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男孩



  蘇格蘭高地的美有史詩般的壯觀:深藍色的山脈覆蓋著一層紫色的天空,天空的邊緣點飾著粉紅色的云彩,仿佛這層天空對蘇格蘭高地來說,尺寸小了一點;自遠處看去,大大的鵝卵石自山巔渲泄而下,然后沖流入一片深綠色的草原;還有那到處分布的蘇格蘭湖泊,時時映照著穹蒼的變幻。在夏季里,太陽總喜歡在日升日落的時刻逗留好久;而在冬天時,白天只是聯絡黎明与黃昏的一個短暫的時刻。一年到頭的夜晚都是群星們所唱的小夜曲,在一片寬廣、黑暗的天空里輕吟著淡藍色的光輝。
  艾爾德斯萊郡位于格拉斯哥与愛丁堡兩個城市之間,是蘇格蘭高地的門戶。大約在西元一二七六年的時候,在這個郡的一個山谷的農場上,聚集了一隊自四面八方而來的蘇格蘭貴族。這些貴族身上穿的都是金光閃閃的胸甲以及當時最上乘的毛料;連他們所騎的馬也披挂著顏色鮮艷的織布。但是這些貴族都暫時遠离了他們的護衛,每個人只帶著一個侍從,因為他們參加的是一個休戰會議,彼此約定只帶一位貼身侍從,不帶任何戰士前來。他們深知自己的國家渴望和平,而空著的蘇格蘭王位是無法帶來和平的。所以他們決定召開一個休戰會議來選出王位繼承人。
  這些貴族的老國王不久前去世了。由于老國王沒有子嗣,王位的繼承權便轉移到還是嬰儿的挪威公主身上,于是蘇格蘭的貴族要求維京人把挪威公主帶回蘇格蘭來繼承王位。
  在倫敦,坐擁英格蘭王位的,是國王愛德華一世,外號“長腿愛德華”,顧名思義,這位英格蘭國王的腿很長。愛德華一世不贊成挪威公主繼承蘇格蘭的王位,并且聲稱唯有他才有權決定誰應該繼承。長腿愛德華是英格蘭金雀花王朝的一員,金雀花王朝的歷代統治者都以殘暴聞名于世,并且供奉喜好殘暴的异教神明。所以當挪威公主死于前往蘇格蘭的途中時,便有人傳說這是長腿愛德華的杰作。
  其實挪威公主也有可能是別人殺的,因為當時無情、殘暴的事件處處可見;為了蘇格蘭王位,蘇格蘭貴族除了与英格蘭的長腿愛德華較勁之外,也互相捉對廝殺。當時隨時都有新聯盟的成立,也隨時有聯盟解散;貴族們每次參加一個新聯盟時,都會變得更為富有,而受苦受難的則是他們所管轄的平民。
  然而當貴族間的沖突持續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以后,貴族們也開始吃到了苦頭。由于烽火不斷的緣故,導致工商業蕭條,農田荒蕪。因此長腿愛德華邀請蘇格蘭貴族來參加休戰會議。他所邀請的貴族都是最勇猛善戰,也最堅持他們的國家一定要保持獨立,不受英格蘭的統治。雖然這些貴族是最固執的,但他們也是最勇敢的,勇敢到只帶一位貼身侍從來參加長腿愛德華的和平會議。
  于是這些貴族自四面八方集結到麥克安德魯斯的農場上——麥克安德魯斯是一位忠君愛國的平民,他自愿提供農場上的大谷倉做為和平會談的地點。貴族們互相用怀疑的眼神打量對方,在系好坐騎之后,与他們的貼身侍從一一走進了谷倉。
