我最怕你這個想頭!雍正爺從康熙四十六年整頓吏治,清理虧空,加上他在位十三年,苦苦折騰了差不多三十年,死了多少人,抄了多少家,才把庫銀收回來?現在又從庫里往外掏了——他們是試探,先有借有還,再借了不還。兩千万不赶緊收,明年就三千万,還會有四千万五千万,伊于胡底?如今的官有的比行院的婊子王八還要賤——娼妓接客,也還講情義呢!這,只認錢!”

  傅琱葴已經見好,听紀昀這番話說,苦笑著歎息道:“老紀說的是,不防微杜漸,吏治敗坏起來快得很!”紀昀道:“如今天子圣明,后宮太監不能干政,天下太平,有一點虧空,也算不得太大的事。”大家听了都頷首肯同。錢度隱然想起曹鴇儿捎來口信,說在南京討生活不易,要盤了絲場坊子,帶著儿子進京認父尋夫,心里陡地一沉,臉上便現了陰影。正在發怔,傅睌鉡y看他,問道:“老錢,寶源局現在的公署設在哪里,現在下頭共有几個鑄錢厂子?”

  錢度從愣怔中醒過神來,忙道:“鐵英的彈劾折子轉到戶部,我看過了,他說的不實。寶源局就在過去的鑄錢司,是鑄錢司翻修了一下,總共也用不到兩万銀子。下頭四個厂,東厂在四條胡同,南厂在錢糧胡同,西厂設在北鑼鼓巷千佛寺后,北厂在新橋北的三條胡同。各厂鑄爐大約都在三十五座左右。一共是一百八十八座。”傅琝v了,又問:

  “現在每月寶源局用銅多少?”

  “回六爺,每月鼓鑄八卯———卯是六万斤,加上寶泉局,每月總共用銅四百万斤,一年用銅在五千万斤上下。”

  “民間化銅錢鑄銅器的厂子現在查禁得如何?”

  “峻法嚴刑之下,誰個不怕?”錢度一笑,說道:“我在云南銅政司殺人三百有余,那是權宜机斷處置。現在皇上有明詔,有私化銅錢鑄器皿的,收聚鼓鑄的一律斬立決無赦。厂子,我敢說是沒有了。個把鑄匠希圖暴利,小打小鬧鑄几件銅器,這恐怕免不了。”

  傅痚噩蛝ㄢU想了想,說道:“恐怕厂子還是有的,只是遮掩得密,我們沒有查出來就是了。我核了一下,南京一地去年用去銅錢五千多万串,比圣祖爺時多了二十倍不止。商賈貿易只增了不到十倍,還是錢不夠用,錢都到哪里去了?要查!吏部票擬你兼刑部侍郎。兩個身分到南京,會同金□查看——我擔心是‘一枝花’這些亡命之徒用這法子斂錢!”他吁了一口气,又道:“有人上密折,說采銅不如買銅。你是行家,我想听听你的見識。”

  說到“一枝花”易瑛,錢度心里又是一緊:曹鴇儿其實极可能就是易瑛的手下小毛神,不然為什么尹繼善要抄掉她的行院?既和自己有了孽种,每月還要寄錢,這個陷坑怎么撕擄得開?就是采銅買銅的事,他錢度也粘包搭手,他在李侍堯處借銀一万,那是銅政司的錢,已几次來信索還。如果“采銅不如買銅”,銅政司就得撤衙盤帳,一切网包露蹄,更是個不了……錢度一陣慌亂,又想到要兼刑部侍郎差使,圣眷优渥,又專管查案重權大勢,頓時又放了心,略一沉吟,說道:“洋銅都打日本國進口,每百斤折銀十七兩五錢。滇銅价是十一兩,加上運費約折十六兩五錢。差价在一兩左右。還是自己采銅略為合算。”

  “還有各路運官貼費呢!”傅瓻o不理會錢度的心思,自顧說道,“折算下來怕只是持平……況且几十万銅工聚在山中,其中刁頑不馴亡命之徒混雜,一個不留神容易出大亂子的。”錢度此刻已知道這位天字第一號大臣的心思,傅痗梮氻悀U炙手可熱,斷不能執意相抵。因順著他的話意徐徐說道:“六爺慮的极深极是。所以銅礦還要嚴加管束,還是要給銅政司殺人權。買洋銅只能補不足,不能全然指靠的。六爺,日本的銅礦已經快要采盡了,康熙年間日本正德天皇就下令去日貿易船舶不得超過三十艘,只是他們要我們的貨,不能不用銅和銀子換,日本朝廷也難以控制——他們早已急得朝野不安了!所以不宜廢弛我們自己的銅礦開采,也要想辦法多買些洋銅,似乎是兩全之策。…

