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九章


  求生是人的本能,螻蟻尚且偷生。
  面對死亡的威脅,崔長青也曾想到逃避,黑影那超凡入圣的一擊,十余枚暗器回頭反奔,從上至下相距丈五六,暗器射入半尺厚的堅硬方磚內,直透方磚而磚不裂,甚至大型的飛刀也如摧枯拉朽般倒飛貫入,留下的洞孔与精工鑽磨者相同。這份出神入化的奇异勁道,簡直神乎其神不可思議。如果雙方交手,他即便是鐵打銅澆的人,也禁不起對方一擊,太可怕了。
  他想逃避,只要投入黑夜的風雨中,脫身并非難事,憑他的江湖經驗,自保該無困難。
  可是,他不能逃避,吳娟一家祖孫三人的性命。操在他的手中。
  吳娟一家三口,生死大權決定于他一念之間。
  大丈夫恩怨分明,吳老太大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能偷生不義,陷吳家三老小于死境?
  他不能逃避,決不能逃避。
  不能逃避,他只好死了。
  死的抉擇极為艱難,痛苦与絕望几乎令他崩潰了。
  他心亂如麻,心中隱隱作痛。
  他听到輕柔的腳步聲,嗅到了奇异的异性芳香,有人向他接近,是個女人。
  近了,來人停在他身側。
  他裝睡,暗中留了神。
  是蝎娘子,他想:“她有何企圖?有何用意?”
  蝎娘子沉靜地注視著他,緩緩在他身側坐下,伸出顫抖的纖纖玉手,遲緩地緩慢地,終于落在他的臉頰上,幽幽地低喚:“崔兄弟!”
  他張開虎目,按住了蝎娘子冰冷而顫抖的手。
  “仇姑娘,你該歇息。”他溫柔地說。
  “我……我睡不著。”
  “姑娘,不要想得太多。”
  “崔兄弟,我們會死嗎?”
  “傻姑娘,人哪能不死?”
  “我指的是今夜。”
  “或者是明晨。”
  “啊!我們都年青。”
  “是的,我們都不想死。”
  “崔兄弟,你想逃嗎?”
  “但我不能逃。”
  “唉!我也是。”
  “因此,只好盡其在我,听天由命了。”
  “崔兄弟,你想到死嗎?”
  “是的,我已經想過了,但已別無抉擇。姑娘,我們好可怜。”
  “是的,我們好可怜,生死由不了自己。”
  “呵呵!人就是這樣的,生死由不了自己。”
  “今晚,我們相聚。”
  “明晨,可能看不見明日的旭日初升。”
  “哦!兄弟,我們只有這短短的半宵好活。”
  “我想,我會死而無憾。”
  蝎娘子突然倒在他怀中,抱住他哀哀啜泣。
  “哦!姑娘,不要,死并不可怕,不要哭啊!”他哽咽著說,輕拍著姑娘的背心。
  英雄有淚不輕彈,他感到有淚滑下眼角,涼涼地。他并不全為了即將面臨死亡而悲哀,他如果死了,吳家老少三人,元都觀主肯不肯為她們盡力?人在人情在,人死兩丟開;假使二老撒手不管,吳娟姑娘三老少,豈不是前途可悲?
  元都觀主詭詐惡毒靠不住,他心里明白:可是,他已別無抉擇。只要他活著,就不怕三妖道食言背信。但他活的机會并不多,那神秘的黑影太可怕了。蝎娘子蜷縮在他的怀中,漸漸夢入黃梁。急難關頭,女人是需要男人保護的。
  他听到輕微的聲息,黑影徐徐移向殿門。
  蝎娘子,手移向劍靶。
  是天猴,正挾著護手鈞,躡手躡腳摸向殿門。
  外面風狂雨暴,惊天動地。雨水從屋頂的破孔流入,傾注在殿堂其聲震耳。這破孔是那神秘黑影留下的,破孔飛逸的情景如在目前。
  在震耳的風雨中,按理他不可能听到躡行的聲息,但他确是听到了,可知他自己的修為進境委實惊人。
  天猴終于到了殿門旁,腳下開始遲疑,最后卻站住了,扭頭掃了同伴一眼,遲疑難決。
  鐵金剛鼾聲如雷,是屬于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一類人,對任何事少用心机。無牽無挂。睡下來便鼾然入夢,不為外物所扰。
  崔長青和蝎娘子相倚并肩而眠,—無動靜。
  天猴的目光.回到殿頂的破孔,眼神中有懼容,猛地回身一腳跨出殿門。
  可是,卻又停住了,似乎突然推翻投入風雨中逃命的決定。
  “我不能逃。”老家伙搖頭喃喃地白語。
  最后,長歎一聲,重又回到原處,放下鉤躺倒,歎息聲隱隱可聞。
  崔長青也在心中暗歎,心說:“能役使這位凶名昭著的干猴,元都觀三子真值得驕傲。”
  他又想到吳家三老小,不由自怜地深深歎息。
  “人活著,并不完全是為自己,多可悲?”
  不久,他終于沉沉睡去。
  蝎娘子突然叫:“鐵金剛走了!”
  崔長青無精打采地說:“走了也好,能走我也想走呢。”蝎娘子頗感意外地問。
  “誰不想走?可是我不能走。”他歎口气說。
  天猴嘿嘿笑,說:“鐵金剛會回來的。”蝎娘子問。
  “當然。”
  “哼!恐怕他已經遠出二十里外了。”
  “走了兩百里他也要回來。”
  “為何?”
  天猴淡淡一笑道:“鐵金剛不是渾人,他并不比咱們笨。”
  “笨的人才走?”
  “笨的人便不至于受到妖道的符制。鐵金剛人雖凶暴惡毒,但卻是性情中人,他之所以甘心受妖道的脅迫,定然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哼!靠不住,也許他是妖道派來監視咱們的,情勢不利便乘机溜之大吉……”
  話未完、鐵金剛象個落湯雞,狼狽地沖入,抹著臉上的雨水說:“該死的,老天爺也找麻煩。”
  “你怎么啦?”崔長青問。
  “他娘的該死,剛才那記暴雷,劈在前面那株大樹上,震得耳膜欲裂,火光几乎灼瞎了太爺的眼睛。”
  “哼!平常得很。”
  “相距在三十步內便不算平常了,就是你也會感到吃不消。”鐵金剛回到睡處,一面脫衣一面說。
  天猴重新躺下,冷笑道:“活該,誰叫你跑出去淋雨?沒死在四圣手中而遭雷劈,那才叫報應呢。混球,你為何轉回來?”
  鐵金剛就火烤衣,咬牙說:“別提了,真他娘的活見鬼,本來已經走出三四里了。鬼撞牆似地卻又乖乖折回來。”
  “沒出息。”
  “你也好不了多少。”鐵金剛以牙還牙。
  天猴心中有鬼,不再多說,翻身入睡。
  誰也無法入睡,不安的情緒在增長中,恐懼的意識象一條毒蛇,盤踞在心穴中驅之不走,揮之不去。
  崔長青心中不住盤算,似已入神。
  蝎娘子見他久久不動,低問道:“兄弟,你睡著了嗎?”