  在本郡的農人里面,有一位叫做馬爾康·華勒斯。他擁有自己的土地,并且曾經在土地上建筑一幢石屋,做為送給他太太的禮物,然而她在一次生產后不久就去世了。如同他的朋友麥克德魯斯一樣。馬樂康·華勒斯是一位忠君愛國的農民,他希望蘇格蘭能由蘇格蘭人來統治。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想法,有這种想法的人都不敢說出來,以免遭遇不測。由于麥克安德魯斯知道他的朋友馬爾康也是一位忠君愛國的臣民,便告訴他有關和平會談將在谷倉舉行的事,而馬爾康也答應在那天早上的會談結束后,到谷倉找麥克安德魯斯。
  于是舉行和平會談的那天中午,馬爾康·華勒斯暫停了手邊的工作,為馬裝上馬鞍。他的十八歲大的儿子也為另一匹裝上馬鞍,兩人一起騎著馬沿著山脊前往另一個山谷。而馬爾康七歲大的儿子威廉,當時正在谷倉的頂樓撿拾雞蛋,看著他的爸爸与哥哥正要离去。
  威廉有他父親一般湛藍色的眼睛。有時候他會凝視著平靜的湖面所反映出來的自己的倒影,試著想像出長大后會跟父親一模一樣,他認為父親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男人。威廉崇拜父親的沉默寡言,以及他那強健的手臂和肩膀。不過最讓威廉敬仰的是父親那顆剛毅的心。他常常听到其他男人的呶呶不休以及自我吹彈,然而父親從來沒有這樣猥瑣。他的父親馬爾康總是以行動來代替言語。有一次威廉和父親在前往村庄的一條路上,遇到一位剛從市集回來的鄰居,那位鄰居的手里牽著一匹漂亮的馬。他的父親馬爾康攔下了那位鄰人,以平靜的口吻要他歸還所欠的錢。那位鄰人指著馬說,由于他剛買了馬,所以還沒錢。在那個時候,威廉似乎看到他斜眼瞄了父親一下。不過威廉不敢确定那是不是不屑的眼神,因為那個眼神在威廉的父親往那位鄰居的胸口打了一拳后,很快就消失了。那個鄰居倒了下來,蜷縮在路上,一動也不動。馬爾康牽了那匹新買的馬,跟那位一動也不動的鄰居說了聲謝謝,就跟小儿子威廉騎上那匹馬走了。
  現在威廉在谷倉的頂層看著父親和哥哥前往舉行和平會談的谷倉時,父親就是騎著那匹新馬。
  當他的父親和哥哥騎到一半的路途時,听到身后有馬蹄聲,回過頭來看到威廉正騎著一頭沒有裝馬鞍的馬,用他的腳指揮那匹馬的前進,可以說是天生的騎手。威廉將馬停在父親的身旁,隔著他那金發的劉海凝視著父親。
  “叫你不要來的,”父親說道。
  “我已經做好我的工作了,我們要去那里?”威廉回答。
  “我們要去麥克安德魯斯那里,他要我們在和談結束后過去。”
  馬爾康穿有刺馬釘的腳動了一下,就繼續前進了,小儿子威廉跟在最后面。
  他們騎過披有翠綠原野的山坡,到處點綴著紫色的野薊花。他們在山脊的最高處停了一下,望著麥克安德魯斯的農場。他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谷倉的前面有很多馬蹄印,但是那些馬都不見了。谷倉非常安靜,整個農場好像沒有人住一樣。在山脊上,馬爾康·華勒斯感覺到他的兩個孩子用納悶的眼神望著他,很顯然他們也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留在這里。”他說。他是指小儿子威廉。
  威廉望著他的父親与哥哥騎著馬沖下山去。他們在谷倉前停下來,四處觀望了一下。“麥克安德魯斯……麥克安德魯斯!”馬爾康喊著。他們下了馬。馬爾康找到一把長柄叉,約翰舉起了一把砍柴用的斧頭,然后走到谷倉的門口,把門推開。在門邊等了一下子,卻听不到里面有任何聲音。
