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四 油滑老吏報喜先容 風雨陰晴魎魈僭功


  福康安劉墉算計精當。山東上下文武都有功勞,獨獨把葛孝化晾起,讓他有苦沒地儿訴。但葛孝化老謀深算,比他們更精明。早就寫好了報捷信,差專人飛騎直遞揚州御駕行在軍机處。比八百里加緊驛傳還要便當快捷。這邊筵席酒未開樽肉不熟,他的信已經上路了。
  當日正是紀昀當值,習慣成自然地把一高摞子各地奏折分門別類撿看著,撿到葛孝化這一封看時,信封上密密麻麻都是字:
  延清公曉嵐公拆轉阿桂公,為瑤林崇如大人生擒匪首蔡
  七大捷一喜——奴才葛孝化泥首叩安紀昀不禁一個莞爾,見范時捷進來,笑道:“你見沒見過這么長的封款?”將信舉起揚了揚,几個軍机章原也都笑了。范時捷道:“這就好比人家中了進士,街混混儿比官府的京報來得快得多,是討個喜錢的意思。羊群里跑出兔子,比羊能,日他姥姥的這小子真個別——還不赶緊拆?皇上整日問這事,老延清和傅琝v見,不知多高興呢!”紀昀才剪封口,看那信封,足足是份万言書,不知是哪個師爺的手筆,一色瘦金小書精神硬朗,將福康安劉墉如何微服私訪,聞變不惊,密地調變布署,迅雷不及掩耳包圍蔡營,大軍壓境十面埋伏而蔡七尚在夢中。又寫官軍連夜如何奔襲策應,人人手執長繩拖帶火把,以三百之微軍成五千之疑兵之陣,賊匪惶懼如入天羅地网,軍民衙吏同心協力共擒匪魁……种种情事寫得如同身歷其境目擊無余,生花妙筆時有惊警之句,看得人神動心搖。說到他自己,葛孝化卻是謙遜慚愧不已:

  ……奴才職在府牧,庸庸營營,唯以境內賑災撫貧,協調民事餒安地方為事。万不意此逆天巨獠潛蜇治內,聞惊之下既駭且愧,當即布署所轄各縣所有衙署吏役扼守大小要道,清查戶藉,捕拿可疑行客而已。示有寸功可言敢云薄勞之建?然蔡七乃天下之渠魁大盜也,彼之就擒于棗庄,非一郡一府之慶,乃天下衽席百姓之喜,我皇上洪福被籠宇宙之瑞。奴才歡快踊躍之余,思及主子關心,用是亟告慰怀。因不知主子隨駕与否,特發寄北京及御駕軍机處各致一函,順便請劉老大人廷清紀老大人曉嵐拆閱。主子顏喜心悅,則奴才之愿也。并祝劉中堂紀中堂万福,恭叩我主子康泰金安

  未了屬名卻是“奴才葛孝化”。
  “這個人我認得。”范時捷笑道,“原來在無錫當縣丞,后來攀上了高琚A抬進了漢軍旗,又運動內務府轉到阿桂門下,又結識了岳濬轉到山東臨沂縣令。別看不哼不哈,拍起馬屁來絲毫不著痕跡——這不,又拍到你兩位頭上了?”紀昀笑道:“是,他會不知道阿桂在北京?不過,這個馬屁拍得響。天天有這樣的好消息,皇上高興,我們也不至于忙得焦頭爛額,這件事得立刻報皇上知道……”說著便站起身來。范時捷道:“我剛進去見過皇上。他剛從海宁回來,連著見人辦事,又預備著返駕,又連夜听岳鐘麒匯報軍情,太后老佛爺又感了點風寒,娘娘体气剛好一點,也要時時照應,剛我离開時皇上還說要假寐一會子。你這一進去報喜訊儿,他還休息得成么?再說了,福四爺劉墉的報捷奏折還在路上,你搶先去報喜也不好,至少也得知會一下延清公一道儿進去才好。我來見你也不為無因,我要先回北京戶部去了,有些事得向你這軍机大臣領教……”
  紀昀坐回了身子,笑道:“這么鄭重其事的?”他和范時捷熟透了的人,雖然平日散漫嘻哈,較了真的事卻從不馬虎,此刻這副似笑不笑的神气也有點讓人心怵,心中起了警覺,臉上卻不帶了出來,說道:“請講。”說著打火抽煙。
  “一件是高琲漁蚺l,”范時捷就著紀昀的火楣子也燃著了他的水煙,咕嚕嚕抽著噴云吐霧,“新任兩淮鹽政尤拔世有折子,他交到戶部十九万多銀子,說是上年留的綱引目,共是二十七万八千余兩。這是商人每引繳銀三兩的成例。他的前任普福支過八万五。現在高琤X事,請旨銀子是繳戶部還是繳內務府?”
