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15、幽靈王子


  到克勞斯特斯度過假期,即使有戴安娜在身邊,對查爾斯來說也是体驗刺激的快樂時刻。多年以來,他總是陪伴著帕爾馬一家到這處瑞士景地來,成了一名出色的滑雪手。雖然他的姿勢還談不上优雅,卻十分有效。那么戴安娜呢?因為懼怕高速与過陡的斜坡,她給了丈夫充分的自由整日逃避在外。為了甩掉攝影師与好奇的眾人,王子与他的朋友們經常在滑道外面滑行。查爾斯很喜歡山脊處白雪皚皚、冰天雪地的荒山野地。在那里就像在巴爾摩拉的荒野上,像在5月份剛与老朋友勞倫斯·范·德爾·波斯特一同去過的卡拉哈里荒漠上一樣,他有一种感覺,一种与宇宙交流的過程中重新支配自己能量的感覺。他經常在滑雪的時候達到力量的极限,以惊人的速度沖下滑道——這是他惟一的方式,達到真正意義上的自我放松。
  看著查爾斯瘋狂地滑行,查利和帕蒂·帕爾馬·湯姆金森不止一次感到:他在向命運下挑戰書。然而,在1988年3月10日的那個下午,命運之神如約而至。
  這次隨行人員有:查利、帕蒂、王后的馬術教練及老朋友休·林德塞少校、負責安全保護的一名瑞士警官以及一位經驗丰富的導游布魯諾·斯普洛徹,他們与查爾斯一起登上了哥茲那格拉特索道。帕蒂是隊伍中惟一的一位女性。戴安娜像往常一樣討厭滑雪,和弟媳弗吉一起呆在小木屋里,而且當天早晨弗吉還重重地摔了一跤。從海格拉馬德往下滑,速度是相當快的,即便對于一個勇敢的滑雪手來說,也不允許有半點差錯。開始沖擊難度最大的地段之前,大家停下來調整呼吸。畢竟這只是一段又窄又陡的過道,夾在峭壁与令人眩暈的懸崖之間。就在此時,一片雪牆向他們直扑而來,查爾斯永遠不會忘記那突如其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和山体在身邊爆炸時帶來的恐怖。“跳!”導游邊叫邊跳了出去,查爾斯一躍而出,和他一樣躲在了一塊突出的岩石下面,查利与瑞士警官隨之而至。他們看見岩石卷成漩渦,伴隨著雪霧,從面前滾下山去,發出轟隆轟隆的響聲。几秒种如同經過了一個世紀,而后就是寂靜,白雪与永琲滷I靜,大山与冬季的冷漠。四個人緊靠在窄小的岩石下,帕蒂和体已經不見了,他們被吞噬,被淹沒了。白色的雪地,剛剛在他們的腳下還發出令人愉悅的嘎吱聲,現在已經成了一塊裹尸布。
  導游的眼睛一向訓練有素,他看見他們被埋在下面250米遠的地方。在其他幸免于難的人的幫助之下,他用隨身放在包里的稿頭把他們挖了出來。体深埋在一米半深的雪下,頭顱破碎,睜著大大的雙眼。不遠處,帕蒂還在微弱地呼吸。她臉色鐵青,但是導游馬上對她進行人工呼吸,總算救了她一條命。不,不要是她!她應該活著!在等救生的過程中,查爾斯緊握著她的手,不停地和她說話。他出奇地鎮靜,說話的語調充滿著自信与平靜,這把他自己也嚇了一跳。“一切都會好的,直升飛机馬上就會來,只不過是一點儿小骨折,沒有什么大事。所有人都在這儿,和你在一起。一切都會好的,沒關系,現在已經結束了……”帕蒂沒有回答,但是當深夜她掙扎著處于半醒狀態時,她听到了每一個字,她拼命地抓住這個給予她溫暖,把她從死神的怀抱中一點點拉回世界的聲音。查爾斯知道她听見了。布雷布爾諾夫人——即蒙特巴頓勳爵的女儿經常給他講,她父親遭到暗殺后她處于生死之間,在那個永琱妝],是被輪流在枕邊照顧她的醫生們的聲音拯救了她。帕蒂不會死,因為查爾斯不愿她死去。