  他們將臨時充當的武器舉得高高的,沖進了谷倉。
  約翰嚇呆了。馬爾康雖然在他的人生歲月里見過不少尸体,卻仍感覺到他的心髒似乎快要跳出來了。他們所看到的景象是六十具懸吊在空中的尸体——三十具貴族的,三十具侍從的。那些死尸的臉是紫黑色的,而且五官扭曲,舌頭都伸了出來,似乎正在品嘗谷倉中暈黃的光線。
  馬爾康生气的將長柄叉插到地上,約翰則握著斧頭,跟著他的父親走向谷倉的后面,然后他們看到了一具穿著平民衣服的尸体。“麥克安德魯斯,”馬爾康喃喃念著,然后他們听到背后有窸窣的腳步聲。
  小儿子威廉就站在谷倉的門口,正往里面的尸体瞧。
  “威廉!快离開這里!”約翰大叫。
  威廉皺著眉頭。“為什么麥克安德魯斯做了那么多的稻草人?”威廉問。
  在他的爸爸和哥哥正思索著要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時,好奇的威廉用手碰触了一位貴族尸体穿著刺馬釘的腳。這個稻草人怎么那么硬;威廉忽然知道那不是稻草人了。“真……真的人……啊……”他大叫,威廉轉身就跑,結果撞到了另一具死尸。在慌張中,威廉就在懸吊的尸体里撞來撞去,結果起了連鎖反應,很多尸体都跟著搖晃起來。這個狀況使他的父親和哥哥更難直接跑到他的身邊。
  “威廉!威廉!”馬爾康呼叫著他的小儿子。
  然后,更糟的是威廉看到那些被吊死的貼身侍從,他們的年紀都跟威廉差不多。
  最后,威廉的父親和哥哥終于找到他,將他抱得緊緊的。威廉全身顫抖的身体在他父親強壯的臂膀下,緩和了下來,他開始听到父親安慰的聲音,而不是他激烈的心跳聲。
  “殘忍的英格蘭混蛋。”他的父親說。

  當天晚上,馬爾康·華勒斯的農場小屋外面看起來安詳而平靜,黑暗中小屋的窗戶微微泛著黃色的光芒。小屋的廚房里聚集著一些人,約翰站了起來,走到窗戶那邊將百葉窗拉下。
  在小儿子威廉的房間里,威廉正做著惡夢。他嘴里念念有詞,身子扭曲著。
  在灰藍色的夢魘里,他站在谷倉的門口,眼睛凝視著那些吊死的貴族。他們的臉扭曲變形,十分可怕。突然其中一具死尸的頭抽動了一下,然后眼睛就張開了。威廉想要逃走,但是他的身体不听使喚,那個僵尸把他腫脹的舌頭伸了出來,嘴里呻吟著“威……廉!”
  威廉嚇得從睡夢中惊醒;他看看四周,平撫了恐懼及惊慌。
  然后他听到廚房有人說話的聲音,許多人的聲音,音調似乎是又低又憤怒。他安靜的從裝在茅草屋檐底下的床爬下來,踮著腳尖走到廚房的門口,隱藏在燭光制造出來的陰影里。
  威廉看到十二個粗壯的農夫圍坐在廚房的餐桌四周,哥哥約翰也在里邊,其他的人威廉也認識。有一些就住在附近,另外一些住在其他的山谷里,不過他們全都是他父親馬爾康最信任的朋友。威廉以前曾經看過父親和其中的農夫分別聊過天,但是從沒有看過他們全部聚在一起。
  紅發的坎普貝爾非常的激動,他揮舞著滿是傷痕,少了几根指頭的雙手,大叫著“華勒斯說得對,讓我們跟他們打一場!”
  但是身材修長、長得滿帥的麥克萊納弗不贊成魯莽行事,“那些勇敢善戰的貴族全死在谷倉里了,我們拿什么去跟英格蘭人打?”
