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幕

第一場 勃列斯托爾。波林勃洛克營地

     波林勃洛克、約克、諾森伯蘭、亨利·潘西、威羅比、洛斯同上;軍官等押被俘之布希、格林隨上。
波林勃洛克 把這兩人帶上來。布希、格林,你們的靈魂不久就要和你們的身体分別了,我不愿過分揭露你們生平的罪惡,使你們的靈魂痛苦,因為這是不人道的;可是為了從我的手上洗去你們的血,證明我沒有冤殺無辜起見,我要在這儿當眾宣布把你們處死的几個理由。你們把一個堂堂正統的君王導入歧途,使他陷于不幸的境地,在眾人心目中全然失去了君主的尊嚴;你們引誘他晝夜嬉游,流連忘返,隔絕了他的王后和他兩人之間的恩愛,使一個美貌的王后孤眠獨宿,因為你們的罪惡而終日以淚洗面。我自己是國王近支的天潢貴胄,都是因為你們的离間中傷,挑撥是非,才使我失去他的眷寵,忍受著難堪的屈辱,在异邦的天空之下吐出我的英國人的歎息,咀嚼那流亡生活的苦味;同時你們卻侵占我的領地,毀坏我的苑囿,砍伐我的樹林,從我自己的窗戶上扯下我的家族的紋章,刮掉我的圖印,使我除了眾人的公論和我的生存的血液以外,再也沒有證据可以向世間表明我是一個貴族。這一切還有其他不止兩倍于此的許多罪狀,判定了你們的死刑。來,把他們帶下去立刻處決。
布希 我歡迎死亡的降臨,甚于英國歡迎波林勃洛克。列位大人,再會了。
格林 我所引為自慰的是上天將會接納我們的靈魂,用地獄的酷刑譴責那些屈害忠良的罪人。
波林勃洛克 諾森伯蘭伯爵,你去監視他們的處決。(諾森伯蘭伯爵及余人等押布希、格林同下)叔父,您說王后現在暫住在您的家里;為了上帝的緣故,讓她得到优厚的待遇;告訴她我問候她的安好,千万不要忘了替我向她致意。
約克 我已經差一個人去給她送信,告訴她您的好意了。
波林勃洛克 謝謝,好叔父。來,各位勳爵,我們現在要去向葛蘭道厄和他的党徒作戰;暫時辛苦你們一下,過后就可以坐享安樂了。(同下。)

第二場 威爾士海岸。一城堡在望

     喇叭奏花腔;鼓角齊鳴。理查王、卡萊爾主教、奧墨爾及兵士等上。
理查王 前面這一座城堡,就是他們所稱為巴克洛利堡的嗎?
奧墨爾 正是,陛下。陛下經過這一次海上的風波,覺得這儿的空气怎樣?
理查王 我不能不喜歡它;我因為重新站在我的國土之上,快樂得流下淚來了。親愛的大地,雖然叛徒們用他們的鐵騎蹂躪你,我要向你舉手致敬;像一個和她的儿子久別重逢的母親,疼愛的眼淚里夾著微笑,我也是含著淚含著笑和你相會,我的大地,并且用我至尊的手撫愛著你。不要供養你的君王的敵人,我的溫柔的大地,不要用你甘美的蔬果滋潤他的饕餮的腸胃;可是讓那吮吸你的毒液的蜘蛛和臃腫不靈的蝦蟆擋住他的去路,螫刺那用僭逆的步伐踐踏你的奸人的腳。為我的敵人們多生一些刺人的荊棘;當他們從你的胸前采下一朵鮮花的時候,請你讓一條蜷伏的毒蛇守衛它,那毒蛇的雙叉的舌頭也許可以用致命的一触把你君王的敵人殺死。不要譏笑我的無意義的咒詛,各位賢卿;這大地將會激起它的義憤,這些石塊都要成為武裝的兵士,保衛它們祖國的君王,使他不至于屈服在万惡的叛徒的武力之下。