  “甚么叫綱引目?”
  “皇家內廷征使銀子就叫‘綱’。‘引目’是官辦鹽陀子每陀的价銀。”
  “歷來這銀子繳到哪里?”
  “沒賬。”范時捷咂了一下嘴,干脆利落說道:“戶部沒賬,內務府沒賬,高琩漕膜]沒賬。說都打了收條,收條在高琩漕翩C抄家藉沒亂哄哄的,收條也沒見!”
  紀昀煙斗里煙梗子“嘶”地爆了一下,火星子迸出來落在手背上燙得身上一顫,忙拂了袖上火星,又抽兩口才定住了神:這筆賬极好算,一批“綱引”交割就是近二十万,通國十几個鹽政分司每年近三百万,歷年來除了公明正道的賬目調撥項款他心里有數,就是說至少有上千万兩銀子沒有著落,黑了沒了不知去向了!饒是他養气練神宰相城府深沉,心里這份惊駭也難掩飾按捺!皺眉重重吸了兩口,鼻子口都噴著繚繞煙霧:說道:“這事你回北京要再請示桂中堂。我的意思除了正項賦稅錢兩收支項——那是再不會有爛賬的——圓明園工程用銀還有兵部報銷銀子。其余的賬目全部封存,盤清底賬具折詳奏。連傅六爺尹元長他們也都要知會一下,將來皇上問起來,軍机處要有個預備。”范時捷道:“曉嵐公指使很詳明。我忖啜著,不但賬目,連戶部額外余銀庫存也要封了,才不致于混賬攪不清。但這一來,圓明園支項有時就不夠用,內廷銀子周轉不開,仍舊要從國庫里取。曉嵐公,說心里話,戶部是個爛泥塘,水深泥也深,別人擠著削尖腦袋往里鑽,總有他的道理。我可是心里沒底,不敢趟這池子呢!”紀昀笑道:“要是差使好辦,怎么能用你來主持?皇上、軍机處都信得過你,只管放膽做去!”
  二人因又言及高琱@案,不但鹽政、販銅,連兵部的茶馬政、河務上的官田買賣……只要有錢的地方,似乎都有這位國舅爺的影子。但高痝o人他們知之有素,嫖娼宿妓勾搭女人之外,別的上頭并不是個劣跡斑斑臭名昭著的人,要真的黑心貪了一千多万銀子,鹽政上何至于鬧出虧空,在本職上頭給留下把柄,他即便每天勾搭一個女人再睡三個娼妓,能用多少銀兩?一千万銀子是政府一歲收入的三分之一,這家伙把它們弄到哪儿去了?二人閒話分析解疑,終歸不得要領。因見卜義從儀門聳肩躬背笑著過來,紀昀便知是叫進,忙站起身來,范時捷也就起身告辭。卜義站在門口避過,范時捷出去,才道:“皇上在東暖閣召見尹繼善,命奴才過來叫您過去議事。”
  “是!”紀昀恭敬一呵腰答應道:“我這就進去。”回身取了几份卷宗,想了想,又將葛孝化的信也塞進袖子里,遂跟了卜義出來,逶迄從左掖門進內宮正寢院。卜義示意紀昀在大烏□樹下候著,自己挑帘進去報說。
  這是行宮最深邃處的院落,因皇后就住在正殿西閣,內廷侍衛也不能進來。滿院寂靜花樹蔥寵,日影透過不算茂密的樹干枝椏嫩葉間洒落下來,苔蘚茵茵光斑錯落。啾啾的鳥鳴聲時斷時續低聲唱和,反而更增幽深寂靜。若不是院中飄散著的藥香,廊廡上站著的太監宮女偶爾衣裳悉悉微響,真有點進了古廟禪房修真之地的味道。紀昀也是頭一次到這處殿房,如此肅穆安謐的所在,他也不敢妄動,只在樹下鵠立待命,一邊目睨際中景致,心里思量召見應對該怎樣回話,一時見王八恥出來招手,便小心趨步上階。王八恥小聲道:“主子娘娘正在看脈,不必報名,說話小聲點……”紀昀點頭,已有宮女挑帘,遂小心趨步而入。
