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終究紀娥媚仍是接了這一批設計工程,因為邵飛揚堅持。而且他打算在她完成這工程后就娶她入門,從此讓她退出設計圈子,安份當他的妻子,他第一個行程就是要帶她環游全世界,計划用好几年的時間。
  所以星期天,工作室仍是照常上班。不過兩個設計師自個儿在家中上班畫圖,所以只有紀娥媚有一個人埋頭在這里,而紀允琚B席涼秋自然是舍命陪君子了!
  活像在野餐似的,在紀允琝h咐下,涼秋煮來一大堆食物,應有盡有,全是紀家母子垂涎的食物。夸張的紀允甯あ亃q家中運來微波爐。這些東西是打算度今天三餐的。因為紀允琱]在忙公司的事,光找資料就要忙上半個月,身為他的女朋友兼助手的席涼秋當然也不得好吃好睡一旁涼快去,他忙,她也絕對不輕松。
  “老媽,他今天怎么沒有來騷扰你?”紀允琱f齒不清的問著。雙手忙著翻檔案輸入電腦,口中塞著蛋炒飯,還是讓席涼秋他的,好命得很。
  紀娥媚一手畫圖,一手拿著烤玉米啃,好不容易從制圖桌上抬頭。
  “他下南部看厂房,三兄弟都下去了。”
  “哦!”他漫應。又含下一大口飯,并且喝了口湯,又開口;“老媽!我想找個時間与涼秋去公證結婚,到時我會通知你來參加。”
  一口玉米險些哽死紀娥媚!她跳了起來,飛快接過涼秋遞來的濃湯渴下,并且咳了好几聲,來不及喘气就大叫:“你說什么?這么草率的結婚!”
  “涼秋不反對呀!反正我們接下來會很忙,而我們又沒避孕,將來有了孩子再忙著去結婚比較累,倒不如現在一勞永逸。老媽,你不會認為張浪費會比較好吧?找一些不相干的人來大吃大喝一頓實在沒意思。”反正他們与親戚老死不相往來。
  席涼秋接著道:
  “結婚是一种儀式而已,本來我也不想這么早,可是再下來的确沒什么時間了,想一想倒是可以趁現在完成。而且我們名正言順后就可以住在一起,工作上會更方便一些。”
  沒想到他們這么有志一同!可是--這未免太寒傖了。雖然沒什么人好請,可是雙方至少要隆重的按照古禮來行事呀,提親、文定、迎親,熱熱鬧鬧才好,她就這么個儿子,才不要草草結婚!
  “我不答應,涼秋,你家人也贊成嗎?”她問。
  她家人甚至還不知道。席涼秋光想到她母親會把婚禮怎么陳囂張就全身發抖,不!她不要丟人現眼,宁愿先斬后奏。
  “家人不反對。”他們還不知道當然無從反對,她答得有些心虛。
  “我不要這樣!紀允琚I你給我听著,我要一個隆重的婚禮。”紀娥媚警告。
  紀允痧犒D:
  “我想老爸會給你你所想要的。”
  紀娥媚簡直想掐死這個笨儿子了!她束手無策此時真希望他們父子已相認,至少邵飛揚制得住他!也可以說出一大堆話讓儿子無從反駁,他一定也會反對儿子這么草率的完成終身大事。
  “絕對不許!給我按照規矩來。哦!你老爸也不會答應的。”
  紀允痡o意直笑,他就是要趁邵飛揚對他還沒有任何權力時去完成終身大事。
  要是認了老爸再結婚,婚禮必定弄得人盡皆知,然后會吸引一大票不相干的人趨炎附勢來參加,猛拍馬屁拉關系,而他們夫妻就會像動物園的猩猩一樣任人免費的品頭論足。涼秋早已想到了,而他后來也如此想,才決定自己去結婚,反正這种事,原本就是兩個人的事而已。他迫不及待想看邵飛揚知道后的神情了,哈……不過,在笑之前得先擺平他老媽,她總要認清事實的,他已經決定了。
  “允琚I”紀娥媚又叫了。
  “媽咪!我沒有說是現在呀!我會讓你知道的。討論到此為止,OK?咱們有不少工作各自要忙。”話題就此打住。
  而紀娥媚沒再多說的原因是她要把這件事丟給邵飛揚去解決。
  原本各自埋頭去邊吃邊忙了,可是這份沉默并沒有維持多久,電鈴聲在五分鐘后揚起。星期天工作室的門都關著不見客,會有人來實在奇怪。
  紀允琱騆接近門,跳起來就去開門了。
  門外是一個六十來歲,打扮、衣著都很典雅的老婦人,看得出是個生活在很舒适環境中養尊處优的人。可是并沒有趾高气揚的气勢,一張布滿慈祥充滿皺紋的臉,此刻正閃著激動,緊緊看著紀允琚A一雙抓著皮包的手都泛白了關節。
  “請問找誰?”紀允琣釣ワ_怪的問,怎么會是老人上門?