  “因此保衛家國的責任就落在我們身上了!我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會坐以待斃,或是成為他們的奴隸!”馬爾康·華勒斯用低而堅定的語气說著,威廉的心冷了。
  “但是我們不能只用五十個農夫去抵抗一支軍隊啊!”謹慎的麥克萊納弗說。
  馬爾康回答,“我們不一定要殲滅他們,但是至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讓他們知道我們是男人而不是懦夫。”
  年輕的威廉在黑暗中看到他的父親將食指浸到了一瓶威士忌里,然后在桌面上畫出敵人的位置。“他們駐扎在這里,”馬爾康輪流注視著每一張臉,說著。“明天黃昏我們發動突擊,然后有整個晚上的時間跑回家。”
  隔天馬爾康和約翰為馬匹裝上馬鞍,在馬鞍后的麥粉袋里藏進小而銳利的刀子。這時候威廉也牽著他的馬從谷倉里走了出來。
  “威廉,你必須留在家里,”他的父親說。
  “我可以打,”威廉回答。
  這四個字使馬爾康感動得一時說不出話來,他跪了下來,凝視著威廉的雙眼。
  “是的,你說得對。但是我們所以成為男人是因為我們有机智和經驗。孩子,我愛你,你留下來。”
  馬爾康和約翰躍上了馬就往目的地前進,威廉在背后目視著他們离開。他們在麥田的邊緣停了一下,最后一次向威廉揮了揮手。
  威廉也向他們揮別,一直看著他們,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遠處的天邊。

  夏季黃昏的宁靜悄悄地降臨在華勒斯的農場上。微風在屋頂的茅草里低語,雞群們三三兩兩悠閒地在谷倉附近啄食。
  突然間威廉和他紅發的玩伴赫密胥·坎普貝爾從房子的后面沖了出來,躲到谷倉的外牆邊,兩人全都呼吸緊促,喘著气。威廉探頭窺視一下,然后低聲說,“他們來了!”
  “有多少?”赫密胥急促地問。
  “三個以上!”
  “有武裝嗎?”
  “他們是英格蘭士兵,不是嗎?”威廉回答。
  “你爸爸和哥哥都不在,他們會殺了我們,然后焚毀谷倉。”
  “這要看我們如何對付他們了,赫密胥!”
  赫密胥探頭一看,威廉將他拉了回來,輕聲跟他說:“還沒有!他快要來了,准備好!”
  他們屏气凝神,听著厚重的腳步聲。然后從角落處出現了三支龐大、丑陋的豬。男孩們開始以腐臭的雞蛋攻擊它們,那几只豬中彈后,一邊嚎叫,一邊四處奔逃。
  太陽漸漸下山了。男孩們在淡紫色的天空下走向農舍。農舍現在看起來又黑暗又空虛。“今晚要不要來我家住?”赫密胥問道。
  “我要煮一點晚餐等我爸爸和哥哥回來吃,”威廉回答。
  “好,我們明天再來捉那些英格蘭豬!”赫密胥說道。
  “是的,我們一定會抓到它們,”威廉微笑著說。
  天空完全暗了下來,一些又明又亮的星星出現在農舍的上方。威廉站在窗戶邊,望向遠處的山陵,他看到了一些樹木以及石南屬植物,但是沒有看到生命。他走回他正在烹煮食物的地方,攪了攪一鍋炖菜,舀起兩碗,放在餐桌上。
  他只是希望父親和哥哥快點回來。他又往窗外看了一下;他還是孤零零的一個人。他點了一截蜡燭放在炖菜的旁邊,然后走上樓去。