  “沒有。”
  “你在……”
  “我在想。”
  “哦!想些什么?想家中的妻子儿女?”
  “廢話,我還沒成家呢。”
  “哦!那你……”
  “我在想,咱們都被那功力奇高的人嚇破膽了。”
  “是啊!那真是可怕的一擊。”
  “這是咱們的不幸,對咱們此行大大的不利。”
  蝎娘子抱住了他,戰栗著說:“崔兄弟,你……你不會丟下我們一走了之吧?”
  “我會嗎?”他冷冷地問。
  “我……我似乎對你极有信心。”蝎娘子語气沉重地說。
  “其實,你并無信心。你在我身畔睡,用意就在監視我。”他直率地說。
  蝎娘子一怔,歎口气說:“老天,你想到哪儿去了?以往我确是不信任你,但你在電母手下救了我之后,我已全心全意信任你……”
  “這种信任,是靠不住的。”
  蝎娘子突然偎入他怀中,幽幽地說:“求你也信任我好不好?你要是不信,我真想把心剜出來給你看。哦!崔兄弟,我們恨不相逢……相逢恨晚。”
  他淡淡一笑,撫摸著她冰冷的粉頰,說:“咱們不是相逢了嗎?而且同生死共患難呢。”
  蝎娘子親吻著他的手掌,酸楚地說:“我曾經有過一個男人,而且替他生過一個孩子。”
  “哦!你是名花有主了?”他作勢要推開她。蝎娘子反而抱住他顫聲說。
  “孽緣?”
  “我与他不曾拜過天地,他也從沒想到要成家。”
  他悚然,想起了他与綺綠的一段孽緣,机伶伶地打一冷戰。
  “兄弟,你怎么啦?”蝎娘子惊問。
  “沒什么?”他信口答。
  其實,他在想:如果綺緣有了身孕,他該怎么辦?
  蝎娘子并未追問,用傷感的聲音說:“認識他時,是在寂寞的旅途中,心情不佳,本來不如意。他出現了,英俊、年青、瀟洒、談吐不俗,正是王孫公子夢中情人,甜言蜜語令我傾心。就這樣,我們成了一對。”
  “他日下……”
  “誰知道呢?”
  “哦!你們分開了?”
  “好夢由來最易醒,恩愛不足百日,我有了身孕,他卻帶了另一個女人,帶走了我的一生積蓄遠走高飛,沒留下一文錢。哦!一晃眼就是五年。”
  “你該去找他的。”
  “崔兄弟,去跪在他面前,哭泣著請求他收容我母子?算了,叫他哭著來求我,我也不會要他了,那种喜新厭舊沒出息的好色男人,不值半文錢。”
  “他是誰?”
  “連中玉。”
  “哦!是信陵三槐庄的少庄主?”
  “就是他。”
  崔長青默然,久久方說:“你該去看他的,他很慘。”
  “去看他?提起他我就感到哽心。哦!你知道他的下落?他怎么慘?”
  “三年前三槐庄毀了,連中玉斷了一只手一條腿。”
  “你知道三槐庄是怎樣被毀的?”
  “不知道”
  “他迫奸紅綃魔女的門人,家破人亡,斷了一腿一手活現世。”
  崔長青苦笑道:“該死!他怎么敢向紅綃魔女打主意?簡直是在泰山頭上動土嘛!”
  “他事先并不知道,這叫報應。哦!生死關頭,我們競說這些無味的儿女私情,豈不可笑?”
  崔長青拍拍她的粉頰,笑道:“這表示你我的心情,并不因生死關頭而惶恐悚懼不安,這是好現象。”
  “崔兄弟,我有句話,不知該不該問?”
  “你問吧,管他該与不該?”
  “你真的沒有成家?”
  “呵呵!我不會騙你。”
  “哦!我想……”
  “你想打什么鬼主意?”他笑問。
  “我想替你作媒。”
  “什么?作媒?你想得真妙,這是什么時候?”他訝然問。
  蝎娘子歎口气,說:“我對你有信心,我相信這次你定可成功,咱們五個人來,只有你能成功生還。”
  “哦!你……”
  “我那位妹妹今年十六歲,比我美得多。希望你成功之后,向三妖道討問我那可怜的妹妹,帶她在身邊照顧你。如果你喜歡她。作妻作妾……”
  “哼!你的口气象在托孤呢。”
  “是的,我預感到這次死定了……”
  “廢話!我可不這么想。”
  “崔兄弟,你听我說……”
  “我听不進耳。老實說,我自顧不暇,那有閒工夫去照顧別人?即使這次成功了,日后也九死一生。”
  “你……”
  “你知道血花會?”
  “知道,你……”
  “我与血花會誓不兩立,這次專程赴解州,准備与該會拼個他死我活。”
  蝎娘子長歎一聲,說:“可惜,如果我能活著回去,該多好?”
  “你的意思……”
  “血花會解州總秘壇的底細,我了如指掌。”
  “真的?你……”
  “難道騙你不成?這次我就是從解州來的。”
  “哦!你……你也是血花會的人?”
  “不,我有一位朋友在該會總秘壇,地位甚高。這次我有困難,專程前往求助。”
  “他們……”
  “被拒絕了,几乎反臉成仇。”
  崔長青心中一動,靠近她低聲說:“仇大姐,請將血花會總秘壇的底細告訴我。”
  蝎娘子噗嗤一笑,獰了他一把說:“瞧你,又是個甜嘴的男人,功利之心好切,為了討消息,大姐叫得好甜。”
  他歎口气,挪開身子說:“叫你大姐也是應該的,你年紀比我大得多。你不說也就算了,總不能叫你出賣朋友……”
  “唷!你生气了?好兄弟,別生气,我詳細告訴你就是。”
  崔長青大喜過望,也正因至解州后不知如何著手而心焦,天從人愿,這次沒白跑。
  天亮了,風雨未止。怪了,雨師并未轉來應約決斗。
  天猴站在殿門外,盯著外面的暴風雨發愁,扭頭向崔長青說:“崔老弟,你看咱們該怎么辦?”
  鐵金剛在擦拭鞭上的袑鞢A說:“干猴,你這不是問道于盲嗎?”
  “你這些話有何用意?”天猴不解地問。
  “蝎娘子郎情似水,妾意如綿,生死關頭,一寸光陰一寸金,他們親親愛愛珍惜這死前的光陰,哪有閒工夫想主意?”
  崔長青大怒,怒沖沖地走近。
  鐵金剛抬頭笑道;“昨晚我親耳听見你叫大姐……”
  崔長青沉下臉,自灼灼地說:“老兄,你得把剛才的話收回去。”
  “什么?你……”
  “你收不收?”