  他半私意半公心,理由說得堂堂正正,几個人都听得頻頻點頭,紀昀笑道:“不枉了人家叫你‘錢鬼子’,真個馬蹄刀勺里切菜——湯水不漏!”傅睄蛫D:“現在有几個真懂經濟之道的?你一說,他就稱喏,下去仍舊懵懵,不知道該怎么辦——你這樣一說,我心里就有數了。有人在皇上跟前嘀咕,要撤掉銅礦,這是皇上旨意讓我問你的。”

  “說起稱‘喏’,想起李侍堯來。”阿桂笑道,“他在离石縣當通判,學台喀爾欽到縣視學,道台知府跟著,都是閉气斂聲畢恭畢敬低眉回話。吩咐李侍堯修修文廟,他一聲‘喏!’震得屋子嗡嗡響,嚇得眾人一跳!喀爾欽官派最大的,當時就訓他‘你呵斥我么?有這樣回上憲話的?’李侍堯听了,又稱一聲‘喏……’聲气儿弱得像快斷气的病夫。

  “喀爾欽气得渾身亂顫,拍案而起厲聲說:‘我作官十四年,沒听過你這樣的“喏”!別以為我是朝廷特簡的就這么狂——皇上是罰你來山西的!’

  “李侍堯只是個嘻皮笑臉,一蝦身子說,‘卑職才作官,不懂規矩,不知道怎么稱喏才能合了學政大人的意,請大人賜個“喏”樣,卑職好照辦……’”

  阿桂說完,三個人都听得哈哈大笑,議論政務的沉悶冗煩气氛頓時一掃而盡。傅痡ルX表來看看,笑著起身,說道:“快到子初時辰了,回去還要寫几封信。朋儿大家還要遞牌子進去。阿桂,估著万歲爺還要問你軍務上的事,你把思路理理——外頭這陣子雨小,咱們告辭吧!”

  送走三個大臣,阿桂略一洗漱便即安歇。他順著金川的地理天气山川草地形勢,回憶著慶复和張廣泗的兵力布署,又思索莎羅奔這個對頭變幻莫測的用兵調度,又想應對之策。揣猜著皇帝要問什么話,哪些該實應,哪些該含蓄,哪些地方要小心,防著口漏被小入撩撥离間……一一理著思路,除了打仗,還要想到訥親權重勢大、秉政多年,親信、門生故吏滿朝都是,万一不殺訥親,將來東山再起又怎樣?現在該如何留下余地?一時,又想起勒敏和李侍堯以往的交情過從,高興樓酒酣耳熱、行令縱談,黃葉村約曹雪芹小酌論文,如今已是“各自須尋各自門”,曹雪芹一代豪才,想必已是墳草萋萋、墓木已拱。轉瞬又念及兆惠和海蘭察,這一對“紅袍雙將”怎么會當了“逃將”——莫非……莫非訥親也和慶复一樣,自己不也曾當過“逃將”么?

  就這樣心里翻騰,阿桂在床上翻燒餅,竟醒得雙眸炯炯,頭枕雙手,听著屋外沙沙的雨聲時緊時慢,微微的風聲掠巷穿堂,像遠處時隱時現的吆呼聲,直到鐘漏四更才朦朧了過去……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間,忽見曹雪芹怀中挾著個油紙包,一手推門進來,穿戴一如平日,長袍布履洁淨得纖塵不染,方額廣穎修眉闊口,黝黑的面龐上帶著笑容踱到桌旁,小心地把紙包放在桌上,笑著說道:“佳木,如今和傅六爺一字并肩,做到极品了。你的門好難進!門政老爺要門包儿,幸虧六爺府里小七子來送信,認得我,才放我進來!”

