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我的照片你沒交給人家對吧?
  隔天一早的西洋文學課,洛湄才剛溜進教室坐下,隔壁的嵐楓就丟了張紙條過來。
  唉——該來的總要來,畢竟洛湄昨天辛苦得半死最后卻還是把嵐楓的事給忘了,雖然罪不在她,可是她總答應過人家。
  你要把我剁去做叉燒包還是餃子隨你,不過我這么高,你可能要剁很久。
  洛湄歎口气把紙條丟回去。
  有來有往,又一張字條過來。
  不必了,听說挨皮鞭、浸豬籠這些事昨天你老媽已經做過。
  想不想告訴我昨天晚上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勞動你六十八歲的阿嬤上台去唱祖母級的五娘?
  唉——好事總沒人知道,坏事卻以火箭速度傳遍千里,昨天這個笑話還真的鬧大了。洛湄又是委屈又是不平,撕下筆記紙來洋洋洒洒把昨天的經過都交代了一遍,當下西洋文學課成了作文課。
  看在你昨天那么坎坷的分上,我也不追究了,反正好在沒釀成什么無法挽救的遺憾,因為昨天晚上那個模將儿公司的張先生打電話給我,說他晚一天才走。他還說他覺得我很有潛力,想跟我再好好談談,要我今天去飯店找他,順便補照片過去。
  嵐楓紙條上的語气,一副興奮過度的樣子。洛湄實在不想澆她冷水,可是還是忍不住寫下:
  你的明星夢不要做得太過火好嗎?那個什么模將儿公司也不曉得是真的還是假的。
  嵐楓果然被洛湄一盆冷水潑得有點掃興,不過她還是寫道:
  反正他還沒叫我交錢什么的,我也沒損失。
  洛湄皺起了眉頭,繼續寫道:
  我是不想看你到時候被人騙了,還得可怜兮兮的到警察局去當被害人的指證,然后在電視新聞里播出來,讓每個人邊吃晚飯還邊恥笑,真是個笨蛋女人……。
  反正今天傍晚你陪我一起去,有什么事你幫我看著點。
  嵐楓一張紙條塞了回來。
  洛湄想了半天,好像也想不出任何理由她不該陪嵐楓去,于是就朝她點點頭,算是應了,不再丟紙條。沒想到嵐楓卻又塞了一張過來。
  這樣就想打發我了?我還沒問你昨天認識的那個企業小開呢,你們兩個怎么樣啊?
  洛湄又是蹙眉又是撇嘴,同一張紙條涂了四個大字丟回去:
  沒怎么樣。
  嵐楓哪肯死心。
  沒怎么樣就是一定有怎么樣,還不從實招來?!
  招?招她昨天不小心摔倒在人家身上嗎?洛湄頭殼可沒坏去,理也不理嵐楓,把她的字條揉掉。
  心虛喔,否則為什么不肯講?
  又是一張,很煩耶。洛湄隨手又扔掉。
  是你看上他?還是他看上你?還是兩人相看甚歡?
  ……
  哇哇,洛湄動心嘍,最難追的洛湄動心嘍!那個姓曲的他家是不是真的很有錢?他的身价多少?
  ……
  你再不告訴我,小心我去你媽面前亂講!
  扔掉、扔掉、扔掉!洛湄把嵐楓的每一張八卦都給丟進了抽屜里。
   
         ☆        ☆        ☆
   
  洛湄跟嵐楓兩個人一起站在508號房的前面,兩人都沒有舉起手來按門鈴。
  嵐楓說不擔心,其實多少也有那么點怕怕的,這种事被騙的大有人在,多她一個也不多,要是進了房間不小心喝了什么,然后被偷拍了什么之類的,那就實在是虧大了……。
  “不是想當明星嗎?干嘛還在這里磨磨蹭蹭的?!”