  “閣下,你……”
  崔長青伸手便抓,怒容滿臉。
  鐵金剛看出危机,伸鞭急撥。
  “噗!”崔長青一腳踢在鐵金剛的左肋下。
  鐵金剛扭身便倒,怒叫道:“好小子,你真打……”
  蝎娘子一腿將霸王鞭掃飛,叫道:“不許用兵力。”
  鐵金剛一蹦而起,大吼一聲,“饑鷹搏兔”猛扑而上,勢如崩山。
  崔長青搭住對方的右手,扭身下挫出腿急絆,大喝一聲,猛地扭身便摔。
  “砰!”鐵金剛摔翻在地,地面從屋頂漏下的水象條小河,跌倒在水中水花飛濺。
  鐵金剛皮肉粗厚,不怕摔,但摔得太重,仍感吃不消,被摔得暈頭轉向,怒吼如雷,狼狽地爬起。
  剛站直,連方向也未摸清,鐵拳已經著肉,“砰砰噗噗”一陣暴響,每一拳皆力道千鈞,象是万斤巨錘猛地撞擊,拳下如雨,委實難以招架。
  最后,“砰”一聲大震,又仰面躺下了。
  崔長青站在一旁,點手叫:“收回你的話,不然就站起來。”
  鐵金剛仍不服輸,爬起突然沖出,用上了茅牛頭,出其不意猛沖而出。
  崔長青早有提防,向側一閃,扭身就是一掌,“噗”一聲劈在鐵金剛的頸背上。
  “蓬!”鐵金剛重重地栽倒,跌了個大馬爬。
  “起來,別裝死。”崔長青叫。
  鐵金剛吃力地用手腳撐起身子,腰剛上挺,“砰”一聲下頷挨了一記重的,“恩”了一聲,上身一仰。
  “噗噗!”小腹又挨了兩記重拳。
  “哎……”鐵金剛叫,屈身抱腹向下栽。
  “起來!”崔長青叫。
  鐵金剛再也受不了,賴在地上叫:“老天!他娘的你……你打得好……”
  “你給我爬起來!”
  “我……我認栽。”
  “收回你的話。”
  “好,好,我……我該死,我收回我的話,當……當我放屁好了。”鐵金剛終于屈服了,踉蹌爬起,又道:“你的拳頭,他娘的重得不象話,怕不有千斤神力?罷了,算你行,太爺學藝不精,怨不了人。”
  天猴桀桀笑,幸災樂禍地說:“大笨牛,你還有一口气在嘛,上呀!”
  鐵金剛大罵道:“王八羔子!你這干猴為何撥風煽火?”
  “咦!你自討苦吃,怪我嗎?”
  “太爺……”
  “你也想与老夫練練不成?”天猴怪腔怪調地問。
  鐵金剛拍拍胸膛,怒叫道:“有何不可?你少臭美,太爺怕你不成?”
  天猴丟下護手鉤,笑道:“也好,老夫就陪你玩玩。”
  崔長青叱道:“你們到底想不想走?
  鐵金鋼乘机上台,說:“大風大雨,往哪儿走?”
  崔長青擊上劍,說:“顯然,雨師不會來應約了,咱們怎可中了他的緩兵之計?”
  天猴點頭,說:“對,咱們不能中他的緩兵之計。依你之見……”
  崔長青說:“暴風雨正好行事。”
  “你的意思是……”
  “直搗黃龍。”
  “你是說直搗寶石洞?”
  “是的,久雨未停,正是咱們的机會。”
  “老朽不懂……”
  “他們的礦洞,外面共建了三道柵,柵高四尺,攀爬不易,飛越無力,只有一座門出入。俗語說:‘天險不可恃’;風狂雨暴,警哨必定松懈,咱們到附近的村落中,雇一些人去分散他們的注意力,由鐵金剛主事,多赶几頭牛,帶些粗繩和鐵鉤,去拉倒他們的木柵。”
  鐵金剛大搖其頭,說:“絕透了,你以為是去耕田嗎?柵是上万根合抱大的巨木,几條牛……”
  崔長青笑道:“傻瓜,誰要你真的去拉柵?只不過是擺出去給他們看看而已。”
  “你是說……”
  這叫做聲東擊西,你在下面裝腔作勢拖柵,咱們三人從山上往下吊。只要你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咱們下到洞口當無困難。久雨土松木易拉,守洞的人決不會無動于衷。”
  “妙,對。”天猴雀躍地說。
  崔長青沉吟地說:“可是,難就難在是否能雇到大批村民。人去少了,守洞的人根本不在乎;去多了又怕天威四圣一怒之下,大殺村民豈不糟糕?”
  鐵金剛一跳而起,說:“顧慮太多,一事無成。走,雇村民的事交給我辦。銀子都給我,威迫利誘雙管齊下,保證靈光。”
  四人立即出發,沖入風雨之中。近午時分,他們在銀洞山寶石洞的西面山麓會合。
  鐵金剛赶來了一頭牛,垂頭喪气地說:“王八羔子!他娘的附近有三座村庄,都遠在十里外,糟透了。”
  天猴不悅地說:“你沒把人找來?廢物。”
  鐵金剛臉紅脖子粗地大叫:“三座村庄,除了鬼不見有人,男女老人全跑光了,那有人可雇?村屋的灶內火灰生塵。可知許久沒人在里面住了,定然是被天威四圣赶跑啦。”
  “那……你這條牛……”
  “在路上撿的,定然是從遠處逃來的野牛。”
  崔長青歎口气,問:“鐵金剛,你敢不敢獨自拖柵?”
  “什么?我一個人?這……”
  “捉迷藏你總會吧?”
  “捉迷藏?”
  “罵你該會。”
  “罵?”
  “跑得快嗎?”
  “你把我問糊涂了。”鐵金剛說。
  崔長青笑道:“你記住: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躲我罵。”
  “我不懂……”
  “你去拖柵,四圣必定出來殺你,你扭頭便逃。他們撤回,你回頭追赶,他們不出,你就破口大罵。”
  “這……”
  “其一,你必須忘了名頭聲譽,不可与他們爭強斗胜。其二,你必須跑得比他們快。如果這兩件事辦不到,你難當重任,不去也罷,不然反而枉送性命,何苦?”
  “我去好了。”天猴說。
  “不,你不會罵人,外表也不傻,四圣不會上當,弄巧反拙,咱們必定失敗。”
  “我去好了。”鐵金剛拍拍胸膛說。
  “你能辦到?”崔長青問。
  “我試試……”
  “見鬼!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怎能試?”
  鐵金剛一咬牙,說:“我能辦到。”
  “他們要是出來一兩個人,你怎辦?”
  “跑。”
  “不對,如果出來的不是四圣,一兩個人你可以殺,但切不可戀戰,被纏住那就完了。出來的是風神和雨師,你必須在相距五六丈外逃跑。雷母也可怕,切不可讓她接近至五丈內,千万不可誤事。”
  “我怕他們,成了吧?”鐵金剛憤憤地說。
  崔長青點頭道:“那就好,我就怕你逞強。咱們分頭辦事,約一個時辰之后,你便可以驅牛發動了,走!”