  “這……這是紀娥媚小姐的公司嗎?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她儿子?”老婦人顫音的問著,几乎忍不住想伸手輕撫這個男孩的面孔--天哪!她造成一個多么不應該的錯誤?她拆散了一對戀人,并且讓邵家的骨肉以私生子的身份長大……
  流落在外……
  “允琚A是誰?”紀娥媚丟掉吃完的玉米,跳到儿子身后探頭。因為看不到,所以乾脆將他推到一邊。“別擋在門口。”才說完轉頭,就呆住了!楞楞的看著來人!她永遠忘不了這張面孔,雖然如今已蒼老,并且沒有卑微与痛苦,可是她還是知道她--邵飛揚的母親。
  “邵……伯母。”她輕輕叫著,稍一回神連忙道:“裹面坐。”
  “紀小姐……當年我真的不知道你怀了孩子,如果我知道,我不會求你离開他的!我--”邵母緊緊抓住紀娥媚的手,依然是二十五年前相同的眼神,不過如今是乞求原諒与寬恕……
  “伯母,別這樣,過去就算了。”紀娥媚扶邵母入內。奇怪邵母怎么會知道,誰會告訴她這件事?
  “怎么回事?”紀允畬阪n問母親。
  “我可以……看看他嗎?叫允甯O不是?”邵母急切的眼光全放在紀允琩迨W,這個她唯一的孫子,已經存在二十五年的孫儿。
  “允琚A叫奶奶。”紀娥媚拉允矞萓b邵母身前。
  這下紀允皕穔M明白了,見到老婦人顫抖的手,渴望卻又遲疑的眼神,他輕輕叫了聲:“奶奶。”
  邵母終于將手撫上他的臉了,眼淚也流了下來……紀娥媚將這孩子教育得很好!天!她好慚愧,他不配讓孩子叫她奶奶,當年她自私的要求紀娥媚离開,明知道她是清白的好女孩,明知道已非清白之身的她再難找好丈夫,明知道她有大恩于邵家,將飛揚照顧得很好……可是她卻為了一己之私要求她离開,因為她要儿子光宗耀祖,飛黃騰達,不要他為一個女人又是年長他四歲的女人斷送前途……她自私的沒想到紀娥媚或許已有身孕,如果她沒結婚會得到什么下場。她只是拼命要阻止儿子去負責任,甚至以死要脅……從平遠那邊她知道了!未婚生子的紀娥媚被赶出家門,因為她不愿家人為了保住顏面將她嫁人,嫁給她不愛的人,所以她身無分文的被赶出來。書也讀不成,挺著一個肚子,承受別人异樣眼光,四處找工作賺錢存生產費用--生下孩子后去報戶口,在眾多不屑的眼光下為儿子填上“父不詳”的字跡--一個女人怎么能承受這么多?并且挺了過來--如今卻不對她存怨恨,甚至還愿意讓孫子認她!她有什么臉再出現?可是她必須乞求紀娥媚的原諒,為了飛揚也為了紀娥媚,她欠他們太多了,連累到無辜的下一代……如果死了可以償罪,她一條老命已不足惜!
  她做錯太多事了。
  “來,喝茶。”席涼秋端來紅茶,沖淡邵母的感傷。
  允琱@把接過涼秋一同蹲在邵母身前。
  “奶奶,你看,她叫涼秋,是你未來的孫媳婦,很好看對不對?”