卡萊爾 不用擔心,陛下;那使您成為國王的神明的力量,將會替您掃除一切障礙,維持您的王位。我們應該勇于接受而不該蔑棄上天所給与我們的机會,否則如果逆天行事,就等于拒絕了天賜給我們的轉危為安的幫助。
奧墨爾 陛下,他的意思是說,我們太疏忽懈怠了;波林勃洛克乘著我們的不備,他的勢力一天一天強大起來,響應他的人一天一天多起來了。
理查王 賢弟,你說話太喪气了!你不知道當那炯察一切的天眼隱藏在地球的背后照耀著下方的世界的時候,盜賊們是會在黑暗中到處橫行,干他們殺人流血的惡事的;可是當太陽從地球的下面升起,把東山上的松林照得一片通紅,它的光輝探照到每一處罪惡的巢窟的時候,暗殺、叛逆和种种可憎的罪惡,因為失去了黑夜的遮蔽,就會在光天化日之下無所遁形,向著自己的影子戰栗嗎?現在我正在地球的另一端漫游,放任這竊賊,這叛徒,波林勃洛克,在黑夜之中肆意猖狂,可是他不久將要看見我從東方的寶座上升起,他的奸謀因為經不起日光的逼射,就會羞形于色,因為他自己的罪惡而戰栗了。洶涌的怒海中所有的水,都洗不掉涂在一個受命于天的君王頂上的圣油;世人的呼吸決不能吹倒上帝所簡選的代表。每一個在波林勃洛克的威壓之下,向我的黃金的寶冠舉起利刃來的兵士,上帝為了他的理查的緣故,會派遣一個光榮的天使把他擊退;當天使們參加作戰的時候,弱小的凡人必歸于失敗,因為上天是永遠保衛正義的。
     薩立斯伯雷上。
理查王 歡迎,伯爵;你的軍隊駐在什么地方?
薩立斯伯雷 說近不近,說遠不遠,陛下,除了我這一雙無力的空手以外,我已經沒有一兵一卒了;煩惱控制著我的唇舌,使我只能說一些絕望的話。僅僅遲了一天的時間,陛下,我怕已經使您終身的幸福蒙上一層陰影了。啊!要是時間能夠倒流,我們能夠把昨天召喚回來,您就可以有一万二千個戰士;今天,今天,太遲了的不幸的日子,卻把您的歡樂、您的朋友、您的命運和您的尊榮一起摧毀了;因為所有的威爾士人听說您已經死去,有的投奔波林勃滌克,有的四散逃走,一個都不剩了。
奧墨爾 寬心點儿,陛下!您的臉色為什么這樣慘白?
理查王 就在剛才,還有二万個戰士的血充溢在我的臉上,現在它們都已經离我而去了;在同樣多的血回到我臉上之前,我怎么會不慘白如死?愛惜生命的人,你們都离開我吧,因為時間已經在我的尊榮上留下一個不可洗刷的污點。
奧墨爾 寬心,陛下!記著您是什么人。
理查王 我已經忘記我自己了。我不是國王嗎?醒來,你這懈惰的國王!不要再貪睡了。國王的名字不是可以抵得上二万個名字嗎?武裝起來,我的名字!一個微賤的小臣在打擊你的偉大的光榮了。不要垂頭喪气,你們這些被國王眷寵的人們;我們不是高出別人之上嗎?讓我們把志气振作起來。我知道我的叔父約克還有相當的軍力,可以幫我們打退敵人。可是誰來啦?