  洛湄故意糗她,不過是從一進飯店到現在,洛湄一直像個偵探一樣很敏感的東瞄瞄、西瞟瞟,這給了嵐楓糗回去的机會。
  “你以為你是明星啊?那些狗仔隊要找的是曲仲蘅和楊稟君,人家不會來找你的啦。”
  洛湄悻悻然的瞥了嵐楓一眼,齒縫哼出一句:“再吵,我走人了。”
  “別這樣嘛。”嵐楓立刻又拉著洛湄,活像是麥芽糖一樣黏著。然而就算有了洛湄,兩個女生還是不大敢進去。
  不過嵐楓剛才的話,倒提醒了洛湄關于曲仲蘅的存在,洛湄進而想到曲仲蘅可能有的用處。唔,他還滿高、滿魁梧的,站起來頗像個樣。
  “這樣吧,”洛湄正色對嵐楓說道:“我們去隔壁找曲仲蘅陪我們一塊去談,有個男人,人家也比較不敢怎么樣。”
  “也對喔。”嵐楓猛點頭。“可是曲仲蘅肯幫我們嗎?”
  “會吧。”洛湄尋思著。“其實他人也還滿好的。”
  現在正是下班時間,也是仲蘅的下班時間。他在台南沒有什么朋友,于是下了班只好回飯店窩著,當然就這么乖乖地來應洛湄的門。
  “是你?有事嗎?”
  仲蘅看起來似乎還滿高興的樣子,不過洛湄接下來的話立刻讓他的快樂降低了一半。
  “喂,昨天我幫過你,今天給你一個机會回報好不好?”洛湄雙手環抱在胸前,往他的門柱一靠。
  這是什么話?她昨天什么時候幫過他忙了?如果不是她,他昨天不必被鎖在房間里不得出門;如果不是她,他不會差點又要上今天的報紙……。
  深呼吸,深呼吸,男人不跟女人計較。
  “說吧,有什么事?”
  “是這樣的……。”洛湄大概把嵐楓的狀況講了一遍。“所以,想請你跟我們一起過去跟那人談,免得上了那人的當什么的。”
  仲蘅飛快的把事情前后在腦子里轉了一遍,覺得這也不是什么大事,還可以幫到人家的忙,便很干脆的點了點頭。
  “好,你等我几分鐘,我換件衣服。”
  原來仲蘅的習慣是一下班就沖澡,于是這個時間他多半都穿著睡袍。嘖,真不怕死哪,洛湄搖了搖頭,還好今天沒狗仔隊,否則故事又要重演了。
  “好了,走吧。”沒兩分鐘,仲蘅再度開門出來,他換了件牛仔褲,連帽的運動T恤,很簡單,很舒服,很洒脫,很……帥。
  洛湄不由得上上下下多瞄他了一眼,嵐楓則瞄了兩眼,然后就斜著眼,很曖昧的朝著洛湄猛笑。
  “你的眼睛坏掉啦?”洛湄毫不留情的啐她。“還不進去?你再不進去我走人了。”
  嵐楓立刻忘掉帥哥,轉身按門鈴。
  那個張先生——
  仲蘅几乎是第一眼就認定了他不是什么好東西。他雖然社會經驗不太多,可好歹也比洛湄、嵐楓多吃了几年飯,那個張先生十足就像平日仲蘅在商場上看見的那些,又油條又滑頭、唯利是圖的那种人。
  果然,當張先生對嵐楓說完一大篇冠冕堂皇的話之后,就開始要求她交錢了。兩千塊的介紹費。
  交錢?門都沒有!
  洛湄一听,馬上拖著嵐楓要往門外走,然而嵐楓在張先生的洗腦之下有些舍不得,低聲求道:“阿湄啊,兩千塊而已。”
  “兩千塊‘而已’?”洛湄嗓門立刻大了起來,活像是嵐楓她媽。“我唱一整天戲也才只有兩千塊你知不知道?”
  “可是……。”嵐楓滿腦袋只有她的明星夢。
  “沒關系,沒關系,你們自己商量好再說。”那個Mr.張,還擺出一副正大光明,無所謂的樣子。
  洛湄丟下嵐楓,轉問到Mr.張身上:“好,你說那是介紹費,我們哪里曉得你一定會替她介紹case?”
  張先生于是又搬出他倒背如流的那一套,什么要先經過訓練啦,訓練完一定會介紹case,當然如果是對方雇主不滿意,他們只管介紹也不能負責之類的。
  “如果雇主不滿意,是不是就一直沒case?”