  進到正殿,紀昀才知道這里布置比別處大不相同,五楹大殿正面兩廂,周匝上下都是駝色金絲天鵝絨幔帳,將殿壁幕得嚴嚴實實,幔帳外又一層明黃繡龍軟緞遮了幔帳,地下舖著栽絨西洋羊毛地毯,也是明光色,足有一寸多厚,就是倒了底架摔掉了茶盤杯盞也不會有甚么聲息動靜。紀昀見正中三架屏風中設著御座,恭肅一叩,側身趨步向東,又過兩道幕才到東暖閣外,此時才听見尹繼善的聲气在說話,想想殿中布置,原來是為了隔音,怕惊扰了皇后養病。正暗自嗟訝,暖閣里乾隆說道:“是紀曉嵐來了,進來吧!”紀昀忙閃身進去,伏地叩頭道:“臣,紀昀恭請圣安!”
  “起來吧!”乾隆的聲音悶悶的,象在頭頂說話那么近,“才五六天沒見嘛……別磕頭了,這地方儿頭磕爛了也磕不響的……”紀昀這才笑著起身,卻見乾隆盤膝坐在大木榻臨玻璃窗前,案上朱硯霜毫奏折翻卷散亂,沒有批過的折子上還搭著一張地圖,不但尹繼善在,岳鐘麒也坐在尹繼善并肩處北邊杌子上,旁邊還站著葉天士。還有弘晝,卻是坐在南牆榻旁一張太師椅上,自他革了王爵,一直不見外官,此地乍然相逢,紀昀覺得比久違了的尹繼善還要新鮮。因見弘晝向自己含笑點頭,忙又打千儿,說道:“給——五爺請安!”弘晝一笑,在椅上欠身虛扶一把。乾隆道:“紀昀坐到尹繼善下首——葉天士,你接著說。”
  “是!”葉天士恭恭敬敬一叩頭,雙手一拱說道:“皇后娘娘脈象里脈寸伏關濡尺弱,表脈寸浮關芤尺滑,小的診斷与諸位北京來的太醫識見一樣,脈案都已呈皇上看過。但御醫們的行方小的真的是不敢恭維。醫者言八會,真的要能府會太倉藏會季脅髓會絕骨筋會陽陵泉血會鬲俞骨會太抒脈會木淵气會三焦——小的看了多少人的脈,總沒見一個‘八會’齊安的。這怎么說呢?好比万歲爺身邊這些文臣武將,哪一個人又是文狀元又是武狀元,上朝輔佐皇上治國安邦,下朝回家琴棋書畫皆能,還會做飯抱孩子喂奶收拾豬圈耕耙耩鋤樣樣都是行家……”他沒說完,乾隆和眾人都笑了。乾隆道:“确實沒有這樣儿的人材,真有,倒成了個怪物了!有一兩樣兩三樣出尖的,就是好樣的了。”葉天士道:“皇上真是無學不窺,這正是張仲景辯證之論。皇后娘娘榮養一冬,如今体气已見康平。其實原來就是個閉气不通的象,只是太弱,不敢用泄,現今護住心肝腎肺胛,由命門泄火,要加适量積石麻黃,泄透積郁,气通腎虧再補,是絕無錯誤的,好比水桶里的積垢,洗淨了再注清水,只要不傻,誰能說這不對?太醫諸位們只看到浮、芤、滑、伏、濡、弱,恐怕一泄而不可收拾,其實与辯證之理相悖。四時脈象春弦、夏鉤、秋毛、冬古。春天,就是康健人那脈象也是濡弱而長的。應時應有的脈象那不叫病,反常了卻是妖,我請他們太醫自診,他們的脈也都濡弱。明知我不錯,還是要用黃蓍三七伏苓——皇上,這些藥用不出毛病,也治不了病的。我不敢說他們錯,只敢說我不錯!”