     史蒂芬·斯克魯普爵士上。
斯克魯普 愿健康和幸福降于陛下,憂慮鎖住了我的舌頭,使我說不出其他頌禱的話來。
理查王 我的耳朵張得大大的,我的心也有了准備;你所能向我宣布的最不幸的災禍,不過是人世間的損失。說,我的王國滅亡了嗎?它本來是我的煩惱的根源;從此解除煩惱,那又算得了什么損失?波林勃洛克想要和我爭雄奪霸嗎?他不會強過我;要是他敬奉上帝,我也敬奉上帝,在上帝之前,我們的地位是同等的。我的臣民叛變嗎?那是我無能為力的事;他們不僅背叛了我,也同樣背叛了上帝。高喊著災禍、毀滅、喪亡和沒落吧;死是最不幸的結局,它必須得到它的胜利。
斯克魯普 我很高興陛下能夠用這樣堅毅的精神,忍受這些災禍的消息。像一陣違反天時的暴風雨,使浩浩的河水淹沒了它們的堤岸,仿佛整個世界都融化為眼淚一般,波林勃洛克的盛大的聲威已經超越它的限度,您的恐懼的國土已經為他的堅硬而明亮的刀劍和他那比刀劍更堅硬的軍心所吞沒了。白須的老翁在他們枯瘦而光禿的頭上頂起了戰盔反對您;喉音嬌嫩的儿童拚命講著夸大的話,在他們柔弱的身体上披起了堅硬而笨重的戰甲反對您;即使受您恩施的貧民,也學會了彎起他們的杉木弓反對您;甚至于紡線的婦女們也揮舞著袘G的戈矛反對您:年輕的年老的一起叛變,一切比我所能說出來的情形還坏許多。
理查王 你把一段惡劣的故事講得太好,太好了。威爾特郡伯爵呢?巴各特呢?布希怎么樣啦?格林到哪儿去了?為什么他們竟會讓危險的敵人兵不血刃地踏進我們的國界?要是我得胜了,看他們保得住保不住他們的頭顱。我敢說他們一定跟波林勃洛克講和啦。
斯克魯普 他們是跟他講了和啦,陛下。
理查王 啊,奸賊,惡人,万劫不赦的東西!向任何人都會搖尾乞怜的狗!借著我的心頭的血取暖,反而把我的心刺了一口的毒蛇!三個猶大,每一個都比猶大惡三倍!他們會講和嗎?為了這一件過失,愿可怕的地獄向他們有罪的靈魂宣戰!
斯克魯普 親密的情愛一旦受到激動,是會變成最深切的怨恨的。撤銷您對他們的靈魂所作的咒詛吧;他們是用頭、不是用手講和的;您所咒詛的這几個人,都已經領略到死亡的最大的慘痛,在地下瞑目長眠了。
奧墨爾 布希、格林和威爾特郡伯爵都死了嗎?
斯克魯普 是的,他們都在勃列斯托爾失去了他們的頭顱。
奧墨爾 我的父親約克公爵和他的軍隊呢?
理查王 不必問他在什么地方。誰也不准講那些安慰的話儿,讓我們談談墳墓、蛆虫和墓碑吧;讓我們以泥土為紙,用我們淋雨的眼睛在大地的胸膛上寫下我們的悲哀;讓我們找几個遺產管理人,商議我們的遺囑——可是這也不必,因為我們除了把一具尸骸還給大地以外,還有什么可以遺留給后人的?我們的土地、我們的生命,一切都是波林勃洛克的,只有死亡和掩埋我們骨骼的一抔黃土,才可以算是屬于我們自己的。為了上帝的緣故,讓我們坐在地上,講些關于國王們的死亡的悲慘的故事;有些是被人廢黜的,有些是在戰場上陣亡的,有些是被他們所廢黜的鬼魂們纏繞著的,有些是被他們的妻子所毒斃的,有些是在睡夢中被殺的,全都不得善終;因為在那圍繞著一個凡世的國王頭上的這頂空洞的王冠之內,正是死神駐節的宮廷,這妖魔高坐在里邊,揶揄他的尊嚴,姍笑他的榮華,給他一段短短的呼吸的時間,讓他在舞台上露一露臉,使他君臨万民,受盡眾人的敬畏,一眨眼就可以致人于死命,把妄自尊大的思想灌注他的心頭,仿佛這包藏著我們生命的血肉的皮囊,是一堵不可摧毀的銅牆鐵壁一樣;當他這樣志得意滿的時候,卻不知道他的末日已經臨近眼前,一枚小小的針就可以刺破他的壁壘,于是再會吧,國王!戴上你們的帽子;不要把嚴肅的敬禮施在一個凡人的身上;丟開傳統的禮貌,儀式的虛文,因為你們一向都把我認錯了;像你們一樣,我也靠著面包生活,我也有欲望,我也懂得悲哀,我也需要朋友;既然如此,你們怎么能對我說我是一個國王呢?