  查爾斯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帕蒂身上,暫時忘記了休。但是,一回到小木屋,死亡的陰影就籠罩上來。查爾斯一進門,戴安娜就沖向他,可他几乎像木偶一樣粗魯地把她推開,這個時候,戴安娜是他最不想見的人。体是他的朋友,才剛剛結婚,年輕的妻子莎拉正生著孩子。不止一次,查爾斯禁不住陷入深深的負罪感,覺得自己應該承擔這個責任。當然,他們身邊有一個具有丰富經驗的導游,一路上沒有什么禁止通行的標志,況且索道也運轉正常。但是,當天的天气預報預示,該地區可能會有大雪崩。就在山頂上,滑雪者們松動了一片不穩固的雪層,但是几分鐘后雪層就滑下去了,滑雪者們又開始滑雪了。夜色一點一點地漫進小木屋,他的腦子里只是縈繞著一個想法:如果他,威爾士王子沒有在4點45分的時候到達海格拉馬德滑道上,休·林德塞就不會在那時那地慘死。休之所以會在那儿,是因為他要陪伴查爾斯,而不是后者要陪伴前者。雪崩也會把查爾斯卷走,但是,命運選擇了休,正是体代替了他。查爾斯感到罪孽深重,因為他自己還活著,舒舒服服地坐在溫暖的小木屋里,可是他的朋友卻孤零零地躺在醫院太平間的冷藏柜里。他感到罪孽深重,因為休的死正是因為自己的存在,因為自己是威爾士王子。多年以來,他努力工作證明自己胜任王子的頭銜,但是現在這個頭銜讓他不堪重負。
  對于新聞界來說,這件事可是個意外收獲,他們不可能放棄深入“挖掘”的机會。3月18日,《太陽報》頭版大標題為阿靠消息:查爾斯應為造成死亡的雪崩負責》。正是王子,詹姆士·赫維特寫道,不顧禁止通行的指示,堅持拉著一行人到那段危險的滑道上。但是事故發生后,檢察官的調查結論是截然不同的,他認為“沒有任何故意或是過失的疏忽,每個人都是自主的做出決定參加此次滑行,而且自愿承擔風險。”查爾斯無可指責——要不是當事人中有威爾士王子的話,就不會有人對他表示怀疑,當然,他的朋友們更不會。
  這次意外,沒有對已被冠稱“魯莽之徒”的王子形象帶來什么益處,反而又增添了一條“不負責任”的罪名。當查爾斯慶祝40歲生日的時候,報紙曾對其大肆評論,彼此的意見大相徑庭。一些更加關注他的報紙對查爾斯的“社會良心”舉雙手贊成,因為他毫不遲疑地扰亂了英國某些權勢集團;早晨,曙光初露,他到滑鐵盧橋進行微服私訪,并執意在伯明翰和1500名窮人一起吹滅生日的40根蜡燭。然而,王子的努力并不是所有人都欣賞的:“我想查爾斯之所以對失業者們怀有特殊的親切感,那是因為在某种意義上,他也沒有職業。”保守党的离任主席諾爾曼·泰比特諷刺地說。“查爾斯王子是左派人士嗎?”當他出訪法國的時候,《快報》如此質問道。可是其他人卻宁愿知道為什么王子与王妃在馬里金飯店分住不同的房間。
  更無聊的是,那些拿不出稿子來的皇家新聞專欄編輯們,竟誹謗說查爾斯不負責任,麻木不仁,因為他決定來年再到克勞斯特斯滑雪。戴安娜,頗有”道義“地聲明她再也不會踏上那個該死的地方。她到處宣揚,在事故發生后,她是如何堅持讓丈夫中斷假期,可是查爾斯卻執意繼續滑雪,好像什么事也沒有發生一樣,以至于只有她一個人關心失去休·林德塞的莎拉——這個年輕寡婦的命運。因此,每個人都看到,她的善心与其丈夫的冷血形成了多么鮮明的對比。查爾斯不做出任何反應,他把感情深深埋在心底,而不是像戴安娜那樣拿出來賣弄。

  如果有什么人還對查爾斯的魯莽抱有怀疑的話,那么這些怀疑在1990年6月28日一定會風吹云散。這天下午,查爾斯在距海格魯夫不遠的西侖徹斯特參加馬球比賽。他踏在馬蹬上,全速奔跑,緊追并逐漸靠近一個正在控制球的對方隊員。就在查爾斯彎腰揮棒,向相反的方向打擊球時,他的坐騎突然向右偏問了一下,失去平衡的王子摔倒在兩匹馬之間,其中一匹馬重重在壓在他的身上,正好壓在他的右胳膊上,緊接著他就听見骨頭可怕的折斷聲,感到疼痛遍布了整個胳膊。