  夜晚融化成一個有霧的黎明,威廉在一整晚的失眠后,從床上起來。他在從窗縫滲透進來的灰色光芒中穿上衣服,走向大廳。他在父親的臥房門口停了一下,看到里面的床沒有人睡過。他繼續前進,經過哥哥約翰的臥室,里面的床具也是擺得整整齊齊,沒人睡過的樣子。
  在廚房里,他看到兩碗已經冷掉的炖菜,好好的擺在一小截殘蜡旁邊。他為自己舀起一碗粥,獨自一個人吃著。
  早餐之后,威廉跑到谷倉的頂層,鏟下一堆燕麥要給豬食用。就在那時,威廉隱隱約約看到遠處有東西正走向他們的農場。他看到一輛牛車正朝著谷倉而來。牛車的駕駛人是坎普貝爾,車后跟著麥克萊納弗。這兩位農夫用抑郁的眼神望著威廉。
  在谷倉的頂樓,威廉看到了農夫們帶來的東西:他父親和哥哥的尸体。牛車停了下來,左手纏了繃帶的坎普貝爾——他又失去了更多的手指頭——望著牛的背后,仿佛那只牛會教他如何告訴威廉這天大的噩耗。最后牛的臀部好像教他實話實說。
  “威廉……下來,”坎普貝爾說道。
  威廉把頭轉向別的地方,他急促的呼吸了數次,再轉回來,結果尸体還是活生生地躺在那里。

  農舍外圍繞著馬匹、馬車,還有鄰居。承辦殯葬的人也駕著裝有棺材的靈車來到農舍外面。
  威廉哭著坐在廚房的餐桌前,手握著那兩碗冰冷的炖菜,就好像它們是他的親人。一位鄰家的婦人走到他的身旁。“可怜的孩子,這些炖菜冷掉了,讓我給你一些熱的東西吃。”她說道。
  她伸手要拿那兩碗炖菜,但是威廉握得緊緊的。
  “來!給我……”
  “走開!”威廉喊道。
  “來,來。”突然間威廉跟那位好心的鄰婦在搶那兩個碗;結果炖菜倒在她的裙子上,碗則摔在地上,破掉了。威廉沖出廚房,跑到院子里,那里站了很多鄰人。威廉發狂的悲傷驅散了那里嚴肅的气氛;他們都惊訝地看著他。他往四周望了望,本能地想要找到他父親和哥哥的尸体。他看到了空著的靈車停在一個臨時搭起的棚子外面,他沖向那個棚子。坎普貝爾對著他喊著,“威廉”但是太晚了,那個男孩已經沖進棚子里去。
  棚子里的一張簡陋的長桌上躺著馬爾康以及約翰·華勒斯的遺体。威廉看著那位葬儀社的人在他哥哥的下巴上開始纏繞白布條,然后在頭頂打一個結,而威廉的父親則稍早就被綁好了。
  身材魁梧、有灰紅色頭發的老坎普貝爾走進棚子,站在威廉的后面——但是他能說些什么呢?葬儀社的人繼續他的工作。威廉走到遺体的旁邊;現在遺体看起來不像是真的,也不像他的父親及哥哥。他看到了傷口及已經干掉的血跡。葬儀社的人用碗盛了些水,洗掉遺体上的血跡,但是傷口仍然很明顯。
  坎普貝爾、麥克萊納弗,以及其他曾經在華勒斯的廚房集會的農夫一起將靈柩抬到兩個新挖的墳穴,這兩個墳穴是在瑪麗·華勒斯的墓旁。吊唁者圍繞在那三個墳墓的周圍,教區牧師喃喃念著拉丁文,所有的人都試著維持嚴肅的表情。但是當靈柩開始用繩子吊入墓穴中時,他們看到威廉獨自站在他母親的墓旁,這時他們嚴肅的心情轉變為极深的同情与悲哀。他們甚至不敢雙眼直視男孩。
  在哀悼者的外圍有三個農夫在相互耳語著。“我們必須為那個孩子做點事,”麥克萊納弗輕聲說道。
  “他有一個叔叔住在杜尼佩斯,”坎普貝爾告訴他。
  “馬爾康有一個弟弟?”麥克萊納弗問道。
  “是一位牧師。不過先不要期望他們會處得來。我已經派人去請他來。”