  “對,對!很好看……”邵母連忙說著,擦著淚水一逕點頭。
  “允琚A我們下去買一些飲料上來。”涼秋拉起他,邵母与紀娥媚需要安靜的空間談話。
  “我們馬上來!”允痧熊蛜O涼秋出去。
  一走入電梯,席涼秋就捧住他的臉輕吻。
  “我覺得你与紀阿姨都好偉大。”
  “人如果想活得快樂一點,就別將仇恨擺在心中。何況依我老媽中肯的說法,是當時的環境造就了分別,其他人介入只是讓分別顯得更有理由而已。”他緊緊將她摟在怀中。
  “你想,你奶奶會說什么?”
  “乞求原諒的話,可是,我媽并不認為奶奶當年有做錯什么,奶奶以這种心情前來,會讓我媽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我們母子都很怕面對眼淚。即使奶奶有錯,這二十五年也夠她折磨的了,但她實在太自責了些,因為沒人怪她,假使當年她沒去找我媽,我媽也早就准備帶著我跑,她哪,最怕成為我老爸的絆腳石。”
  他們母子真是奇特!涼秋笑道:
  “你知道電視上、小說上都怎么演的嗎?一個父親知道自己有私生子時會上門要儿子,并且指責母親太自私,然后會扯出拆散兩人的凶手,當成眾矢之的加以攻擊,好人坏人都會得到應得的下場。”
  紀允睍K眉。
  “非得這么精彩不可嗎?這么的高潮迭起戲劇化,要害死多少細胞?要哭掉多少眼淚?那好慘咧!難道要我們母子淚眼相對二十五年?然后貧病交加,就等著有錢的父親來以金錢施舍收留?涼秋,我可是你們女人這一國的哦!我一直認為女人的韌性与勇气毅力比男人更堅強,在我老爸眼中,我老媽是天真而需要保護的,可是我老媽并不是,她不是獨自走過二十五年打下自己的一片天了嗎?涼秋,我不會要求你嫁給我后當賢妻良母每天呆坐家中洗衣煮飯。我知道你的專長、你的能力,我要你當我的伙伴,共同為將來努力。你看!我是很民主,很有自知之明的。”說完還忍不住吹噓自己會是個好丈夫,一點也沒有大男人主義。
  她揚眉斜睨他。
  “是哦!真感謝你。你的意思是要我開始訓練你洗衣煮飯的能力羅?”
  “洗衣服我可以幫忙,反正我常洗,煮飯就不行了,打從我七歲那年為了煎一個蛋慶祝母親節而引起火災后,我就知道,今生今世,只能望廚房而興歎了。你不會希望咱們愛的小窩每天烏煙瘴气吧?”
  他真敢招認!反正她只是逗他,她本來就要做飯給他吃,不過,實在奇怪--“听說你父親是廚房高手。你怎么這么差勁?”