  馬球無疑是富人們的一种消遣活動,但同時也是一項危險活動,經常會發生嚴重、甚至有時是致命的事故。馬是靠不住的,即使最有經驗、在馬上坐得最穩當的騎手都無法預防坐騎突如其來、快如閃電的舉動,而且馬的神經沖動要比人的快四倍……幸運的是,是王子的胳膊而不是頭被踩在馬蹄下。他的右臂肘關節之上有兩處骨折,醫生沒有給骨折處加上釘子,而是采用复位的方法給他進行治療。兩個月后,疼痛依然如揪心一般,查爾斯甚至怀疑胳膊會有一天彎不過來。听從帕爾馬·湯姆金森兩口子的建議,他就醫于曾經成功地治好帕蒂的醫生。帕蒂在克勞斯特斯那場可怕的事故后,雙腿上有好几處粉碎性骨折,但是這位醫生讓她又重新站了起來。結果,查爾斯的手術也取得了圓滿的成功。
  忍受四個月的劇烈痛苦而且無法活動,這就是那場馬球比賽的結果。生命中的第一次,查爾斯的日程表是空的,沒有慈善酒會要主持,沒有演講稿要寫,所有的安排都在醫生的命令下全部被取消。戴安娜曾到漢諾丁綜合醫院看過她的丈夫,當然她也很難再做出進一步舉動。但是,正是卡米拉在他漫長而又痛苦的恢复期內一直陪伴在他左右。在巴爾摩拉,女王給她分了一套緊鄰王子病房的房間。卡米拉給他讀書,在他的口述下寫信,吃飯的時候給他切肉,還幫助他与理療專家莎拉·凱伊一起進行康复練習。查爾斯可不是個脾气好的病人。他有不和別人商量就發號施令的習慣,但是他的胳膊卻不听話,所以總是疼痛難忍。這种痛苦整日整夜折磨著他,對他的脾气沒起一點儿好作用。
  查爾斯剛剛忘記了一點儿痛苦,就和母親一起批閱政府定期送來的文件。國內,自從通過征收“污染稅”的法案后,全國怨聲載道,瑪格麗特·撒切爾遭到反對,同時她也遭到同党派的排擠,很快被約翰·梅杰頂替。在海灣,自從巴月2日伊拉克人侵科威特后,許多英國人被扣為人質,戰爭似乎無可避免。惟一的好消息就是去年秋天,柏林牆推倒之后,德國得到統一。
  一旦查爾斯停止工作,就必陷人愁思之中。這几年里,因為政治上的困扰以及私人生活上從卡米拉身上得到的片刻歡愉,他或多或少不去想這些煩心事,但是現在它們又飛速而至。他花了很長時間与卡米拉進行商量。總之,他們构畫了各种各樣未來美好的前景。然而,一切是徒然的。离婚?無法想像,一個未來的國王,注定要成為英國教會的領袖,不能离婚。又一次,查爾斯感到了壓在自己肩上的歷史重擔。不管怎樣,如果1533年亨利八世不想和教皇斷絕關系,為拋棄妻子凱塞琳·達拉貢和他的情婦安妮·波黎安結婚的話,他就不會有這樣的下場——被捏在一幫既有威望又固執的大主教手里當了一個可怜的人質。不离婚,那么分居就足夠了?這可能是惟一的可行之路。但是,在伊麗莎白女王死后,戴安娜就會成為王后……一想到戴安娜和他分別到威斯敏斯特教堂,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庄嚴地接受加冕,然后再登上各自的馬車离開,查爾斯就強擠出一絲苦笑,似乎在做鬼臉一樣。可以肯定的是,根本沒有辦法。他為了皇室而結婚!“所謂經驗,只不過是人們給予自己經常所犯錯誤的名字”,奧斯卡·王爾德寫道——查爾斯也一樣。但是這次經驗,查爾斯苦澀地想,沒有給他留下任何求生之路。對于他而言,根本沒有挽回的机會。