  “如果他不來,怎么辦?”史迪渥特問道。他們三人想了一會儿。“麥克萊納弗,你沒有男孩,你也許可以考慮接納威廉?”坎普貝爾問道。
  然而沒有人會想要領養一位過度悲傷、不听話的男孩。麥克萊納弗看了看他的太太以及他的兩個女儿。他的小女儿五歲,是一位有漂亮的紅褐色頭發的女孩。她緊緊抓住媽媽的手,就好像那兩個敞開的墳墓是死神的嘴巴,他隨時要將她的父母吞噬進去。
  然后那位小女孩做出了令周圍的大人惊訝的舉動;她走到正在啜泣的小威廉面前,手里握著紫色的薊花要送給威廉。
  威廉的眼睛望著小女孩的雙眼——這兩個孩子都是生平第一次感到哀傷。當場每一個人都注視著小女孩送花的過程;甚至連正在喃喃誦經的牧師都忘了他的祈禱詞,他只好赶緊說出,“阿們。請安息。”
  當挖墳墓的人把泥土鏟到靈柩的上面,坎普貝爾和他的儿子走向威廉,握住他的小肩膀。
  “來,孩子。來……”坎普貝爾說道。
  他們全部走回華勒斯的農舍。在農舍的外面坎普貝爾塞給葬儀社的人最后一筆款項。葬儀社的人爬上牛車,正准備啟程時,大家都看到有一個人正從遠處騎馬前來,于是每個人的動作都暫時停止了。
  那個身影愈靠愈近。原來是亞吉爾·華勒斯,穿著黑色的牧師長袍。他的外表看起來并不是很和善,表情一直是憤怒的樣子。
  “你一定是死者的親戚了,”教區牧師問道。
  亞吉爾只是用眼睛瞪了一下那位教區牧師,那位牧師就告退了,然后亞吉爾跳下馬來,注視著威廉。
  “亞吉爾叔叔?”威廉問道。
  “今晚我們睡這里,但是明天你就要跟我回去。我們將會把你父親的農場出租出去,相信會有很多鄰人愿意租這個農場。
  “我不想离開這里,”威廉說。
  “你也不想要你的爸爸死掉,對吧,但是事情就是發生了。”
  正當哀悼的人們想要留下來,吃些他們所帶來的東西時,一隊英格蘭騎兵騎了過來,是十二個佩有長槍的騎兵。騎兵的隊長看了看喪禮用的旗幟。
  “這家有人去世了嗎?”騎兵隊的隊長問道。
  “我們剛舉行了出殯的儀式,英格蘭也有這种儀式吧!”亞吉爾說。
  “現在英格蘭和蘇格蘭同樣有的現象是,叛徒們的土地都被沒收了,”騎兵隊長答道。他后面的騎兵听到隊長的這個暗示,馬上握好長槍,准備好戰斗姿勢。
  “我的哥哥和侄儿兩天前因為載運稻草的車子翻覆而死亡,”亞吉爾解釋道。“我們已經在他們的墓前舉行了神圣的儀式,任何想去打扰他們安息的人將會受到永琲熄A咒。”這時候亞吉爾的雙眼似乎正燃燒著他所提到的“永琲熄A咒”。“去吧!你們再去把他們未寒的尸骨挖出來吧!如果你們敢的話。”
  英格蘭的騎兵隊听了亞吉爾的話都有些猶豫,過了一會儿騎兵隊長便帶著隊員离開華勒斯農舍。他們一离開,就有几位農夫往地上吐口水。亞吉爾瞪了瞪他們。
  “葬禮已經結束,你們回家吧!”亞吉爾說。
  那天晚上在廚房里面,威廉和亞吉爾一起坐在餐桌前。亞吉爾准備了一頓丰盛的晚餐,刀子、叉子、盤子都擺在正确的位置。
  “不是那根湯匙,那根才是舀湯用的,”亞吉爾指導著那男孩。“湯匙要往你的身体相反的方向舀上來。喝湯的時候,不要發出聲音。”他們安靜地吃了几分鐘。然后亞吉爾叔叔問道,“那位教區牧師在舉行葬禮時有沒有提到‘复活’二字?
  或是有沒有提到‘最后的審判’?”