  仲蘅沉默了一會終于開口,他那高大的身軀往張先生面前一站,影子都能壓垮Mr.張,當場Mr.張的气勢就減了一半。
  “嗯……我們當然還會不斷介紹。”
  “誰曉得,口說無憑。”洛湄瞪著。
  “我們有合約書的。”Mr.張背書似的說。
  “誰曉得有沒有用?搞不好芭樂合約書一張。”洛湄嗤之以鼻。
  “這樣吧,你要是愿意跟我們到法院公證,我們就信你。”仲蘅也加入戰場。
  法院公證?Mr.張才沒頭殼坏掉說。他遂敷衍道:“我們的合約書上有公司章,這就具有法律效力了啊。”
  洛湄不說話了,只是用她那雙清湛靈動的眸子凌厲的往嵐楓那一掃——嵐楓倒也沒笨到那种程度,自己摸摸鼻子,甘愿自動拉著仲蘅、洛湄一起走了。
  Mr.張眼看著到手的肥羊跑了、煮熟的鴨子飛了,又怨又恨,搞什么嘛!半路多出來兩只搗蛋鬼。一股怒气沒得發,便低級的本性盡露了。
  “哼!”他在三人將走出門之前鄙夷的咕噥著:“才兩千塊而已就這么大不了的,付不起就不要來啦,告訴你們要進這行都是這樣的,你換一家公司也一樣,你這么舍不得,這行路趁早死心別走了。”
  洛湄本來就很不爽了,臨踏出房門前又給她听到這几句話,霎時急怒攻心,熊熊烈焰在她眼里燃燒,眼看即將形成風暴。
  “算了啦,阿湄,不要理他了,我們走了。”嵐楓是知道洛湄脾气的,赶忙拉著她的手勸道。
  來不及了。洛湄重重摔開嵐楓的手,回頭大力一拍桌子,整間屋子都仿佛很給面子的晃了晃,她手指一指直直罵到Mr.張的眉心上。
  “我長這么大還沒見過你這么爛的人。是你在騙錢耶,我們不給還不行嗎?”
  “你她媽的憑什么說我騙錢?”Mr.張終究也是個男人,難不成還怕了洛湄一個女人不成。
  遺傳是有道理的,寶珠的火暴脾气肯定在洛湄身上也發揮了作用;洛湄瀕臨火山爆發的邊緣,气忿的嘲諷冷笑道:“難不成張先生你做的是合法生意嗎?我們來警察局讓警察先生論個公道怎樣?你敢去算你有种!”
  “干××的#L%*L……”Mr.張暴怒的罵了一串問候洛湄家人的話,同時殺气騰騰的掄起拳頭,往上一抬就要揮上洛湄標致的小臉。
  洛湄吃了一惊,沒想到這爛人居然還敢動手打人,正要躲,沒想到那拳頭半路被人截住了。
  仲蘅的手毫不費力的抓住了Mr.張的手腕,他什么也不說,只是不慍不火的看了Mr.張一眼;然而他可以直視Mr.張頭頂的身材和几乎有兩倍力量的手臂,讓Mr.張下意識咽了口口水,頓時握緊的拳頭也松了。
  “走吧,這种人別跟他計較了。”仲蘅緩聲對洛湄說,順利的化解了這場災難。
  洛湄原也不愛鬧事,只是那雙凶狠的眸子又瞪了他一眼,這才跟著仲蘅走出門去。
  “爛人!”洛湄直到走出了門還舍不得不罵。“世界上有這种人,真是上帝的悲劇,品管不良哪!”
  仲蘅忍不住笑出聲來,洛湄連罵人都罵得高明,不帶髒字。
  嵐楓則直拉著洛湄的手勸道,轉移她的注意力。
  “哎呀,算了,反正沒被他騙去就好了。還有啊,剛才曲先生這么幫你,你不謝謝人家。”
  “不必,不必。”仲蘅笑著搖手。洛湄這么倔的脾气,要她跟他道謝,難了。
  這是什么意思?洛湄眼風飄向仲蘅,她現在還在气頭上,經仲蘅這么一說,她反而愈要反其道而行,她很阿莎力的回答:“誰說不必?走,我請你吃晚飯,算是謝謝你。”
  仲蘅家境特殊,從小到大一直到他現在當經理,想捧他的人卡車几車都載不完。所以他最常听到的一句話就是——我請你吃飯;而他最常回答的一句,也就是他現在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的一句:“不急,下次再說好了。”
  不過洛湄不是那几車捧他的人之一,而且,姑娘難得請人家一次客,他竟然連面子也不給?!當下洛湄心中一股熱气不住的往上沖:“喂!我是請不動你是吧?你是名門大戶,不屑跟我們市井小民吃飯是不是?”