  “他忘了遺傳這一個优點給我。人不能太完美,否則會短命的。”他吐吐舌。
  電梯到了一樓,兩人沿路逛櫥窗,在一家婚紗攝影工作室前停了下來。
  “我們下星期來拍照。”他說著。
  “有時間嗎?”她可不确定。
  “總得抽出空的。”他拉她到一家咖啡屋休息聊天。
  說到下星期天,他想到了一件事。
  “上頭要辦一個晚宴,主要是邀請一些商界名流參加,算是邵家財團正式入主台灣市場的宣告。就在星期天晚上,而經理級以上的主管都要參加,這回還包括了母、子公司相關企業人士,已經租了麗晶的場地。”
  “你在想什么?”她發現允琱@提到邵飛揚就特別的小心翼翼。她一直不明白為什么。
  他包住她伸手過來的右掌,輕放在臉上,感受她柔膩手心的溫柔触感。
  “他給了我太多疑問。他已經知道--或,他一直知道我是他儿子,那么,他在等什么?為什么沒有認我?這一次交代下來的工作必然也是他授意,他是想探知我的能力,想必是考驗我是否夠格當他的接位人。沒有理由--他沒有理由不立即認我,因為無論如何他需要一個繼承人。
  如果我對他的了解沒有錯誤的話,他應該會立即娶我媽,為什么拖到現在?若說他無心,應該不會對我媽處處表現出保護与占有。有心嗎?他怎么還能等?還有,他与他的秘書之間有親密的感覺,我不明白這是什么道理。”
  向來沒什么事可以困扰他的,很多事情在他手中簡單得像吃飯睡覺,不成問題;可是邵飛揚讓允睄~心了。
  有個靈光閃過紀允皒ㄓ丑A但是太快了,他捕捉不到……一時也沒去細想,他擔心母親是很正常的事,沒什么好深思的。
  “涼秋,我們星期六到法院公證結婚,我們來給大家一個惊喜。”別的先不要管,先將他們的終身大事解決了再說,包准大家張口結舌。
  “惊喜?你是說讓紀阿姨、我爸媽他們拿刀追殺我們可以稱為惊喜?”她幻想到先斬后奏的慘況--老天,她竟然也有絲淘气的期待。
  “好不好?這是我們自個儿的事對不對?”
  “是啊!總比弄到人盡皆知,然后累得半死好。反正他們后來知道了要補辦宴客也是可以臉上有光。”想一想并無不妥,她點頭了。
  于是他們立即歡歡喜喜的去珠寶店看結婚戒指了,像兩個惡作劇的孩子一般。
  唉--席涼秋給紀允痡a坏了。
  再回到工作室,邵母与紀娥媚已能愉快的閒話家常,最有興趣的話題當然是允琲漲赤纗L程,紀娥媚翻出了允琠狾釭熔朵~紀念冊与獎狀、照片,他學生時代可真是風光,邵母看得愛不釋手。
  最后邵母走時,還拿了几本相本要回家珍藏,并且囑付他們要常到邵家玩,并且保證回家后要催儿子赶快娶紀娥媚過門。
  別有用心的紀允琩滮T下就用甜言蜜語得到邵母全心全意的溺愛,走時更是依依不舍。
  她走后,席涼秋盯著紀允琚C
  “你這么諂媚,用心何在?”
  “如果將來邵鎮云要追殺我,奶奶可是我的護身符。”他想到要送邵鎮云的見面禮了!蓮花輪胎一個!
  “你不會是要……”涼秋從他邪气的眼中讀出心思……
  “我就是要!”他回答。
  “哦!你還要整他!他會吐血!”這真是惡毒!
  “要做我叔叔就要有雅量接受小玩笑,這輩份不是白叫的,平白讓他長了我一輩,不撈回一點本怎么可以?”紀允睋棡{為自己吃虧太多呢!
  “你們在說什么?”紀娥媚一頭霧水。
  不過兩個凶手有志一同,沒有對紀娥媚說出實情,打個哈哈就過去了。這种激烈的“玩笑”還是少提為妙。
  星期三下午,紀允硭O席涼秋忙里偷閒蹺班去拍結婚照,照得腰背痛之余,兩人決定不拍那么多組,折騰自己。在攝影師遺憾的眼光下,拍了三十六張而已,是有史以來最少的一套;但新娘新郎卻是出色非凡,所以攝影師才再三勸他們多拍一些,不過他們想到得擺姿勢故作親熱就難過,還沒有多拍就走了。
  “呼!累死了!”紀允琱j呼小叫。
  “走啦!還要去拿戒指呢!”她拉著他手拖著走。
  今天是唯一稱得上約會的時間!平常他們可忙得很,說來可悲,他們還沒有正式約會過。大多時間不是工作,就是窩在紀家煮三餐玩電視游樂器。紀允矞i得很,他不喜歡看電影逛街之類的活動,除非万不得已,否則他宁愿坐在家中。
  “我們找個地方吃個東西好不好?”他問。
  “先去拿戒指,我們還要去超級場采購呢!你忘了你家的冰箱里面已經沒東西了嗎?我們快些辦完事就回家了,乖!”這時候也只能當他是小孩子哄一哄!看他百般無奈的神情真是可怜。
  “那么--”他湊近她耳邊。“今天晚上住我那里。”他討价還价。
  雖然他們已有夫妻之實,可是每回他這么提,她還是會臉紅。“你到我那邊好了!”她低語。紀家有紀娥媚,她有些顧慮。
  “無所謂!只要你別害羞就行了,小新娘。”他摟她入怀笑道,正要推開珠寶店的玻璃門,卻突然頓住,目光凝在店內某一幕。
  席涼秋抬眼看他變得深沉的眼光,轉頭也看向里面,她看到了他所看的。
  邵飛揚与他那個外國女秘書汀娜.克林正拿著一只戒指套入手中滿含笑意的展示給邵飛揚看。邵飛揚點頭不已,眼中也是笑容溫和。指示她又去戴其他款式,只見玻璃桌面上十數只晶亮昂貴的鑽戒!
