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這個男人什么意思?紀允琝N冷的瞪著邵飛揚。
  每周六早上必開的主管會議,這次總裁從國外帶回來的女秘書已适應台灣的作業程序,正式出席會議,成為總裁副手。
  共事了十二年,兩人之間熟稔如朋友并不足為奇,也不必大篇小怪。但是他們眉目之間的神情也未免太親了!使人怀疑他們私底下究竟好到什么程度?
  邵飛揚這男人太深沉了,紀允琱ㄦ|因為他是自己生父就以為他什么都好。邵飛揚二十五年來不曾結婚生子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因為他母親吃的苦更多,含辛忍辱也單身到現在;至于母親一直清白自守,是她太過堅貞。但邵飛揚呢?不見得如此回報,紀允琲器D有些時候男人是很難控制自己的。好!那么以前的事姑且不去計較,至于他現在又回來追他母親了不是嗎?應該要与以前的女人切斷親密的關系才是,連秘書也得保持一份距离才好。在美國他有耳聞,汀娜.克林在七年前离婚后,一直跟著邵飛揚,為了保住工作甚至推掉了許多男士的追求。許多晚宴的出席,她是邵飛揚的當然伴侶,各种謠言滿天飛。可是紀允琱ㄦ|在沒有親眼所見的情形下就妄下斷言,批評邵飛揚是非。
  他的母親有多么天真与痴情他很明白,所以更是不能讓母親因再度接受而被傷害。必要時候他會帶母親走,讓邵飛揚找不到,然后想辦法弄垮他的王國--如果他敢腳踏兩條船的話。
  紀允皕Q不透的是,邵飛揚在玩什么把戲?他早知道他有個儿子,為什么故作不知?他對母親是真是假?他的行為太离奇……目的是什么?他想要什么?
  在散會后,紀允甯G意最后走。看著那個四十歲的老女人一手搭在邵飛揚肩上,一手拿著咖啡要他品,眼中閃著不容錯辨的愛慕,而邵飛揚含笑以對……
  他怒而甩頭而去!
  “夠了。--”邵飛揚拿開汀娜的手,淡淡的說著。
  “邵先生……”汀娜美目流轉,溫柔乍現。
  邵飛揚揚了下唇角,站起來看向汀娜時,已是公事公辦的淡漠神色。
  “你愿意幫忙我很感激。這只是公事,希望你明白。”
  “是。”她低下頭,咬住丰潤的下唇,直到他走出去,她再抬起時已有堅定的神色。
  不會是演戲而已!她會讓一切都成真!等待多年就只差這關鍵了!只要讓她知道占据邵飛揚二十五年心思的女人是誰,只要讓她接近了,要解決還不困難。她,汀娜.克林,會是邵家大夫人。
  十二年前,她新婚,進入已有規模的邵氏企業工作,一見到邵飛揚,汀娜.克林就被他深深迷住了。她第一次發現中國男人這么的吸引人,他不只是英俊,更是能力卓絕,待人很好,卻适可而止的對待以淡然,讓人接近不了他。直到那股吸引變成無法抑止的愛意,她毅然与丈夫离婚,全心全意跟隨邵飛揚,她的努力与能力終于受他欣賞拔升為專用秘書,從此站在他身邊,天天能看到他。
  后來無意中從邵母口中知道他一段苦戀的過去,她一直認為自己可以治愈他傷口,只要他注意到她,只要他肯從過去中回复過來,那女人不值得他為她如此。
  他的痴情讓她心疼又替他覺得不值。他--就汀娜.克林所知,他沒有過女人,完完全全不沾女色,連菸酒也不碰。那段過去值得邵飛揚如此嗎?她一直在等他看她。可是,那女人又出現了,并且還是單身,不如是离了婚還是死了丈夫,反正她是出現了,又吸引住邵飛揚全部的視線愛戀,甚至讓他以計誘她嫁他。不!她不會讓那女人稱心如意的!
  陪他創業辛苦的人是她!
  陪他寂寞歲月的人是她!
  知道他的好惡,知道他的習慣,沒有人比她汀娜.克林更了解。那女人從來就不曾知道他有多拼命在工作,多少個不眠不休的夜晚甚至一度病倒才有今天的成就!那女人沒有資格得到這男人!更沒資格坐享其成!汀娜.克林不會讓那女人坐上邵夫人位置的--絕不!
  從這星期開始,“飛揚大樓”多了一項福利,星期六下午不必上班。
  中午時刻,大家都興高采烈的收拾東西走了。就見經理室依然緊閉,王秘書在門外飛快的打著英文信件,一封接著一封。
  席涼秋對她點個頭,推門進入經理室。她不明白為什么允甯藒M這么忙碌了?