  “是雪芹吶!”阿桂笑著迎上去,一邊讓座儿,便伸手解油紙包,口中說道:“養移体居易气。官做大了,就是自己不變心,當不得下頭跟的人狐假虎威欺負人。你筆參造化學究天人,和他們這起子人計較什么——常來走動,見我待你親近,他們自然又一副嘴臉……這是《紅樓夢》么?”

  曹雪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涼茶,說道:“可惜六爺和你這樣的人如今越來越少了。体變也好,气變也罷,只要心不變。就是英杰之士!你几次捎信給我,要看全本《紅樓夢》,听說你回京宣麻拜相,我赶熱灶窩儿來巴結巴結!”說著就笑。

  “這是教人聰明的書啊!”阿桂說道:“看似矜怀風月儿女情長,其實在論的世道人心!譬如石兄說‘文死諫,武死戰’的高論,實在透徹——只有君昏政亂,才有‘文死諫’;打了敗仗,才有‘武死戰’,于君父國家百姓有什么實在的益處?我進軍机處,立志只一個‘賢’字,輔佐皇上治平盛世,也不枉了為人一場。”說著便翻那稿本,恍惚間覺得墨色慘淡,字跡都不甚清晰,便又合上了書。見曹雪芹微笑不語、問道:“你笑什么——我說的不是么?”

  “我笑你太認真,有點走火入魔了。”曹雪芹說,“這世界光怪陸离,万法生緣,緣動万法,用一种‘道’根本不能解釋。不記得楊子所謂‘歧路亡羊’的掌故儿?”

  阿桂怔了半日,仍覺語意閃爍,理義深奧,搖頭道:“我不能明白你的意思。回頭問問紀曉嵐,他也是淹博學問的人——”話未說完,曹雪芹便急攔住了:“你千万別問紀公!你們都是經國大臣,說這些稗官小說做甚?小說是給悠閒适世的人們醒酒破悶、消磨時辰的,不要登那大雅之堂!”阿桂笑道:”我不過隨便說說,你就這么變貌失色大惊小怪?——曉嵐管著禮部,又管修四庫全書。他早就想看看《紅樓夢》了。我給你們引見——”正說著,听外頭一陣腳步聲,和珅匆匆進來,喊道:

  “大人,大人,桂軍門……該起來上朝了!”

  ……阿桂昏沉中乍然而醒,但見窗紙微明,晨風鼓帘,案上青燈儿自螢螢如豆,原來方才是南柯一夢……阿桂坐起身來,伸臂舒展打了個呵欠,咧嘴一笑,揉著惺松睡眼,含混不清地說道:“——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噢!……到遞牌子時辰了么?”

  “爺昨晚歇得遲,后來又睡得沉。”和珅給阿桂端來洗臉水,試試熱涼放在盆架上,又取青鹽,倒漱口水,拿竹刷子忙得腳不點地,一邊笑著回話:“几位大人夜來說要早點進紫禁城,現在快到卯時了,怕誤了爺的事。我就乍著膽子喊您起來了。”阿桂忙忙洗涮漱口,見和珅又端來一碟子點心,拿起一塊便吃,說道:“你這個膽子‘乍’得好!我這帶兵的將軍去遲到了,准討主子不高興!”說話間驛站里已備好了四人轎,阿桂穿戴朝服衣冠齊楚,洋洋升轎篩鑼開道徑去。

  一夜夏雨,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放晴。這正是一年中晝日最長的時節,不到寅未其實已經亮了。盛夏之初的晨風還帶著殘春的涼意,盡管轎里也不甚熱,大轎在“文官下轎、武官下馬”大鐵牌前落下,阿桂哈腰出來,還是覺得身上一爽。順路向北望去,只見灰褐微明的旭光中,西華門外只有寥寥二三十個官員,依稀便有傅琚B紀昀等人在內,阿桂不禁松了一口气:還好,總算不太遲。一邊想,大步朝西華門走去,忽然覺得太快,顯著不穩重,又放慢了腳步,這才留意到路西張廷玉宅第周圍,貼牆根三步一哨五步一崗,釘子一樣站著些帶刀校尉,都是步軍統領衙門的戈什哈和順天府的衙役。阿桂猛想到這是來抄檢張廷玉的,心里又是一寒。又見西華門南大石獅子旁,黃綾封枷鎖鏈銬足跪著一個蓬頭垢面的漢子,阿桂不免又覺詫异,卻見傅痧熊菮菑漶A忙赶上去見禮,說道:“六爺早!我遲來不恭了!”