  寶石洞礦坑,不是原來遺留下來的廢坑,位于山西麓的陡崖下,是天威四圣驅附近村民挖成的。
  崖高四五十丈,只長了些野草和藤蘿,人無法立足,連山羊也上不去。洞口共建了三道木柵,每柵相距三十丈左右,因此占地甚廣。柵頂建了碉樓和走架,不分晝夜皆有人把守望。洞左是山溝,下沉六七十丈,沙石廢土皆從此傾入山溝,不可能從此地爬上坑洞。
  崔長青先在崖頂打下釘樁,找來了不少藤蘿,接上七八根百鏈索,每隔丈余捆上一些藤蘿,吊上一塊巨石,慢慢往下放。
  風狂雨暴,索每隔丈余捆了藤蘿,因此下面的警哨,极難發現挂上的繩索。
  整整花了一個時辰,方准備停當。三人准備下降,崔長青冷靜地說:“我先下,仇姑娘斷后。記住,索只能乘載兩個人,我降落地面之前,仇姑娘不可下去。咦!大笨牛怎么還不見露面?”
  他們在等,等得心中冒火。
  三道柵從上向下看,象是三個半弧,上面碉樓有人放哨,共有二十座碉樓之多。柵与柵之間,搭了些棚屋,住著一些爪牙与工人,出入須經過盤查,不許越雷池一步,防守森嚴,誰也休想混入。
  坑口也建了棚,是疏柵,象网,也象牢柵,有四個人把守,監視著出入的工人。
  工人們穿得襤縷,憔悴不成人形,川流不息地進進出出,將廢土沙石倒下山溝,風狂雨暴,工作并未因此而停頓,不時可听到監工者的叱罵聲和鞭響。
  平時,天威四圣并不在此逗留,而在鳴山魔窟享福,只派些親信爪牙在此采礦監工。
  第一道木柵的警哨突然叫:“咦!怎么有人在此放牛?”
  這座碉樓共有兩名警哨,另一人說:“不對,你看那人身上帶了些什么玩意?”
  來人是鐵金剛,未戴雨具,渾身濕淋淋地,肩上扛著霸王鞭,搭著一捆粗麻繩,繞著一只大鐵爪,赶著一頭大枯牛,牛身上有拖帶。
  大雨傾盆,視線模糊接近至百十步內,方可看清人影。
  風暴雨狂,溪水暴漲,這种惡劣天气,任何活動皆告停止,坑洞外圍的巡哨早已撤收,因此鐵金剛得以長驅直入,沿山腰急趨木柵。
  首先發現的警哨穿上蓑衣,戴上雨笠向同伴說:“我去把他抓來,你得通知其他的人小心了。”
  下面棚屋中的人得到消息,出來四名大漢,拉開了沉重的柵門,警哨帶了一名同伴冒風雨搶出。
  鐵金剛不走柵門,驅牛向左走。
  兩大漢急奔而至,大叫道:“站住!干什么的?”
  鐵金剛不加理睬,向柵根走。兩大漢奔到,同時上扑伸手擒人。
  鐵金剛驀地大吼一聲,鐵鉤一掄,“啪”一聲擊破一個大漢的腦袋,接著霸王鞭下搭,砸破另一個人的頭顱。
  柵上另一座碉樓的人大惊,立即發出警號。
  鐵金剛驅牛急走,距柵三丈,掄鉤飛擲,“擦”一聲鉤入一根柵柱。
  驅牛回頭反走,一聲沉叱,他自己也抓住牽繩,全力猛拉。
  “咦!這愣小子干嗎?”上面的警哨怪叫。
  “拆你們的龜窩。”鐵金剛大叫。
  牛的力道有限,但加上鐵金剛的千斤神力;便大有可觀了,木柵咯咯作響、聲然有點晃動。
  柵門搶出十余名大漢,飛奔而來。
  鐵金剛扭頭征走,溜之大吉。
  迫了兩三里,人已經失了蹤,追的人只好折回。
  牛与鉤皆被牽入柵內,并帶回兩具尸骸。
  全柵大亂,爪牙們皆冒雨登上柵頂的走架戒備,所有的目光,皆向柵外搜尋。
  追的人返回不久,鐵金剛重行出現,在外指手划腳地破口大罵:“你們這些王八羔子,狗婆養的狗雜种,還我的牛來,你們這些……”
  迫的人蜂涌而出,他又扭頭奔逃。
  一而再再而三,他愈罵愈難听,把對方的十八代祖宗全挖出來,烏龜王八蛆虫自不在話下。
  他罵得實在難听,爪牙們按奈不住,傾巢而出。
  他重施放技,且罵且退。
  怪,始終不見天威四圣出面,猜想定是風雨太大,四圣躲在鳴山納福,不曾前來寶石洞坐鎮。
  鐵金剛确實不夠精明,這次重新返回,走的是同一方向,距柵尚有百十步,便破口大罵:“你們這些王八龜孫子養的!還我的牛……”
  糟了,后路已斷,被大漢們截住了退路,中了埋伏。接著左翼有人暴起,右方也從亂石草葉中跳出十余名驃悍爪牙。
  柵門開處,潮水般涌出二十名大漢。
  他陷入重圍,四面八方的人徐徐匯聚,總數約有七十名之多,刀槍并擊,他無路可走。
  洞口,工人們紛紛向外擠,霸王鞭一領,不向外退反向柵門沖,拼命了。
  從奶涌出的二十余名大漢,是守寶石洞的精銳,吶喊一聲,急迎而上。
  鐵金剛沖近,揚鞭大吼:“誰敢与太爺生死一拼,上啦!”
  大漢們不加理會,看他高大健壯,霸王鞭重得嚇人,誰肯按規矩与他單打獨斗?在怒吼聲中,首先沖上四名大漢,兩柄金槍,一根鑌鐵齊眉棍,一把開山大斧,全是長家伙,一擁而上。
  從兩側捅到的有刀,有劍,有茅,有錘。
  鐵金剛一聲虎吼,火雜雜地搶入,霸王鞭一振,崩開槍,閃過斧,貼棍搶入,風雷乍起,宛如狂獅肆虐,手起鞭落,
  “唉唉”兩聲砸翻兩個人。
  但他的左脅,也挨了一槍,但衣破皮不傷,槍反而斷了槍尖。
  “殺!”他怒吼,旋身反扑,鞭似崩山,凶性大發,招出山東大擋,鞭隨身轉幻出一圈光弧。
  “噗噗!”打破兩個人的頭顱。
  “噗”他腰胯也挨了一棍。
  他斜退兩步,罵一聲“狗娘養的!”來一記“泰山壓卵”,把一名大漢的頭砸得稀爛。
  斜刺里飛來一枚淬毒斷魂釘,擦耳而過划破一條小縫。
  渾身橫練的人,五官有三官极難練成化境,那就是眼、耳、鼻。斷魂釘本身重而鋒特銳,力道足便可破內家气功。耳气血難及而肌薄脆弱,碰上斷魂釘万元幸理。釘從他后面射到,想躲也躲不掉。
  鐵金剛還不知受了傷,只感到有物擦耳輪而過,毫不在乎,大吼一聲,猛虎回頭反扑,“噗”一聲一鞭把發射斷魂釘的人打成兩段。
  一名使托天叉的人搶入,“當”一聲大震,鞭叉各向外蕩,火星直冒,半斤八兩勢均力敵。
  鐵金剛一怔,欣然叫:“好啊!碰上敵手了,打!”