卡萊爾 陛下,聰明人決不袖手閒坐,嗟歎他們的不幸;他們總是立刻起來,防御當前的禍患。畏懼敵人徒然沮喪了自己的勇气,也就是削弱自己的力量,增加敵人的聲勢,等于讓自己的愚蠢攻擊自己。畏懼并不能免于一死,戰爭的結果大不了也不過一死。奮戰而死,是以死亡摧毀死亡;畏怯而死,卻做了死亡的奴隸。
奧墨爾 我的父親還有一支軍隊;探听探听他的下落,也許我們還可以收拾殘部,重整旗鼓。
理查王 你責備得很對。驕傲的波林勃洛克,我要來和你親自交鋒,一決我們的生死存亡。這一陣像瘧疾發作一般的恐懼已經消失了;爭回我們自己的權利,這并不是一件艱難的工作。說,斯克魯普,我的叔父和他的軍隊駐扎在什么地方?說得好听一些,漢子,雖然你的臉色這樣陰沉。
斯克魯普 人們看著天色,就可以判斷當日的气候;您也可以從我的黯淡而沉郁的眼光之中,知道我只能告訴您一些不幸的消息。我正像一個用苛刑拷問的酷吏,盡用支吾延宕的手段,把最惡的消息留在最后說出。您的叔父約克已經和波林勃洛克聯合了,您的北部的城堡已經全部投降,您的南方的戰士也已經全体歸附他的麾下。
理查王 你已經說得夠了。(向奧墨爾公爵)兄弟,我本來已經万慮皆空,你卻又把我領到了絕望的路上!你現在怎么說?我們現在還有些什么安慰?蒼天在上,誰要是再勸我安心寬慰,我要永遠恨他。到弗林特堡去;我要在那里憂思而死。我,一個國王,將要成為悲哀的奴隸;悲哀是我的君王,我必須服從他的號令。我手下所有的兵士,讓他們一起解散了吧;讓他們回去耕种自己的田畝,那也許還有几分收獲的希望,因為跟著我是再也沒有什么希望的了。誰也不准說一句反對的話,一切勸告都是徒然的。
奧墨爾 陛下,听我說一句話。
理查王 誰要是用諂媚的話刺傷我的心,那就是給我雙重的損害。解散我的隨從人眾;讓他們赶快离開這儿,從理查的黑夜踏進波林勃洛克的光明的白晝。(同下。)

第三場 威爾士。弗林特堡前

     旗鼓前導,波林勃洛克率軍隊上;約克、諾森伯蘭及余人等隨上。
波林勃洛克 從這一個情報中,我們知道威爾士軍隊已經解散,薩立斯伯雷和國王相會去了;据說國王帶了少數的心腹,最近已經在這儿的海岸登陸。
諾森伯蘭 這是一個大好的消息,殿下;理查一定躲在离此不遠的地方。
約克 諾森伯蘭伯爵似乎應該說“理查王”才是;唉,想不到一位神圣的國王必須把他自己躲藏起來!
諾森伯蘭 您誤會我的意思了;只是因為說起來簡便一些,我才略去了他的尊號。
約克 要是在以往的時候,你敢對他這樣簡略無禮,他准會簡單干脆地把你的頭取了下來的。
波林勃洛克 叔父,您不要過分猜疑。
約克 賢侄,你也不要過分肯定,不要忘了老天就在我們的頭上。
波林勃洛克 我知道,叔父;我決不違抗上天的意旨。可是誰來啦?
     亨利·潘西上。
波林勃洛克 歡迎,哈利!怎么,這一座城堡不愿投降嗎?