  受到卡米拉的鼓勵,查爾斯第一次鼓足勇气和母親談論他們從未開誠布公說過的問題。一天午飯之后,當他們面對面坐著的時候,滿怀顧慮的查爾斯向她敝開了自己的心扉。伊麗莎白等待這一時刻已經等了很久了,但是她從不先開口。讓查爾斯吃惊的是,他從未想到能和母親如此接近,而且她理解一切。女王并非一個盛气凌人的女人,只不過學會了小心地隱藏自己的感情。但是查爾斯和她卻出奇地相像,也正是因為這個他們之間交流的机會很少,她總是表現出更喜歡安德魯一些。安德魯,“女王的小寶貝”——是她那朝三暮四的丈夫与她短暫激情后的產物。安德魯,是個令人難以忍受,不听話的頑童。情場高手,感情丰富……安德魯,一時沖動娶回了那位光艷照人、引人注目的妻子,他們的感情似乎也不和諧——她無疑是一位可愛的尤物,但更像一個農場女工或者說一個剛出道的女明星,而不像皇室一位殿下。在女王与日增多的憂慮之中,約克公爵与公爵夫人兩口子的糾紛對她來說只不過占据第二位,安德魯只是在王位繼承的順序中排第四位。如今最重要的問題,是那位真正繼承人的問題。
  查爾斯很快要42歲了。在他這個年紀,伊麗莎白已經執政有16年之久……查爾斯過去經常看老的新聞紀錄片。他激動地看到當時年僅21歲的母親,出訪南非好望角時是那么年輕,那么柔弱,那么漂亮,她庄嚴地對未來的英聯邦國民們說到:“我在你們面前宣布,無論我的一生是長是短,我都會為你們,為我們共同屬于的英國大家庭貢獻出我的一切……”查爾斯知道,她依然記得那天自己說過的每一句話,而且在一生中——顯然她很長壽——她都在身体力行,全力付之于行動。
  每天早晨9點整,當王宮的風笛手在窗台下吹響老調的時候,女王就開始工作了。她坐在小會客廳里,衣著端庄,帶著三層珍珠項鏈,鼻子上架著眼鏡,翻閱秘書交給她的文件。秘書羅伯特·費羅斯是一位又高又瘦的人。小時候,母親在早晨与孩子們短暫會面,查爾斯總能看到她的這副樣子。后來姆媽來找他們,安妮會跺著腳不愿离開,而懂事的查爾斯拉著她的手說:“來,不要打扰媽媽,她很忙,她是女王……”
  雖然伊麗莎白從沒有表現出對查爾斯的偏愛,但是她感覺查爾斯与其他孩子比較來說与她更為親近。查爾斯這個脾气隨和的孩子,那么嚴肅与認真,有時他的顧慮和多變的情緒也惹人生气。現在,他已經長大成人,既崇尚享樂,又在本能与責任之間痛苦掙扎,他為自己的無用而深受折磨。查爾斯繼承了母親40多年來一直在生活中所貫徹的那种可怕的責任感。她不需要交待,他就會明白這一點。女王,在她平淡的表情与优雅的舉止之后,有一顆理解之心。她的錯誤,可能就在于不完全相信自己的直覺,她完全被自己的感情,也包括他人的感情所嚇住了。感情是個危險的東西,她在生活中需要的是命令,以确保她在“企業”領導層中處于优勢地位。然而,如今她也已意識到,把王族的旨意強加給一個紊亂的心靈,也是令對方無法接受的。在她的內心深處,她從來沒有“感受”到戴安娜,即使是在婚前。現在,她所自責的就是,當初過于謹慎地處理查爾斯的婚姻問題——噢,仔細想想,其實是不謹慎的……
  伊麗莎白完全理解儿子的兩難境地,和他一起分析目前所面臨的形勢。她知道查爾斯決不會放棄卡米拉,她也從未想過要求他這樣做。對于卡米拉,她真的很喜歡,她越來越欣賞她的生机勃勃,獨一無二的幽默感与純出自然的优雅。正是這种优雅,使卡米拉這几年雖然身處复雜的境地之中,卻從未沒有引起一點儿閒言碎語,卡米拉用她的品質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偉大的女人”。但是涉及到离婚,女王卻強調這是另外一回事:戴安娜就是未來的威爾士王子的母親,無論他們是否愿意,她都會成為整個王族大棋盤上代表王后的棋子。應該和她達成一個“君子協定”讓雙方都滿意,尤其是避免再將焦點集中在她身上,因為她的性格太捉摸不定,而且她在新聞界形象又如此之高,以至于沒有人會把她當成自己的敵人。查爾斯同意了,但是他怀疑自己是否能夠做到。
  ——我無法和她進行理智的交談,他歎息說,一次也不行。