  他感到耳朵痒痒的麻麻,仍末介意,全力一鞭揮出,硬碰硬各展所學拼骨。
  “當!”鞭叉再次接触。
  兩人又各向側移,托天叉斷了一根叉尖。
  鐵金剛突覺一陣暈眩,眼前一黑。
  柵內一陣大亂,吶喊聲震耳。
  “叱!”鐵金剛大吼,揮鞭接叉。
  “當!”
  一陣頭痛腳輕,鐵金剛支持不住了,踉蹌側沖丈外,
  “砰”一聲摔倒在泥泞中。
  “擦!”托天叉如天雷下擊,插入他的右大腿。
  “哎……”他昏沉沉地叫。
  “當!”鞭架開另一名大漢砍下的一刀。
  “噗!”胸口挨了一棍。
  “我完了!”他想。
  他不知自己為何會暈眩麻木,大吼道:“天絕我也!”
  叫聲中,全力將鞭擲出。
  “噗!”鞭從叉下一掠而過,擊中再次舉叉下插的人的小腹。
  “啊……”使叉人驟不及防。慘叫著倒下了。
  刀劍齊下,鐵金剛生死須臾。
  劍虹突然排空而至,撤出干道銀虹,風雷俱發,一閃而入。
  “錚錚錚……”刀劍分發,人影倏散。
  眾爪牙大駭惊退,有三個人摔倒在血泊中。
  “誰敢再上,他得死!”解圍的人大吼。
  是崔長青,來得正是時候。
  眾爪牙死傷過半,被崔長青突然切入救人,一舉擊斃三人,迫退七名高手的神勇所惊,一時不知所措,沒有人敢再上。
  柵門內閃出背了一個大包裹的天猴,和押了一名中年人蝎娘子。
  “不走者死!”天猴厲聲叫。
  眾爪牙大駭,潮水般向兩側逃命。
  崔長青一把拉起鐵金剛,急問:“鐵金剛,你怎么了?”
  鐵金剛含糊地叫:“我……我不行了,我……”
  崔長青大使,倒抽了一口涼气。鐵金剛的腦袋一面青,一面黑,右耳腫大發紫。
  “你中毒了。”崔長青惊叫。
  天猴奔近,慘然道:‘晚了,右腿也斷啦!”
  “我……我的侄……侄儿……”鐵金剛厲叫,尾音嘎然而斷。
  崔長青將鐵金剛抱起,搖頭道:“鐵金剛,你安心去吧,我們已取得寶石。假使咱們幸而不死,會替你照料你的侄儿。”
  鐵金剛發僵的身子突然一軟,呼出長長的最后一口气,噴出一大口鮮血,驀而气絕。
  “快走!”天猴叫。
  崔長青放下鐵金剛的尸体,問:“往何處去?”
  “兩件事咱們只完成一件。”
  “哦!還有天咸四圣。”
  “不錯。”
  “好,到鳴山。”崔長青斷然說。
  在一處山溝旁的山崖上,天猴將一大包寶石藏好,苦笑道:“天咸四圣是見過大場面的人,為何竟在此發掘一些不值錢的次等石綠?難道這些人中,就沒有人認識真的寶石和极品翡翠。”
  崔長育搖頭道:“我倒不擔心這個。”
  “你擔心什么?”
  “我擔心天威四圣為何不在寶石洞?他明知咱們前來奪寶石的。”
  “哦!這倒提醒了我。”
  “此中定有极大的陰謀,咱們如在夢中。”蝎娘子臉色一變,說:“崔兄弟,依你之見……”
  “咱們先別急于去找四圣。”
  “那……”
  “且躲在一旁,暫且置身事外,靜觀其變。”崔長青慎重地說。
  “如何進行?”天猴問。
  “咱們已知道天威四圣的巢穴。”
  “對,那山神廟下,定有地窟。”
  “切由我安排,’咱們走。”崔長青頗為自信地說。蝎娘子憂心仲仲地說:“崔兄弟,咱們早些殺了天威四圣遠走高飛,豈不減少許多麻煩?靜觀其變對咱們不利,多耽擱一刻多一分危險,你想到了嗎?”
  他淡淡一笑道:“想到了,問題是咱們是否找得到天威四圣。昨晚雨師与雷公匆匆走了,迄今依然不見人影,可知他們目下已暫且把咱們放開,要不就是另有陰謀、人算虎虎亦算人,咱們如果直接聞地窟去找他,正好著了道儿。”
  “但愿你的猜測不錯。”
  “仇姑娘,你不同意?”蝎娘子微笑著說。
  “謝謝你的信任。”
  “咱們走吧。”天猴不耐地催促。
  崔長青點頭應允,語气堅定地說:“目下咱們已少了兩個人,只宜智取,不可力敵;我得多費些心机,且探清情勢,再決定奇謀,走!”
  三人隱起身形,繞道徑奔鳴山。
  他們卻不知,情勢變化得出乎意料,一切打算完全落空。
  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犧牲了极樂僧和鐵金剛,換來了一大包不值錢的次等石綠,太不值得,代价太大了。
  元都觀三子見到這些石綠,不知作何感想?
  距鳴山尚有三四里,雷聲漸小,風雨在減弱。
  進入一座樹林,崔長青說:“現在咱們繞道,越野而走,從山北繞走,我在前面開路……咦!伏下。”
  “怎么啦?”天猴問。
  “前面好象有人。”他低聲說。
  果然不錯,六五丈外荊棘及腰的一株大樹后,有一個青衣人長身現影,卻又立即伏下。
  “兩面包抄。”他發令。
  天猴從右面掠出,蛇行鷺伏向前包抄。蝎娘子走左面,逐段掠進。
  崔長青等兩人的身形消失,方向前挫腰掠進。
  青影暴起,如飛而遁。
  崔長青不再顧忌,放膽狂追。蝎娘子也毫不遲疑地現身,狂風似地飛掠急赶,志在必得。
  青影渾身濕透,背系長劍,背影因衣濕貼体,顯得曲線玲瓏,身材嬌小,一看便知是女人。
  遠出半里地,崔長青最快,已經近至兩丈左右了,叫道:“姑娘,留步,你跑不掉的。”
  青影候然轉身,是個青巾包頭,青巾蒙面,只露出一出明亮大眼的年青女人,一聲劍嘯,長劍出鞘嬌叫:“你來得好!”
  崔長青飛躍而上,突覺身后樹上落下的水滴響聲有异,經驗告訴他有人從樹上向下扑。“打!”他沉喝,倏然止步旋身,一把飛刀破空而飛,向尚未扑近的另一個青影飛去。
  電芒入目,對方也用暗器射他。幸虧他早怀戒心,發出飛刀人同時下挫,伏倒向側一竄。
  一把銀光耀目的小劍掠頂而過,好險。
  從樹上飄下的青影也十分高明,腳一蹬橫枝,下扑之勢突然止住,飛刀一掠而過。雙方的暗器皆落空,同樣高明。
  崔長青正需要找人問口供,豈肯輕易放過机會?拔劍猛扑而上,一面向即將追到的天猴叫:“那女人交給你。”
  青農人高大健壯,也以青巾蒙面,掩起廬山真面目,飄落實地,立即撤劍急封。
  “錚錚錚!”連封三劍,不但阻遏了崔長青空前猛烈的劍勢,而且搶得了空門,立還顏色,回敬了兩劍。
  崔長青火起,沒料到對方如此扎手,劍勢一變,用上了乾元十七八散手劍法,一聲冷笑,劍涌干層浪,綿綿不絕以雷霆万鈞之勢,向對方攻去。
  “錚錚!”青衣人接了兩劍,便支持不住了,顯然有點慌張,封不住凶猛襲來奇幻莫測的怪招,駭然向后退,眼中有惊惶的表情流露。蝎娘子赶到,揮劍沖上叫:“速戰速決,算我一份!”