  以往業績的出色對他而言是輕松的事,有時甚至會大歎無聊。在她這种主任級的業務范圍較小,各地區分隔開來各有天地,只需守住固定客戶,爭取各方訂單就行了,十几万,上百万的cAsE才會由上面交代下來。至于經理級的并不是負責管理監督而已,他也要做業績,与某些旗鼓相當的敵對公司爭取上千万的大工程cAsE。紀允琲顐潃茪諈熒~績績效是上几任經理比不上的。而他卻游刃有余,一點也不覺得辛苦,甚至少有加班的事。那么,今天是怎么回事?
  就見紀允睌蔥菑@大堆資料,樣子看起來可真邋遢。領帶歪歪的挂在脖子后面,襯衫扣子開了兩個,袖子高卷,頭發也凌亂了,整個人粘在沙發上。
  “允琚A要加班嗎?”她坐到他身邊問他。
  “上面肯定有人要整死我。”他歎了一聲,丟下資料,疲憊万分的躺在她腿上。
  “怎么說?我記得這星期協理還說你了不起,替公司搶到了『新達』那件生意。可以替公司賺進兩億的利潤,你也分了不少獎金不是嗎?”她手輕沿他輪廓滑動。
  “他們肯將高難度的工作交下來我當然高興,獎金不是問題。主要是我要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算是一种有趣的自我挑戰。可是接下來一個月,協理給了我五個案子,都在香港与美國。我不僅要出國好几次,重點是我對那些市場。完全不了解,一次又來五件,并且要了解對手的來歷与弱點,這一次可不是一億兩億算數,爭取下來的利潤就是今年公司總營業額中的一半。”
  她嚇了一跳!這么重的擔子,又一下子這么多,太可怕了。“會是誰?邵鎮云嗎?你可以推掉一些呀!”
  他搖頭。
  “他沒那么大的權力,他并不涉足母公司的營運。況且他若要找我麻煩不會拿公司的重要公事來壓我。”
  席涼秋有些心疼,看著茶几上桌上堆積如山的檔案資料,他要忙到什么時候?
  又要探知掌握外國市場,又要了解競爭對手的來路,又要計算合理成本与利益得失,更麻煩的事是,這种大生意要交手的對象可不是一些業務代表什么的,通常是大老板親自出面。如此一來,“飛揚”派個小經理去協商,基本上就讓人產生排斥。何況,公司給了他多大的權力當籌碼去談判?一句話不合,一項條件談不攏就要馬上刪修協調,上面肯給他多大的彈性?當別的競爭者馬上可以決定時,他這個權力不大的小小經理難道還要赶快打個電話回來請示嗎?
  “你不能不要接受嗎?”她輕輕的問,沒有說出自己的反對,只因太了解他的傲气。上面派了下來,他一定會接,既然接了,定會拼命達到完美,這方面他從不嘻笑。
  他笑了笑,伸手扶住她后頸拉下來細吻。
  “別擔心,涼秋,我努力去做上頭交代下來的事,并不是為了逞強什么的,我只是要看看自己的能力如何。可是,我也不會讓上頭太好過。反正我從來就不是乖寶寶,我會要求權力的完全授予。并且,我要你來當我的助手,你的能力我太了解。我需要詳盡的歸納資料,并且做有條理的分析。這些事,你比任何人都讓我放心。”
  “假公濟私!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嗎?紀大經理。”她笑瞪他。能幫他,涼秋心中非常開心,可是冠冕堂皇的背后居心,她太清楚了。
  “哪有!”他還裝蒜。不過,一雙閃著淘气的眼已經泄露他偽裝的無辜。
  “沒有嗎?你現在最怕我飛掉。尤其你已經沒有空閒出去騷扰我了,加上要出國,加加減減我大概可以耳根清靜兩個月以上不必見你。你才不甘心放我一人在許多异性的注意下。調我進來幫你,東奔西跑也有理由拉著我一起,這不是兩全其美的方法嗎?紀經理!”