  紀允琩S有進入,在一旁等邵飛揚出來走后,他才牽著涼秋進去,走到剛才邵揚站的柜位,珠寶經理正在整理展示出來的戒指,對他們露出笑容。
  “歡迎光臨,兩位是……”他還來不及說完。
  “我們是來拿結婚戒指的,剛才那一對看的戒指好像十分出色。”紀允琤朝_他的話。
  經理點頭,得意道:
  “那位先生真是好眼光,挑出我們店中最精致的戒指,一看就知道是事業有成的男人,品味真高。他拿走的一只也是要作為結婚戒指,還有另外三只是要打造一整套的。我們已收起來要設計全套飾品了,他那末婚妻戴起來真美麗。”
  “是那個外國女人嗎?他的未婚妻?”
  “是呀!全照她的尺碼打造。”
  紀允痦揖霎時冷硬了起來!結婚戒指!邵飛揚在搞什么鬼!
  他們拿回了戒指,席涼秋擔憂的看著紀允琝N漠的面孔,天!這表情与邵飛揚可真像。
  “允琚I也許我們猜錯了,那是為紀阿姨買的。”
  “如果是,他會自己帶我媽來挑選!”他低吼!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邵飛揚給了他母親一個戒指安撫,誓言旦旦要娶她。可是如今卻又為另一個女人打造一整套的首飾!他到底存什么心?如果邵飛揚膽敢蓄意傷害他母親,他會殺了他!
  他帶她坐入車中,啟動車子。
  “我們去那里?”涼秋問。
  “到我媽的工作室。”他緊抿著唇。要怎么對母親說?說她的舊情人回來追求她或許只是玩笑一場?他正在籌備婚禮,但新娘不是她?邵飛揚真的有那么歹毒嗎?回來傷害一個全心全意以愛對他的女人?不!不确定,他也不敢相信!但紀允琱ㄞ鄐ㄨw防,他要考慮也許可能會有的后果,他不能眼睜睜看著母親被傷害!
  席涼秋輕輕挽著他僵硬的手臂。這中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錯?是允甯搊o太嚴重,還是邵飛揚果真心存二心?如果他對那外國女人存有情意,為何會獨身二十五年?歲月考驗出的情感要如何作假?不論今天她看到了什么,她都不愿相信邵飛揚會娶別的女人,雖然沒有根据,但她深深的被他与紀娥媚之間的愛情感動了,不愿相信這么美麗的景象背后會存在任何陰謀詭計,這絕對不是真的,但--她卻擠不出任何一個有力的字句去安撫允睆臗^的心--他們車子開走后的不遠處轉角,黑色賓士車中的人才搖下車窗。
  邵飛揚微微一笑,深思的看著已絕塵而去的車子。還有更大的惊喜哪,等著吧!儿子。壓軸好戲在星期天晚上會上演。
  “邵先生,可以走了嗎?”汀娜.克林也看著他所看的方向,只是不明白他在看什么。今天來選珠寶主要是為星期天晚上的宴會准備。他會宣布訂婚的消息,而在風聲放出去之前,她會找上那個女人--紀娥媚,她要讓那女人相信那是真的--只要能瞞過邵飛揚的眼。
  以往有宴會他會要她自己去挑首飾搭配禮服,來台灣后人生地不熟,于是邵飛揚突然親自帶她來這家挑選,她有些吃惊,也有絲竊喜。即使只是暫租來展示的首飾,她仍是非常高興,這代表他相當重視她,不是嗎?如果能成功的使得那個女人离開,那么她就是唯一可以接近邵飛揚的女人了。
  “走吧。”他說著。
  司机立即開車走了。