  青衣人更慌,更亂,手腳一慢。
  “錚!”雙劍接触。青衣人的劍向外急蕩,腳下大亂,空門大開。
  崔長青的劍恍如電光一閃,排空直入。
  青衣人情急,全力扭身拂劍。
  崔長青劍鋒一轉,喝道:“撒手!”
  “錚!”青衣人的劍脫手而飛。
  電虹長驅直入,點在青衣人的胸口,冷叱道:“你認命吧,不許動!”
  青衣女人正与天猴狠拼,猛地惊叫一聲,脫出天猴的鉤影,飛躍而來解圍。蝎娘子一劍揮出叫:“慢來,你是我的。”
  “掙!”雙劍相交,各向側震飄,勁道勢均力敵。
  天猴倫好赶到,鈞影一閃,從后面鉤住了青衣女人的小蠻腰,喝道:“你一動,老夫要你斷成兩截,丟劍。”
  青衣女人臉無人色,乖乖丟劍就范。
  崔長青向青衣人冷冷一笑,說:“你听清楚了,在下要口供,如有一字虛假,小心你的老命。”
  青衣人深深吸入一口气,強作鎮靜地說:“要口供,休想;要命,你拿去。”
  “真的?”
  “太爺決不皺眉,但我可以告訴你,不管在下是否可以赶到縣城,咱們的人不待催請,便可按期赶來救援。你可以回复天威四圣,他不會永遠占上風,等咱們的人赶到,你們就完了。”
  崔長青向不遠處的天猴叫:“風老,口气不太對呢。”
  天猴端木風也听出有异,說:“對,是有點不大對,好好套他。”
  青衣人冷笑道:“沒有什么可套的,太爺不會吐露半個字。”
  崔長青不住打量對方,問:“你們又有些什么人?”
  “無可奉告,總之,要不是咱們三爺自以為是,急功心切,估錯了你們天威四圣的實力,冒失地躁進,你們絕對困不住咱們。即使被你們困住一晝夜,你們又豈奈我何?”
  “你又豈奈我何?”.·’
  青衣人哼了一聲說:“在下只是在外面負責把風傳訊的人,在你們重重圍困之下,還不是逃出來了?”
  崔長青繼續追問:“你見過天威四圣?”
  “在下奉命不許向四圣出手,由三爺几位前輩負責接斗。如果不是門規森嚴,在下必定向四圣叫陣。”
  “你行嗎?”
  “這……擋一陣當然可以。”
  崔長青拉掉對方的蒙面巾,原來是個塌鼻尖嘴的中年。他收了劍,冷冷地問:“你不是天威四圣的人?”
  中年人一怔,訝然反問:“你……你們不是天咸四圣的人?”
  天猴叫道:“崔老弟,不可上當誤放。”
  崔長青不以為然,說:“也許,咱們又得改變策略了。”
  “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看這位老兄的意思。風老,放了那位姑娘。”
  中年人大惑,問:“你們有何陰謀?”
  天猴大笑道:“咱們在玩靈貓戲鼠游戲,你最好免打逃走的主意,免吃苦頭。”
  崔長青卻不笑,正色問:“你老兄貴姓大名?”
  “你們是……”
  “先別問我們,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咱們都是天威四圣的死對頭。”’
  “真的?”
  “不久前,咱們先到了寶石洞,付出了相當的代价,只弄到了一批劣等石綠。”
  中年人鬼眼一轉,大笑道:“我明白了,你們是洗劫銀洞山的寶石洞。”
  “不錯。”
  “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中年人止住笑,說:“銀坑山寶石,是天威四圣掩世人耳目的陷井,坑死了不少聞風前來盜寶的江湖英雄。”
  “咦!你是說……”
  “真正的礦坑,在龍角山珍珠洞。那儿被擄挖坑掘寶的人,許進不許出,死而后已,因此誰也不知其事。外表看珍珠洞;毫無异處,入洞百十步鬼影俱無,看不出絲毫痕跡,平時也看不見有人在附近逗留,兩年來故能逃過世人耳目。”
  崔長青恍然大悟,不禁為元都觀三子叫屈,居然不知底細,妄自派人前來送死豈不冤哉?
  “你怎么知道?”他沉著地問。
  “風神有八位門人,門人多了便良莠不齊,同時因各人天賦不同,因此愛寵也有异。”
  “那就隱伏下禍思,不足為怪。”
  “所以,一個失寵的門人出賣了主子。”
  “所以,你們前來奪寶。”’
  “對。”
  “所以,你們失風了。”
  “不見得。”
  “你們的三爺是誰?”
  “你听說過百泉欒家?”
  “哦!衛輝巨靈欒百霸?”
  “對。你定然是個老江湖。”
  天猴上前,指著自己的鼻尖問;“認識我嗎?”
  “你……”
  “不認識我,你是初出道的混球。”
  “哼!在下扑天雕羊成山闖了十余年的道……”
  “闖了百余年怎樣?浪費糧食而已。”
  “你……”
  “老夫天猴端木風。”天猴大聲說,似乎覺得對方不認識自己,感到有失面子。
  扑天雕臉色一變,惊道:“原來端木前輩,失敬失敬。”
  “哼!混球!”
  崔長青赶忙問:“羊兄,巨靈榮三爺目下怎樣了?”
  “這……”
  “你怕咱們也是奪寶?”
  “你們……”
  “如果你們的人無法赶到,或者在路上有了意外,或者被四圣派人……”
  “不要說了。”扑天雕五心不定地說。
  “不覺咱們是你老兄唯一的希望?”
  “這……”
  “你不說也就算了……”
  “我說。唉!本來,欒三爺約定了開封的金甲神白酉平在平陽府會合,一同前往珍珠洞奪寶。三爺早到三天,誤信手下親信的鼓動,認為此行高手二十八名,全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高手,天威四圣何足道哉?因此不再等侯金甲神帶人前來會合,昨晚乘風雨前往龍角山。”
  崔長青恍然,原來昨晚雨師与雷公匆匆撤走,原因在此。雨師老奸臣猾,把仇人說成朋友溜之大吉,難怪一去不回了。
  “你們有了麻煩?”
  扑天雕鬼眼又轉,心想:“這是唯一的希望,我可不能放過。”
  打定主意,故意歎口气說:“別提了,反正上當了就是。”
  “只有你們兩人逃出?”崔長青不放松地問。
  扑天雕正中下怀,說:“咱們摸入珍珠洞,卻被他們堵住,一場好殺,最后天威四圣退出洞外,把三爺一群人因死在內,三爺雖有功參造化的藝業,卻無法沖出,只好在內苦守待援。”
  崔長青抬頭望天,淡淡一笑道:“看樣子,午后天色將要放晴。”
  扑天雕大惑不解,弄不清他話中的用意,為何逃開正題,顧左右而言他?急問:“咦!你說天色放晴,意何所指?”