  “不愧是我的愛人,太聰明了,紀太太。”他大笑,一雙不規矩的手正企圖移到她衣服內,被她拍打下來。
  “別鬧了,我們去用午餐,下午我陪你加班。”她拉他坐起來。
  兩人愉快的走下樓,打算吃一頓浪漫丰富的午餐。
  步入法國餐廳,席涼秋第一眼就看到紀娥媚。不只是紀娥媚,還有邵鎮云。
  “允琚C”她拉了拉正在与侍者講話的紀允琚C
  “你先跟侍者去找座位,我過去看看。”他低語。
  兩人怎會認識?紀允皕Q知道,席涼秋當然也好奇得要死。不過席涼秋乖乖的与侍者去另一方向的座位。因為她宁愿按捺不好奇也不愿再見邵鎮云。反正等一會儿允皕|來告訴她,她不必過去。
  今天的紀娥媚沒有上一回的盛裝。兩人約好今天看設計圖,不過邵鎮云一雙眼老粘在她身上。
  她今天頭發沒有挽成典雅的發髻,一頭青絲綁成馬尾,臉上只有口紅為妝點,身上是T恤与牛仔褲,看起來很清淡,可是很有朝气,那件過大的男用T恤使她看起來好嬌小,好可愛。沒有化妝的臉很白皙,有一些細紋在眼尾唇角,那是因為她很愛笑的關系。卻不影響到她清新的气質。有的女人卸妝后慘不忍睹,可是這女人不化妝卻另有味道。邵鎮云以往生長在美國,總以為東方女孩上不了台面,面孔平板,身材乾瘦,一點也不性感美麗,難怪世界小姐中罕見東方人。可是他現在不這么想了!東方女人比較晚熟,越年長越美麗。外國女人三十歲一過就肥胖變形很嚇人,皺紋、雀斑更是肆無忌憚的爬滿全身滿臉;可是東方女人不是,在三十歲這當口最是美麗,兼具成熟与青春,真是得天獨厚。三十歲的艾珊,与四十歲的汀娜都是大美人,但她們絕對無法在卸妝后見人,年紀到了,過白的皮膚掩不住點點斑痕,由手背就可見端倪。
  “邵先生對這些圖案有什么需要修改的意見嗎?”用完餐后,紀娥媚抬起頭問他。
  “哦,呃,我會拿回去与工程師研究,我會与你聯絡的。”他說著。其實她的設計太閒适大方,与他原先華麗高貴的理念不同。難怪老哥會用她的設計圖,陽明山好好的一棟小城堡,內部卻陳設簡單,但他不便多說什么,頂多以后自己的房子建成后請人弄得金碧輝煌。
  “那么我們再找時間聯絡。”紀娥媚公事辦完當然不會再耗時間下去。邵飛揚不允許她晚上与人應酬談公事,她只好挑中午從百忙之中前來,回去后她還得与設計師開會。
  “等一等,也許我們可以再談一談。”他只想留住她,談一些公事以外的事。
  紀娥媚不解的看他。
  “邵先生,我希望我們合作不要有任何不滿,如果你對圖不滿意直說無妨,我會修改。第一次与貴公司合作我希望能盡善盡美并且合作無間。之中的過程需要溝通是很正常的,你有意見可以說出來。”
  邵鎮云開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了。莫非台灣的女人對他這一型帥哥都沒有感覺?
  應該是有呀,前些日子還有雜志社封他為最有价值的單身漢,他還收到不少情書。
  參加宴會時更有大票名媛千金圍住他。但是為什么他有興趣的兩個女人都對他不屑一顧?已有男友的那個女人他查出她叫席涼秋。而紀娥媚呢?莫非心亦有所屬?
  “你有男朋友嗎?”他問。
  “答對了。”這話不是紀娥媚回答的,突然蹦出的紀允琤N她回答。并且還坐在紀娥媚身邊,很親熱地摟住她。
  “嗨!”紀允睊豸F紀娥媚一下。
  “允琚I”她嚇了一跳,立即笑出來。“坏小子,怎么來了!”
  “他!紀允琚I你們……紀小姐……”邵鎮云惊愕得又結巴了。
  “邵先生,他是我的--”她正要解釋。
  “男朋友。”紀允琣s心嘔死邵鎮云。
  紀娥媚不明白儿子在玩什么把戲,不解之余也沒有反駁。
  “你們認得嗎?”
  這小子腳踏兩條船!天哪!而且都是他想要的女人。
  “紀允琚I你不是有席涼秋了!為什么還要來招惹她!”邵鎮云看到紀允痟N一肚子火,新仇加舊恨全勾了上來。每次見到他,邵鎮云就只有處下風的份,而他真是不明白這是什么道理。
  紀允痡o意的看他。
  “我這人很貪心,需要有母愛的感覺,也需要有人讓我表現大男人的气概。既然她們兩人不介意共同分享我,我當然樂得左擁右抱。”
  “而你竟然允許他!他已經有女人了!”邵鎮云無法置信的問紀娥媚。天!他真不了解台灣女人。女權不是高漲得很厲害嗎?還會有人同意一男二女三人行?
  允琣酗k朋友是好事呀,她為什么要不允許?
  “我為什么不能允許?我很高興呀。”
  “可是那對你不公平呀!而他甚至什么也沒有,一張臉也比不上我。你太傻了。為什么不仔細看看我,我是真心要追你的!”他脫口而出。是的,他一直想娶這种女人,他愿意給她机會投向他。
  原來飛揚料對了!邵鎮云對她有企圖;紀娥媚現在才知道。一直以為飛揚醋勁太大,想不到是自己太遲鈍。莫非允琱]看出來了,才故意說是她男朋友讓邵鎮云打消追她的念頭?