  乾隆用心听著,笑道:“誰說你錯了?脈案經方朕都看了,叫北京的太醫來,是讓他們學習你的醫理藥理,不是來為難你的。當然,他們的話有理,你也要用心參酌。皇后自覺体气大見強壯,愿意用你的藥。還是以你為主,只管用心去治。別听人說三道四。”“這就是皇上圣明如艷陽之光,小的草木之人沐浴皇恩了!”葉天士叩頭道:“如今醫好皇后鳳体,小的有六成把握,只是皇后腎髒應寒而熱,因之肝气易燥,盛德所在,克己复禮,只是‘克己’二字,不能于体气無害。最忌生气的……又最忌生气又‘克己’,心於不暢不泄于外即向于內,這是病家大忌。”乾隆微笑道:“你這就多慮了,皇后母儀天下,榮尊九重,太后和朕時有呵護,誰敢惹皇后生气?你且退下吧,太醫們那邊朕就有旨意的。”
  葉天士悄沒聲叩頭卻步退了出去。弘晝笑道:“這人真的大有長進,說話分寸君臣之禮象那么回事了。這么長進的,必定是紀曉嵐的教導。你是怎么教出這個活寶來的?”紀昀笑道:“其實很容易,也不离經叛道的。我跟他說‘你知道上頭坐的誰?就那么梆梆地頂!’他說‘我也曉得跟皇上大人說話得溫良恭儉讓,只是說到醫道上頭臭嘴就沒了把門的。不敬的心里沒有,醫理說不清,病人對我沒信心,皇上皇后也得循理來的吧?’我說‘皇上并不厭你,是皇上的人主度量。你總有最敬最怕的人吧?比如你爹你媽,就想著上頭是父母,說話自然就溫存了。’他說他‘自幼爹死媽嫁人。舅舅家趁飯吃,舅舅怕老婆,舅媽一天三頓白眼儿,想起來他們嘴臉,直要摑他們耳光,哪來的敬心?’
  說到這里,乾隆弘晝一干人已經笑了,紀昀接著說道:“百般譬諭,他說他沒出名時怕病家,成名之后病家又怕他——倒是這句話提醒了臣,臣說你總要敬醫圣吧?你心里想著上頭坐的是扁鵲,是張仲景,自然就有了敬畏的心了——他心里找到了禮尊上下的位置,說話時自然就有了尺度分寸。”
  “有了尺度分寸就不失大体。”乾隆瞟一眼弘晝,說道:“——就不至于荒唐過份。老五,朕其實很知道你根儿上不是荒唐人,也很愛你撒脫机敏的,你是太弄小聰明的了。喜歡攬事,攬了事又兜不起,遮掩聰明,偏又欲蓋彌彰!瀟洒王爺、倜儻王爺、豪爽王爺、率性王爺甚至風流王爺甚么不好的?就偏心甘情愿作個‘荒唐王爺’!一個錢度,還有高琚A都在女人身上吃了大虧,官員們玩婊子成風,一掏一窩儿,傅琣b成都捉,尹繼善在西安捉,朕也是三令五申下旨嚴斥杜絕,捉之尚且不遑,你怎么散弄一群妓女給軍官睡?”弘晝早已起身垂手聆听,卻仍是一臉迷糊痞笑,說道:“皇上教訓的是!太后皇后娘娘也反复叮嚀訓戒過了的。臣弟再不敢了!只求皇上再放臣弟一馬,給臣弟點面子,別處分隨赫德他們了,這個人還是很能打仗的……”他嘻嘻訕笑著,又一低頭。乾隆似乎有點無奈地對岳鐘麒和紀尹三人說道:“你們看這人,自身不保還要保別人——原打算早點發落你回京閉門思過的。老佛爺皇后都出來說話,就再放一馬吧……王爺爵位還給你,東珠暫且不賞,這就要回鑾了,你和范時捷順道察看關防。千万留意,防著官員借修驛道橋梁征錢征糧,你可听見了?”