亨利·潘西 殿下,一個最尊貴的人守衛著這座城堡,拒絕您的進入。
波林勃洛克 最尊貴的!啊,國王不在里邊嗎?
亨利·潘西 殿下,正是有一個國王在里邊;理查王就在那邊灰石的圍牆之內,跟他在一起的是奧墨爾公爵,薩立斯伯雷伯爵,史蒂芬·斯克魯普爵士,此外還有一個道貌岸然的教士,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諾森伯蘭 啊!那多半是卡萊爾主教。
波林勃洛克 (向諾森伯蘭伯爵)貴爵,請你到那座古堡的頑強的牆壁之前,用銅角把談判的信號吹進它的殘廢的耳中,為我這樣傳言:亨利·波林勃洛克屈下他的雙膝,敬吻理查王的御手,向他最尊貴的本人致獻臣服的誠意和不貳的忠心;就在他的足前,我准備放下我的武器,遣散我的軍隊,只要他能答應撤銷我的放逐的判決,歸還我的應得的土地。不然的話,我要利用我的軍力的优勢,讓那從被屠殺的英國人的傷口中流下的血雨澆溉夏天的泥土;可是我的謙卑的忠順將會證明用這种腥紅的雨點浸染理查王的美好的青綠的田野,決不是波林勃洛克的本意。去,這樣對他說;我們就在這儿平坦的草原上整隊前進。讓我們進軍的時候不要敲起惊人的鼓聲,這樣可以讓他們從那城堡的搖搖欲傾的雉堞之上,看看我們雄壯的軍容。我想理查王跟我上陣的時候,將要像水火的交攻一樣駭人,那彼此接触時的雷鳴巨響,可以把天空震破。讓他做火,我愿意做柔順的水;雷霆之威是屬于他的,我只向地上澆洒我的雨露。前進!注意理查王的臉色。
     吹談判信號,內吹喇叭相應。喇叭奏花腔。理查王、卡萊爾主教、奧墨爾、斯克魯普及薩立斯伯雷登城。
亨利·潘西 瞧,瞧,理查王親自出來了,正像那郝顏而含慍的太陽,因為看見嫉妒的浮云要來侵蝕他的榮耀,污毀他那到西天去的光明的道路,所以從東方的火門里探出臉來一般。
約克 可是他的神气多么像一個國王!瞧,他的眼睛,像鷹眼一般明亮,射放出懾人的威光。唉,唉!這樣庄嚴的儀表是不應該被任何的損害所污毀的。
理查王 (向諾森伯蘭)你的無禮使我惊愕;我已經站了這一會儿工夫,等候你惶恐地屈下你的膝來,因為我想我是你的合法的君王;假如我是你的君王,你怎么敢當著我的面前,忘記你的君臣大禮?假如我不是你的君王,請給我看那解除我的君權的上帝的敕令;因為我知道,除了用偷竊和篡奪的手段以外,沒有一只凡人的血肉之手可以攫奪我的神圣的御杖。雖然你們以為全國的人心正像你們一樣,都已經离棄了我,我現在眾叛親离,孤立無助;可是告訴你吧,我的君侯,万能的上帝正在他的云霄之中為我召集降散瘟疫的天軍;你們這些向我舉起卑劣的手,威脅我的庄嚴的寶冕的叛徒們,可怕的天譴將要波及在你們尚未誕生的儿孫的身上。告訴波林勃洛克——我想在那邊的就是他——他在我的國土上踐踏著的每一個步伐都是重大的叛逆的行為;他要來展開一場腥紅的血戰,可是當那被他所追求的王冠安然套上他的頭頂以前,一万顆血污的頭顱將要毀損了英格蘭的如花美顏,使她那處女一般蒼白的和平的面容變成赤熱的憤怒,把忠實的英國人的血液澆洒她的牧場上的青草。