  “你真的是來遲了一點。當值軍机五更天就要進去。”傅痧犒D,“皇子阿哥爺們四更就得進毓慶宮讀書、万歲爺也就起駕了,練了布庫、讀書、查考阿哥們功課,接著就傳軍机大臣問事批折子,睡懶覺那是甭想——不過今儿不要緊。万歲爺先見張衡臣的儿子若澄、若停,下來才接見我們呢!”因見阿桂偷眼看那漢子,傅睎ㄖC了嗓子,說道:“他就是兆惠。到南京兩江總督衙門投案的,金□奉旨送了他來——你可去見見,撫慰几句。我們都已經看過了。”

  阿桂點點頭,默不言聲向兆惠走去。他的行動立即召來周匝官員的目光,目光僅只從遠處偷瞥一下而已,并沒人交頭接耳竊竊議論什么。兆惠帶著枷,垂眉低頭跪著,眼睛余光早已睨見,只略略動了一下跪得發木的雙腿,索性閉上了眼睛。阿桂走到跟前,輕輕歎息一聲,說道、

  “和甫,久違了……”

  兆惠沒有回話,只睜了一下眼,旋又閉上。

  “身子骨儿還好,一道上走得辛苦吧?”

  “還好。多承惦記。”

  “海蘭察呢?你們不是一道的么?”

  兆惠睜大眼睛盯了一下阿桂,他在這里跪了一個時辰,博琚B紀昀、錢度都過來寒暄問候,只問几句起居身体便走了,阿桂怎么問起案由?思量著,兆惠搖頭不語。阿桂立時已意識到自己失言,口气一轉,誠摯地說道:“我是關心。想起初你們一道在張家口外獵黃羊,還有在成都邂逅,在五福酒樓吃酒,為那個賣唱的秀秀抱不平,和刁黃蜂打架……后來見秀秀了么?她可是北京人吶!”

  “現在說這些個做什么,我是階下囚!”兆惠冷冷說道,又問:“你怎么不挂朝珠?就這模樣見皇上?”

  一語提醒了阿桂,直起身子一摸,果真走得急,忘了挂朝珠。看看別人都挂著,心里陡地一陣慌亂。忙對兆惠道:“找時辰我們慢慢談吧——見了皇上好好回話——”說罷抽身便走,赶到傅畯惚e,笑道:“我出丑了,忘了挂朝珠了,見了皇上,六爺得給我圓圓場儿!”紀昀正在旁邊和一個道士說話,听見阿桂說朝珠,一把拉了那老道過來,笑嘻嘻道:“來來,我給你們紹介紹介,這位是阿桂軍門,這位是——”

  “我認得道長。”阿桂笑道:“是白云觀的張太乙真人,天下道篆總管嘛!一一這會子顧不上說話,我的朝珠沒帶來,呆會儿失儀了不得了!”紀昀卻似一點也不在意,說道:“不要緊,你管張真人要朝珠。老牛鼻子有辦法!”

  那張真人身穿八卦衣,頭戴著雷陽巾,一副道貌岸然,正拈須微笑著听,不禁愕然,說道:“紀公,這种事貧道有什么辦法?”“你有法術啊!”紀昀說道:“万歲爺傳你,不是叫你攘災的么?方才你還在吹噓道術,能于千里之外攝物取信,會呼風喚雨——也不用設壇,你現就作法,叫雷部把阿桂的朝珠攝來不就結了!”傅琚B錢度和旁邊几個官員听了都笑,張真人也不禁莞爾,面現尷尬,又無法對答。阿桂嗔道:“立馬就要進朝,紀公還開這樣玩笑!”紀昀道:“這么多的官,又不同時見駕,借一串不成么——來來——那不是戶部老郭?你和阿桂品級一樣,把你的朝珠先借他一用!”