  倒也不是邵飛揚神通廣大的算出來紀允琱竣挶|來這里拿戒指。而是前些天他由娥媚那邊知道允琱w經在挑戒指了,細問之后才知道他找的珠寶公司原來是他投資的事業之一,但他只占了五分之一股,只是股東由別人管理,所以母机构中沒有將這珠寶公司列入子公司的范圍,因此极少人知道這項轉投資。這給了他很大的方便,所以才清楚允皕|在今天下午去拿結婚戒指,他才安排了那一幕,當然也要有珠寶經理的合作。汀娜是他得力的助手,但在這种事上頭她不宜介入太多。他是個精明的企業家,能經營到今天這种規模,人心的掌握是不可或缺的,他當然知道汀娜這些年的用心,雖然他一直沒讓她產生任何幻想的机會,可是她卻一廂情愿的嚇人。但因為她一直恪守本分,沒有做出逾矩的事,所以他也不便多說什么,反正當他娶娥媚過門,她就會死心了。她不會造成什么傷害,因為她根本不知道這次設計的對象是誰。只當是娥媚--對于娥媚--他溫柔一笑,他不必設任何陰謀詭計,因為兩人真愛不移--只有他那不馴的儿子才是重點,允琤眸楫器D他的歷練還不夠才會栽跟斗,而他得接受父親的引導,知道他一路走來的辛苦經驗,因為他不要儿子自己去東奔西跑尋經驗,甚至摔得頭破血流,有時候,那是很累人,很事倍功半的--唉,可是,邵飛揚有點邪惡的想:他儿子一定很不喜歡這個方式,但他別無選擇--想到結婚戒指,不得不想到昨天中午他做中飯去給娥媚吃時。她一臉气呼呼的神情,因為允畯n自己跑去公證結婚,還說屆時會通知她觀禮。這實在是太草率了,邵飛揚也這么認為,他早知道他這個儿子不得了,事實都要出人意表,連結婚也打算偷偷的來,是叛逆還是什么?甚至將他這個父親也當成不相干的人,竟然沒有列入“打聲招呼”的名單中。他不該訝异的,生气倒一定有,可是他早看出允盚鴷L這個父親并沒有什么好感,他當然不會因為自己是他父親就理所當然要儿子尊敬他,畢竟他這個父親從不曾給予過他什么,而現在給予金錢不過是侮辱他;而邵飛揚也從沒那么打算,他這個父親要給他更充足的才能与睿智,換取為人父親應得的驕傲与尊敬,這很公平,所以他才樂得与允琲戚茪p游戲。
  從母親拿回來的相本中,他感受到了看儿子成長的喜悅,這小子打從幼稚園就是孩子王,人見人愛,并沒有因為私生子的身世而郁郁寡歡,或造成人格缺陷,是娥媚教育得好。真的,他一直深深遺憾沒有看到儿子的成長,不過,一切還來得及,他想,也許他很快會抱孫子,允皕|完成他多子多孫的心愿,他知道--不過,在那之前,他与娥媚有志一同,要儿子有一個風光隆重的婚禮,并且与他們同一天舉行。如果他們膽敢先跑去公證結婚,沒關系,因為他們還得再穿一次婚紗禮服結婚,反正大家不嫌煩。
  紀娥媚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眼光由儿子身上轉到涼秋身上。他們兩人杵在她面前好一會儿了,可是卻沒有說半句話。允睋y色不怎么好,一張扑克臉真像他老爸不高興時的表情,教她有些怀念,連帶的想起飛揚十七歲那時的模樣。
  至于涼秋是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好像有什么事允甯搹角捅礞U來似的嚴重,而涼秋并不那么認為似的。
  然后,紀娥媚決定打破沉默。
  “呃,你們是不是要告訴我什么事?比如你們已經偷偷去結婚了,還是涼秋決定与別人私奔不嫁你了?或者,涼秋不打算生小孩?”她是這么推測的,畢竟繃著臉的人是允琚C
  “不是!”允痟e悶的回了一句。
  涼秋想光站著也不是辦法,拉他坐在椅子上。紀娥媚也走過來,望著坐在茶几上面的儿子。上一回允琣陶o种表情時是什么時候?好像是拒吃她煮的愛心便當那一次。他吃過外面的飯盒后,終于知道,原來他母親的手藝可以列為虐待儿童的罪證之一,而外面平淡無味的飯盒吃起來卻有若滿漢大餐,于是他有了這個表情。
  “到底怎么了?涼秋?”紀娥媚看著一邊的涼秋。
  “呃,我想,允甯O希望你不要与邵先生太接近,他不希望你受傷。”涼秋挑著字眼,盡量婉轉的說著。
  紀娥媚拍拍儿子的頭。
  “乖,告訴媽咪,他做了什么?”