  “邵先生。我已有對象了,沒有理由再看上別人。我們之間純公事,希望你能明白。”即使砸了這筆大生意,她仍要說清楚。她最不想惹上的就是這种事。
  邵鎮云想尖叫,更想掐死紀允琚C不過他仍記得這里是公共場合,他得保持形象;而且他要追紀娥媚,不能讓她看見丑態。反正往后有的是時間,他可以慢慢攻取她的芳心。于是在丟給紀允琱@個惡毒的眼色后,他很“從容”的站起來。
  “我明白,紀小姐,公私分明,我不會混淆。我會再与你聯絡。”他很优雅的与她握手。“再見。”
  紀允瓻r住唇,在邵鎮云快走到門口時,突然扯開喉嚨大叫:“喂!你吃了五佰肆拾元,忘了付帳!”
  音樂停止了,交談聲停止了,羽毛聲落地可聞,數十雙眼睛全盯向邵鎮云。連正要替他開門的服務生也下意識的放手關上玻璃門,這真是奇恥大辱。
  “紀允琚I”他破口大吼,一張臉紅得像彌猴的屁股!生平沒有受過這种侮辱,而他不知道除了生气外還能怎么辦!如果殺人不犯法,他會立即將紀允琩鵀邪H片,做成人肉叉燒包丟給狗啃!
  紀允痟音菑滮云滷b單。
  “嗯!總共兩仟兩佰元。我還沒有叫你付一半,只付你喝的咖啡与紅酒的錢而已。牛排算是我請,OK?要是沒錢我借你。說一聲就好,兄弟我不會計較幫你一次。”
  “允琚A別太過份,是我要請的。”紀娥媚搶過帳單。不知道這兩人有什么過節,允琣V來不會開玩笑得太傷人,可是他怎么這么對待邵鎮云呢?
  “哦!你讓女人請?小白臉,有一套。”紀允琝顙餑﹛C
  邵鎮云覺得自己快吐血了.發抖著抽出皮夾拿出三仟元丟在柜台。“不用找了!”飛奔出去。他不會放過紀允琚I他會恨他一輩子,詛咒他一輩子!
  餐廳內有短暫的沉寂。
  紀允痧獐H嘻的拉母親坐到涼秋這一邊,涼秋真替惹到他的人感到哀悼,最慘者非邵鎮云莫屬。
  “太過份了!也許他會自殺。”
  “死不了的。”他才不在意。
  紀娥媚手指儿子額頭。
  “為什么要這么做?”
  “因為那家伙調戲我的女人還不夠,還想染指我老媽。你干嘛与他吃飯?不怕被他的惡心騷扰弄得消化不良嗎?”紀允痦z直气壯的問她。
  紀娥媚看向涼秋。
  “他調戲過你?你們怎么會認得他的?他是我最近合作的建筑公司的總經理,剛回國不久的。”
  紀允睆繫b的看他老媽,莫非她還不知道?
  “你怎么會与他合作?”他先問。
  “是你老爸堅持要我去參与,并且這次得標利潤高得嚇人。”她不明白。“怎么了嗎?”
  他有些頭疼的撫著眉心。
  “老媽!我想老爸忘了告訴你,那家公司不小心正好是他名下的產業之一。而邵鎮云那好色男子是他的弟弟,如果你嫁過門,他就是你的小叔。”而他不明白邵飛揚在搞什么飛机,他真是愈來愈摸不清這男人了。邵飛揚就放任邵鎮云來追老媽嗎?他不是要娶她?這中間有什么事不對勁了?
  “騙人!”紀娥媚撫住雙頰低呼,看著一同點頭的涼秋,知道它是真的。“那么是飛揚故意要給我賺錢了?而不是我的能力受肯定?”她心中第一個想到這問題,并且立即感到心里受了傷。
  紀允皕n頭。
  “老媽,別這么沒自信。他或許有心給你得標,但必然也事先肯定你的才華。
  他不是笨蛋,賠錢的生意他不會做。不過我倒贊成你用這個理由去追殺他。”
  “是呀!阿姨,你要是去看過飛揚大樓就會知道。每一層樓的設計風格都与你好像。”涼秋輕笑說著,以前她就發現了,只是沒想到還有淵源。也足以證明邵飛揚有多么深愛紀娥媚了。知道功利社會中,還會有人這么痴心執著相待二十多年,听起來好感動,好羡慕。
  雖是這么說,可是紀娥媚還是很難過。她知道邵飛揚有多么霸道与多么保護她。可是公事這上頭的事關系到她的真本事,她覺得--胜之不武,好丟人。她一向最鄙視人走后門,靠關系,想不到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不,她不要這生意了。
  “我要走了,你們慢慢吃。”她站起來。
  紀允琠啈磽o手。
  “老媽,你現在去找老爸理論的結果猜想得到,不必去了。”
  “怎么說?”她正是要去找邵飛揚。
  “見到他,你只有被牽著鼻子走的份。要吵要鬧你學不會,反倒他吻一下,親一下你就不知東西南北了。”他三分認真的神色問:“他真的值得你如此痴心嗎?”