  正說著,街南傳來一陣急速的馬蹄聲,几個人轉臉看,只見和坤一手揮鞭,一手攥著阿桂的朝珠飛馳而來,遠遠在鐵牌子跟前滾鞍下來,一溜小跑,口中喘吁吁道:“桂軍門,您的朝珠……”阿桂一邊接朝珠挂上,已定住了神,笑道:“我已經借了,打量我沒法見駕么?”“爺說哪里話呢!”和珅极漂亮打千儿請安起來,靦腆地看了看一群翎頂輝煌的大員,陪笑道:“借是借,您跟我說過几次,這串朝珠上帶著几粒祖母綠,是皇上親手賜給您的,戴上這個更顯著爺承恩尊君不是?”說罷也不再逗留,又向眾人打千儿,退回了鐵牌子南邊。張真人打個稽首道:“無量壽佛,吉人自有天相!”

  “你不要貪天之功就好!”傅睇★D,“見了皇上,循法度回話,敢胡吹浪言,我有辦法治你!”紀昀听了一笑,說道,“看見你,就想起我們河間紫霞觀一個道士,叫什么山月的,最能驅鬼捉狐、鎮宅壓邪,當地都叫他‘山月神仙’。我們鄰村柴家屯有戶人家儿子中了邪祟,夜里請他作法驅鬼。設案供香、焚符喝令,揮桃木劍繞宅行法,折騰半夜又請他喝酒,已經過了三更。這家人要留他過夜,說麻家坡一帶有一大片亂葬墳不干淨,常鬧鬼,勸他天明再回城。那山月神仙已經吃酒七八分醉,口吐豪言說:‘我身無分文不怕劫路,有這把桃木劍,屑小妖魔鬼怪,哪個敢近我身?!’不顧眾人苦勸,挺身仗膽出了柴家屯……”

  那邊錢度和几個官員正說笑寒暄,听紀昀說古記儿講鬼,都湊了過來,傅琱@眼看見禮部主事秦鳳梧也在,便擺手示意叫到一邊,問道:“昨儿個馬二侉子請吃酒,你也去了?”秦鳳梧小聲道:“是。是几個同年,攀著湊湊熱鬧。請的又是桂大人他們,不好不去。卑職沒吃到席散就走了……和這些人混到一處不好,卑職也知道的。”傅盚D:“這是你的私事,本不該我管。但你是万歲爺特簡在心的,關照過我加意栽培。已經叫吏部票擬你台灣知府!你知道這知府是什么地位?朝廷最信得過的官才派去呢!給你提個醒儿,你既已經明白,我就不多說了。”秦鳳梧忙躬身道:“謝六爺提攜訓誨!不過,紀公說要還席,不知我去的好,還是不去的好?”“去不去的無所謂,何況是曉嵐的東?”傅盚D,“我只是點你一下,如今風气太坏。自愛心有了,怎么處事都無礙。”二人說几句,又回神听紀昀說:

  “……走到麻家坡外崗上,只見清風冷月下亂家起伏,連綿几里不見邊際,榛莽荊棘間青磷閃爍,黑柏黯松搖曳生風,間雜著似哭非哭的嘯聲。山月道長被涼風一激,酒醒了,心里一悸,頓時頭發汗毛根儿都炸起直立……

  “但此時再返柴家屯,斷然沒那份顏面,只好乍起膽子,一手提桃木劍,口里哼著道情,順著白草半遮的婉蜒小路往前走。正走著,昏蒼蒼的月色下,一個墳頭無聲無息鑽出個人影儿來!

  “這是我大清入關,前明河間守軍戰死的亂莽墳地,盜墓的是沒有的,山月神仙知道是遇上鬼了……這是他當‘神仙’頭一遭遇到真鬼,強壓著心頭恐懼,牙齒仍抖得山響,哆嗦著手舉桃木劍,半閉著眼,偷睨著那鬼,口中念念有詞:

             謹啟蓬萊天仙子,純心妙道呂真人。
             誓佐踢師宣政化,巡游天下闌武靈。
             親受鐘离傳秘法,誓將法力校群生。
             九轉金丹方外道,一輪明月照蓬瀛。
             朝游蒼梧并北海……

  念不及終,見那鬼愈來愈走近,請來呂洞賓竟不中用,急切間道士抱佛腳,口誦:

  奄……嘛……呢……叭……彌……哞……

  偷眼再看,那鬼居然仍舊毫不為之所動,踽踽蠢動更逼近前來!