  仲蘅本來就不是那個意思,這下眼見洛湄的火气又將要燃達沸點,赶緊改口息事宁人的說:“你別誤會,我只是不好意思讓你請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洛湄的那兩瓣艷紅薄唇,原來是纖致又有古典美的,可是從中吐出來的話卻點也不秀气。“我說請就請了,哪有那么囉嗦?!我姑媽新開的店就在這附近不遠,剛好大家走路過去。”
  姑媽?新開的?仲蘅立刻在心里哀號起來,為什么我要去當小白老鼠……。
  不過洛湄跟嵐楓早已經在電梯里揮手等他。洛湄的脾气不是好惹的,他只好快快又跟上去。
  好在洛湄的火暴脾气來得快,去得也快;大多坏脾气的人都有這個共通點,怒气可以在瞬間引爆,也可以很快退火,今天跟你吵了架,明天就忘了昨天跟你吵過什么了。
  當然我們洛湄也不例外。而且她忘得更快,才剛走出飯店大門,她早把Mr.張給丟到台灣海峽去了。
  嵐楓深知洛湄這個個性,也因此她才有膽量在這時候惋歎似的說:“唉——原本以為我可以去當model的。”
  “其實想當model,也應該找一家正當的經紀公司才對。”仲蘅好心腸的開口了。“我認識一些傳播界的人,也許可以請他們替你介紹一家有保障的。”
  嵐楓眼中突然光彩煥發。
  “真的!謝謝,謝謝。唉,早認識你就好了,剛才也不必去跟人吵這么一架。”她往皮包里努力翻著,很積极的翻出一張照片塞進仲蘅手里。“這是我的照片,照片后面有我的電話、住址,你不要忘嘍。”
  洛湄笑說:“我真輸給你了,一心一意想當明星,學校的話劇社、歌仔戲社的女主角你還當不夠嗎?”
  “當然不夠。”嵐楓想都不想就回道。那么一點點觀眾,怎么能滿足她的明星欲呢?
  不過這些話倒給了仲蘅一個意外,遂問道:“你們都還在念書?”在他的印象,戲班的女孩不都沒念過什么書。
  “意外吧?嚇到你沒?”洛湄猜出他話中的意思,水靈的眼眸促狹的瞟了他一眼。“順便再把你嚇死好了,我們兩個都是英文系的,大二。我呢,晚上在家里唱歌——仔——戲——”
  “而且洛湄還拿過學校獎學金喔。”嵐楓得意洋洋又補了一句。
  仲蘅愣了一下,不曉得該怎么回答才好,像洛湄這樣一個既特別又秀致的女孩在戲班唱戲實在可惜了些,他只好自我安慰的說道:“反正念書時候打打工也無所謂。”
  “不是打工喔,”洛湄挑了挑眉毛。“這個劇團是我媽的,我又是老大,當然這個劇團以后也是我的。”
  仲蘅快受不了了,他辟哩啪啦講出一堆他一直很想講的:“你還很年輕,書念得又不錯,你將來可以有很多路好走,為什么要把自己埋沒在戲班里呢?你可以只把唱戲當興趣的。”
  “偏見!你想說的是,不管做什么都比唱戲好是不是?既然要去唱戲,讀那么多書干什么?”洛湄啐他,但出奇的并不生气,她邊走邊用腳踢著路上的小石子。
  洛湄的确說中了他潛意識的想法,所以仲蘅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我不怪你,因為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更何況你是書香世家,豪富人家的子弟,連生活都比較高級。可是就是因為大家都這么想我就更要讀書,你懂不懂?為什么拍電影要讀那么多書?為什么歌劇女高音要音樂系畢業?都什么年代了,同樣是戲劇,我們就比較低級嗎?”