  紀娥媚不明白儿子為何有此一問,可是對邵飛揚她全心全意的信任并且以愛付出。
  “如果他不值得,全天下就沒有人值得我愛了。”
  在紀娥媚走后,他沈思不語。席涼秋握住他的手。
  “你在擔心什么?”
  “我不了解邵飛揚。”
  涼秋看到他的憂心,但不明白為什么。父母有美好的結局是好事,這中間還有什么是不确定的嗎?
  紀允琤u是不确定邵飛揚的心。
  “為什么要辭掉紀允琚H”
  “飛揚大樓”二十四樓。邵飛揚正与邵平遠在討論公事,就見邵鎮云气急敗坏的闖進來,乍紅乍白的臉与顫抖的身体在在顯示出他正在狂怒中,并且心靈大受創傷。一來就叫嚷要把紀允祳膆X“飛揚”。
  邵飛揚淡淡的問出口。
  只見邵鎮云義憤填膺。
  “不只要他滾出去,我還要他不能在台灣立足,身無分文,并且身敗名裂,最后死無葬身之地。”
  “他怎么了?”邵平遠瞄了大哥冷冷的表情,忙問。
  “他--他--”這怎么說好?說紀允琤e去了他要的兩個女人,并且羞辱他嗎?
  “他羞辱我!”他只能這么說。
  “說前因后果。給我好理由。因為下個月他就要升副總經理了,我正想重用他。”邵飛揚開口。
  不行!他不能讓那小子那么好運!還連跳兩級當副總經理。他要那小子去死。
  “不可以升他!他品行惡劣!玩弄女人的感情!他沒資格受重用。”
  “不要胡鬧!你們不能有私人恩怨。”邵平遠拉住小弟,哎!要怎么說才好?
  他們兩人怎么會成為對頭?
  “是他先惹我!”他還在叫。
  電話內線的燈突然亮了起來,傳來接待處小姐甜的聲昔:“董事長,有位紀娥媚小姐在一樓找您,但沒有預約。您是否要讓她上去?”
  “娥媚?立刻讓她上來。不,不必,我下去接她,叫她等我。”邵飛揚像個戀愛中的少年,說完后匆匆跑出去。
  邵鎮云不明白的叫:
  “大哥認得紀娥媚?”
  “大哥在追她,所以才叫你不許動她腦筋。”邵平遠幽幽的說著。
  “可是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呀!而且大哥配她太老了。”邵鎮云不可置信叫。
  “誰是她男朋友?她只有大哥一人。”邵平遠問。
  “紀允琝r!他同時騙兩個女人的感情!”突然,邵鎮云得意的笑出來。“如果大哥也要追紀娥媚,那么他有叫紀允睆u蛋的理由了!”
  “什么呀!紀允甯O紀娥媚的儿子!你怎么會看不出來!他們母子長得几乎一模一樣!”邵平遠不可思議的看著他遲鈍的小弟。
  邵鎮云嘴巴張大的足以塞下一顆駝鳥蛋,不!他不相信!紀允瓻蝷\會是紀娥媚的儿子?天!那么她几歲了?哦……他頭好亂,快神經錯亂了,如果紀娥媚已有個這么大的儿子,大哥還追她做什么?
  “我不相信她那么老了,而……如果她已經有個那么大的儿子……大哥追個有拖油瓶的女人做什么?他應該取身家清白的名門閨秀--天!他不會是要紀允皕磳L的繼位人吧?這怎么行?那小子不配得到邵家的產業!”他急忙大叫!
  “他絕對有資格的。鎮云,除了紀允琩S有人有資格繼承大哥的事業!”邵平遠低語。
  “為什么?”他不明白!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
  可是邵平遠沒有回答,因為邵飛揚已摟著紀娥媚進來了,看到兩個弟弟,邵飛揚皺眉。
  “你們還沒走?快點回去了。”
  “大哥!你不可以讓紀允琣足飢A的繼承人!”邵鎮云叫著!他們三兄弟辛苦創下的大筆產業,到最后竟然要拱手給一個外人?他不答應,一千一万個不答應!
  即使触怒大哥也在所不惜!
  “為什么不行?”邵飛揚反問,他不知道小弟与允琣p何結下梁子,可是他不打算讓他們再敵對下去。成何体統!他們是叔侄輩份,竟然互相怨恨起來,允琣s什么心思?這樣捉弄鎮云?
