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威逼利誘




  董景珍被押進帳內。
  寇仲起立相迎道:“速為董帥解縛!”
  解他進來的衛士為之愣然,在寇仲的再次催促下,才拔出匕首,為董景珍挑斷牛筋。
  寇仲命手下退出帳外,欣然道:“董大將軍請坐。”
  董景珍環目一掃這本屬于自己的帥帳,頹然歎道:“你殺我吧:我董景珍足絕不曾歸降你這种乳臭未乾的小儿的。”
  寇仲絲毫不以為忤,笑意盈盈的道:“我知董大將軍輸得不服,但事實如此,再無法改變過來,董大將軍認為對嗎?”
  董景珍仍是那句話,道:“殺了我吧!”
  若非他內傷頗重,早使試圖乘机突圍。
  寇仲淡然自若,道:“我并非要你投降我方。你的親族父母妻儿全在巴陵,我如硬迫你投降,又或宣稱你投降我方,所以才助我去搗破另兩個木寨,豈非會害死你的家人族人,這种事豈是我寇仲做的。”
  董景珍听到最后几句。已是臉無人色,皆因知道他非是虛聲恫嚇,這一招比威脅要殺死他更毒辣,頹然道:“你好狠!說出來吧!”寇仲雙目寒芒一閃道:“和你談一宗交易,只要你答應,你便可和被俘約二千多名手下立即乘便宜船返回夷陵,右走燁路,朱粲和曹應龍定不會放過你,因為他們已認定是你攻擊他們。”
  董景珍像衰老了几年般,頹然坐入椅內去。
  寇仲這才坐入本屬董景珍的帥椅,道:“我想知道朱粲和曹應龍分別攻打遠安和當陽兩軍的虛實布置。”
  董景珍皺眉道:“他們怎肯讓我知道軍事上的秘密?你這是否強人所難?不如乾脆殺掉我吧!”
  寇仲一對虎日射出懾人的奇光,籠罩董景珍,緩緩拔出井巾月,擱在身旁几上,沉聲道:“我以誠意待大將軍,大將軍卻當我寇仲是傻瓜,說不定我真會一刀斬下大將軍首級,再把大將軍的手下全体斬首。勿怪我沒說個消楚明白。”
  董景珍色變道:“士可殺,不可辱,要殺要剮,董某人絕不皺半下眉頭。但卻不能侮辱我的……”
  寇仲“歎”的一聲,打斷他的說話,搖頭道:“大將軍最好不要把話說滿。蕭銑是怎樣的人,我和你都很清楚,鏟除我們和飛馬牧場后,接著就是對付朱粲和曹應龍。現在有這种合作机會,董大將軍怎會不乘机順便暗探他們兩軍的虛實。”董景珍雙目一轉,垂首道:“這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寇仲知擊中他要害,更知他并不像表面的宁死不屈,否則昨晚就不曾在劍鋒下屈服,陪他們去賺門破寨。長身而起道:“既是如此,我們也沒有甚么話好說,董大將軍有沒有興趣去旁觀你的兄弟們逐一人頭落地的情景?”
  董景珍慘然道:“你贏啦!”
  寇仲昂然出帳,來到等待他好消息的徐子陵、駱方、宣永和白文原身前,打出胜利的手勢。
  宣永用下頷翹向帥帳,請示如何處置董景珍。
  寇仲微笑道:“當然是以禮相待,我寇仲豈是殘忍好殺之徒。所有俘虜立即釋放,讓他們坐船离開,但卻不可帶走兵器馬匹,給他們夠兩天用的糧草便成。”
  宣永應命去了。
  寇仲与徐子陵、駱方、白文原朝寨門走去,邊道:“現在朱粲和曹應龍定會以為蕭銑謀害他們,你們認為他們會作出怎樣的反應?”
  駱方怀疑地道:“董景珍會否說謊?”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有白兄這深悉朱粲虛實和對曹應龍也有一定認識的人在,怎輪到他胡言亂語。他只是貪生怕死之徒,為了性命,說不定連老爹都可出賣,何況根本是敵非友的朱粲和賊頭曹應龍呢?”