  ——我,我也許可以。她尊敬我,而且我們一向互相尊重。等我回到白金漢宮,我會邀請她吃飯,和她談一談……
  說到做到,女王給儿媳寫了一封長長的信,邀請她在自己的私人餐廳里共進午餐。吃冷盤的時候,她們只不過談了一些瑣碎的事情。后來,當開始吃“牧羊人餡餅”的時候,伊麗莎白直接切入了主題。戴安娜很窘迫,雙目低垂,小口小口地吃肉。私底下,她再怎么向她的朋友們抱怨這個無法忍受的家庭也沒有用,女王的話對她還是有影響的。在女王面前,她感到自己又成了一個小女孩,那個穿著皮鞋,身著美麗百折裙的小女孩,晚飯前讓姆媽領著向父親的朋友們問好的小女孩。伊麗莎白非常平靜,態度和藹可親。
  ——你是威爾士王妃,而且是未來英國國王的母親。無論你對查爾斯有多么不滿,你們的婚姻也不該受影響。只要不引起丑聞,沒有什么能妨礙你的生活。但是,看在上帝的份上,做事情要像個大人!不要再當眾抖你的丑事!為整個王室的利益想想:這不僅僅是為你,也是為了你的孩子們,不要忘了……”
  戴安娜答應可以盡力去做,但是有一個條件,查爾斯必須与帕克·鮑維爾斯夫人斷絕一切關系。女王忍不住笑了。當她從眼鏡從上方看著儿媳的時候,她的目光既高興又充滿了同情。
  ——為什么你會擔心帕克·鮑維爾斯夫人呢?親愛的,生活中有些事情需要忍耐,男人們的不忠也是其中之……帕克·鮑維爾斯夫人已經結了婚,她非常謹慎,不管怎樣,她不會對你构成威脅。一個建議:把她忘了吧,你大不必為她而傷腦筋,一切都會好起來!
  女王已經盡其所能。但是,說句實話,她對這次小小的說教几乎不抱什么希望。戴安娜禮貌地听著她講話,但是,她固執的表情,就像打定主意的孩子——一旦大人轉過身去,就一副馬上會干坏事的樣子。因此在她們的整個交談中,伊麗莎白感到,她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在光滑而平靜的水面上打水漂。她的心情并不愉快,她也擔心自己的憂慮不會到此結束。

  6月對于王族來說一向不是個吉利的月份。1991年6月的這一天,命運似乎又纏上了溫莎一家。當時,查爾斯在海格魯夫,戴安娜在倫敦,他們分別得到通知,年僅九歲的儿子威廉剛剛出了意外:在路德格魯夫寄宿學校里,一個同學不小心用高爾夫球棒擊中了他的頭。其實情況并不十分嚴重,但是頭顱上被擊中的地方在X光照射下顯得非常清楚,因此神經外科醫生建議動手術,以防止出現顱內血腫的危險。“一個常規的小手術而已”,當查爾斯在大奧門德街儿童醫院找到妻子与儿子時,醫生們對他保證說。放心之后,查爾斯又不得不忙他的公務了,但是他堅持隨身帶一個听差,以便在儿子遇到緊急情況時能夠立即通知他。他要會見歐洲理事會環境与農業代表團,而且晚上必須到考溫將花園去,第二天再去約克郡。當他第二天晚上再次回到醫院的時候,他發現威廉已經精神十足,戴安娜正在一邊興致勃勃地看當天的報紙。“你是什么樣的爸爸?”《太陽報》的頭版大標題寫道。那些小報的“控訴者”們說,王子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一點儿也不關心他的孩子。他留下妻人一個人獨自守候在儿子的床邊擔惊受怕,自己卻跑去听歌劇《托斯卡》……