  “他是個外人!而且還是個小人,一個心術不正,滿腦子沽名釣譽的投机份子!他一定是說了什么甜言蜜語才讓你這么信任他,其實他滿肚子坏水,我……”
  他好不容易能暢所欲言,可是卻被打住。
  紀娥媚一時忘了要假裝不認識允琚A儿子被胡亂攻擊,做母親的那有任人胡說的道理,她將手中的皮包丟向邵鎮云,打中他嘴巴,也成功的使他住嘴。
  “你……”邵鎮云張口結舌不敢相信!這個优雅自信、溫柔、美麗的女人,此時不僅出手傷人,更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老虎一般,怒气騰騰的站到他面前,小小的個儿,脾气大得嚇人。
  “如果你不了解一個人,就不要任意加以毀謗!這是很無知、很無聊、很愚笨的行為。他那里不好?什么時候甜言蜜語給你听見了?你說!”
  “大哥……”邵鎮云被凶得有點腳軟……天,這女人潑辣起來可真嚇人,活像要把人生吞活剝一樣!偏偏這女人又有一种气勢讓他不敢反駁,到底怎么回事?
  她怎么敢站在邵家的地盤上叫囂?他大哥怎么不制止?
  “不要大哥不大哥,我來就是要告訴你,這筆生意我不做了,對不起。”她覺得說完該走了,卻被邵飛揚一手勾了回來。
  “就這樣要走了呀?我可不是那么好打發的哦!”他緊緊將她摟在身前,然后看向邵鎮云。
  “你不可以去惹紀允琚C”
  “為什么?”
  “因為--”他低頭看了下有些心虛的娥媚,再抬起頭堅定的宣布:“紀允甯O我的儿子。”
  紀娥媚惊喘一聲,他知道!他真的知道!
  邵鎮云顯然真的天生遲鈍。
  “但他是紀娥媚的儿子呀!你們怎么能結婚?她有一個那么大的儿子了!”
  邵飛揚吐了口气,不怎么想多說了,抬起娥媚嚇白的小臉低聲呢喃:“這么說吧!二十五年前!我讓她怀了我的孩子,所以今天才會出現一個叫紀允琲漱I子。
  你不會以為我傻得那么徹底吧!”最后一句話是針對她說的。
  現在邵鎮云懂了,而人也呆了,簡直無語問蒼天。那個与他命中相克的紀允痝熊M是他大哥的儿子,并且--不!他不相信,并且他還是那小子的叔叔!看看他鬧了什么笑話?兩個他中意的女人,一個是他的大嫂,一個卻是他侄子的女人,老天怎么能如此對他?
  在邵鎮云悲歎自己的不幸時,已被邵平遠拖了出去,因為那對久別的痴心男女需要好好獨處。
  紀娥媚縮在他怀中,大气也不敢喘一聲,几乎讓自己窒息而死……他怎么會知道呢?她都沒有露出破綻呀,反正--哎,反正他還是知道了,如釋重負的同時又將心吊得老高.他會多么生气?他會怎么罵她?他為什么要裝作不知道?她有一大堆疑問在肚子中,可是她不敢問。
  “舌頭被貓咬掉了嗎?”邵飛揚拉她坐到沙發上,抬起她的臉端詳,臉上是一片溫柔。沒有狂怒,沒有橫眉豎眼,她心稍稍放了下來。
  紀娥媚先撿一個不敏感的話題說,這話也是她來找他的原因:
  “我能力還不足以憑真本事去爭取生意嗎?要你這樣幫我!”