  又來了,慷慨激昂演講似的,仲蘅雖然不像洛湄所說的那樣“連生活都比較高級”,可是他仔細反省了一下,果真他也有洛湄所說的那种“偏見”,下意識里覺得唱戲是個滿糟糕的行業;誠如洛湄所講的,都什么年代了,他的觀念還這么遜嗎?
  仲蘅這人有個好處,他也許從小不知民間疾苦,過的是那种專用司机接送上學的日子,自然觀念跟正常人有那么點差异,可是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才是唯一正确的,也因此他會愿意很誠懇的跟洛湄說一句:“抱歉,其實我沒有貶低你的意思。”
  洛湄晶瑩的眼睛睨了睨他,笑言:“我原諒你。因為你很誠實,我討厭那些嘴上說的是一套,實際上做的又是另一套的人,像剛才那個張先生。你就不是這樣,至少你很真。”
  仲蘅淡淡一笑,聲音卻變得很低很柔:“謝謝,我把這當成是贊美。”
  洛湄深吸一口气,閉閉眼睛,他的口气是那么的溫柔、优雅,充滿魅力,她可以感覺自己藏在胸口里的心又開始敲敲敲……噢,她再听他用這种聲音講話,肯定會暈倒在馬路上。
  她倩倩一笑,忽然安靜下來了,仿佛有一种和諧而溫柔的气息包圍著他們兩人……。
  嵐楓霎時發現,她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一個電燈泡。
  好在洛湄姑媽的店就在前面了。是一家小小的面店,因為新開張,非常干淨,洛湄愉快的跳進店里,往爐前一位胖胖的婦人身邊一站:“阿姑,我帶朋友來捧你的場啦。”
  “喔,好好好,坐哪,別客气。”
  生意還不錯,洛湄的姑媽很忙,不過她還是眉開眼笑,很熱心、好客的招呼他們。
  小店里自然沒有什么豪華的裝潢,洛湄為了這個向仲蘅笑道:“不好意思了,請你吃小館子,會不會委屈了你這位大少爺?”
  “別把我當成异類好不好?”
  仲蘅皺皺眉頭,很快的率先坐下。倒是嵐楓,因為下午興致勃勃要去見模特儿公司的張先生,特地穿了件設計師設計的洋裝,袖子散開,很特別,卻很麻煩,只見她很辛苦的在挽著袖子,又怕弄皺衣服,又怕吃飯時弄髒了衣服,只見她又要拿筷子,又要卷袖子,忙得很。
  洛湄興致不錯,拿起筷子敲打著節奏,調侃嵐楓的唱了兩句:
  筵上佳人牽翠袂,纖纖玉手拈新蕊……。
  洛湄的嗓子有年輕女孩的珠玉圓潤,可是因為她的個性使然,又多了种透明干淨的脆度,煞是好听。
  就算仲蘅這种听不懂戲的,也覺得實在是悅耳至极,忍不住由衷贊道:“我想你一定是真的很喜歡唱戲。”
  洛湄嫣然一笑。
  “當然喜歡,我從小唱到大的。其實歌仔戲也滿美的,只是這些年真的沒落了,再加上是民間藝術,許多人總覺得上不了抬面;不過時代不同了,如果能精致化一些,應該可以吸引很多人。”
  仲蘅不點頭也不搖頭,只是笑笑;歌仔戲對他來說簡直比美國還遙遠,他不听也不懂。
  洛湄知道他不明白狀況,繼續說下去:“我在學校的社團就曾經導過一出新編的歌仔戲,反應還不錯呢!唔,嵐楓是第二女主角。”
  她笑著用手肘撞撞嵐楓,嵐楓的反應是噘起嘴來,抗議道:“你編的那個什么戲,根本就只有一個花旦,什么第二女主角,我演丫頭哪!”
  洛湄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仲蘅卻大為吃惊:“你編的?你自己編的劇?”