  “他可能還与別的女人來往親密。”他要讓母親心中先有警戒。
  她不知道飛揚要怎么捉弄儿子,可是即使是做戲,他要敢和別的女人太親密,她可不會善罷甘休。
  “有多親密?”她眼睛眯了起來。“親嘴?摟抱?拉手?”
  “事實上是他陪一個女人去買首飾。”看來老媽与他的看法不同,他認為這樣已經很不得了了,可是老媽卻認為得有動作才算。
  “沒有動作?”她放心了些。
  “沒有!可是這已經很過分了,他甚至沒帶你去買首飾!”紀允睄姨咫ㄔ酊漸s著。
  “別管這個,你只需替我注意他們親密到什么程度就行了。還有,儿子,我真高興你這么愛我。”
  為什么紀允皕|覺得他的老媽眼中閃著怜憫?是她覺得自己太小題大作了嗎?
  “老媽,你暫時不要見他好不好?等我弄清他的企圖后,我才會放心。”
  “這要求太過分了!你要你親愛的老媽餓死嗎?現在每天中餐可都是你老爸供應的哦!”她才不要,為了她垂涎的午餐,誓死反對!
  “允琚I別太反應過度。你查你要知道的事,至于阿姨這邊,多相處几天不會造成任何傷害的,如果會有,也來不及了,真的不差這几天。”涼秋輕聲說著,到現在她依然認為事情并沒有他猜想的那么嚴重。
  “我只是要你小心一點而已!也許他是個人面獸心的大坏蛋,二十五年的商界打滾沾染了一身儈,也許他今天已經完全變了。”老媽越痴心,他越擔心。可是他現在有什么立場去站在邵飛揚面前指責他?他們之間還沒有正式相認,因為潛意識中他并不十分想多一個父親,若不是因為母親,他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出現在邵飛揚面前。現在僵持的情況只是時間的問題,并且還要賭誰先開口。
  紀娥媚揚著下巴看他,并用手指戳他額頭。
  “儿子啦,你的一半生命可是來自他哦!說話給我客气一點。誰都可以說他不好,就你不行,在還沒有證据足以證明他辜負我、對不起我之前,若要在我面前說他是非,最好三思而后行。哎!顯然你還是不夠老練成熟,雖然你是這么的聰明!”
  “不夠成熟的是你!你太天真了。”反正該說的他都說了,仁至義盡,他會隨時注意邵飛揚的,他不會讓他有机會傷害到老媽一丁點。
  “涼秋,你的看法呢?”紀娥媚不打算理儿子,轉而問她未過門的媳婦。
  “平常心看待才好,否則到頭來全是白忙一場就白費力气了。”席涼秋想了會儿,說了句公道話。
  “深得我心。”紀娥媚舉雙手歡呼!
  兩人不管一旁大皺其眉的紀允琚C
  但是,邵飛揚欠她一個解釋!他可沒告訴她,所謂的“謠言”會牽涉到別的女人,紀娥媚雖然相信邵飛揚,可是老話一句--情人眼中容不下一粒灰塵,他對她非得有個交代不可。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