  “你還是這么天真。”他歎口气。“舉凡這种大工程的招標,如果沒有內定人選,通常都是企圖讓競爭者自相殘殺,拼命壓低价格到最后血本無歸,搶到了工程,可能也賺不到錢。有內定人選卻還來招標,只是為了造勢,不明就里的競爭者最后只是來抬轎而已,烘托出內定人選的身价百倍。原本這工程要給美國一個設計師承包,但因他在國內還不算知名,才找了個名目招標。許多知名的國內公司都來參与了,本身已對這批房屋造勢成功,再來就要造就一個知名設計師這种事,与能力不相關.因為基本上來參与的公司,能力全受到了肯定。至于得標不得標就不是本事可以說得准了。”
  原來如此,她以前都极少參与這种大工程招標,對這种事不清楚,沒有人告訴她她怎么會知道,不是嗎?看來她還是拿一些小CASE來做比較不必面對眾多复雜的事情,這些她可應付不來。
  “我不接這工程了,胜之不武,受之有愧。”她搖頭,覺得很累,也很空虛。
  “所以我說你能在商場上順利立足很不可思議。不肯占便宜,不把握机會,不靠手腕打關系,一逕的天真与老實,沒沾到一點爾虞我詐。你是怎么存活到現在的?”他很親密的讓她頭靠在他肩上,把玩她如絲的秀發。
  她有些沒精神。
  “一直以來我都很努力的工作,客戶大多是一般居家設計,利潤不多,但大家銀貨兩訖,合作愉快。有些人肯定我的風格,會自己找上門。現在想想,我的确很幸運,如果才能之外還需要高超的八面玲瓏技巧的話我是幸運。但我努力得很辛苦。一個沒有文憑的女人想要有一片天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早期,我替一些成名設計師卻無法再有好作品的人畫圖當槍手。其中還有一幅設計圖得到了大獎,當時我在電視中看到那個用我的設計圖揚名立万的設計師風光的上台領獎,受到各方稱贊時,我只能一直不停的流眼淚。后來我才成立工作室,但我沒有什么獎牌可以挂在牆上被客戶肯定,我沒有文憑讓人信任。你不會知道我畫了三百多張圖四處找人兜售的情形有多慘,當我接下第一筆生意時,我日夜不休的畫圖、調配,直到完工,得到屋主的欣賞我才真正可以安心的睡著。那時候我好害怕……怕我已經腸思枯竭卻沒有好作品,怕我認為的好作品在別人眼中只是一堆垃圾--我不能失敗,我沒有本錢承受失敗。那時允琣n小,好懂事,我好怕我不能供給他完善的成長環境,怕讓他承受流浪貧困的童年--幸好他樂觀活潑的,并且很懂事,比我還像大人。”
  這些邵飛揚都知道!因為他早已派人調查她的一切,可是現在听到她親自說出口,他的心抽痛得更難受,她不該受到這种待遇的!她應該是被人捧在手心,小心呵護,沐浴在幸福中的女人。
  “我一直在想,也許當年我們真的應該再晚几年認識,兩人就不會分開。”他聲音沙啞的將頭埋在她發中。
  “晚個几年?是几年?你大學畢業嗎?如果再來相遇那時,如果緣份注定我們一定會在相識的第一眼互相產生情感,那必定是一場悲劇。你大學畢業我几歲了?
  二十七歲了,早該已嫁人生好几個小孩了。原本我父母已替我找到對象,大學畢業后要結婚的。如果事情是那么發展的,結果只有遺憾。所以,我從不后悔。”她低語。
  許多事情過后,人們都會幻想另一种發展的可能。但時光是永遠不能回頭的,即使能回頭,由另一個方向去推演,情況未必會更好--只要來得及,過去的事已無須多怀想。所以紀娥媚記得的只有那一段兩人共有的歲月,將美麗歡笑寫在心中,摒棄哀傷艱苦的過程,這是她一直快樂生活的原因。許多事都得付出代价,代价的結果必定接續著甜蜜。像現在,她又回到心愛男子的怀中不就是最好的說明嗎?
  “就是因為你這么樂觀才沒有被生活打垮。”他笑了。既然如此,再挖出更多辛酸往事要做什么?抱頭痛哭流涕嗎?他們只要知道彼此的思念就行了。
  “你--不生气?”她小心的問,指的是儿子的事。
  他揚眉。
  “生气?气你生了個這么難搞的儿子?我是很生气,做什么生出個大怪胎!”
  她立即推開他,坐起來挺起腰怒瞪他。
  “你敢說我儿子不好,是個大怪胎?”誰敢批評他儿子,她就与誰拼命。她紀娥媚的儿子是個天才,是個獨一無二最完美的儿子。
  “他很聰明,很有能力;可是太聰明了,讓我頭疼。你以為我為什么沒有馬上堅持要娶你?以我的個性我有可能讓你單身到現在嗎?就為了讓你有心理准備?女人,你已經准備二十五年了。”他有趣的看她那樣子。
  她早就在怀疑了,他本來就不是好商量的人。
  “你在玩什么把戲?娶了我,認了儿子,有什么不妥嗎?”
  “你認為他會乖乖的繼承我的位子嗎?認了我這老子,他得失去多少東西。”
  “你知道!”她叫出來!原來飛揚也看允琤X對他的事業不感興趣,甚至打算逃跑。
  “可是娶了我,他就責無旁貸了呀!費什么心思?”
  “我要跟他斗智,并且讓他知道我是他的父親。他已經大到不需要父愛了,反正他眼中心中只有他心愛的女人。那么,我要憑什么讓他對我這個父親心悅誠服?