  “不難啊。”洛湄正經回道,好像仲蘅大惊小怪似的。
  “跟你說過我從小唱到大嘛,沒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來,偷偷告訴你我的目標和愿望——”洛湄秘密似的跟仲蘅眨眨眼睛。“是把我家的團改得精致點,然后轉型成劇場型的劇團,進劇場去演,不要再演野台了。”
  洛湄在講的時候,仲蘅的視線始終沒离開過她,而且帶著一抹又好奇又訝异,又深思又欣賞的微笑。
  這個女孩才多大?大二?不滿廿歲,可是她對她的未來已經有了那么果斷的目標,不悔也不退縮的努力著。他不由得緩緩吐出一口气,肯定的說:“我相信你。你的愿望和目標一定能達成。”
  仲蘅如此認真的態度反而讓洛湄愣住了,不過她很快就揚起唇角,自嘲似的對仲蘅笑著眨眨眼,說道:“我的愿望很傻气,不是?”
  “一點也不傻。相反的,我還有點——羡慕。”仲蘅重重地往椅背一靠,說得有點感慨。
  “你知道,我從小到大所有的一切都是家人替我安排好的,上最貴的私立學校,考台大,畢了業去美國讀哈佛,博士還沒讀完,台北已經有個經理的職位在等著我了。這一路順風的結果,是我從來不必為自己的未來擔心,也就從來不曾為了未來而努力……所以我從不知道為了自己的目標努力那是种什么感覺。”
  “什么感覺?”洛湄調侃笑了。“很辛苦的感覺。”
  “不。”又來了,他的聲音很低,很溫柔,卻帶著發自內心的誠摯和真心。“我欣賞你這樣,如果過程不辛苦,那成果也不會感覺甜美了。”
  那分言語中的深摯讓洛湄無名的感動,她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燦爛得有如艷夏的陽光。
  “阿湄呀,你們要不要喝點酒?”洛湄的姑媽在喊,她起身去跟她姑媽應話,然而即使她背對著仲蘅,离他有一段距离,她卻也能明顯感覺到仲蘅深湛的黑眸始終忘情,也不忌諱的停留在她身上。
  仲蘅果真用饒富興味的眼神瞅著洛湄,不過在興味之外還多了一些別的東西——好奇、興趣、欣賞,灼灼逼人的凝視。
  仿佛一股電流緩緩竄滑過她的全身,從背脊開始僵硬了起來。那感覺太奇怪,讓她憶起昨天在飯店房里不小心跌在他身上時那种教人心慌意亂的軟弱,那种焚燒似的熱。
  洛湄深吸一口气,沒有用,再吸一口……。
  “嗯……你們先吃,我去一下化妝室。”她跟姑媽講完了話,回到位子上時卻不坐下,找了個借口,逃了。
  這一切也許仲蘅也沉溺在其中而不自知,可是嵐楓這個局外人卻全部看在眼里。身為洛湄的好友兼同學,嵐楓覺得她實在是太有權力、義務、責任与使命應該來促成這一對。她謝過拿酒、拿菜來的洛湄姑媽,眼角卻露出了那种賊賊的好笑。
  “喂,我們洛湄很特別對吧?”嵐楓懶得想開場白,單刀直入,完全不浪費時間。
  仲蘅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把黏在洛湄背影的視線收了回來,因為訝于嵐楓的直截了當,又不知道嵐楓的本意是什么,只好避重就輕的笑了笑。
  “我們洛湄呀,脾气很怪的。學校里很多男生追她,可是她都看不上眼。”嵐楓替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又倒了一杯給他。“她還有一個鄰居,從十歲開始就下定決心要把洛湄娶回家,一直到現在仍在努力。”
  仲蘅陪著訕笑兩聲,還是不知道嵐楓到底想干什么。
  “不過別人不了解洛湄,我卻很了解,”嵐楓的袖子快掉下來了,她連忙去卷,然而嘴巴里的話卻仍然不停。“洛湄喜歡的男人,是那种健康型的,不用酷,不要崇拜,她要那种溫柔的新好男人。啊!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講話聲音要好听的。”
  “要好听干嘛用?”仲蘅終于有點反應了。
  “洛湄自己講話的聲音很迷人嘛,要是找個男朋友講話像鴨子叫,那她干脆去找個啞巴算了。”嵐楓咧嘴一笑,她笑起來也是頂可愛的。
  “喔,了解了。”
  見仲蘅的反應就只是這么一點點,到此就結束了,急得嵐楓又是皺眉又是擠眼的。這個曲仲衡,是他太笨了,還是她的表達能力有問題?講了這么多他還听不懂?!”