  崔長青搖搖頭,說:“可惜,你們金甲神明天是否可以如期赶到,大有問題。”
  “天色放晴,不難赶到。”
  “但……可惜,天威四圣卻等不及。”
  “你是說……”
  “如果是我,天晴我就可以在洞口放火,用煙把洞里的人熏出來。你知道,久雨后的草木,燒起來其煙之濃、之重、之厚,是十分嚇人的。”
  “哎呀!”扑天雕惊叫。
  崔長青不住搖頭,不斷地說:“可惜!可惜啊!可惜……”
  扑天雕急急地問:“你們不也是來奪寶的嗎?”
  “是呀!”
  “你們……”
  “我們不去龍角山珍珠洞。”崔長青搖手說。
  扑天雕大急,說:“諸位如果肯前往相助,寶石可以二五平分。”
  崔長青怪聲怪調地說:“喝!你老兄真大方,慷他人之慨,妙极了。”
  “你……”
  “寶右本來就是我們的,為何要二一添作五?”
  扑天雕大惊,跳后八尺叫:“你們是天威四圣的人?”
  崔長青笑道:“你這人記性真差,咱們不是早就表明是來奪寶的嗎?咱們今早已把銀洞山寶石洞翻了。”
  “可是……你說寶石是你們的……”
  “本來就是我們的嘛!”
  “我不懂……”
  “你真笨。”
  “我還是不懂。珍珠洞挖出來的寶石,應該還在天威四圣手中。”
  “等天威四圣与架三爺拼過以后,死傷也就差不多了,再与巨靈老白一群人交手,大概就快啦!那時,咱們再出面,寶石豈不就是咱們的了?”
  扑天雕惶然地說:“道上同源,沖同道份上,務請諸位……”
  崔長青扭頭就走,大笑道;“算了吧,這年頭,道義不值半文錢。俗話說:人不為已,天誅地滅。換了你,你也不會答應去把老命送掉,而宁可撿現成的。走啊!”
  天猴也說:“對,等他們三敗俱傷,咱們再去撿現成的,走网!”
  扑天雕不死心,叫道:“請留步!端木前輩,三爺帶去的人,也許有前輩認識的朋友呢,你能袖手不成?”
  天猴怪笑道:“哈哈哈!朋友又怎樣?能比自己的老命更重要不成?我宁可要老命,而不要朋友。”
  “其中有一縷輕煙馮祥。”扑天雕不死心地叫。
  “我不認識這個人。”天猴大搖其頭。
  “有鐵笠王。”
  “聞名而已。”
  “有恨地無環沈兆慶。”
  “哈哈!點頭之交而已。”
  “有金頂山胡家鎮八方的大小姐胡綺綠。”
  “老夫那會認識這种小輩?”天猴撇嘴說。
  可是,崔長青卻如受雷擊,臉色大變,回身叫:“扑天雕,三七分賬,你作得了主?”蝎娘子冷眼旁觀,暗暗點頭,崔長青臉上神色的變化,瞞不了她。
  扑天雕大喜欲狂,大聲道:“在下可以全權作主。”
  “這……”
  “一句話,三七分帳。”
  天猴大急,叫道:“老弟,你糊涂了嗎?”
  崔長青搖頭道:“在下清明得很。”
  “你……”
  “咱們的期限,忘了嗎?”崔長青問。蝎娘子示意相阻;
  崔長青向扑天雕道:“你帶路,咱們走。”蝎娘子故意搶前,与扑天雕并肩而行,問:“胡大小姐我認識,你知道我是誰?”’
  “在下眼生,你……”蝎娘子仇萱。”
  扑天雕又是一惊,悚然地說:“失敬,失敬,原來是仇姑娘,在下有眼不識泰山,請恕罪。”
  “不要客气。胡姑娘為何也來了?”
  “說來話長……”
  “到龍角山還有十几里路,也夠長的。”
  扑天雕不知對方有意套口風,胸無城府地說:“上月胡姑娘行腳京師,在福壽山庄艾家作客,不知怎地,官兵大舉進擊,火焚福壽山庄。胡姑娘乘亂逃出,南返途中經過百泉欒家,順道拜望三爺。恰好三爺要動身前來奪寶,她也就跟來了。”
  “哦!她還沒找到婆家?”蝎娘子并不認識胡綺綠,大笑起來。蝎娘子心虛地問。
  扑天雕止笑,說:“她跟隨三爺;白天同騎;晚上同寢,你說她找到婆家了嗎?”蝎娘子冷笑著說。
  “三爺說過,要娶她作妾。”扑天雕說。
  “她答應了?”
  “不知道。三爺雖生得粗魯,長得凶惡,但對女人有一套,我想她會答應的。”蝎娘子陰森森地說;
  她扭頭回望,崔長青正垂頭喪气,魂不守舍地埋頭而行,腳下似乎十分凌亂沉重。
  女人對情愛方面員為敏感,所以說女人心眼多。女人對蝎娘子心細如發,旁觀者清。她有意促成乃抹与崔長青的一段姻緣,當然不肯讓第三者介入。蝎娘子,已明白地告訴天下人她毒如蛇蝎。
  她在山神廟中,曾与崔長青相擁而眠,崔長青對她毫無綺念,手眼儿溫存出于無心。把持得住未及于亂。而她,卻有點心猿意馬。因此,她對崔長青另眼相看,認為他是個風流而不下流的風塵豪士。值得她敬重。以她的容貌、体態、談俗、武藝來說,在江湖上已是佼佼出群,有八九分姿色,列入美女之林。江湖朋友,稱她貌美如花,毒如蛇蝎。但崔長青在她投怀送抱、相擁而眠的綺妮情景下,仍然能談笑風生把持得住,她便認定崔長青是個可以信賴的人。論年歲,她比崔長青年長六歲,緣斷今生,但未嘗不可以妹許之。
  她當然也想到,女大六歲的婚姻并非奇事,平常得很。但她有自知之明,對崔長青不存奢望,因此,對將乃妹許配:給崔長青的希望极為殷切。
  她在心中發狠,發誓,不許第三人介入。為達目的不蝎娘子了。
  以銀洞山的方位來看,北面是鳴山,西北是龍角山,兩山相連。
  龍角山也叫羊角山。唐武德三年,見神人于羊角山下,因此將武德二年從襄陵縣地划出新建的浮山縣,改名為神山縣(改名于武德四年)。
  山在縣東三十五里,山南海屬翼城,地跨兩縣。東西兩峰并峙,高出云表。東峰頂巔有泉,叫華池。下有穴,名珍珠洞,深不可測,据說內有妖怪,無人敢近。
  距東峰約四五里;小徑向上爬升,登上一座小崗,風雨漸歇。
  扑天雕心中焦急,腳下甚快。眼看不久便會放晴,也許天威四圣真要放火熏洞呢!救人如救火,豈不令他焦急?登上崗,扭頭向身后跟來的崔長青說:“天快放晴了,咱們快些好不好?”蝎娘子冷笑道:“供些?快些去找死不成?這時不養足精力,動起手來那還有命?”