  弘晝忙呵身稱是,當下便要告辭,乾隆擺手道:“且不要去。繼善還沒說完,听听如果京里有要辦的事,你回去心里也有個數。”弘晝笑著又坐了回去。紀昀自隨駕到南京便已覺得乾隆待自己不似以前親切關怀,軍机處議事也少了調侃,极少見他像今日這樣隨和親近顏色溫馨的。原打算和劉統勳合議后會奏福康安擒賊的事,一轉念變了主意,笑道:“皇上容臣先奏,是個好消息呢!主子听了提神儿,再听尹繼善細陳軍務如何?”
  “唔,好!”乾隆捻須笑道:“你就先奏!”
  “是!——臣今日接到濟宁知府葛某的報捷信。福康安劉墉周密布置馬到成功。匪首蔡七以下一百九十八名巨寇渠魁窮凶极惡之徒全部落网,官軍衙役無一傷亡!”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紀昀口齒便利簡捷,一串儿報說抑揚頓挫鏗鋤有節,果然十分提神,乾隆端著杯子的手居然一顫,呼吸間鼻翼都興奮得一翕一張,眼中波光熠然一閃,問道:“是哪個府?”
  “回万歲,濟宁府!”
  “福康安劉墉指揮?”
  “是!全部落网!匪寇無一漏网官軍無一傷亡,打得干淨利落!”
  “百姓呢?有沒有惊扰地方?”
  紀昀雙手一合十指交叉,感歎道:“這正是難能可貴之處!臣入軍机處有年了,大凡剿匪出動官軍,一半殺土匪一半傷百姓,甚或割了百姓人頭冒數請功的比比皆是!匪寇雜居民宅,一個百姓也不誤傷,此事前所未有!以三百官軍二百衙役生擒二百慣匪惡盜!這樣少的兵力如此大的建樹,直是史無前例!福康安劉墉尚是風華青年,乃能如此果決剛毅,智珠在握,也實出臣的意料……”弘晝是在座最知道乾隆和福康安底蘊的,生怕這位舌生蓮花的老翰林把好話說盡了,忙笑道:“傅睅膉敿V斥福康安要防著‘快牛破車’,又是甚么‘趙括馬謖’!老劉頭更是見儿子就眼里出火,訓起來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兩個后生子虎犢出山一捉一群狼,看這兩個老家伙甚么話說?”尹繼善和岳鐘麒眼見乾隆高興得臉上放光,笑得竟有點傻里傻气,誰不要湊趣儿?趁熱打鐵就腿搓捻儿大捧道:“這是比打野戰難十倍的事儿,兩個年輕人舉重若輕辦了下來,匪患消彌還在其次,朝廷又得兩個出尖儿人才……”“极盛之世人材輩出是朝廷社稷之福……”“唉……把我們這輩人比下去了……”“看他們的了……”一遞一句詞連詞話套話就說得一車滿載包兜不住。
  “這事棠——”乾隆高興得坐不住,脫口而出,本想說“棠儿知道不定多歡喜呢”,生生把半截話吞回肚里,因見皇后跟前使喚丫頭彩卉過來,料是听見了這邊動靜,因笑道:“沒有生气的事,大家高興著呢——回去稟皇后,福康安拿賊立功了——呆會儿和五爺一道過去說……”彩卉笑著答應退了出去,乾隆轉圜過來接著道:“倘若傅睄B統勳知道,不知是愧是喜?——信帶來了么?朕說呢,紀昀進來就面帶春風,敢情憋著一寶!”