  “喂!”嵐楓索性調子一轉,直舖陳述:“你不覺得洛湄喜歡的男人典型就是你嗎?”
  “吭?”仲蘅一直到現在才真的明白,原來嵐楓講了這么多,只是想告訴他,洛湄喜歡……他?
  這樣的想法,立刻讓他潛在的大男人心態獲得了某种虛榮的滿足,新好男人也是男人,是男人就免不了有那么點沙豬;他拿著杯子的手停在半空中,自然而然就這么得意的笑了起來。
  得意,可是笑得開心也真心。洛湄的身影,就這么倏地浮現在他眼前,她自然率真的個性,幽默的談吐,秀致而靈湛的眼眸閃著對生命的熱情烈火,她燦爛而直率的笑容令人迷惘……。
  他才認識她兩天而已,短短的兩天,可是卻好像已經相識了兩年。他完全不明白洛湄為什么能留給他如此鮮明深刻的印象,他也許可以說謊,也可以否認,但是當他昨晚入眠之前,腦海里浮現的竟是与她受困在飯店房間里的情景。
  難道愛情真的有這种魔力,能教人在兩天之中迅速“淪陷”?
  于是當洛湄終于從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她看見嵐楓与仲衡都速速抬起頭來望著她。仲衡黑白分明的瞳眸好像罩著一層霧般的朦朧迷惑,嵐楓則沖著她鬼笑連連,而兩個人——都是一樣詭譎。
  洛湄先看左邊,再看右邊,然后又看回來,完完全全不知道這兩個人剛才在她上廁所時做了什么,怎么現在變得怪里怪气的?
  洛湄柳眉微鎖,當下決定不理他們。她自己是在洗手間里對著洗臉台上的鏡子做了一百次的心理建設,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從剛才曖昧怦然的心跳速度中脫离了,但現在……不管,不能再糟糕下去。
  洛湄因此帥气的拉開椅子一坐,很正常的充當主人替仲蘅布菜。
  “來,吃吃看,不是什么名貴料理,可是很特別,這是炸魚腸。”洛湄解釋。
  “魚腸?”仲蘅不知是給這名詞給嚇醒了,還是因為洛湄自然的態度而恢复了正常,至少他可以把視線從洛湄身上移向盤子了。
  “別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洛湄嘲笑凝著他。“是魚腸,不是穿腸毒藥,不會毒死你的,吃吧。”
  “什么魚?”
  “虱目魚。”
  “要多少條虱目魚才有這么多魚腸?”
  “喂,你很囉嗦耶!”
  后來那個晚上,嵐楓用盡了一切方法,居然都沒能讓洛湄和仲衡兩個人單獨相處。嵐楓不得不承認她這個首次出擊的紅娘還真的是爛透了,居然就這么當了一晚上的菲利普。
  不過不要緊,兵法書上說得好:凡兵家之法,要在應變。“整戰”不成,她可以來個個個擊破吧?
  于是當吃完飯后洛湄跟仲蘅兩個太過瀟洒的立刻說拜拜,而洛湄騎著她那台小Dio載嵐楓回家的時候,嵐楓就知道机會來了。
  “喂,那個曲仲蘅人滿好的喔。”嵐楓懶得旁敲側擊,直接一句話就給它切入重點。
  “他要幫你介紹模特儿公司,你就說他好話了?”洛湄隔著安全帽,逆著風,辛苦的吼回去。
  不是我啦,笨蛋!嵐楓暗罵。“他看起來滿喜歡你的,你就要釣到一只金龜婿了知不知道?”
  洛湄哈哈大笑:“金龜婿配金龜女,輪不到我啦,他有女朋友了。”
  嵐楓嚇了一跳,死人曲仲蘅!剛剛怎么不說?還裝做一副很陶醉的樣子,原來有女朋友了,賤人……。“誰?你怎么知道?他自己跟你說的?”