  老實說,我很高興他對我的財產不感興趣。如果財富使他跑來認我,接受我,我會毫不考慮的娶你,并且命令他滾出去自己創業。我不要一個逐名求利的儿子來糟蹋我創下的江山,這樣的一個人接位,對員工而言也不是福气。
  他有傲气,也有能力,我看得很清楚;并且他誰也不服。我要讓他知道他再強的強力与才智也還有很多需要學習与琢磨的地方。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二十五年的歲月沒有白走,他必須以我為榜樣來學習。首先,就得讓他知道,身為他的父親并不只是一個生命的提供者而已。我得讓他服我,尊重我。可是他太聰明,所以我才辛苦的与他斗智,挑他最重視的東西才能激起他的興趣。”他深沉一笑。如果能讓儿子爆跳如雷,他就成功了。要青出于藍還要有一段時間呢,在那之前,儿子是斗不過老子的;況且他太了解娥媚与自己共同生下的儿子是什么德行,而儿子卻無從了解老子的心思,所以允痝o次栽定了。
  “你這么這么深沉,不走直路偏要拐彎抹角,很辛苦并且也很無聊。有必要嗎?就為了接住的問題?我并不希望強迫允痚等L不肯做的事。”她知道允痝萲w自由自在。
  他篤定的微笑。
  “他不肯接位的原因是他不要坐享其成。你一定知道儿子對什么事都抱著好玩刺激的心思才會去做對不對?”
  她點頭,不敢相信飛揚已經這么了解儿子了。
  “如果他知道,當一個公司發展成這么大的規模后,要繼續維持下去需要比創業花更大心力,其中含著更大挑戰与刺激的話,他一定不會反對接位,也不會執意要去白手起家創業。做一個巨富的儿子才叫坐享其成,但一個接班人可不是,肩挑所有員工的生計,与商場龍頭大老斗智競爭,看不完的企划書与開不完的會,他會知道接位后,他有的是机會天天向自己的能力挑戰!我知道他害怕失去自由,不想一本正經當掌舵人。可是,他既然能在經理位子上胜任愉快之余又成為有史以來最活潑沒形象的主管,為什么他不能在接位后成為一個活潑的老板呢?我并沒有規定他非要學別人不可呀!”
  她反駁:
  “可是你卻那么閒!”
  他皺眉--“那是回台灣后才如此,因為我忙著追你,把工作全丟給平遠一人,他每天只睡三小時。娥媚,我有今天的成就可不是沒代价的!一次胃出血就差點害我斷命。
  我可不要我的儿子也因為想創業而日夜不分的拼命。至少現在接位后,他可以作息正常,可以培養自己的智囊團与左右手,不必事事自己來。”
  听起來好像他全盤計划好了,似乎也對允琱騆有利,一想到邵飛揚曾經忙到胃出血就不寒而栗,她可不要允琱]弄坏身体。但--儿子被整她也看不過去,偏偏對頭又是他心愛的男人,那么,她的立場呢?
  “我需要介入嗎?”她問。
  “站在一邊看就行了,而且,不論允盚鴽A說什么事,尤其有關我的坏話,你都不要相信。”他可不希望由娥媚口中泄露出去。
  “他才不會胡亂中傷人,除非他親眼所見。”
  “是呀!我就是要他親眼看到。可是娥媚,我要你知道,一切只是演戲,不管他看到什么。還有,不准對允睇○o些,否則我就馴服不了他了。”
  她戒備的看他。
  “你到底想做什么?”
  “只是一個玩笑。放心,他也是我的儿子呀!我要是不疼愛他,不欣賞他,怎么會与他玩游戲呢?我只不過在彌補欠他二十五年的父愛而已。”他很得意的笑著。
  原來允琲犒x皮遺傳自他老爸隱性的基因。她從來就不知道原來邵飛揚也這么會捉弄人。
  唉!她當然知道飛揚不會害允琚A只不過他們父子之間想要來個特別的相認儀式而已。誰負誰胜,她都只能袖手旁觀而已。
  “意思是,你很滿意這個儿子羅?”
  “滿意极了。”他吻她。輕摟她入怀,親了又親。“你為我們生了一個好儿子,我好高興,也很歉疚。娥媚,你不會知道當我知道時有多么激動。你怎么會怕我生气呢?是我害慘了你,又怎么有臉在棄你二十五年后回來指責你?你怎么會這么想呢?”
  她輕柔的笑著,看著他英俊成熟的臉,手指沿著他的輪廓滑到唇角,低喃:
  “其實一開始我就有身孕了,可是我騙你沒有怀孕,說月事來了。那時只是為了阻止你貿然休學与我結婚。當時那么騙你心中早已七上八下,怕你發現我身体有了變化。那种害怕我一直存在心中保留到現在,很怕,可是卻也知道你并不會凶我。你除了吃醋時會臉色難看外,其他時候對我都是一味的疼愛与縱容。”
  “娥媚……我真是慶幸我又能再度擁有你--”邵飛揚低語。
  “我也是。”她溫柔回應。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