諾森伯蘭 上帝決不容許任何暴力侵犯我們的君主!您的高貴的兄弟哈利·波林勃洛克謙卑地吻您的手;憑著您的偉大的祖父的光榮的陵墓,憑著你們兩人系出同源的王族的血統,憑著他的先人剛特的勇武的英靈,憑著他自己的身价和榮譽,以及一切可發的約誓和可說的言語——他宣誓此來的目的,不過是希望歸還他的先人的遺產,并且向您長跪請求立刻撤銷他的放逐的處分;王上要是能夠答應他這兩項條件,他愿意收起他的輝煌的武器,讓它們生起蚳荂A把他的戰馬放歸廄舍,他的一片忠心,愿意永遠為陛下盡瘁效勞。這是他憑著一個王子的身分所發的正直的誓言,我相信他絕對沒有虛偽。
理查王 諾森伯蘭,你去說,國王的答复是這樣的:他竭誠歡迎他的高貴的兄弟回來;他的一切正當的要求,都可以毫無异議地接受下來。請你運用你的美妙的口才,替我向他殷勤致意。(諾森伯蘭伯爵退下至波林勃洛克處。向奧墨爾公爵)賢弟,我這樣卑顏甘語,不是太自貶身分了嗎?你說我要不要叫諾森伯蘭回來,對他宣告我向那叛賊挑戰的意思,讓我們拚著一戰而死?
奧墨爾 不,陛下,讓我們暫時用溫和的言語作戰,等我們有了可以用實力幫助我們的朋友以后,再來洗雪今天的恥辱吧。
理查王 上帝啊!上帝啊!想不到我的舌頭向那驕傲的漢子宣布了嚴厲的放逐的判決,今天卻要用柔和的字句撤銷我的前言。啊!我希望我是一個像我的悲哀一樣龐大的巨人,或者是一個比我的名號遠為渺小的平民;但愿我能夠忘記我的以往的尊嚴,或者茫然于我的目前的處境。高傲的心靈啊,你是充滿了怒气嗎?我將讓你放縱地跳躍,因為敵人正在對你和對我耀武揚威。
奧墨爾 諾森伯蘭從波林勃洛克那里回來了。
理查王 國王現在應該怎么辦?他必須屈服嗎?國王就屈服吧。他必須被人廢黜嗎?國王就逆來順受吧。他必須失去國王的名義嗎?憑著上帝的名義,讓它去吧。我愿意把我的珍寶換一串祈禱的念珠,把我的豪華的宮殿換一所隱居的茅庵,把我的富麗的袍服換一件貧民的布衣,把我的雕刻的酒杯換一只粗劣的木盞,把我的王節換一根游方僧的手杖,把我的人民換一對圣徒的雕像,把我的廣大的王國換一座小小的墳墓,一座小小的小小的墳墓,一座荒僻的墳墓;或者我愿意埋葬在國王的大道之中,商旅來往頻繁的所在,讓人民的腳每小時踐踏在他們君王的頭上,因為當我現在活著的時候,他們尚且在蹂躪著我的心,那么我一旦埋骨地下,為什么不可以踐踏我的頭呢?奧墨爾,你在流淚了,我的軟心腸的兄弟!讓我們用可憎的眼淚和歎息造成一場狂風暴雨,摧折那盛夏的谷物,使這叛變的國土之內到處饑荒。或者我們要不要玩弄我們的悲哀,把流淚作為我們的游戲?我們可以讓我們的眼淚盡流在同一的地面之上,直到它們替我們沖成了一對墓穴,上面再刻著這樣的文字:“這儿長眠著兩個親人,他們用淚眼掘成他們的墳墓。”這不也是苦中求樂嗎?好,好,我知道我不過在說些無聊的廢話,你們都在笑我了。最尊嚴的君侯,我的諾森伯蘭大人,波林勃洛克王怎么說?他允許讓理查活命,直到理查壽命告終的一天嗎?你只要彎一彎腿,波林勃洛克就會點頭答應的。
諾森伯蘭 陛下,他在階下恭候著您,請您下來吧。
理查王 下來,下來,我來了;就像駕馭日輪的腓通,因為他的馬儿不受羈勒,從云端翻身墜落一般。在階下?階下,那正在墮落了的國王奉著叛徒的呼召,顛倒向他致敬的所在。在階下?下來?下來吧,國王!因為沖天的云雀的歌鳴,已經被夜梟的叫聲所代替了。(自上方下。)
波林勃洛克 王上怎么說?