  “他用拉丁語說話,我听不懂。”
  “Nonloguislatinum?你不懂拉丁文嗎?好,以后我會找個机會教你。他有沒有念福禱詩?愿主賜恩于你,并且看顧你?Pa-trisbenefactumet……馬爾康最喜歡這首了。”
  亞吉爾根本沒有送孩子上床的經驗;那天晚上在威廉的房間里,亞吉爾笨拙地站在一旁,看著威廉在洗臉台洗臉,然后爬上床去。亞吉爾的濃眉毛和薄薄的雙唇互相往鼻子的方向擠壓,似乎想要在那個鷹鉤鼻的鼻尖處接吻,他的眼睛眨得很快,宛如一只剛被擊中臉部的鳥,站立在那里傻傻的,不知道該做什么。當天一整天的時間里,亞吉爾把每一件事都處理得非常完美,而現在卻不知道如何送一個小孩子上床。“今晚有沒有吃飽?”他問威廉,威廉點了點頭。“你已經洗臉了嗎?喔!當然,你剛才已經洗了。”他皺了一下眉頭,好像他已經抓到了威廉忘記做一件事。
  “我總是在快睡著時才做禱告,這樣我整個晚上所做的夢都有上帝相隨。”小男孩說。
  “誰告訴你這個觀念?”
  “我爸爸。”
  有一段時間他們兩人都沒有說話。威廉在想他是不是說錯了什么。“晚安,叔叔,”威廉最后說。
  亞吉爾喃喃自語的走出威廉的房間。忽然他又走進來,彎下腰來在威廉的頭發上很溫柔地吻了一下。
  亞吉爾自己一個人在廚房里,坐在壁爐的旁邊,望著爐中的灰燼。他今天騎了一整天的馬,從收到他的哥哥和侄儿的死訊就開始了。一整天他的心智都被一些實務所占据:如何使他哥哥的農場不要被充公,讓他們好好被埋葬,還有為馬爾康的小儿子威廉安排撫養的地方。他全做到了。亞吉爾·華勒斯是那种一下定決心,就一定要做好才肯罷休的人。威廉將會跟他一起回去,這件事是定案了。亞吉爾從沒有過孩子在他身邊,或是娶過太太,但是亞吉爾是一位牧師,他的靈魂喜歡收養這一個活像小野馬的男孩。
  馬爾康是死了,沒有任何人可以使馬爾康再复活過來。當事情無法被改變時,人們只有勇敢地面對它。亞吉爾已經很勇敢地面對這件事。但是現在他坐在壁爐旁,一點睡意也沒有。他回憶到許多年前,當他和哥哥馬爾康還是小孩子時,到了晚上他們倆一起到閣樓上睡覺。亞吉爾堅持他的哥哥馬爾康要像他一樣,睡覺前跪在床邊祈禱。他還記得馬爾康跟他說,他決定上床以后再禱告,這樣當他睡著后,上帝就會在他的夢境里看顧他。
  馬爾康遺留下來的劍現在躺在火爐的旁邊。亞吉爾把劍拿起來,使劍尖朝下,這樣子劍的把手在他的眼前就像一個十字架。
  他開始念著祝禱詩:“愿上帝賜恩于你,并且看顧你……”悲傷的眼淚扑簌簌地流下他的臉頰,然后他就在火爐旁哭了起來。

  那天晚上,威廉在睡眠中仍然做著更多的惡夢。他又一次地站在谷倉的門口,望著被吊死的貴族的臉。然后有只滿是傷痕的手臂從他身后伸了過來,抓住他的肩膀。威廉嚇了一跳,不過那雙手臂是輕輕的握住他的肩膀。他轉過身來,看到了父親和哥哥。他們的身体受了傷、血淋淋的,微笑著望著威廉:他們還活著,威廉流著高興的淚水,想要跑過去抱他們,但是他的父親伸出了手阻止他跑過去。威廉無力地掙扎著。他的父親和哥哥走過他的身旁到那些吊死的貴族旁邊。那里還有兩個空的吊環。就在那個男孩哭腫的眼睛前,他們把頭伸進吊環里,然后就上吊了。威廉的悲哀爆發了;眼淚如洪水般流了下來,接著他惊醒過來,滿臉都是淚水。