  徐子陵思索道:“問題是朱粲和曹應龍是否真的以為蕭銑背叛盟約,而白兄則因朱媚的陷告而歸附蕭銑。”
  白文原斷然道:“曹應龍我不敢保證,但朱粲脾气暴烈,在心痛手下精銳的慘重傷亡,愛將聞良戰死的情況下,必把所有怨恨放到蕭銑身上,有理都說不清。”
  寇仲得意道:“最精采的是朱粲怎都想不到我會從大江來,縮短至少三天的行程,這個黑鍋董景珍是背定哩。”
  四人步出寨外。漫天陽光下,山野草丘在前方擴展,使人精神一振。徐子陵長長吁出一口气,歎道:“那就成了。若朱曹确信蕭銑背盟,那蕭銑的下一步定是渡江北上,乘兩人的大軍陷身于當陽和遠安的攻城戰時,攻占他們的人本營。存這种情況下,兩人只有立即退軍,形勢若此,少帥該*s趺醋齙牧恕!*
  白文原點頭道:“朱粲和曹應龍不但會猜疑簫銑,在這种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情況下,更會互相猜忌,難以合作,我們將有可乘之机。”
  寇仲淡然道:“憑我們現在的兵力,即管加上飛馬牧埸和真陵獨霸山庄的舊有兵將,只可襲擊其中一軍,白兄認為我們該選那一個不幸的人?”
  白文原感激道:“只是少帥這句話。已可令文原甘心為你效力。坦白說,我當然想選朱粲好報大恨深仇,但在戰略上卻极為不智,這可分三方而來說。”
  駱方訝道:“我只想到朱粲軍力強而曹應龍軍力弱,卻想不到還有另外兩個原因。”
  白文原微笑道:“駱兄弟只是一時想不到吧!”
  徐子陵道:“我只能猜多一個原因,就是若我們擊垮朱粲,蕭銑會將錯就錯,立即揮眾渡江,攻占兩個盛怒盟友的土地。曹應龍終是流寇,擅攻不擅守,在阻止蕭銑北渡這方面怎都及不上朱粲。”
  寇仲笑道:“第三個原因可以揭盅哩!”
  白文原欣然道:“事實上徐兄已說了出來。曹應龍軍力雖達四万之眾,但始終是流寇馬賊,因緣際會湊合出來的烏合之師。胜時气勢如虹,一旦見己方敗軍涌回來,又要倉卒撤退,包保人心惶惶,無心戀戰。他們并不像朱粲的手下般有家園親族需要護衛,多是孑然一身。說走便走,只要我們能准确猜度出他們撤走的方法和路線,將可一舉為民徹底除害。”
  寇仲歎道:“白兄的看法細微獨到,朱粲父女欲置你于死地,實是不智。”
  白文原苦笑道:“我正是因為大力反對与曹應龍結盟,才惹起朱粲的殺机,朱媚則是對我日久生厭,幸好有兩位搭救。這几天來与諸位并肩作戰,實是前所未有的快事。”
  寇仲大力一拍他后頭。長笑道:“以后大家就是自家兄弟啊。”
  駱方興奮得臉孔通紅,歎道:“曹應龍惡貫滿盈,我們就殺他一個片甲不留。”
  寇仲道:“照白兄弟猜估,曹應龍會撤往何方呢?”
  白文原掏出圖卷,挑出其中一張,攤放地上,三人跟他蹲下,只听他道:“在結盟前,曹應龍被我所敗,退往竟陵南面溪水之西的鄉村,攻占附近百多條村落,所以他恨本無所選擇,只能東走撤返老巢,首先他要橫渡沮水,過荊山,再渡過漳水。倘若我們在漳水設伏,趁他渡江時兩面夾擊,保證他們永遠回不了老巢。”
  寇仲點頭道:“此計天衣無縫。”
  探手搭上駱方肩頭,笑道:“小方知該怎么辦啦!”