諾森伯蘭 悲哀和憂傷使他言語痴迷,像一個瘋子一般。可是他來了。
     理查王及侍從等上。
波林勃洛克 大家站開些,向王上敬禮。(跪)我的仁慈的陛下——
理查王 賢弟,你這樣未免有屈你的貴膝,使卑賤的泥土因為吻著它而自傲了;我宁愿我的心感到你的溫情,我的眼睛卻并不樂于看見你的敬禮。起來,兄弟,起來;雖然你低屈著你的膝,我知道你有一顆奮起的雄心,至少奮起到——這儿。(指頭上王冠。)
波林勃洛克 陛下,我不過是來要求我自己的權利。
理查王 你自己的一切是屬于你的,我也是屬于你的,一切全都是屬于你的。
波林勃洛克 我的最尊嚴的陛下,但愿我的微誠能夠辱邀眷注,一切都是出于陛下的恩賜。
理查王 你盡可以受之無愧;誰要是知道用最有力而最可靠的手段取得他所需要的事物,他就有充分享受它的權利。叔父,把你的手給我;不,揩干你的眼睛;眼淚雖然可以表示善意的同情,卻不能挽回已成的事實。兄弟,我太年輕了,不配做你的父親,雖然按照年齡,你很有資格做我的后嗣。你要什么我都愿意心悅誠服地送給你,因為我們必須順從環境壓力的支配。現在我們要向倫敦進發,賢弟,是不是?
波林勃洛克 正是,陛下。
理查王 那么我就不能說一個不字。(喇叭奏花腔。同下。)

第四場 蘭雷。約克公爵府中花園

     王后及二宮女上。
王后 我們在這儿園子里面,應該想出些什么游戲來排遣我們的憂思?
宮女甲 娘娘,我們來滾木球玩吧。
王后 它會使我想起這是一個障礙重重的世界,我的命運已經逸出了它的正軌。
宮女甲 娘娘,我們來跳舞吧。
王后 我的可怜的心頭充滿了無限的哀愁,我的腳下再也跳不出快樂的節奏;所以不要跳舞,姑娘,想些別的玩意儿吧。
宮女甲 娘娘,那么我們來講故事好不好?
王后 悲哀的還是快樂的?
宮女甲 娘娘,悲哀的也要講,快樂的也要講。
王后 悲哀的我也不要听,快樂的我也不要听;因為假如是快樂的故事,我是一個全然沒有快樂的人,它會格外引起我的悲哀;假如是悲哀的故事,我的悲哀已經太多了,它會使我在悲哀之上再加悲哀。我已經有的,我無須反复絮說;我所缺少的,抱怨也沒有用處。
宮女甲 娘娘,讓我唱支歌儿給您听听。
王后 你要是有那樣的興致,那也很好;可是我倒宁愿你對我哭泣。
宮女甲 娘娘,要是哭泣可以給您安慰,我也會哭一下的。
王后 要是哭泣可以給我安慰,我也早就會唱起歌來,用不著告借你的眼淚了。可是且慢,園丁們來了;讓我們走進這些樹木的陰影里去。我可以打賭,他們一定會談到國家大事;因為每次政局發生變化的時候,誰都會對國事發一些議論,在值得慨歎的日子來到之前,先慨歎一番。(王后及宮女等退后。)
     一園丁及二仆人上。
園丁 去,你把那邊垂下來的杏子扎起來,它們像頑劣的子女一般,使它們的老父因為不胜重負而彎腰屈背;那些彎曲的樹枝你要把它們支撐住了。你去做一個劊子手,斬下那些長得太快的小枝的頭,它們在咱們的共和國里太顯得高傲了,咱們國里一切都應該平等的。你們去做各人的事,我要去割下那些有害的莠草,它們本身沒有一點用處,卻會吸收土壤中的肥料,阻礙鮮花的生長。
仆甲 我們何必在這小小的圍牆之內保持著法紀、秩序和有條不紊的布置,夸耀我們雛型的治績;你看我們那座以大海為圍牆的花園,我們整個的國土,不是莠草蔓生,她的最美的鮮花全都窒息而死,她的果樹無人修剪,她的篱笆東倒西歪,她的花池凌亂無序,她的佳卉异草,被虫儿蛀得枝葉雕殘嗎?