  “可是,救人……”
  “咱們不是為救人而去的,你急咱們不急,急掉了老命花不來。”
  崔長台心中有事,焦躁地說:“好吧!快兩步也好。”
  前面大樹下灰影乍現,一個穿黑袍、渾身水淋淋、梳著髻、臉色紅潤的古稀老人從樹后踱出,笑道:“哈哈!你們找死也好,救人也好,不用急了,歇會儿再走并未為晚。”
  扑天雕一惊,說:“老頭,你這人說話未免太霸道。”
  青衣女人說:“他定是天威四圣的爪牙,休放過了他。”
  崔長青伸手虛攔,獨自舉步上前,抱拳施禮問:“老伯要擋路?”
  老人呵呵笑,說:“小伙子你在挖苦人……”
  “老伯,在下決無此意。”
  “你的意思是:好狗不擋路,是嗎?
  “老伯,你在迫晚輩變臉。”
  “對,确有此意。”
  “老伯是天威四圣的人?”
  “不是。”老人斷然拒絕。
  “那……老伯擋路有何用意?”
  “不准你們到珍珠洞。”
  “有何……”
  “無理可說。”
  扑天雕心急如焚,怎肯纏夾不清地胡扯?大喝一聲,飛扑而上,一掌劈出。
  老人伸手相接,笑道:“你這頭死雕。”
  扑天雕大駭,想收掌,卻力不從心,念剛動,掌便被對方握住了,只感到對方的手灼熱如焚,軟綿綿的,但掙脫不掉,身不由己,翻滾著斜拋出兩丈外,“砰”一聲撞在一棵大樹上,掉落在草中。
  “哎……喲……”扑天雕怪叫,叫半天也爬不起來,象是渾身兩百多根骨頭全被摔散了。
  青衣女人惊呼一聲、搶出啪扶。
  崔長青心中一惊,凜然地說:“老前輩好高明的接引神功。”
  老人呵呵笑,說:“咦!想不到碰上了一個識貨的。”
  “請問老前輩尊姓大名?”
  “呵呵!老朽山野村夫,姓名早忘。”
  崔長青也呵呵笑,說:“老前輩真會欺世盜名?”
  老人臉色一沉,沉聲問:“無禮!你說什么?”
  “說老前輩欺世盜名。”
  老人仰天長笑,笑完說:“后生可合2’小于猖狂。如果你解釋得令老夫滿意,你就得接老夫三招兩式。”!
  崔長青毫不緊張,鎮定地反問:“老前輩真的自稱山野村夫?”
  “不錯。”
  “姓名早忘?”
  “對呀!”
  “一個山野村夫,姓名早忘的人,自然是与世俗絕緣,不問世事的清流隱逸了。”
  “也不錯。”
  “好,老前輩為何阻道?為何出手傷人?”
  老人一怔,笑道:“咦!小于牙尖嘴利……”
  “老前輩滿意了嗎?”
  老人點點頭,笑道:“你不錯,比你几個同伴有出息。”
  “請老前輩讓路。”崔長青抱拳欠身說。
  老人搖頭,說:“不行,你的解釋雖令老夫滿意,但并不意味著你們可以過去。”
  “老前輩可否明示用意?”
  “好,告訴你并未不可。”
  “晚輩洗耳恭听。”’
  “等珍珠洞那些人解決之后,你們才能前往。”
  “這是說……”
  “這是說,等他們拼出死活之后,你們再前往接手拼死活。”
  “老前輩希望何方胜?”
  “你們三方,誰也胜不了。”
  “咦!那……”
  “你們三方的人,全是江湖道上神泣鬼厭的人。死光了,沒有人會替你們掉眼淚。”
  “老前輩……”
  “你們如不死光,老夫再收拾你們。”
  崔長青把心一橫,不再示弱,冷笑道:“老前輩所為何來,咱們与你有過節嗎?”’
  老人呵呵笑,說:“為世除害,碰上了豈能袖手?”
  “你以救苦救難菩薩自命?”
  “老夫只是……”
  崔長青突然伸手急點老人的七坎大穴,捷逾電光,出其不意發難。
  老人哼了一聲,伸手托住了他的手,順手一扔,怪笑道:“你也嘗嘗撞樹的滋味。咦!”
  崔長青机警絕倫,他早已決定對策,發招是實中有虛,料定老人必將重施故技,用接引術示威,因此人被扔出,他已借力飛射。
  被拋出的人,該是滾轉翻騰的,但他卻是頭前腳后飛射而出,因此老人已看出不對。
  他扭身貼樹飛過,同時在飛越的剎那間一腳蹬在樹干上,身形更快,遠出三丈外去了。人未飄落,他叫:“在下先走一步。”
  老人又上當了,急掠而出叫:“你走得了?”
  他用上了全力;展開輕功如飛而去’,恍若星跳丸擲,奇快絕倫。
  老人若大年紀,居然能緊迫不舍。開始相距五丈,不久便接近至三丈左右了。
  “打!”他沉喝,向后扔出一把飛刀。
  相向而進,見到刀光已近身。
  老人手掌一揮,飛刀入手,向前射出叫:“還給你。”
  崔長青老謀深算,怎肯上當?繞樹折回,向下面偽山溝飛奔。
  飛刀落空,老人大感意外地叫:“好小子,你夠精明,但你跑不了。”
  “敢打賭嗎?”他一面逃一面問。
  “打什么賭?”
  “打你在一千步內,你攔不住我。”
  “你作夢,五百步內……”
  “一千步;你輸了,就不要追來。”
  “好!”老人叫,身法突然加快。
  崔長青鑽入一叢荊棘,一面大叫:“三、二、三……”
  老人腳下一慢,突又哼了一聲,也往荊棘叢內鑽,但已慢了十余步。崔長青鑽出荊棘叢,衣服凌落,一面狂奔一面叫:“一百五一二、五三四、五五六……”
  說得急,跑得快,人向下逃,地滑草濕,連接帶爬,口中還數數,快极。接著,他滑落一處陡坡,口中仍叫:“兩百一、一、三……十一二、十一四……”
  ”噗通”他跳入滾滾溪流。老人狼狽万分,‘滑陡坡地滑如油,必須跟著滑,無法取巧,怎能拉近?老人不會泅水,光瞪眼,河寬五六丈,山洪暴發,水勢凶猛無法飛越。崔長青站在溪對岸,腳不住踏動,叫:“兩百四五六,四七八,四九五十五一二、五三四……”
  “別數了!”老人大叫。
  “你認輸了?”他笑問。
  “你好奸,你怎知道老夫不會水性。”
  “呵呵!賭,是要碰運气的,晚輩下對注了。”
  “你去吧,去死吧!”老人悻悻地說。
  崔長青忍不住笑,心想“這老頭脾气倒是夠毛的,得防他變卦。”
  他伸手作龜王八狀,笑道:“你如果食言追來阻擋,就是這個。”
  “滾你的!”老人怒叫如雷。
  ------------------
  小勤鼠書巢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