  原來是一個夢!他心里仍然很不舒服,仍然非常的悲痛,他坐了起來,爬下床去找他的叔叔。
  威廉走下樓去他叔叔睡覺的房間。他推開門,看到床根本沒有人睡過。他再走到廚房,那里也是空無一人。有一段時間威廉甚至想著是不是他的叔敘已經不要他了。然后威廉隱約中听到了一個很奇怪的聲音——從遠處由風傳送過來的聲音。他走到窗戶旁邊,只看到一襲月光。他推開窗戶,那個聲音變得更清楚了:蘇格蘭風笛的聲音。
  威廉點了一根蜡燭,將門打開。風灌了進來,把蜡燭吹熄。但是他听到更大聲的風笛聲。
  這時候威廉只穿著睡袍,赤著腳,覺得很冷,但是他還是走出門去。風笛聲變得愈來愈大。他走過暈黃色的月光,跟著風笛聲走向——墓地!他停下來,猶豫了一會儿,然后逼著自己繼續往墓園走去。
  他走到了位于山頂的墓園,這里埋葬了他所有的祖先,他看到了一幕很神秘的景象:二十四個住在附近的鄰人,他們是農夫也是戰士,穿著蘇格蘭裙,聚在一起。在他們中間站著几個風笛手,吹著一首古老的蘇格蘭挽歌。這是一首充滿悲哀及救贖的調子,在現今的社會里還流傳著,曲名為“莫大的恩慈”(AmazingGrace)。
  接著,威廉看到他的亞吉爾叔叔站在火炬所照亮的地方的邊緣。亞吉爾叔叔一定也是因為听到風笛聲才走到那個地方。但是他握著那柄父親所遺留下來的寬刃長劍做什么呢?
  威廉走到叔叔的旁邊。亞吉爾望了望他,但是一句話也沒說。
  “他們正在做什么?”威廉小聲的說。
  “他們正用他們自己的方法在跟你父親說再見——用不合法的風笛演奏不合法的曲調。”他們看到那些農夫們圍繞著墳墓,音樂似乎在農夫們的血液里流動著。有一些人在喃喃地禱告,一些人在啜泣;一些人則動著嘴唇但是沒有用手划十字,似乎正在念著复仇的詛咒。亞吉爾輕聲地說,“你父親和我也曾經看過別人用這种方法來埋葬你的祖父,他也是死于英格蘭人的手里。”
  威廉從叔叔的手里取過那把長劍,試著要舉起它。亞吉爾輕輕地將長劍取了回來。
  “你先要學習這個,”亞吉爾說道。他用他的指尖輕輕地敲了一下威廉的額頭。“然后我會教你耍劍的方法。”
  亞吉爾很熟練地舉起那把長劍。它在火把的光輝中更為閃亮了。音樂繼續進行著;音符与火把冒出的白煙纏繞在一起,然后在空中滯留了一會儿,隨著蘇格蘭高地的微風飛向夜空的星光。
  隔天早上,威廉和亞吉爾叔叔坐在一輛農場用的馬車里离開了他父親遺留下來的農場。威廉將他的個人物品全包在一個小包裹里,放在他的膝上。馬車發出嘎嘎的響聲,上面還裝載著他父親部分的遺物,一個裝有母親結婚時衣物的木箱子,以及那一把父親征戰時所使用的長劍,用一條毛布包裹著。
  威廉偷偷地瞄了一下亞吉爾叔叔,生怕他自己万一再回頭看他的故鄉時,叔叔會不高興。他們順著山谷連接外界的一條道路到達山頂。拉車的馬匹松了一口气,因為從現在開始路就平坦起來,馬車的行進也比較平順了。
  在這里,威廉忍不住望了故鄉最后一眼。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