園丁 不要胡說。那容忍著這樣一個凌亂無序的春天的人,自己已經遭到落葉飄零的命運;那些托庇于他的廣布的枝葉之下,名為擁護他,實則在吮吸他的精液的莠草,全都被波林勃洛克連根拔起了;我的意思是說威爾特郡伯爵和布希、格林那些人們。
仆甲 什么!他們死了嗎?
園丁 他們都死了;波林勃洛克已經捉住那個浪蕩的國王。啊!可惜他不曾像我們治理這座花園一般治理他的國土!我們每年按著時季,總要略微割破我們果樹的外皮,因為恐怕它們過于肥茂,反而結不出果子;要是他能夠用同樣的手段,對付那些威權日盛的人們,他們就可以自知戒飭,他也可以嘗到他們忠心的果實。對于多余的旁枝,我們總是毫不吝惜地把它們剪去,讓那結果的干枝繁榮滋長;要是他也能夠采取這樣的辦法,他就可以保全他的王冠,不致于在嬉戲游樂之中把它輕輕斷送了。
仆甲 呀!那么你想國王將要被他們廢黜嗎?
園丁 他現在已經被人壓倒,說不定他們會把他廢黜的。約克公爵的一位好朋友昨晚得到那邊來信,信里提到的都是一些很坏的消息。
王后 啊!我再不說話就要悶死了。(上前)你這地上的亞當,你是來治理這座花園的,怎么敢掉弄你的粗魯放肆的舌頭,說出這些不愉快的消息?哪一個夏娃,哪一條蛇,引誘著你,想造成被咒詛的人類第二次的墮落?為什么你要說理查王被人廢黜?你這比無知的泥土略胜一籌的蠢物,你竟敢預言他的沒落嗎?說,你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時候,怎樣听到這些惡劣的消息的?快說,你這賤奴。
園丁 恕我,娘娘;說出這樣的消息,對于我并不是一件快樂的事,可是我所說的都是事實。理查王已經在波林勃洛克的強力的挾持之下;他們兩人的命運已經稱量過了:在您的主上這一方面,除了他自己本身以外一無所有,只有他那一些隨身的虛驕的習气,使他顯得格外輕浮;可是在偉大的波林勃洛克這一方面,除了他自己以外,有的是全英國的貴族;這樣兩相比較,就顯得輕重懸殊,把理查王的聲勢壓下去了。您赶快到倫敦去,就可以親自看個明白;我所說的不過是每一個人都知道的事實。
王后 捷足的災禍啊,你的消息本應該以我作對象,但你卻直到最后才讓我知道嗎?啊!你所以最后告訴我,一定是想使我把悲哀長留胸臆。來,姑娘們,我們到倫敦去,會一會倫敦的不幸的君王吧。唉!難道我活了這一輩子,現在必須用我的悲哀的臉色,歡迎偉大的波林勃洛克的凱旋嗎?園丁,因為你告訴我這些不幸的消息,但愿上帝使你种下的草木永遠不能生長。(王后及宮女等下。)
園丁 可怜的王后!要是你能夠保持你的尊嚴的地位,我也甘心受你的咒詛,犧牲我的畢生的技能。這儿她落下過一滴眼淚;就在這地方,我要种下一列苦味的芸香;這象征著憂愁的芳草不久將要發芽長葉,紀念一位哭泣的王后。(同下。)


  ------------------
  轉自 || 獵書人网站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