  又來了!戴安娜招招陰險,不停向新聞界透露足以殺人的片言碎語,卻還裝做不知道的樣子。戴安娜在這方面可謂有十足的天分,而新聞界又如此貪婪。這場可悲的鬧劇到什么時候才能結束?多年以來,查爾斯一直忍受著報界對他反复的攻擊。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過《泰晤士金融報》,否則,他一定會瘋掉!但是,風言風語總會傳到他的耳朵里,也可能只是從戴安娜那里他才知道,因為她總是故意拖拖拉拉地看報紙上的文章。如今,他們竟拿他最為在乎的東西——他的孩子,向他進行攻擊。在這場由戴安娜挑起,由新聞媒体作為“中間人”的戰爭中,孩子們是一張王牌。哈里出生的時候,所有的時机已經成熟,陰謀詭計就開始了。1988年的春天,正當查當斯去往意大利的途中,年幼的哈里因血病被送進醫院進行緊急手術。戴安娜堅決反對查爾斯返回倫敦,向他保證說只不過是個小小的手術。第二天,報界一致贊揚了這位可敬母親的獻身精神,她整晚都守侯在孩子床邊,而她的丈夫卻自私地沉醉在水彩畫中。
  戴安娜不露聲色地狂喜著,查爾斯卻感到厭惡。他們拿他最為寶貴的東西打擊他,如果他不反過來參与這場越演越烈的可笑戰爭,參与爭奪最佳形象的競爭,他又怎樣為自己辯解呢?戴安娜很清楚,他喜歡儿子,因為儿子讓他感到愉快。在海格魯夫或者在巴爾摩拉,他抓緊一切可能的机會和他們共度周末或一周的假期。他們一起騎自行車散步,他向他們教授釣魚和近距离打獵的要領。他總是期盼他們快快長大,成為优秀的騎手,這樣他們就可以一起分享馬球与圍獵的樂趣。而且,孩子們也喜歡和父親一起“忙里偷閒”。正是這一點折磨著戴安娜。
  因為,在這位母親的背后,一直隱藏著小女孩的心理:她總感覺自己缺少愛,沒有足夠的信心。孩子們給予父親的愛就好像是從她那儿奪走的。一天在巴爾摩拉,查爾斯說要帶威廉去打獵,她竟然哭著從餐桌邊跑開——當時女王正和他們一起吃飯!她喊著不能忍受她的孩子進行如此野蠻的活動。“你們最喜歡誰?”晚上給孩子們掖被角的時候,她在他們的耳邊問道……她沒有意識到,她正在壟斷威廉和哈里的愛。与此同時,查爾斯的秘書也開始從王子排得滿滿的日程中為他抽出一點時間,因為他發現,王妃越來越經常在最后一刻改變計划,給孩子們做其他的安排。可悲的是,自古以來,這种小心眼往往存在于离异的夫婦之間。但是在王子与王妃的情況中,“孩子之戰”的激烈程度比公眾看到的更為殘酷。
  在王室的歷史上,允許新聞界在王族周圍建立新聞報道网,這還是第一次。因為戴安娜借此可提前獲悉最微小的事實和舉動,為樹立她的形象服務。無論她在儿子的學校里參加慶祝活動,還是与他們一起參觀有趣的公園,攝影師都會馬上到場。而查爾斯,根本不要什么“證人”,尤其當他帶儿子去發現大自然的時候,更不希望被人打扰。然而,沒有公布的東西對于公眾來說是不存在的,戴安娜完全懂得這一點,所以在這場游戲中,她顯然強于她的丈夫。
  孩子對于她來說尤為重要,因為他們是她現實生活中惟一的感情支柱。在王室中,她越來越感到孤立,特別是她的朋友弗吉如今也和她疏遠了。她最公開的敵人可能就是安妮。安妮不和她說一句話,毫不掩飾對她的輕視,并說她‘滁了顯示自己的裙子之外毫無可取之處。她只不過是一匹馬而已,一匹會穿衣服的馬。而且,如果她真的是一匹馬的話,我可能會喜歡它。因為,即使是馬也還長著一個腦袋瓜!”就在莫里斯·里斯捷大夫給她治療神經性善饑症的時候,她才重新找回一點精力与自信,開始建立一個不大的朋友圈。但是他們都是表面上的朋友,是靠不住的人,就像詹姆士·赫維特,這位充當王妃馬術教練的英俊軍官。后來,事實表明他也是一個可怜虫,他為了1000万法朗出賣了他和戴安娜的感情,出版了100万本書。那時,他与英國軍隊一起派往伊拉克參加海灣戰爭,在此期間,她給他寫了許多充滿激情的信——這些信在王妃死后公布于眾,這位不忠軍官的女朋友毫無顧忌交出了它們……從年輕的時候起,戴安娜就一直從一個名叫詹姆士·吉貝爾的朋友那里得到安慰,他是一位汽車銷售商。他們往往花上几個小時通過電話說知心話。可以說,電話在她生活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對查爾斯來說也是如此。如果戴安娜不去進行慈善活動或者公務出訪的話,她在大部分能夠自由支配的時間里打電話、上体操課、做美容、購物、灌腸和所謂“新生代”的建議者們要求她去做的其他荒唐治療。戴安娜拼命地在生活中尋找生存的意義,但是,雖然盡了很大努力,她的占卜專家們也不能給她指明應當追求的方向。