  紀昀心里叫聲慚愧,忙抽出信來雙手呈上。乾隆接過一看便道:“姓葛的好字,寫得精神!”便凝神細閱。眾人端坐注目,只見乾隆時而斂眉凝目,時而頷首微笑,時而俯仰沉吟,時而撫膝慨歎,未了笑著遞給岳鐘麒:“你們也看看!難為這兩個年輕人少壯有為,很給朕爭臉……葛孝化的文章寫得也好……”紀昀有的沒的談笑風生,比出康熙年間劉七麻子一案,又比蕪湖鹽商放炮造反,連著說齊二寡婦一枝花諸人,又比論傅痗竅d山,雍正朝名臣李衛招安竇爾敦……种种前案殄滅割据逆案人犯,优劣長短相互輝映參照。“大小之勢對壘之形雖然各有同异,哪一案不要耗國庫數十百万,哪一案都有誤傷良民的……”中間夾著弘晝插話湊趣儿,把乾隆听得樂不可支,因道:“老五說的不錯,這确是國家祥瑞之气。圣祖世宗爺和朕三代努力教化,百姓深明大義,福康安他們才能如此順利,不然,有的從賊抵抗,有的窩匪不報,倉猝之間良萎不辨,哪有個不誤傷好人的?”他想說得庄重肅穆些,竟是無法挂下臉,仍是笑逐顏開說得高興。
  “實在是非同尋常!”一時岳鐘麒和尹繼善也都看完了折子,尹繼善由衷一歎,“奴才細思當時情形,不能請示待命,不能延誤時分,為防走漏消息,連官府也不能全然信賴,又無大軍可以就地調動,真將才民!運籌帷幄,守如處子動如脫兔,出奇兵用疑陣都在間不容發之中,只要一步錯了,就沒有這個全胜之局!”岳鐘麒也道:“這确是一場野戰。不是靠地方政府也沒有全指望大營官兵,這個戰例很個別的。”
  乾隆一百個心思想升福康安的官爵,一來他初入值侍衛,再者年紀幼小,無功晉升眾人未免不服。有了這份功勞,心里這份欣慰局外人怎么也不能体諒的。轉念一想尹繼善的話,反而冷靜持重了下來,轉想劉墉是文臣,按野戰功勳又如何計勞,又思福康安果真是斑斑大才,純粹以武功出身,似乎可惜,一功之下賞責過重,又易增他虛驕狂傲之心……想著,心思已是清明底定,笑道:“其實朕更取他們忠君愛民不計利害這份心。這個仗打得險。如果有了半分敷衍心,先來請旨,或先与山東省台駐軍聯絡商計。商計停當,賊也逃了,他們也沒了責任——這就是尋常庸吏伎倆。傅琣酗l!劉統勳有子!朕心里歡喜無法形容。但他們畢竟年輕,還要砥礪磨煉琢玉成器才是。”他頓了一下,又道:“朕料他們的折本今夜明天可到,軍机處先議一下,要從表彰勉勵上作文章,下邊有功人員保敘照常。他們的功勞,雖說朝廷有制度,宁可從低或者記檔,待差使辦完引見時再說不遲。”几個人哪里知道一霎功夫乾隆轉了若許的念頭?還要說時,乾隆笑道:“等他們奏折來了再說這件事吧!紀昀報個喜訊沖一沖也好,朕心里其實郁悶,吏治才是一篇真文章,真文章才真難做——先帝不知多少次說這個話,當時只是設身處地,現在卻是感同身受了!”他斂了笑容。
  “奴才剛才說到牛皮帳,五爺回京請召集戶部兵部合議一下。現在來不及分責任,先從武庫司調撥的五千領帳蓬是絕不夠用的。不拘從科爾沁或者察哈爾急調購買五万領,發放青海駐軍要緊……”尹繼善雙手据膝端坐,眼睛盯著前方不緊不慢說道:“辨是非可以從容去辨,兵士們受凍餓不能從容。青海地勢高寒,有的大營營區一年只有一個冬季,凍土不能种植糧菜,吃霉糧住破帳房。奴才去視察,士兵們人人面帶菜色,有的整營都是雞視眼,一到黃昏變成一群瞎子!我請旨戶部配調花生核桃大棗瓜籽,運到軍營,從軍官到士兵滿堂奔走歡呼,‘万歲圣明!体恤我們當兵的可怜!’