  隔著兩頂安全帽講話實在痛苦,嵐楓的聲音遠得像外太空飄來的一樣,反正晚上沒什么警察,洛湄安全帽一下子摘了挂在把手上。
  “報上都登了,”這樣聊天舒服多了。“那個××部長的女儿,楊稟君。”
  “報上登的?”嵐楓簡直就要大喘一口气,還以為他真的有女朋友。“報上登的哪准?誰曉得真的假的。”
  “搞不好是真的呢。”洛湄回得順口。
  “放心啦,不會是真的,”嵐楓也學洛湄扯下了安全帽提在手上,這樣才方便說話。“我看得出來,他滿喜歡你的耶。”
  “你又知道了?”洛湄雖然嘴上這么說,卻開始疑惑了。
  “我騙你干嘛?”嵐楓得意洋洋的偷笑,計謀快成功了。“你去上廁所的時候他告訴我的。”
  “怎么可能?”洛湄腦子里的問號更多了。“你跟他又不熟,我跟他也不熟,他才不會跟你講這個,你別騙我了。”
  “真的啦,我沒騙你。”嵐楓果然不是說謊話的料,謊言一被拆穿,她就什么辦法也沒有,只會說這句。
  “算了吧,”嵐楓愈狡辯,洛湄就更确定她的話不是真的。“你的那點招數我還不明白?留著去騙別人啦。”
  果然洛湄不比曲仲蘅那么好騙,嵐楓的臉悻悻地拉了下來。
  “好啦,他是沒明說,不過我看出來了好不好?”嵐楓還是不死心。“他看你的眼神,明明白白就是那种被妖精迷住了的眼神,難道你沒發現嗎?你什么時候變得那么笨?!”
  洛湄又好气又好笑,不知該駁嵐楓所謂的“被妖精迷住了的眼神”,還是“你什么時候變得那么笨”,她既不是妖精,也不笨啊!
  她當然感覺得到他的眼神,起了點化學作用的眼神,可是這能代表什么呢?才認識兩天呢!她是不信什么一見鐘情的。
  “你別瞎操心了,”洛湄用力的搖搖頭,害得車子也在晃動。“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
  “你知道,知道個鬼……。”嵐楓還想再罵下去,然而眼角一瞟,竟机靈的看到不遠的前方有警察在臨檢,她當下改口大叫:“阿湄,快掉頭啊,前面有警察,我們都沒戴安全帽。”
  嵐楓一鬼吼,洛湄立刻也看見了警察伯伯在前方,現在再戴安全帽已經來不及,洛湄索性車頭一偏,往小巷里鑽了進去。
  怕有警察發現追上來,洛湄半句話也不敢吭,一個勁儿只是努力“繞跑”,一直逃到好几條巷子外,一直殺到嵐楓的家門前,才終于緩下了速度來。
  “呼!”洛湄把車停在嵐楓家門口吐著大气。“真要命,今天怎么這么倒霉?流年不利啊?”
  嵐楓下了車,咯咯笑說:“不是流年不利,老天爺是公平的,你既然認識了一個像曲仲衡那么好的男人,當然要給你一點倒霉事以茲平衡啦。”
  這是什么話?而且居然又把曲仲衡給扯了出來!
  “你這是什么歪理?”洛湄瞪她一眼,連再見也懶得說,直接車子騎了往回頭路上走。
  不過說也奇怪,洛湄這兩天真的很倒霉,又是被鎖在飯店房里不能出來,又是跟Mr.張那种低等人吵架,剛才還差點被警察抓到。
  可是更奇怪的是,當這些事發生的時候洛湄也許生气,可是現在想起來,竟一點怒火也沒有了。
  洛湄一個人慢慢地騎著她的小Dio在街上,眼前的繁華街燈,繁复得教人眼花繚亂。可是這一切都像是舞台上居于后的布景,前頭躍出來的是主角,竟然是曲仲衡。
  可愛迷人的男人,健康、開朗,是她喜歡的典型,雖然認識他的過程十分雞飛狗跳,可是現在回想起來,卻又有些甜蜜。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如嵐楓說的喜歡她,不管他們兩人從今以后會不會有什么令人滿意的發展,至少這兩天跟他相處的一切,都很值得她寫進日記里。
  洛湄騎著騎著,忽然而然就這么燦燦亮亮的笑了起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