  駱方奮然道:“現在我立刻赶返牧場,通知場主。”
  少帥軍源源開進漳水東岸一座密林內,設營造飯,人馬均須爭取休息的時間,好消解連續三日夜飛程赶路的勞累。
  寇仲、徐子陵、白文原和宣永四人則馬不停蹄,沿漳水東岸往上游馳去。
  來到河道一處特別收窄的水峽時,白文原以馬鞭遙指道:“若我們有足夠時間,可于此處裝設木棚,再以布帛包裹沙石沉江。堵截河水。當曹應龍渡江時,即可搗毀水柵,讓奔騰的河水一下子把曹應龍渡江的賊眾沖走,使他們首尾斷成兩截,那時我們乘勢掩殺,更是不費吹灰之力。”
  宣永可惜地道:“先不說我們沒有布帛,要造這么一道攔河木柵,至少要十多日的時間,別說是勞師動眾,在時間上我們實在應付不來。”
  徐子陵道:“白兄曾多次与曹應龍作戰,是否有甚么須特別注意他的地方?”
  白文原沉吟道:“曹應龍之所以能縱橫湖北,有三個原因,是行軍极快,飄忽無定,一旦遇上險阻,立即遠撤,此乃流寇本色,但确能助他屢渡難關。”
  頓了頓,繽道:“其次就是以戰養戰,無論他們受到怎樣儼重的挫敗和打擊,只要他們能逃出生天,便可藉到處搶掠和招納暴民入夥而迅速壯大,搶完一處便搶另一處,完全沒有后顧之憂。”
  寇仲道:“但不利處則在人人都只是一個利益的結合,沒有一致的理想可言。
  只要能干掉曹應龍、房見鼎、向先這三個賊頭,這盤沙散了就永不能再聚在一起。”
  徐子陵想起舊隋戰敗后兵將到處放火搶掠、奸淫婦女的慘況,斷然道:“這等殺人如麻的凶徒,我們定要全部殲滅,否則附近的村落將大禍臨頭。”
  宣永點頭道:“要全殲他們雖不容易,卻非全無辦法。寇仲問白文原道:“曹應龍尚有甚么獨家招數?”
  白文原道:“就是精于夜戰,無論行軍作戰,他們都專揀夜間進行,以才能神出鬼沒。要打要逃,均占上便宜。”
  寇仲皺眉道:“如何才可迫得他們須在光天化日下渡江呢?”
  徐子陵思忖道:“只要能制這一种形勢,讓他們知道牧場大軍正緊躡其后,那就輪不到他們選擇白天或黑夜。”
  寇仲道:“最妙是曹應龍想不到我會先一步養精蓄銳的在這遠岸上恭候他的大駕。還以為以要能渡過河流,便可拋開追兵,安返丰鄉。”
  白文原一夾馬腹道:“隨我來。”掉轉馬頭,朝下游奔回去。停停行行,跑了十余里
  后,白文原又往上游奔回去,四、五里后,始飛身下馬。讓噴白沫的馬儿可歇下來吃草休息。白文原在岸旁仔細觀察,是后立在一處草叢哈哈笑道:“皇天不負有心人。終給我發現曹賊上次渡河的地點。”
  寇仲三人大喜,來到他身旁,從他撥開的長草叢內,赫然發現四根粗若人身,深入地內的木樁,還有缺口供系緊繩索。
  眾人分頭搜索,找到八組同樣的木樁。
  白文原欣然道:“這里河面雖闊達十丈,但水流緩平,比任何其他河段更适合渡河。”
  宣永遠觀對岸,笑道:“我肯定在岸旁的密林里,必有以百計的浮桶,只要以粗索串系河上,再舖以木板,便可搭成浮橋,做不用一個時辰,他們就可架設八道浮橋。”
  寇仲道:“答案就在眼前,只要我們過去一看便知。”
  徐子陵道:“我們必須迫得賊兵要倉忙渡河,否則若讓他們先于岸上列陣,又遣人在高處了望,我們便難施奇襲。”
  寇仲歎道:“這就要看美人儿場主是否既乖且听話了!”
  轉向宜永道:“今晚我們移師至此,并作好一切准備,現在先渡河一看,肯定浮橋的裝備确藏在對岸后,我和文原往迎牧場的大軍,你和陵少則留守這里。”
  接著是笑道:“多行不義必自斃,惡賊們啊!今次是老天爺收你,我只是幫老天爺執行吧!”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