后來再調,就調不動了,兵部戶部都說平原營房兵士只吃青菜豆腐,軍需供應不能厚此薄彼——他們哪里知道那些地方一百斤羊肉想換一斤青菜也沒處換!一車蘿卜送營里兵士們圍上來一會儿就啃個精光……奴才親自進大伙房,干菜羊肉雪米飯吃了兩天,真真是難以下咽……”他仿佛至今不胜那份苦澀,嘬著嘴唇皺眉咽了一口唾液。這一剎那間,紀昀才留意到尹繼善變得黑而且老,不但胡子蒼白了,原來又濃又密的頭發也變得异樣稀薄,總起辮子也不過拇指粗細,軟軟地垂在腦后。想起兩年前同游清涼山,尹繼善那份風流儒雅,顧盼間弈弈精神怎么也和面前這位深沉持重形容憔悴的軍机大臣印證不到一處。
  乾隆一邊听,一邊也在審視尹繼善,點頭說道:“不要管別人說你甚么,朕深知你的……那么憂讒畏譏的?朕雖然遠在北京,你人在西安心存君國,巡行西宁蘭州深入大漠,朕是如同在你身邊……元長,你不要落淚,听朕說,你在江南作官日子久了,一向得心應手慣了的,一旦去了北方,那里吏情民風都不相同。又是以帶兵為主,又是軍机大臣和紀昀他們一樣參酌政務。你想事事順心,哪里能夠呢?袁枚在西安呆不住,他想撫琴而治,西安地瘠民窮只有石頭板,哪來的琴?把軍棍兵痞赶出了西安,當地土豪劣紳強悍刁民,照舊還得用板子木枷對付!他不懂三秦政治和江南的不同,不能象江南這樣單靠理喻教化治理起來游刃有余,秦塞函谷不是吟風弄月之地啊!袁枚的《隨園詩話)朕也是很賞識的,既不肯作官,且置閒几年,泉林著書也是好事
  甘肅藩庫供應青海大堂牛皮帳篷霉坏的事已經有几封廷寄往來文書。兵部說這是兩年前才新制的帳篷,從呼倫貝爾購進時兵部派人驗過,都是一嶄儿新的壯牛皮縫制,庫存不到兩年發到營里就霉坏,不可信,疑心青海大營軍官冒支報損。尹繼善派袁枚去核實,蘭州庫房說“無損”,有領貨兵營的戳記簽名為證。兵營長官請尹繼善到營檢看,又确是霉變不堪。几千里外三方各執一詞公婆各理,吵得沸反盈天,陝甘總督勒爾謹差點把袁枚扣在蘭州,“正法以正視听而慰軍心”。可怜袁枚一介書生,名震天下的大才子,為肅清西安兵患得罪了青海甘陝的丘八爺,為牛皮帳篷又惹翻了甘陝官場,為設義倉墾荒田激惱了當地士紳,弄得四面楚歌。幸虧尹繼善百般回護,調回浙江任錢塘知府,偏偏現任的浙江巡撫王稟望就是前任的甘肅布政使,都是串了一气儿的,來了不接見,不放牌子不給差使讓他“候補”,淡淡地“把你晾起,你怎么樣?!”袁枚一气之下拂袖南山……這里邊關聯錯縱繁复,在座淮也沒有紀昀清楚,但這其中的人事險惡,也屬紀昀頂頂明白:且不論勒爾謹是勒敏的族叔,不但是功臣之后,也是跟從乾隆十四叔允□西海征戰的悍將。即王稟望因在甘肅征糧有功聚財有道,迭受表彰為“能臣”,乾隆去海宁前一日還特別下諭,加恩賞給他八旬老母貂皮四張,大緞兩疋,還有親筆御書“人瑞國祥”的泥金匾額……明知其中古怪隱情多,想想連尹繼善身歷其境都料理不開應付維艱,何況自己一個漢員?反复沉吟著覺得漫無頭緒,与其說錯不如不說,正思量著沒做理會處,弘晝說道:“王稟望這人請皇上留意。您去海宁,臣弟在后船隨駕,夾運河兩岸梅花盛開,還有月季、夾竹桃,是花都開。上岸找百姓悄悄打听:不是季節,怎么花儿都開了?是祥瑞?——不是的。是化銀子從江南揚州花房移來的,盆子摔了現栽——誠孝忠敬奉迎老佛爺帶了假味。臣弟見他那付脅肩謅笑的嘴臉就惡心,分明是個——”他突然打住,嘻皮笑臉道:“臣弟又說走了嘴,皇上原諒!”