  對于查爾斯來說,生活在某种意義上還沒有那么复雜。他有卡米拉,還有海格魯夫,他不但在那里辦公,也忙著把它改造成為一個完全處于自然生態環境中的農場。海格魯夫和卡米拉在他的生活中互相交織,占据著越來越多的位置。他生活的軸心已從倫敦向西轉移。哈姆斯密斯M4號高速公路穿過郊區,成為了一條“分界線”——分開了富有鄉士气息的鐘樓和未來世界的高塔,分開了工業區与百年的雪松林。飛机不斷地發出轟鳴聲穿越天空。不管怎樣,這里只是一片曠野而已。“西部”是他的方向,“卡米拉”,是了解查爾斯的人。開著奧斯頓馬丁牌轎車,查爾斯突然就感到呼吸通暢。時間越長,他就越受不了倫敦,這個城市在他看來越來越喧鬧与冷酷。查爾斯放松下來。能夠開著自己的車,事實上只是“能像普通人一樣生活”的為數不多的几件事之一。當車奔馳在高速公路上的時候,如果不是有一位警官坐在他旁邊的位置上,他會和其他所有的司机毫無兩樣。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穿過了17號關口,那就意味著通向自由。朝北行,是海格魯夫,朝南行,是高斯漢姆和米德威克庄園——那是帕克·鮑維爾斯一家的房子。現在和卡米拉相會,他的顧慮已經越來越少:她可以來海格魯夫。肯·斯特羅那奇是查爾斯的貼身侍從,不僅負責保護他的私生活,也防止仆人們說三道四。几年后,當王子向公眾坦白的時候,他感到不用再保守秘密,就將這一段歷史詳細地公布給了新聞界。卡米拉總是有她的客房,但是她會偷偷地到查爾斯那里共度良宵。第二天早上,貼身侍從得廢不少力气:他把干淨的床單舖在兩個人睡過的床上,把一邊弄皺了,讓收拾房間的女仆相信只有王子一個睡過,然后再把弄皺的床單舖到帕克·鮑維爾斯夫人的床上,表明她也是獨自一個人睡覺。有時候,在夏季炎熱的夜晚,王子會突然興起,想去享受一番田園的浪漫情調,于是他与情婦一起在霧气朦朦的花園里嬉戲。還是忠誠的斯特羅那奇,在早上把王子睡衣上的草葉摘干淨,親自用手洗干淨衣服上綠色的污跡。但是這些伎倆并沒有騙過任何人,所有海格魯夫的人都認為卡米拉是真正的女主人。
  經常的情況是,查爾斯去卡米拉那里,趁著孩子和丈夫都不在的時候。一般在星期天的晚上能夠看見他的汽車出現在卡米拉的家門口,有時候甚至是安德魯剛剛离開后的几分鐘內,他就來了。在這些晚上,他不會開他的奧斯頓·馬丁牌轎車,因為它太顯眼了,而是架駛著一輛滿身污垢,發出難聞气味的老式汽車,有時甚至把那只偶爾帶出去打獵的狗也嚇跑了。他一到,卡米拉就熄滅所有的燈,防止別人認出王子。但是,仆人們都有一雙貓一樣的眼睛,很快給這位深夜拜訪者冠上“幽靈王子”的稱號,就連王子的保鏢也養成習慣,睡在育儿室里過夜。在廚房里,卡米拉為王子准備夜宵,都是他愛吃的:雞肉沙拉、草莓奶油和法國葡萄酒。喝完最后一杯酒,這對情侶雙雙來到卡米拉的房間里,來到一張同樣帶有天蓋的大床上,在校形大燭台富有羅曼蒂克的燭光下做愛。凌晨,當曙光微露的時候,“幽靈王子”就和保鏢悄悄地溜掉了,留下她的情婦熟睡在凌亂的床上,剩下一半的蜡燭還在繼續燃燒。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