  “山月道長見道法無靈,佛法亦無用,大叫一聲‘媽呀!’拔腳便逃,一邊逃,回頭看,那厲鬼竟窮追不舍在后緊追。此時他早嚇得喪魂落膽,丟了桃木劍,扔了法物明器,只發足狂奔。足足逃了十几里,才見一個村落。山月已是跑得筋疲力盡牛喘如吼,見一戶人家便上去捶門,眼見鬼已經扑上來,顧不得捶,一頭便鑽進院牆潦水陰道。

  “偏那陰道狹窄,半截身子在外,被鬼拖住了腿,死命朝外拽!山月師傅連喊叫也沒了气力,雙手緊摳牆上泥皮,只是喘息著哼哼。

  “恰這一家子當晚丟了一頭豬。此時天已將亮,老婆婆听見,推醒老頭子,說:‘你听,咱們的豬跑回來了!’于是一家子起來看,見一個人滿頭污泥,面目都看不清,半截身子在院里,半截身子在院外,鳴嗚噥噥呻吟‘鬼,鬼……鬼在外頭拉我的腿……’

  “家里几個長工卻不怕,拔閂奪門而出。”紀昀一本正經說道,“你們猜,他們看見了什么?”

  此時早已過了卯時,上朝來的官員愈來愈多,把紀昀圍得里三層外三層,一個個踮腳伸脖子屏息靜听,都替山月捏一把汗,又惊悸這鬼凶惡厲害。听紀昀問,有的說“是僵尸”,有的叫是“旱魃”有的說“是厲鬼求替代”還有的說“是山精木怪”……“是妖魔……”

  “都不是的!”紀昀一笑,說道,“是柴家屯的白瘋子——見人出來,丟了山月的腿,蹲到一邊,歪著脖子得意洋洋傻笑呢!”

  眾人先是一愣,接著“轟”的一陣大笑。便听西華門口一個公鴨嗓儿喊道:“誰在這里喧嘩?万歲爺叫記檔!——有旨,著傅琚B紀昀、張太乙進養心殿見駕。押兆惠也進去!”大家一听“記檔”,頓時散了。几個接旨進見的人互相對視一眼,見兆惠已經起身,略一點頭會意便魚貫進西華門。

  逶迤進養心殿垂花門,恰一名年輕官員剛辭出來,傅琠M紀昀卻都認得,是劉統勳的儿子劉墉。劉墉只看了一眼兆惠,笑著給傅甯鰫打千儿,說道:“主子叫進呢!召見張家兄弟,他們也就要下來了。”

  三個人忙答應一聲“是!”穩了穩心神次第而入。兆惠帶著重枷,腳下鐵索鉚鐺跟在后邊,立刻召來太監宮女們惊訝詫异的目光,卻沒人議論說話。便听殿內乾隆的聲气:“外頭熱,傅琝A們都進來吧——兆惠也進來。”

  “扎!”

  四個人不高不低應一聲跨進殿門。見乾隆盤膝坐在東暖閣大炕上,炕下杌杭子旁跪著兩個四品官,都可在四十三四上下。正在聆听乾隆訓旨。

  “方才已經說了。你們也代張廷玉請了罪。”乾隆眼角青黯,臉上略帶倦容,聲气卻甚平和,“朕只是叫和親王查看一下你們家產,并沒有籍沒抄收加罪的旨意嘛!張廷玉本是朕禮敬有加的老臣,原是要成全到底的。但他信不過朕,屢次三番來折騰,叫朕出字据下明詔。朕忙得七死八活,這不是添亂?——心里不取他這一條也是,有的。”

  張家兄弟連連叩頭,說道:“家父再三命臣等叩謝天恩。他已經反省知過了。”

  “老而戒得。他該從這一條反省。”乾隆沉吟了一下,說道:“查看家產不是處分。朕不為這些事罪人——四川學政朱奎是你們的妹妹夫家是吧?有人劾他從軍飽里克扣火耗,一查,居然真有其事,一個學政,還要喝兵血!而且有收受考生賄賂的事。他的財產轉移了,自然要株連你家受累——這是很掃体面的事。但張廷玉貪得無厭,不稍加懲處,怎樣儆戒后人?——他的配享仍依原旨,大學士銜也不動。只是要削去伯爵。對大臣沒有懲戒是不成的,俱不株連到你們。”他略一沉默,又道:“你們跪安吧。”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