  “你說嘛!雖然你撒漫無羈,朕還是愿听你的實話。”乾隆笑道:“誰為這些事罪你來?”弘晝笑道:“說句好听的,他這人言過其實。說粗一點的,是個拍馬溜勾子舔屁股的角色……千穿万穿馬屁不穿,這种人只要不貪,永遠是個不倒翁!”乾隆道:“朕以為你有甚么高見,原來不過如此!朕在藩邸見有些人在先帝跟前這模樣也惡心。君臨登极才知道,人性趨高諛上都是一樣,有的是內根不正外頭道學,比這外露的更可惡可憎。既然都趨高諛上,不能單憑‘嘴臉’判別。說他好要有實据;說他不好,也要有實据——朕見過個‘馬臉相’的,你看他撇嘴瞪眼愁眉苦臉,他其實是在笑;你瞧他笑眯眯的,那是在哭呢!”說著呵呵地笑。
  弘晝偏著臉想想,無所謂地說道:“臣弟沒甚么實据,就是瞧著這人不地道——事事謅者待下必驕,不也是情理?臣弟信得及尹元長,才去一年多點吧,看去老了十年,也是憑据。元長說要牛皮帳,那肯定得赶緊辦——真奇怪,甘陝年年鬧旱災,干得寸草不生的,怎么會霉了牛皮帳霉了糧?”
  他說得平平淡淡,乾隆卻听得心里一震,象是被提醒了一件极要緊的事,一邊极力思索著,一邊說道:“不但牛皮帳,花生核桃這些也要兵部列單作軍需供應,定成常例。既然蘿卜能運上去,可以從內地征購。青海藏邊阿里駐軍待遇,還有烏里雅蘇台、天山大營的糧秣軍餉,下去尹繼善和老五議個條陳,朕批給兵部照准辦理——軍士沒菜吃,那些荒旱之地又無法种菜,這不是小事……”說著靈机一閃,也是想得有了頭緒,突然轉臉對紀昀道:“歷年的各省晴雨報表折子是留在北京了,寫信給阿桂,謄錄一份用六百里加緊送來!”弘晝和尹繼善正聚精會神聆听他前頭指令,感慨乾隆深仁厚澤体恤前方將士,猛听得話題一個急轉彎儿,對紀昀說起“晴雨折子”這八不相干的題目上,都一下子僵怔了。岳鐘麒一直低頭在想如何勸說乾隆警惕阿爾撤納的詭計,也一下子抬起頭來。只有紀昀心中机警明白,一轉眼間已知乾隆對勒爾謹和王稟望突起疑竇,但這樣的“圣明高深”万万不能一猜就中,故作發愣,一陣子才道:“臣遵旨……不過,圣駕這就返駕回鑾,過去的晴雨表不是要緊折子,恐怕已經存檔了,一時未必湊得齊呢!皇上怎么忽然想起這么檔子事了?”
  “是老五提醒了朕。”乾隆的笑容里帶著一絲猙獰,語气中仍是十分平靜和祥:“朕是想看看甘陝這几年的旱澇——是旱,牛皮和糧食不該霉得一塌糊涂;如果是澇,朕記得象是因為報旱災几次免賦請賑的……”
  他話雖說得松寬溫和,但事理透析卻犀利如刀,把一切障眼的往來紛繁事物,糾纏不清的人情扰攘一把剝去,椎骨透髓直搗要害,直有洞穿七札之力。頃刻之間,紀昀覺得再也不必顧慮甚么,再也不敢虛与委蛇遮飾甚么了。紀昀略一俯仰,岳鐘麒在旁歎道:“主子這話真是洞若觀火。圣明燭照奸蔽盡現!老奴才在京閒居,甘陝舊部進京見面,說起道路天气,連著這几年甘肅雨水充足。祈連山下的春小麥一畝都能打二百多斤——武官們抱怨道路翻漿泥泞難行,還說甘肅官儿精明會作官,都發了。奴才待罪之身不愿多事。他們姑妄言之,奴才姑妄听之而已。皇上這一說,奴才心中象點了一盞燈。甘肅原本苦旱之地,年年賑災。這几年賴皇上洪福風調雨順,敢情還在冒請賑糧?他們竟敢將歷年几百万銀子都私分了?這可太駭人听聞了!”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